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8号殡葬店(烟雨戏灵芸) > 第十九章收魂

第十九章收魂


  刘涛低着头,看着怀中那个呼呼大睡的小不点。有些哭笑不得,说好听故事的!一个还没讲完就睡着了,难道是自己讲故事水平太差吗?

  把她放在小床上,轻轻盖好被子,刘涛活动了一下两只冻僵了的手臂,抱着她简直像抱着一块冰一样。他心想也不知道盖上被子,能不能让她暖和一点。

  刘涛走到椅子上坐下,重新开始打坐修炼心法口诀,一定要尽快提升灵力,再也不想躲在别人后面,战战兢兢的活着。

  刚坐好闭上了眼睛,还没等他进入忘我的状态,就感觉脑门前面的刘海被风吹动。

  再睁开眼睛一看,就看见门口站着张桂芬。

  刘涛心里一惊,果然来了!他站起身,缓缓的走过去。看着张桂芬,他现在心里完全不害怕这个老太太了,也不知道是现在他对鬼魂免疫了,还是知道张桂芬的身事后,对她产生了怜悯,毕竟也是个可怜鬼。

  刘涛什么也没说,从背包里掏出她的一只鞋,放在她跟前。

  张桂芬看见自己的鞋,顿时鬼眼放光,伸出灰白色干瘪的手,迅速把鞋捡了起来。

  当她把鞋拿在手里的瞬间,她竟蹲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头,张着嘴露出嘴里的两排尖牙,嗷嗷的怪叫,表情及其痛苦。

  刘涛到这种情况有些慌乱,一是不知道她会不会突然暴走攻击他,再一个是怕她这样喊叫,惊醒了小艾!

  他马上回头看了看还在睡觉的小艾有没有被她吵醒,看见小艾并没有受任何影响,一动不动的还在睡觉。

  便转过身来,看着痛苦万分的张桂芬说道:“你可是想起了什么?”

  张桂芬没有做任何回答,此刻倒也停止了喊叫,整个鬼安静了下来,只是两只鬼眼直勾勾地发愣,本就灰白的脸色,又蒙上了一层死亡的光。

  刘涛并没有继续追问,或者打扰,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过了好一会,张桂芬渐渐缓过神来,血红的眼泪夺眶而出,颤抖的声音问道:“大毛他现在怎么样了?”

  听见张桂芬第一句就话先问儿子,刘涛心里一酸“他?”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说“他去了他该去的地方!”刘涛只能这样回答。

  “是不是我害了他,是我害的他要下地狱受苦!”张桂芬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对自己的悔恨,痛苦的揪着心。

  “其实,就算你不签灵魂契约,你儿子也活不了多久,甚至比现在还要凄惨!”看来做鬼的张桂芬完全了解,做恶之人到地府会是什么样的惩罚,与其说些鬼话骗她,不如实话实说。

  “为什么?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原本呆滞的目光,瞬间精锐的看着他,冰冷的双手,死死地抓着刘涛的手臂。

  “是这样的。。。。。!”

  刘涛强忍着疼痛,讲述了一遍去柳家村遇见柳大毛后的事情。当然细节并没有说,没有告诉她,柳大毛已经化为灰烬了。只是告知她柳大毛体内,早已有只厉鬼夺魂嗜魄。

  “柳大毛的魂魄被勾出时,已经接近透明状态,如果我们在晚一点去,他的魂魄会被那厉鬼夺舍,到时他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而且最后,还会危害乡里,他犯下的罪恶会更大!”这些,都是离开柳家村时,丁荣告诉他的。

  “夺魂嗜魄?大毛怎么会被厉鬼上身?”张桂芬有些难以置信,自言自语道。

  “你活着的时候,可知道柳大毛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太正常!比如:平常身体非常健康的一个人,突然无精打采,就像吸毒过量了一样,整个脸部发青,面部发黑。又或者经常自言自语,自己跟自己说话,而且说的话都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张桂芬血红的眼球,不住的转动。刘涛知道,这是她在努力的回想,柳大毛从什么时候被厉鬼霸占了身体,自己居然没有发现?

  “也许是,大概是十年前,就是他爸爸去世那年。可是,我当时就以为是他爸爸去世,他受了打击,才会变了性格,没想到居然是?”张桂芬回忆起儿子性格突变的原因,并且对自己没有及时发现,表示后悔。

  “其实,被厉鬼霸占身体,夺舍灵魂,除了运气背以外,跟自身心里阴暗也是有关系的,柳大毛本身就充满了仇恨,怨念!所以,才会让厉鬼有机可乘的,你也不必这样自责。”刘涛安慰道。

  张桂芬摇了摇头,悲伤的哽咽难言,继续说道“其实,最终还我害了他,如果不是当初我背叛丈夫,背叛家庭。若不是当年被年幼的他看见那种事情,他也许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要去无尽地狱受苦!”

  刘涛叹了口气,“这也不能完全都是你的错!”

  “不,这都是我,都是我的错!把我自己的亲生儿子害成这样,我还有什么脸继续活着!”张桂芬捶胸痛哭。

  哭着哭着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来,跪在地上对刘涛说:“我已经签了灵魂契约,我现在心愿已了,大毛变成这样,已经无法挽回了,只希望他将来还有一日能投胎做人,找一个好的人家,一个称职的妈妈!”

  擦干脸上的泪水“你可以把我收走了!”

  刘涛站起身来,看着眼前跪着的张桂芬,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想起了二次梦里被她追杀的惨状。

  现在,见她跪在自己面前,完全没有鬼魂面目狰狞的样子,有的只是一个失去儿子伤心欲绝的母亲。心里感慨万千,说她错却也没什么错,寻求那么一点温暖算错吗?在万念俱灰的时候,想得到一些安慰算错吗?可是说她对,柳大毛能有今天,也确实是她一手造成的,若不是对家庭的背叛,若不是对爱人的不忠!何至于此呢?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其实谁都不容易,而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也说不出到底谁对,谁错。只是,现在柳大毛在地狱受刑,而张桂芬的生命止步于此,轮回转世停于此!

  想到这里刘涛伸出右手,摊开手掌,幻化出灵力牌,左手剑指轻点灵力牌。突然,灵力牌表面金光一闪,缓缓升起飘飘荡荡的停在张桂芬头顶。

  只见,张桂芬的灵体一点点的变淡变透明,而灵力牌上的金光越来越亮。

  就在,张桂芬灵体快要被灵力牌吸光的时候,她突然对着刘涛大声喊道:“当心泰山府君!”

  留下这么六个字后,张桂芬就彻底的消失在刘涛眼前。

  灵力牌回到刘涛手掌,他马上翻看灵力牌背面,一个5字闪耀无比。

  收起灵力牌,刘涛脑中回想着她留下的那六个字,当心泰山府君?

  “当心,他知道是提醒自己。可是泰山府君,是个什么?地名,人名,还是一个什么组织的名字啊?难道,之前就是这个泰山府君让张桂芬杀自己的吗?跟在柳家村偷袭自己的黑衣人有关系吗?”

  刘涛百思不得其解,索性就不去想了,明天早上问问师傅再说,他老人家应该能知道些什么?

  终于,按时完成了第一个灵魂契约,刘涛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本应该高兴的事,却高兴不起来。

  心里好像有块大石头压着,压的自己喘不上气来,憋闷的难受。深吸两口气,把这郁闷的感觉都吐出去。

  转过身看了看小床方向,想起那里还躺着一个小艾在呼呼大睡。走过去却发现,床已经空了,只留下冰冷的被子。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也许是刚才灵力牌收魂的时候,吓到了她才走的吧?

  刘涛用力的摇了摇头,企图把脑袋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甩出去。

  之后盘腿坐在小床上,继续打坐,修炼灵力心法口诀。

  心法口诀在心里一遍遍的默念,下腹部有些微微发热时,刘涛伸手幻化出灵力牌,将灵力牌轻轻的贴在额头上。

  瞬间,感觉一股清凉入脑,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游遍全身之后,跟下腹丹田处发热的气流汇聚,顿时刘涛感觉现在身体有一股能量乱窜,自己有些控制不住,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掉,脸上表情十分痛苦。

  这个过程持续几分钟后,两种一凉一热的气流,好像融合一样,缓缓的安静下来。

  这时,刘涛发现两股气流犹如八卦一样,盘旋流转于丹田之中。

  刘涛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从修炼中退出来了,用手按着下腹部。

  “哇,吸收灵魂的力量这么痛苦的!好在还坚持的住,索性这股疼痛也很短暂。”

  低头看了看手里握着的灵力牌,之前是5现在却是4了,也就是说,刚才自己吸收了一个灵力点。

  把灵力牌收好,擦拭额头上流下的汗水,脱力的躺在小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此谢谢,叁生缘胖仙的推荐票,抱拳拱手感谢!)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520/5300521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