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8号殡葬店(烟雨戏灵芸) > 第一章 招聘信息

第一章 招聘信息


  “招聘夜间售卖员,晚上18点至早上7点,上一天休息一天,试用一个月工资5000元,试用期满每月工资8000元。”刘涛站在一家殡葬用品店的门口,看着贴在门口墙边的招聘信息。

  刘涛看着这份张招聘信息,心确扑通扑通的跳。这简直跟白给钱一样啊?这份工作非常不错,并且只有夜间上班,白天休息,即便过一阵子,暑假结束了,也依然可以继续来这里打工,毕竟大学期间除了晚自习,晚上是不会有课程安排的,并不像高中那样,尤其是高三那年,晚课都要上到十点多钟,一想到高中那三年,刘涛就不禁打一寒颤。

  刘涛是平川市,平川大学经济系的大二学生,平川大学虽然不是一流大学,但怎么说也是重本。

  刘涛的家不是平川市的,是距离平川市200多公里外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父母都是苦哈哈的农民,种了一辈子的地,也没攒下多少钱。前两年哥哥结婚,更是花光了老两口的所有积蓄。

  刘涛感觉自己不能再伸手向父母要钱了,毕竟他们已经老了,身体也不是很好,父亲几年前得了腰肌劳损,不能再干重活了,母亲的风湿病也折磨了她好多年了。

  如果,他能有这样一份工作,既不耽误上学,又能解决学杂费用。每个月8千元啊,对刘涛来讲那真的是小康生活了!毕竟他家庭条件不好,以前每个月的生活费都不足千元啊?

  他心里越是这样想,越感觉自己必须应聘下这份工作,这样大学毕业前自己的生活费是没问题的。虽然,学费因为之前在银行里办理了助学贷款,四年的学费全部由银行交。但是,自己毕业有了工作以后,还要连本带利的还给银行。这也是国家对贫困大学生的支助,当时他们村里算上他一共有两名大学生都是这样上的大学。

  可是,现在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还是普遍存在的,谁知道毕业以后能不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这样想着,刘涛抬起头来看着这家殡葬用品店。店铺的门脸不是很大,两个落地窗户中间夹着一个木头门。虽然是两个很大落地窗户,但是里面确拉着一个窗帘。门的上面有一块生了绣的铁牌匾,一阵微风吹过,都要晃一晃,感觉随时都能掉下来的样子。白的不太明显的底板上,印着“8号殡葬店”几个大黑体字,牌匾的左边挂着一个白色的灯笼,灯笼上有个蓝色的“奠”字。

  刘涛想了想,便抬起脚来走进了这家店铺,门是敞开的,门口挂着的布帘子看不出是什么颜色,只感觉灰突突的,暗暗能看见一些花纹,但具体是什么就看不清了。

  他轻轻的掀起帘子走了进去,只是他没有看到,在他走进屋子的那一瞬间,门口贴着的招聘信息,就消失了,仿佛那里重来就没有过那张招聘信息一样。

  刘涛走进店铺里,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屋子里到处是纸扎的用品,纸人,纸马,还有大红色的纸牛。满地摆着的花圈。落着老高的冥币,和各种金色纸叠好的元宝,金条,看着金光闪闪,挺像那么回事的!

  刘涛喉结滑动着咽了一口吐沫,想着自己晚上要在这里上班,看着这些纸扎的物品,总有一种它们都是活着的,并且盯着自己看的感觉,刘涛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居然走了进来。

  “有人吗?”刘涛颤抖的问了一句,他想好了,要是没人回答,他转身就走。

  可偏偏传来了一声沙哑的声音“当然有人了,这么个大活人都没看见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吓了刘涛一跳。

  顺着声音,他突然看见一个人从众多的纸人当中站起来,着实吓了一跳。

  这人看上去有六,七十岁的样子,满脸的皱纹,黑白相间的头发,不知道多久没有打理了,打着卷黏在一起,身上穿着一件已经不能称之为白色的发灰衬衫,袖子挽的老高,脖子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围裙,下面配上一个黑色的大短裤,脚上穿着一个漏了脚趾头的黑色懒汉鞋,鞋帮还踩在脚下拖了着穿。

  “你有什么事吗?买东西,还是家里有丧事?”

  刘涛一听连忙摆手说到:“不是的,我看见你门口贴的招聘信息,我是来应聘的!”

  那个人一听刘涛这么说,忙把鼻子上的老花镜向上推了推,仔细的上下打量起刘涛。

  顿时刘涛感觉自己好像透明的一样,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

  “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刘涛马上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感觉有什么!

  老汉一听刘涛这样问他,便白了他一眼说到:“现在没什么,不过就快有了!”

  刘涛感觉这老头是不是有毛病,什么叫就快有了?

  就在刘涛一脸茫然的时候,那老汗继续说道:“既然你能看见那招聘信息,说明你也是被选中的人,那么你明天晚上就来上班吧!”

  “被选中?那是什么意思?”刘涛不明所以得问道。

  老汉白了他一眼说到:“没什么,既然看见了那个招聘,你就来上班就行了,有些事你慢慢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招聘信息上写的,我想你也都看明白了。从晚上18点,到第二天早上七点算一个班。至于工钱按月结算试用期内五千,过了试用期每月八千元,对吧?”

  刘涛挠了挠头,心里嘀咕着“这招聘信息就贴在门口,只要认字都看得见呀?还用问吗?”

  虽然心里这样想的,但是他嘴上可没说,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正确。

  那老汉见刘涛点头了,便转身不在理会他,继续摆弄手里的活,拿着一根竹条编着,看样子是人的形状,估计编好在糊上一层纸,涂上颜色,画上五官和一对儿大红脸蛋,就算完工。

  老汉一边忙着编竹条,一边又说道:“如果没有问题了,明天晚上就来上班吧!对了,提醒你一下上班期间,前半夜可以睡觉,但是过了午夜12点就不可以睡觉了,要是有人敲门你没有开的话,会出大事的!”

  听着老汗提醒自己的话,刘涛感觉莫名其妙,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了知道!

  “我姓林,以后叫我林伯!”老汉没有停止手上的工作继续说道。

  “好的!林伯,我问一下,你是这家店的老板吗?”刘涛回答后,接着问道。

  “不是,我只是这家店的纸扎师傅,老板不会轻易来店里的,你有什么事,可以等我白天过来时问我!”林伯回答道。

  “哦,我知道了!那我每个月的工钱。。。。。。?”刘涛想着既然你不是老板,那我也得先小人后君子,万一只干活没人付工资那不是很惨。

  林伯听了刘涛的问话,手里略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编着竹条回答道:“这个你放心,明天你来上班的时候,把你的银行卡卡号留下,每个月的30号,会有工资按时打给你。”

  刘涛点了点头,既然都问清楚了,自己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

  “那么,林伯我就回去了,明天晚上我会来上班的。”刘涛算是打招呼离开。

  不过林伯没有回头,并且手里的竹条也没有停下只是轻“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刘涛见没有什么可以问的,并且这个神神叨叨的林伯也不怎么热情。于是,他转身掀起门帘走了出来,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林伯停下了手里的活,回过头来,透过老花镜,看着刘涛的背阴,嘴角居然轻扬,自言自语道:“小伙子,不知道你能活多久呢?”

  这时,如果刘涛看见林伯的这副表情,估计打死他,都不会来这里上班的。

  刘涛走出门来,回头不经意间,发现原本门边的墙上帖着的那张招聘信息居然不见了。

  他看了一眼,倒也没太在意,毕竟也许是没粘住掉了,或者被什么人撕下去了。

  刘涛站在街边仔细观察着这条街,恍惚间想起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

  这是一条很深的巷子,放眼望去整条街的两边都是殡葬用品店,每个店铺的门口都堆积着像小山一样高的烧纸。而巷子最里面就是平川市殡仪馆的大门,这个时间因为是下午,并没有什么人,所以大门紧闭的殡仪馆更显着萧条,冷清。

  8号殡葬用品店就距离殡仪馆不过百米的距离,站在用品店门口,甚至就能看到殡仪馆那高高的大黑烟囱!

  刘涛晃了晃头,想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下,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的回忆,都仿佛自己是梦游才走到这里来的。

  在他的印象里,他一直在招聘会里到处找假期临时工作,可是自己怎么走到这里呢?毕竟这里离市区可是有10多公里的路程呢?

  刘涛心里腹诽不已,但现在有个更大的问题,他要怎么回学校呢?十几公里的路,难道要走着回去吗?

  还好平川市的殡仪馆是位于高速公路旁,走了十几分钟的路,就看见前面那条很长的高速公路。

  刘涛走的路旁,希望一会儿有回平川的车,能稍他一段。

  (新人开新书,走过路过收藏一下,抱拳拱手感谢!)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520/3477436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