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8号殡葬店(烟雨戏灵芸) > 第三章买鞋的老太太

第三章买鞋的老太太


  刘涛在这昏暗的屋子里逛了一圈,把屋子里摆放的纸扎用品全都看了一遍,把什么东西,在什么位置,记了个大概齐。最起码万一有人来买货,也不至于手忙脚乱的找不到。

  看着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刘涛来到柜台前,把背包打开,拿出一本书来,书皮上写着《宏观经济学》这是学经济学的主修课程之一。暑假结束后,就要进入大三了,就要为毕业找工作或者继续考研做准备了。

  本来刘涛是不打算考研的,毕竟家里条件实在是不允许。读研究生就不能找工作赚钱,家里父母也实在负担不起自己再读两年研究生了。

  家里的两间房子,二十五亩地,都因为哥哥结婚,给了哥哥嫂子。而哥嫂结婚后,那真的是要房子,要彩礼,要车,要地,就是不要爹娘。

  父母没了房子,只能住在以前家里放物品的仓房。简单收拾一下,到也勉强能住人。但是农民没有了地,就等于断了来钱的路,就只能饿死。幸亏,在房屋后面有一片空地,父母起早贪黑开出二,三亩地,种了些蔬菜,吃不完还能拿到县城去卖,也够老两口勉强度日。

  但是,在这样的家庭条件下想要在共读一名大学生,那可是千难万难的事情了!

  现在情况却不同了,有了这份工作,就等于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不仅能让自己读完研究生,就是养活父母都不是问题,什么学费,考研的费用,以及以后的衣食住行等等完全不是问题了。

  这也就是刘涛硬着头皮,也要打这份工的原因。现在这个社会,大学生太多了,想要一份好的工作,仅仅是大学本科毕业的学历远远还不够,怎么也得考个研究生,或者博士。

  所以,这份工作不仅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还能让父母生活宽裕一些,这简直就是人家说的那种,想吃冰下雹子的感觉,总之就是心想事成吧。毕竟,在昨天之前,他还在为自己下学期的学费犯愁呢!

  刘涛收回思绪,拿着书转身来到柜台后面,坐那张有些硬的单人床上,用手拎起床上散开的被子,看了看心想“还行,虽然有些薄,但还算干净!”

  毕竟现在是夏天,也用不着太厚的被子。他把被子整理一下,放在枕头上面,这样能稍微高一点,看书也舒服一点。

  躺在床上,手里捧着书,看了两行字,感觉灯光有些昏暗,看不清楚书上的字。微微抬起眼皮,看了看棚上的灯,不禁在心里说了声“我去”

  这都什么年代了,不说用个LED灯吧,怎么也给我来个灯管,亮堂儿的呀?现在谁还用这带灯芯的灯泡啊?再说了,这大破灯泡,是博物馆展览的爱迪生怀旧款吧?

  哎!刘涛叹了口气,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用这灯泡了,心里想着下次来说什么也要把寝室里的台灯拿来,不然这么下去,眼睛都看瞎了。

  揉了揉眼睛,晃了晃有些昏昏欲睡的脑袋继续看着手里的书。

  四周安静的吓人,刘涛感觉现在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是现在最大的噪音。

  但是,刘涛却丝毫不在意,倒是乐得有这样一个安静的地方让他看书。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刘涛只感觉这种昏黄的灯光看书,真的是越看越困。没办法,只能站起身来,活动一下筋骨,赶走这缠人瞌睡虫后,再继续看书。

  刘涛想到这里,合上了书,把书放在枕头边,伸手抻了个懒腰,打个哈欠,就想起床。

  没想到张开了一半的嘴突然闭上,并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因为,他看见就在他旁边的柜台上趴着一个的老太太,这老人,满脸的皱纹堆垒,皮肤灰白干瘪豪无血色,瞪着一双黑眼仁发黄,白眼仁上充满了红血丝的眼睛,正在盯着他看,仿佛要把他看透一样,死死地盯着。刘涛感觉屋子里本来有些闷热的空气都凉了几分,身体像被雷击了一样定在哪里,身上的汗毛和头发都竖起来了。

  这个单人床右边紧靠着墙,左边挨着就是柜台,现在他离那个老太太很近,却又没地方躲。一手捂着嘴,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尽量往墙上靠。

  刘涛看着这个老太太,实在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惊恐的看着她,嘴里颤抖的问道:“大,大,大娘,你有什么事吗?”

  老太太还是趴在柜台上盯着他看,并没有任何回答或者反应。

  刘涛看她不说话,还一直看着自己,心里有些发毛,刚才本就在不经意间让她吓一跳,现在心还在砰砰的跳,她又这么看着自己,刘涛感觉自己心有些发慌,腿有些发软。强压下心里的恐惧,活动一下手脚,往下挪了挪腿。

  尽量,躲着老太太,站起身来,走出柜台后,站的远一些,定了定心神,鼓起勇气,又问了一声:“大娘,你有什么事?还是想买什么东西?”

  老太太原本趴在哪里一动不动的身体,突然站直,面向刘涛,双手下垂,低着头。

  “小伙子,你看见我的鞋了吗?”

  好家伙,这声音沙哑,又尖锐,刘涛下意识又后退两步。

  听到她这么问,刘涛借着这昏暗的灯光,仔细看了看老太太的脚。

  果然,老太太脚上,一只穿着鞋,一只光着脚。而且,这只光的脚,灰白干瘪,完全没有血色。脚趾甲还挺长,也不知道多久没修剪了,模模糊糊的看着趾甲缝里还有些黑灰色的泥,看着很脏,也不知道光着脚,走了多久了。在看她穿的衣服,深灰色的衣服和裤子。

  刘涛歪着头看着这衣服和裤子得款式,感觉这是电视里走出来的人,这衣服的扣子,还是老式的盘扣。刘涛心想,就是他奶奶还活着,穿这衣服都嫌老气。

  “小伙子,你看见我的鞋了吗?”

  就在刘涛胡思乱想的时候,老太太又问了一遍,这次的声音明显比刚才还尖锐,感觉就是有人掐着脖子喊出来的声音,听着分明就是等他回答等的不耐烦了。

  刘涛一惊,马上摆手回道“没,我没看见你的鞋。”

  “那我的鞋哪里去了?”

  老太太的声音缓和下来,这一句听上去到不像是问刘涛的,但他生怕这老太太在生气,马上回复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您是从哪来的呀?鞋,是不是丢在路上了?”

  说着刘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老太太那只没穿鞋的脚。

  老太太没回答,只是低着头,也不知道是不是也在看着自己没有鞋的脚。

  她不说话,刘涛也不知道问点什么?虽然,现在他心里有一百个问题,这老太太是谁?从哪来的?为什么大半夜来殡葬用品店找鞋?她的鞋丢哪里去了?

  “那你这里有鞋吗?我要买一双?”突然,老太太开口了。

  鞋,有吗?真有,刚才刘涛看那些纸扎衣服的时候,就看见了,在挂衣服那个柜子的下面就有鞋。

  但是,那是纸做的,它不是给活人穿的呀?别说穿脚上,用手拿着,力气大一点就可能破了。而且,就两双,黑色的,油光纸面的,看样式一双是男鞋,一双是女鞋。

  “这。。。。。。”

  刘涛看了看那两双鞋,不知道该怎么说,告诉人家没有,就在展柜下摆着呢?说有,拿出来卖,老太太大嘴巴抽他,他都没理。

  就在刘涛不知所措的时候,老太太低着头,抬起一只手,指着地上的鞋说道“我要那双鞋。”

  “不是,大娘这鞋啊,它不是。。。。。”刘涛想说,这鞋不是给活人穿的,话到嘴边,硬咽下去没说。

  “我要那双鞋。”老太太机械的,豪无感情的重复着这句话。

  “不是,大娘,我这是。。。”这是殡葬用品店,刘涛几乎要脱口而出了,我里卖的都是死人用的东西,刘涛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位老太太解释这是,那位老太太突然抬起头,瞪大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用那尖锐而又沙哑的嗓子一字一句的喊道:“我,要,那,双,鞋!”

  刘涛被老太太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尤其是当他看见老太太张大嘴巴,那嘴里的牙齿全都是锋利的尖牙,每一颗牙齿上都粘有红褐色的液体,那分明就是血液干涸的样子。

  刘涛吓得退后几步,脚下一滑个没站稳,身体向后一倒,头部撞在后面的展柜上,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阵模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刘涛晕倒在地,老太太似乎没有放过他的打算,飞扑到刘涛面前,伸出干瘪的双手,掐住刘涛的脖子,嘴里说道“把我的鞋还给我”。

  就在老太太用力想要掐断刘涛脖子的时候,刘涛突然睁开双眼,那眼睛里的黑眼仁,居然慢慢的分裂出一个紫色的眼仁。

  “双瞳”

  老太太瞪着她那血色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大声的喊出两个字后,消失不见了。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520/5317010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