笔趣阁 > 双根攻略(buzhi/云升) > 1-4

1-4


        双攻略  1.暗恋

        魔教总坛。

        产房门外,一个衣著华丽的年轻男子正在焦急的走来走去。这人正是统领三千邪魔歪道的魔教教主,而现在在产房里面哀嚎

        分娩的正是与他相恋至深的教主夫人。

        “啊啊……啊……恩……啊啊啊啊啊──”

        “哇──”

        “啊──”

        第一声是产夫的痛叫声,第二声是婴儿降生的啼哭,第三声尖叫却是另外一个人的。这第三声出乎意料的尖叫吓了教主一跳

        ,赶紧冲进去查看父子安危。

        下人惊慌的在屋子里跪了一地,高声齐呼:“恭喜教主!少主天生异秉,攻德无量!”

        教主被众人的道喜声弄得一头雾水,直到大夫将孩子抱给他看,他才发现这个小婴儿的下体上竟然长著两阳具!果然是天

        生异秉,攻德无量!教主反应过来,立刻哈哈大笑,大叫天佑我银狼教!

        刚刚生下孩子的教主夫人见众人这般反应,立时松了一口气。这个下体畸形的孩子若是生在寻常人家,怕是会被当成怪物烧

        死,可是这个婴儿恰好生在以事为荣的银狼教,自然是被当成圣婴对待,不可谓不幸运。

        二十年後。

        “啊啊……好爽……教主得属下好爽……啊啊……啊啊啊──”

        浪叫不休的右护法受不住凶猛的撞击,尖叫著出稀薄的。随著高潮,饱经情事的菊犹如水库决堤,喷出大量水。

        正在干他的教主知道他在高潮後身体会变得更加敏感,不给他喘息的时间继续用力顶弄他的花心。

        “这麽快就不行了?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不是属下……没用……恩啊啊……是教主太强了……啊啊……啊……”

        随著教主将抽出的动作,可以清楚的看到教主的下体竟然长著两阳具!魔教教主陈天赋异秉,体生双阳,练的唯我

        独尊功又能令阳具金枪不倒持久不泄,可谓无敌双枪。

        他的唯我独尊功越练越进,勇猛到连右护法这般天生贱的身体都有些

        吃不消。

        右护法荡的扭腰摆臀迎合著身後的撞击,红润的小嘴不断吐出词浪语,刚刚释放过的玉在男人弄下再次挺立起

        来。被撑到极限的小早已适应了教主大得惊人的双尺寸,不但不觉得勉强,还能从中得到巨大的快感。

        “啊啊……啊……好深……要破了……属下的小骚要被教主的双撑破了……”

        此时正值午後,外面阳光明媚,两人却辜负大好光躲在客栈里白日宣。两人初到江南,还来不及办正事就在客栈里玩起

        成人游戏,而且一玩就是一下午。右护法深知再不玩就不好找机会了,等教主夫人进门,两人交欢的机会就会大大减少。教主这

        趟江南之行,一为公事,二为物色一个如意伴侣。

        陈已经年届弱冠之龄,老教主为了抱孙子一直催著儿子成亲。可是教中没有一个教主看上眼的,右护法虽然能力出众,又和教主做了五年床伴,却不是做教主夫人的合适人选。

        右护法姓沈名千帆,外号金剑银鞘,一条孽捅过半数江湖才俊的後庭,一口含过另外半数的,前攻後受,乱风

        骚,曾是江湖第一风流人物。

        可是自从五年前他跟了陈,便再也没有发生过任何绯闻,一个娃荡夫竟然变得守身如玉,退出界,在当年可算是一件奇闻。

        其实沈千帆一开始缠上陈只是想尝尝双的滋味,哪知後来竟然对他动了真心。沈千帆天生荡,十二岁就勾引了自己的

        师父大玩乱伦,後来将师兄弟都玩遍後离开师门开始游戏江湖,二十岁入银狼教。他年纪轻轻就尝遍美男,一直沈迷於欲之中

        ,後来他得知陈体生双阳的秘密,出於猎奇的心理引诱陈与他交欢。虽然当年陈只有十五岁,但阳具已经甚是雄伟,让沈

        千帆尝到了极致的快感。他的自从被教主的双过,寻常人的阳具已经不能再让他感到满足。

        他一反之前的滥交,一心一意的跟了教主五年,渐渐对教主日久生情,可是他的名声不但让陈不会拿正眼看他,更加不会娶他为妻。他现在好後悔,後悔自己过去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不然现在就不会陷入这麽悲惨的处境。他只要一想到教主要与别人成亲就感到心中酸涩,可是他又不敢说出任的话,因为他知道对於陈而言,他只是一个好聚好散的床伴。

        云雨过後,陈穿戴好衣物便起身离开。室内的情欲气息还没有散尽,却只剩下一室孤寂,沈千帆独自一人躺在两人刚刚交

        欢过的床上黯然落泪。陈从不在他的房里过夜,每次和他做完後,不管时间多晚都一定会离去。陈的举动让他清楚的知道,

        他只是一个解决需求的床伴,连男宠都算不上。

        沈千帆撑著疲累的身体下床,从衣服里拿出一个木塞。他连床都来不及回就赶紧把木塞塞进敞开的口,将从体内流出的

        水堵住。粘腻的在肠道里流淌,慢慢干涸,这种感觉即使是天生荡的沈千帆也不喜欢,但他还是要这麽做,因为他想要增

        加受孕的机会。他知道只要他有了陈的孩子,以陈的脾气就算不会娶他为妻,也会纳他做妾。他为了怀上陈的孩子已经努

        力了三年,喝了不少药汤,可是这个愿望却一直都没能实现。

        沈千帆从十二岁就开始游戏花丛,那时他年纪还小,只知道追求体的欢愉,不懂得避孕的重要,一不小心就怀上了孩子

        。这种父亲不明的孩子他自然是不会将他生下来的,果断的将孩子打掉了。他至今都记得他唯一一次堕胎时所经历的的剧痛,那

        时他的下体流了很多血,身体也变得非常虚弱,休养了半年才逐渐恢复健康。

        可是自此以後,他无论多麽滥交都再也没有怀过孕。一开始他还为此感到高兴,觉得办事方便了许多,可是自从他爱上教就一直想为教主生个孩子,两人纵情欢爱了五年,在没有使用任何避孕措施的情况下,他依然没有怀上。大夫说他是上次流产时伤了身子,可能永远也无法怀孕了,他不愿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因为事实已经摆在他面前。也许这就是对他以前风流成的惩罚,惩罚他无法与心爱之人共育後代。

        作者的话:

        会想要吐槽这一篇文,

        是因为作为一篇纯小短篇,

        某爱看了觉得一点儿都没h。(#‵′)凸

        虽然主角一直在做运动,  o(n_n)o哈哈~

        但是除了开始那一段儿,

        后面的鲜血淋漓or菊花异变神马的,

        只让某爱觉得又雷又搞笑。。。。。。o(╯□╰)o

        而且作为一篇男男生子滴文,

        好吧,生子神马的都是一笔带过的。=_=

        从此以后主角们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可以说这文是甩文案的吧~~~~

        双攻略  2.倾心

        沈千帆不知道就在自己悔不当初的时候,他的情敌已经出现在楼下,与陈意外相识。

        陈下了楼,在客栈里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点餐。现在晚饭时间已过,用餐的人并不多,饭菜很快上齐。他拿起筷子一边优

        雅的吃著晚餐,一边品著小酒。忽然间,两名男子一前一後冲进客栈,一个在前面跑不时甩出暗器,另一个提著剑在後面追,一

        望即知是武林纠纷。一时间刀光剑影,碗碟乱飞,用餐的客人怕被波及,纷纷逃出客栈,就连掌柜都藏到桌子下面,整个客栈里

        唯有陈一人还能处变不惊的继续用餐。

        这两人陈都识得,魔教的档案里有这两人的画像,他们一个是白道的疾风剑林昭然,另一个是黑道的修罗刀江天,两人的

        武功在陈眼中都不怎麽样,不过若是单拿这两人相比,还是林昭然的功夫略胜一筹。两人打了半天,江天眼看逃不掉,转动眼

        珠想使招。他一刀逼退林昭然,趁机向陈的方向出两枚飞镖。正义感十足的林昭然想都没想,身体立刻飞出去,一剑挑开

        向陈的暗器。与此同时,江天见诡计得逞,大笑著将刀劈下。

        林昭然为了救人来不及躲避,眼看就要被刀劈中,正在这个危急时刻,诡计即将得逞的江天忽然向後翻倒,仰天摔在地上。莫名其妙捡回一条命的林昭然定定神,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查看,他见恶人的脑门上竟然著一竹筷已经毙命顿时吃了一惊,赶紧回头一看,这才发现陈的右手上只拿著一竹筷。林昭然顿时明白了这是怎麽回事,感激的上前向他道谢。

        陈本不想理会别人的事,这两人谁输谁赢都与他无关,可是当林昭然为他挡暗器时,他的心忽然变得暖暖的,产生了一种

        奇怪的悸动。第一次有人舍己救他,尽管没有必要,但还是感动了他,有时一见锺情就是这麽简单。

        他弯弯嘴角,吐出惊人的话语:“林昭然,我看上你了,嫁给我吧!”

        林昭然还是第一次被人求婚,而且这个人还是个陌生人,语气还这麽强势,让他接受不能。见陈站起身欲接近自己,纯情

        的林昭然小心肝怦怦急跳,红著脸转身跑掉了。

        “教主,莫非……”

        沈千帆听见打斗声从楼梯上走下来,恰好看到陈向人求婚的一幕。心痛的快要裂开,他不敢置信的看著陈,期待陈只

        是随口说笑,可是陈的回答却打破了他的幻想,给了他致命一击。

        “我决定就是他了,我的教主夫人!”

        林昭然,外号疾风剑,双十年华,父母双亡,现居住在城北。情良好,为人正义,是个武痴,爱好打抱不平和与人比武。

        陈看著资料,脸上露出充满兴味的笑容。真是个有趣的人!林昭然,黑道也好,白道也好,既然我看上你了,那麽不管你

        是谁,我都一定要得到你!

        陈是个直白的人,不喜欢软磨硬泡那套,直接派人前去提亲,并吩咐前去之人如果林昭然拒绝就将战书交给他。陈利用

        林昭然是个武痴的弱点,对他下战书相约比武。林昭然年少气盛,果然受不了激将法,应了魔教教主的挑战。两人相约如果林昭

        然比武输给陈就嫁给陈做老婆,赢了陈就不再纠缠林昭然。

        这场比武想当然是林昭然输了,重诺的林昭然愿赌服输,只能嫁给陈。当时受邀见证这场比武的武林人士,纷纷同情不足

        百招就惨败的林昭然,顺便参加了疾风剑和魔教教主的婚礼。当时黑白两道相处的还算平和,已经多年没有发生大战,所以黑白

        两道联姻虽然极少发生,但还不至於遭众人唾骂阻止。。

        婚宴上陈和林昭然一起接待宾客,林昭然酒量一般,被众人灌得醉醺醺的,最後被陈抱回洞房。林昭然醉的神志不清,

        只能乖乖躺在床上任人摆布,幸好主攻人员陈千杯不醉,洞房还是没问题的。

        这是陈第一次与处子交欢,他的心里既紧张又兴奋。这个可爱的小人儿很快就会属於他了,从里到外被他占有,只被他一

        个人玷污,这是沈千帆所不能带给他的乐趣。

        陈低头吻住林昭然娇豔的红唇,夺取他口中的津。呼吸遇到阻碍,林昭然不依的推开男人的脸。不小心被醉汉推开的陈

        感到有些好笑,作为惩罚捏了捏他挺翘的臀部。

        陈不希望林昭然醉到连今晚是谁占有他都不知道,放柔声音问他:“我是谁?”

        林昭然醉眼朦胧的看著陈的脸,口中发出呵呵的笑声:“你是陈……从今天起……是我的……夫君……”

        陈闻言大喜,抱住他亲了亲。

        衣衫褪尽,陈温柔的亲吻著他的每一寸肌肤,在他的身体上面烙上属於自己的记号。林昭然躺在床上发出诱人的呻吟,男

        人吻过的皮肤痒痒的好难受,还有一个地方也好难受。酒麻痹了神经,林昭然忘记了羞耻为何物,抓住陈的手按在自己胀痛

        的玉上,要他帮自己解决。

        “快帮我揉揉……啊啊……好舒服……”

        陈听话的用手抚慰著他的玉,将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然後趁他沈浸在快感中的时候,将沾著药膏的食指缓缓进幽闭的

        菊门。从未使用过的小洞紧得要命,连进一个手指都觉得艰难。陈耐心的将润滑的药膏涂抹在即将用到的每一寸地方,屈指

        在里面抠挖敏感的肠壁,用手指帮他松弛甬道。

        “唔……”

        身体内部被触碰的感觉很怪异,但是林昭然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他主动将双腿张开,方便男人探索。

        “夫君,你真好……嗯……我还要……”  (真是不害臊啊0

        林昭然现在的样子说不出的撩人,陈再也忍不住体内疯狂燃烧的欲火,立即将胀得快要爆炸的进林昭然体内。

        “啊……好痛──”

        陈听他叫痛,心疼的停下动作,忍著欲火查看两人结合的部位。雪白的双丘之间,嫣红的小嘴正艰难的吞吐著他的巨龙,

        被强行撑开的菊并没有因初次承欢而受伤。幸好陈的理智还在,只了一进去,不然以他的双的雄伟程度,非得将林昭

        然的小雏菊爆不可。

        陈见林昭然没有被他弄伤,立刻心情愉悦的继续这场欲望盛宴。酒麻痹了人的痛觉,林昭然只在最初被进入时微微痛了

        一下就感觉不到疼痛了,他乖顺的躺在床上,任压在身上的男人在他体内尽情驰骋,带给他越来越多的快感。

        “啊啊……啊……太快了……慢点……哈啊……”

        陈在右护法身上磨练出来的技术十分高超,没有几下就将林昭然玩的失声浪叫。林昭然很快就攀上了快感的巅峰,身前翘

        起的玉颤抖著喷出一道浓稠的白浊。

        “哈……哈……”

        高潮後,林昭然双眼失神,大口大口的喘著气。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达到高潮,禁欲二十年的身体在今天终於尝到了情

        欲的滋味。

        “恩恩……不……我受不住……”

        被暂时遗忘的在他体内狂猛攻,昭示著自己的存在。高潮後的身体比平常更加敏感,林昭然受不了的胡乱摇著头,刚

        刚发泄过的玉却在这种刺激下重新挺立起来。高潮的余韵还未散尽,林昭然就被陈带上新的高峰,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愉。

        作者的话:

        亲们,你们冒个泡啊。

        双攻略  3.纵欲

        陈练的唯我独尊功能令阳具金枪不倒,持久不泄,可怜的林昭然足足泄了三次,陈才将水进他体内。林昭然松了一

        口气,他被男人折腾了半天早就累了。

        随著大量汗水排出,林昭然酒醒了一些,头脑恢复几分清醒。感到自己的身体正与陈合为一体,林昭然又羞又窘,他的第

        一次竟然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就没有了。他还没来得及羞赧多长时间就被陈的动作打散,陷入恐慌当中。区区一次陈哪里会满

        足,想要换一继续。变软的刚拔出去,还不等林昭然缓过气,立刻就有一硬挺的巨物进他尚未闭合的小。怎麽会恢

        复的这麽快?林昭然觉出不对劲,赶紧回头察看,谁知他竟然看见陈的胯下长著两阳具,每都足有婴儿手臂细!

        “你怎麽会有──”

        心的林昭然到现在才发现陈的异常之处,吓得瞪大眼睛,差点尖叫出声。林昭然深觉自己上了贼船,可是他现在後悔也

        来不及了,他已经嫁进魔教,陈不可能放过他。

        林昭然还来不及从震惊中缓过神就被陈带进情欲的漩涡里,只记得呻吟浪叫。快感一波波涌上,令他的意识再次沦陷。刚

        刚破处的林昭然哪里是身经百战的陈的对手,轻易就被的不知东南西北,忘记了刚才看到的奇事。

        将心爱的人娶到手让陈感到心花怒放,奋的不得了,不顾林昭然是初次承欢,将他狠玩了一夜。可怜的林昭然整夜不得

        休息,娇嫩的菊被两轮流弄,不得片刻休息。若不是林昭然的内功足够好,今夜非得被死在床上。

        林昭然十五岁开始跑江湖,十七岁成名,一把长剑快如疾风才得了疾风剑的名号,可是这个意气风发的青年现在就像一滩烂

        泥一样瘫软在床上,累得连一手指都抬不起来。尽管休息了一整天时间,他的下体还是酸痛得要命,本没有好转的迹象。

        林昭然双眼无神的看著床顶,回忆著昨夜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怎麽会沦落至此,事情怎麽会变成这样。那个男人简直就是

        个怪物!不知疲倦的压著他做了一次又一次。林昭然心里别提有多生气了,这本就是骗婚!

        正在林昭然怒气上涌时,陈推门走了进来,笑嘻嘻的问道:“宝贝,休息一天感觉好点了吗?”

        “你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别气了,宝贝,让我看看你的小洞。”

        陈不顾他的反对抬起他的双腿,细细查看使用过度的部位。娇嫩的菊已经被肿了,嫣红的媚外翻出来,像一张撅起

        的小嘴。陈吞了一口口水,林昭然这副被蹂躏过度的凄惨模样再次勾起了他的欲望,他忍不住凑上去亲吻微凸的菊门。

        红肿外翻的媚非常敏感,轻轻一碰就带给他瘙痒的感觉,林昭然咬牙缩紧口,力图躲闪色狼的骚扰。都累成这样了他还

        不放过自己!林昭然气得差点昏过去,他现在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等他恢复力气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大色狼!

        陈从怀里拿出一盒药膏,强忍著欲火为他上药。这药膏不抹可不行,不上药的话林昭然那里非得肿上好几天不可,不但林

        昭然受苦,他也忍不了那麽久。林昭然的菊肿的厉害,连进一手指都感到困难。被肿的肠壁变得比昨夜更加敏感,光是

        被一手指入就让他觉得受不了。灵活的手指在里面乱,将他的後庭弄的又疼又痒,林昭然按耐不住的呻吟出声,身体微微

        颤抖。他的呻吟声太过诱人,勾得陈心痒难耐,忍不住褪下裤子,将一挺起的进红肿的小里捣弄一番。肿起的肠道

        比昨夜狭窄了许多,夹得陈又痛又爽,失去理智的在小洞里不断进攻,用力开拓甬道。

        林昭然昨晚刚被破菊,又被狠狠干了一夜,娇嫩的菊哪堪陈这般玩弄。肿胀的肠壁变得比昨夜更加敏感,林昭然又痛

        又爽,刺激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交欢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初识情欲的林昭然还不懂得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任男人一再索取,

        再次摧残他的身体。幸好之前涂抹的药膏有奇效,经过一场激情後林昭然的菊并没有恶化,不然照陈这种玩法,这处娇嫩的

        小洞非得玩废不可。

        作者的话:好歹吱一声啊!

        双攻略  4.渴望

        林昭然刚嫁进门就被陈狠狠干了一天一夜,自此以後再也没有下过床铺,连武艺都荒废了。陈体生双阳,天生就拥有

        寻常人的两倍力,再加上他练的是金枪不倒的唯我独尊功,自然成为界翘楚,无敌於天下。林昭然的身体没有沈千帆经,

        天天趴在床上起不来。林昭然自从嫁给陈就再也没有下过床,整夜被他的双轮番干,甚至连白天都要被他骚扰。林昭然吃

        不消他的勇猛,本不觉得福,但觉自己每天都生活在地狱里。

        在林昭然嫁给陈三个月後,终於有一天陈有事外出,需要离开魔教总坛十几天。林昭然听到这个消息时高兴得热泪盈眶

        ,逃跑的机会终於来了!他趁著陈外出赶紧逃出魔教,虽然逃跑是懦夫的行为,但是他可不想被人死在床上,为今之计只有

        逃跑。

        林昭然向著陈前去之地的反方向逃跑,很快就出了城。在经过一个算命摊子时,他忽然萌生了算命的欲望。

        “公子是要算姻缘还是算前途?”

        “算我的姻缘!”

        算命先生胡须,沈吟道:“这位公子,你的姻缘算不上极好,观你面相,你有与人共侍一夫的命。”

        “什麽!太好了!”林昭然闻言大喜,一把握住老头的手,兴奋的追问第三者什麽时候才能出现。

        算命先生被他给吓懵了,一般人听到这种话应该不会感到高兴吧?先生哪里知道林昭然经过陈的长期蹂躏,这种原本听了

        应该让他心中酸楚的事,现在只会让他感激涕零。林昭然塞了大把银子给算命先生,一个劲的追问情敌什麽时候才能出现。

        算命先生被他追问得没有办法,无奈的提示道:“你现在若往东南方向走,你的情敌这个月就会出现……”

        林昭然听了心花怒放,一路哼著小调,大步朝著东南方向前进。

        情敌呀情敌,你在哪里,你在哪里,赶快出现在我面前吧,你未来的相公在魔教等著你~

        另一个方向,还不知道老婆离家出走的陈此时正在分坛处理要事。

        干完公事,陈悠闲地走回房间,打算好好睡上一觉,然後明天就起程回家看自己的小亲亲。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林昭然,脚

        下慢悠悠的走回房间,没有想到自己刚一推开房门就看到一个玉体横陈的美人躺在自己的床上,顿时吃了一惊。

        沈千帆以撩人的姿势侧躺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轻薄的纱衣,两点嫣红的头随著膛起伏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可惜这麽

        香豔的画面却只能让陈感到深深的无奈与悲哀,无论沈千帆怎麽做,他们的关系都不可能恢复如初。爱的伤痕需要更多的爱来

        修复,不是用情欲可以抹去的。

        听见开门的声音,沈千帆抬起头,用渴望的眼神看著陈,媚眼如丝,引诱他与自己共赴巫山。

        “教主,你抱抱我好不好?”

        陈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拿他如何是好,只能无奈的说道:“够了,沈千帆。我和你已经结束了,别再打扰我的生活……

        ”

        “不!”沈千帆拽住陈的衣袖苦苦哀求,“教主,你将我当做奴就好,我不会和夫人争抢地位的!”

        “放手!”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陈不顾他的哀求狠心甩开他的手,毫不犹豫的离去。沈千帆望著心爱之人的背影痛哭失声。

        陈快步走进另一个房间,靠在门上无力的喘息。其实刚才他也很怕,怕自己把持不住,那个苦苦哀求他留下的人毕竟是他

        曾经爱过的人。

        至今他还记得初见沈千帆时的情景,以及令他初恋破灭的事件。

        其实一见锺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在你还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最好不要爱上他。

        十四岁时的陈还有著属於少年的纯情,那一天父亲将他叫过去,介绍一个人给他认识,那个人是新升的右护法,名叫沈千

        帆。他从没见过像沈千帆这麽妖媚的男人,一不小心就对他动了心。他将沈千帆的轻佻当成柔情,调笑当成试探,一步步踏进这

        张名叫沈千帆的巨大情网,成为被他俘虏的无数男人之一。

        陷入初恋中的少年想要对心上人告白,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他的眼光一直放在那个人身上,不曾离开片刻,所以那一天他

        看到了比噩梦还要可怕的真实。

        那一天,他看到沈千帆将两个陌生的男人带到他的房间里去,很久都没有出来。他好奇  的轻轻推开木门,从门缝里偷窥到

        一场乱的事。妖媚可人的沈千帆一边被男人干後庭,一边将自己的玉在另一个男人体内抽,口中不断发出又娇又媚

        的浪叫。这是何等的乱,何等的肮脏,让陈刚刚堕入爱河的心瞬间冰冷了。他的爱情破灭了,他终於知道了自己一直忽略的

        传闻。

        好一个金剑银鞘,好一个乱无耻的沈千帆!

        在那以後,陈慢慢的改变了,那些属於少年的纯真被他毫不留情的舍弃,他逐渐拥有了属於王者的风范。

        後来当沈千帆勾引他时,他清醒的知道这个人之所以找上他,肯定是看中他天生异秉的身体,所以他故意用两一起

        他,将他的松,再也不能适应别人的物件。这样他就不会离开自己,不会再去找别人欢爱。他的计策无疑是成功的,可是

        他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因为这不是爱的渴望,而是体的吸引……

        作者的话:感谢gg美美、lovely、mufei的鲜花。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65298/115971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