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8号殡葬店(烟雨戏灵芸) > 第十三章张桂芬往事1

第十三章张桂芬往事1


  透蓝的天空,挂着一颗火球似的太阳,天上的云彩也被这太阳烤的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刘涛走在炽热的山村路上,身上的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嘴巴渴的发干,前后看了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没个人家。

  昨晚跟丁荣聊很久,也知道做一个阴阳使者提升灵力的最快方法,就是帮签了灵魂契约的鬼找到死因。

  所以,早上从8号殡葬店出来,刘涛就坐上出租车,前往张桂芳的家乡曲阳县柳家村。

  坐了两个多小时车又走了四十多分钟的山路,终于在刘涛筋疲力尽的时候,远远看见前面有一个村庄。

  刘涛走到村口,看见村口石碑上写着柳家村。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里想着“可算找到了!”

  走进村口,就看见一个超市,刘涛大步流星的走进去。超市不是很大,左右两排柜台,东西也不算多,但是对于村里的超市来说,规模也算是可以了。

  一进门的地方有个收银台,里面坐着个男人,大概四十多岁,坐在电脑前正斗地主呢!。

  见刘涛进了,抬头看了一眼,生面孔并不是本村的人。便什么都没说,继续盯着电脑。

  “老板来瓶水。”说着,就扔桌子上五十元钱。

  “你身后的冰柜里有凉的,自己拿吧!”一边说一边收起刘涛给他的钱。

  刘涛转身,打开冰柜的门,拿出一瓶凉的矿泉水,迫不及待的拧开就喝。

  “找你的钱!”

  老板把找好的零钱放在柜台上,接着又玩起牌来。

  刘涛并没拿那钱,而是靠在门口,伸着脖子看那个男人斗地主。

  “哎,先出2然后把那双顺出去。对对,再出一个小王,见大王就炸他。”

  经过刘涛的指挥,胜利的音乐响起。

  那男人回头笑着说,“看不出来,牌打的不错啊!”

  “哎,我没事的时候也跟同学玩玩的,玩久了也就摸出经验了。”

  刘涛又喝了两口水,把刚才找回来的零钱推了回去,“不用找了。”

  “这。。。。”那男人一愣。

  “我就是想向您打听个人,你知道不?”

  “嗨,我就是这个村长大的人,你给我说是谁,没有我不认识的?”

  那男人拍着胸脯说道。

  “那,张桂芬您熟悉吗?”刘涛压低声音问道!

  “张桂芬?我们村好像没有叫张桂芳的人啊?你是不是找错了?”

  刘涛又想了想,“她是去年七月份死的,差不多就是现在这个时候,您在仔细想一想?”

  那男人两条眉毛都拧到一起去了,拍着后脑仔细想,突然说道“你问得是不是柳大毛他妈吧?”

  “没错,张桂芬的丈夫确实姓柳!”刘涛有些兴奋。

  “你说张桂芬谁认识她啊?我们这里人都叫她柳婶。别说,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柳婶的娘家好像是姓张的?”

  “你认识她吗?”

  “嗨,那怎么说认识不认识呢?太熟悉了,柳大毛家就在对面那条街,第一家就是。”

  那男人突然停了下来,警惕的上下打量刘涛,问道“你打听她家干什么呀?”

  刘涛马上摆手说道“哦,大哥您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县里扶贫办的,这不咱们村给他家报了贫困户,我是下来调查的,如果符合贫困规定,就给他发一些扶贫款啊?”

  刘涛说了个谎话,因为实在没办法说实话,这要是实话实说,这会儿估计就让人家那棍子当精神病打出来了。

  那男人一听是扶贫办的,戒心马上就放了下来“原来是这样啊?你别说,我们村现在就数他家困难。”

  刘涛没有说话打扰,而是从背包里拿出本笔,做出一副调查的样子。

  “他家我柳叔是个好人,年轻的时候是个伐木工,二十几年前在山上伐木的时候,为了救人,被倒下的树砸成了高位截瘫,在炕上一躺就是十几年。这么一想,柳叔去世也有个十年多了。自从柳叔瘫痪在床,家里家外都是柳婶自己忙活,也是个苦命的女人。”

  “她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刘涛问道。

  “怎么死的?柳大毛说心脏病死的,据说送到县医院人就已经不行了。”

  刘涛心想,不可能如果真的是心脏病死的,怎么会成孤魂野鬼,去八殿签灵魂契约。

  “他儿子说,他的妈妈是心脏病死的?”

  “对啊,那他儿子的话还能有错吗?”男人笑着回答道。

  “他儿子柳大毛你了解吗?”刘涛一边记录一边继续问。

  “那小子啊?村里人没有喜欢他的,跟谁也不说话,老是低着头斜着眼看偷看人。整天一副做贼的样子,有些神神叨叨的。有的人说他好像精神有问题,有几次发了疯似的打柳婶。”

  “啊?他还打他妈妈!”刘涛感觉事情不对劲。

  “是啊,我们村里人都看见了,一边打一边喊什么,我打死让你下贱,让你偷人呢!”那男人压低声音说道。

  “柳婶偷人?”刘涛追问道。

  “嗨,这都是他儿子说的,咱们哪知道啊?”男人笑着回答。

  “好的,谢谢您!额,我在问一下咱们村,谁家跟他们家熟悉一些?”

  “要说谁跟她家走的近,那就是村东边住着的老赵头。”

  “为什么是他呢?”

  “嗨,我也是听村里人传的,说老赵头和柳婶有些不清不楚,但是具体咱也不知道,只是柳婶活着的时候,老赵头确实没少帮助她。”

  “谢谢!”

  刘涛走出超市,就奔村东边,老赵头家走去。一边走一边打听,没多久,就看见一座不大的房子出现在眼前。

  院子里收拾的挺干净,柴火堆都码得整整齐齐的。

  刘涛站在院子门口喊道“赵大爷在家吗?”

  “在!”

  说了声在,就从屋子里出来一个老头,年纪虽然挺大的,但是身体还不错,走路挺快。

  几步走到门口,没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年轻人问道“你找谁啊?”

  “您是赵大爷吧?”

  老人家点了点头,“你是?”

  “我是县里扶贫办等我,我来找您调查个情况。”

  一听县里来的人,马上打开门请进院子里。院子里有个小方桌,摆着两个木头墩子。

  “来,坐下!”

  两人坐下后,老赵头问道“你找我打听什么事?”

  刘涛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尽量别惹怒了老人家,让他撵出去。

  “是这样,今年咱们村上报了一家贫困户,我来调查一下,如果情况属实,县里会有贫困补助款。”刘涛小心翼翼的说着。

  “噢!那你问吧!”

  刘涛看着老人家脸上的变化说道“就是咱们村西边,第二条街,第一家柳大毛的家。”

  刘涛注意观察了老人的反应,果然一听到柳大毛,老人脸上微变。

  “他家,打听他家为什么问我?去问问周围邻居,不是比我知道的更清楚。”老人家语气有些硬气,却没有往外轰刘涛。

  “额,是这样赵大爷,我能来到您家,也是打听了邻居的,我听说您跟。。。”

  刘涛还没说完,老人忽然站起身来,刘涛心想完了!

  “谁跟你瞎说什么啦?”赵大爷气的满脸通红。

  “赵大爷,赵大爷您别激动,您坐下咱慢慢说。”

  刘涛站起来,安抚赵大爷。

  老头气哼哼的坐了下去。

  “赵大爷您别动气,您看哈,柳婶已经过世了,不管外面人怎么说?你们毕竟一个村住过,她现在唯一的儿子,成为了你们村的贫困户。如果,他的调查结果不合格,将得不到政府发放的贫困补助。您就当帮帮柳婶,能让她的儿子过的好一些,也算让去世的人能安歇!”

  刘涛说完这番话,他仔细观察赵大爷的表情变化,他发现赵大爷现在脸上并不是愤怒,而是伤感。

  刘涛没有在继续说什么,他耐心等待,等着老人家理清思绪自己说出往事。

  果然,赵大爷掏出一根烟,自己点上说道:“桂芬命苦啊!她丈夫瘫痪在床,家里地里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干。起早贪黑,还要照顾丈夫孩子。我呢看她每天忙里忙外,我想都是一个村的,邻里邻居的能帮就帮一把。可这一来二去的。。。。人啊!他是有感情的。我也知道她有丈夫有孩子,可是你说?”

  “我懂,我懂!赵大爷您就详细给我说说柳大毛,他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他是有什么精神类的疾病吗?”刘涛对人家隐私可没有兴趣。

  谁知道赵大爷继续说道:“那孩子小时候可聪明了,其实我以前也挺喜欢他的。就从那一夜之后,那孩子全变了!”

  说着说着,赵大爷居然流下眼泪。

  刘涛递了张纸巾,追问道:“那一夜是指。。。?”

  “哎!二十几年前一天夜里,我去找桂芬,那是一个雨夜,下着很大的大雨,我告诉桂芬,我想要她,让她跟了我,以后这一家子都由我照顾,我可以帮她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照顾年幼的儿子。”赵大爷弹了弹烟灰。

  “然后?”

  “我们在一起了,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当时我,我控制不住啊!”老人说的有些激动。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520/5308425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