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长坂坡开始(秋来2) > 第0025章 扁舟入柴桑(求收藏求推荐票啊)

第0025章 扁舟入柴桑(求收藏求推荐票啊)


  大厅之内,曹丞相再一次欣赏了自己写在竹简上的话。

  “来人。”

  自有人上前行礼。

  曹操喊了一句:“把此份书信,送于孙权,在抄上千份,塞进竹筒,派人顺江而下,全都散出去,我要整个江东都知道。”

  “喏。”

  书吏前来着办此事。

  杀人还要诛心!

  曹操坐在主位上,可谓是意气风发。

  本想着趁着刘表病重之机,拿下荆州。

  可万万没有料到,竟然兵不血刃就能拿下荆州。

  有了荆州水军在手。

  何不一鼓作气拿下江东六郡?

  一统天下。

  到时候便可卸甲归田,再有二乔陪伴左右。

  人生一快事,岂不美哉!

  对于此次的会猎,曹操充满了期待。

  至于江东孙权小儿。

  除了运气好一些,继承父兄的基业,没什么像样的本事。

  当初煮酒论英雄,全天下放进他曹操眼里的,有且仅有刘备一人罢了。

  连孙策都看不上。

  更何况他弟弟孙权呢!

  曹操面带笑意,陷入将来美好退休生活的遐想之中。

  厅中渐渐起了鼾声。

  一叶扁舟,驶离夏口码头,往柴桑划去。

  关平手旁放着一把环首刀,身上裹着被子靠在船舱内睡觉。

  就赶路这种事情,简直比绿皮火车还慢。

  诸葛亮与鲁肃还在一旁对弈。

  似这种黑白棋,关平大概只会玩五子棋。

  围棋什么的完全搞不懂。

  什么屠大龙,斩小龙的。

  哒,哒,嗒。

  落子的声响让关平睡的不是很踏实。

  诸葛亮与鲁肃俩人倒是喜欢这种博弈的玩具。

  鲁肃放下一枚白子:“孔明,到了柴桑,可千万不要说曹操势大。”

  “子敬放心,我自是省得。”

  诸葛亮又落一黑子笑道:“子敬且专心下棋,这句话一路上念叨了数次,我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哈哈哈,是我孟浪了,孔明勿怪。”

  “报,校尉,船只已到达柴桑。”

  东吴士卒进入船舱拱手汇报。

  鲁肃如今是参军校尉,辅佐大都督周瑜。

  “孔明,请!”

  “子敬,请。”

  二人下了船。

  关平伸了个懒腰,把环首刀跨在腰带上,跟着下了船。

  柴桑县隶属于豫章郡。

  如今担任豫章郡太守的孙贲,是孙权的堂兄。

  孙贲还是曹操的儿女亲家。

  码头附近还有一群小麻鸭在戏水。

  “来人,且先带二位前往馆驿歇息。”

  鲁肃吩咐了一声,上了马车与关平二人道别。

  诸葛亮关平二人相旁而座。

  “定国,可是疑惑某为何要叫你一同前来?”

  关平揉了揉眼睛:“是有些想不明白。”

  “且好生看看江东士卒的真正战力吧,免得以后失了分寸。”诸葛亮挑开车帘道:“江东水军,纵横天下,可不是靠着吹嘘来的。”

  “哦?”

  关平也挑开车帘往外面望去。

  江面之上。

  一只渔船,戴着斗笠的渔夫用力的甩出渔网。

  宛如一朵透明的莲花铺入水中。

  渔夫盼望着一网鱼虾多多。

  远处稻田。

  农夫甩着鞭子,赶着水牛,两个人扶着长直辕犁还在松土。

  一牛三人的耕作依旧在继续。

  希望来年还能有一个好收成。

  车驾一侧,路过几头哼哼唧唧的小黑猪。

  几个农人喜笑颜开的赶着,明年年末的肉菜有了。

  百姓倒是自得其乐,大概还没有听到战争的消息。

  柴桑附近也未见到兵甲。

  关平收回视线,放下车帘。

  消息是瞒不住的。

  当战争要来临了,百姓总是最后一个知晓的。

  “好一片祥和的景象啊!”

  诸葛亮小时候跟随他叔父诸葛玄过活,诸葛玄丢了豫章太守的职位后。

  这才带着一家老小去投奔亲戚刘表,诸葛亮从此住在了荆州。

  诸葛亮也放下车帘,摇了摇羽扇:“若是曹兵一到,顷刻便会化为乌影。”

  关平没有搭言。

  曹操是国贼。

  国贼的名声,让人一听就觉得他铁定会干坏事。

  思维片面,可终究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毕竟,屠城做肉脯在前。

  要想洗清,让百姓相信,断无可能。

  除非这一两代人全都死了。

  国贼屠城制肉脯的印象,大概也只存在于读书人之间了。

  百姓讨生活还不易呢,哪有精力去咒骂国贼曹操?

  “孙将军定不会希望此种事情发生的。”诸葛亮自信一笑。

  “确实。”

  关平应了一声。

  外有东吴车夫,二人在车内并没有过多言语。

  只是时不时的掀起车帘,往四处张望。

  瞧瞧柴桑县的百姓面貌。

  看看街上的铺子。

  听听车外的叫卖声。

  倒是发现柴桑可真是一个好地方。

  百姓富足。

  物产丰富。

  街边叫卖的品类也极多。

  由此可见,江东六郡,是个富足之地。

  三世积攒下来的家底,足够他成为抵抗曹操的先锋。

  关平笑了笑,工具人孙权也该硬气一回了!

  “吁。”

  车夫下了车,把梯子放在车后,让二位刘备军使者下车。

  柴桑县的馆驿到了。

  “二位使者先在馆驿休息,等待我家主公召唤。”

  车夫拱手行礼后,把二人引到馆驿门口,便自行赶着马车消失了。

  馆驿的馆丞大概是早就接到了消息,在门口等待。

  见人到了之后,馆丞脸上笑呵呵的领着使者进入房内休息。

  呱唧。

  房门被关上。

  诸葛亮先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圈,这才坐在矮桌旁。

  哗啦啦。

  关平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沏好的热茶。

  生茶的味道微微苦涩,就是解渴。

  “军师舟车劳顿,且先好生休息,指不定在江东得展开几场唇枪舌战呢。”

  关平说完之后把漆杯放在诸葛亮的案前。

  诸葛亮微微颔首,放下羽扇,笑呵呵的道:“定国,怎么就知晓我会有几场唇枪舌战呢。”

  “自古以来,说客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此行柴桑,你觉得我这说客会成功吗?”

  “军师自比管仲乐毅,若是连孙权都说不动,还是回家种田吧,别祸害我大伯父了。”

  “哈哈哈。”诸葛亮大笑道:“有趣,着实有趣。”

  关平盘着双腿坐在席子上,瞥了一眼桌子的扇子,开口道:“军师,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我若是能解答的,一定告诉你。”

  这次出门带着关平,不就是为了教导他,让他也见见世面,不要总局限于自家社团之中。

  诸葛亮伸出手示意关平尽管说,眼中充满了期待。

  “这都要初冬了,军师还扇羽扇,不凉吗?”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323/5321658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