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长坂坡开始(秋来2) > 第0068章 孙权的揣摩(三更求票求收藏)

第0068章 孙权的揣摩(三更求票求收藏)


  噼啪。

  竹简爆裂声惊醒了关平的遐想。

  关平直起身子,看了看还在燃烧的竹简,拿起一旁的火钳子使劲的捅了捅竹简。

  作为揭发谍子的人,行动举止还是要小心一些。

  就像这种坑人的事情,留下的痕迹得少一些。

  “关小将军。”

  掌柜的送完豫章太守孙贲,这才回来,满脸笑容的躬身道:“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

  关平见那个竹简还没有完全燃烧。

  更是不着急走。

  关平重新躺在羊毛地毯上,随意问道:“我闻这间屋子的花椒味道很重,这是为何?”

  “关小将军常在行武之中,不知道也正常。”

  掌柜的先给关平找了个无知的理由,省的被怪罪,

  连关平都没有见过,想来刘备定然是个穷鬼。

  掌柜的慢悠悠的道:

  “用花椒和泥涂壁,配合这屋中取暖,最重要是是花椒粉末对人又好处。”

  “哦,竟然还有此事?”

  对于古人如何过冬,关平还真没有多少了解,就是烧炭取暖。

  棉花都没有普及!

  等到宋朝的时候,棉花才会大面积普及开来。

  而刘备所筑的公安城,也会成为种棉花挺出名的地界。

  可惜现在公安城也没得。

  棉花也没得。

  不过棉花兴许存在于交州或者更南一些的地界。

  “这是自然。”掌柜的接过话茬继续解释道:“这可是从未央宫菽房殿里传出来的法子,那以前可从来都是皇后能够享受的。”

  “哦吼,皇后才能享受,有点意思!”

  关平笑了笑,从羊毛里捡出一片叶子,闻了闻。

  掌柜的没有听出关平话里的意思。

  僭越什么的,现在谁还在乎。

  士族之家,十有八九全都有这种房子,用来冬日取暖。

  想来掌柜的背后也有人。否则这百年老店怎么能保存。

  “这是七里香?”

  掌柜的闻言一愣:“回关小将军,这是芸香。

  放在席子下是防蛀虫,跳骚,虱子的。”

  “哦,那柴桑有什么值得送人的特产吗?”

  “蛇羹与烤鸭子,是本店的拿手好菜,送出去绝对受欢迎。”

  蛇羹?

  关平瞥了一眼竹简,见烧的差不多了。

  起身。

  猛然想起来了。

  这里可是南方。

  金环银环竹叶青。

  毒蛇出没的地界。

  只是现在天冷了,没怎么看见。

  需要小心些。

  如今天色暗下来了。

  收拾完楼下的事情,也得赶回驿馆。

  关平再一次瞥了烧的旺旺的炉子,走出了房门。

  掌柜的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楼下。

  赵爽正在摆弄算筹。

  周氏父子低声交谈着什么。

  见关平走过来,周宾立刻扭头,不在言语。

  赵爽起身,笑了笑:“关兄弟,你与我家妹子的婚事?”

  关平诧异了三秒:“你真有个妹妹?”

  赵爽:“当然,我这朋友不白交吧!”

  周鲂:???

  “关小兄弟,且去我家夜宿。

  咱们两个砥足而眠,一起在探讨这勾股算数。”

  呵?

  谁要跟你大晚上的探讨数学问题。

  想都不要想!

  开什么玩笑。

  数学题不会是真的不会。

  一晚上不睡觉研究它,你还是不会。

  只有天才才能跟天才数学家玩到一起去。

  可惜我只是个沙雕。

  告辞。

  关平装模做样拱手回礼:

  “赵兄厚爱,只是某身上还有差事。

  需要即刻回驿馆复命,改日有时间咱们再约。”

  赵爽自然是明白。

  曹操大军驻扎在江陵城。

  不日就可能发兵,一举荡平江东。

  顺便解决掉刘皇叔。

  现如今关平身上背负的重任。

  怕也是没有时间静下心来与自己探讨算数。

  赵爽也就不再坚持,等过两日,亲自前往夏口拜访。

  “关兄。”

  周鲂也拱手道:“我?”

  “好说。”关平坐在席子上,拿起笔:

  “周鲂,我给你写一封介绍信。

  你可持此信前往夏口,求见我主刘玄德。”

  “如此,多谢了。”

  等到笔墨稍微干了一些,关平把竹简递给周鲂。

  “我看好你,努力吧,少年,美好的未来在等着你。”

  关平下意识的画完饼,拍了拍周鲂的肩膀,大踏步的走出鱼居水。

  努力!

  未来在等着自己?

  关平这是在暗示自己吗?

  周鲂一时失神怔在原地。

  赵爽伸了个懒腰笑了笑。

  今日所获颇丰。

  不仅在算数一道上推开了一道大门。

  还结识了一位至交好友。

  当真不虚此行。

  周宾见儿子的彷佛失了魂一样,无奈的叹了口气。

  怎么就不按照为父给你铺的路走呢?

  天色见晚。

  鱼居水之中用餐的人渐渐都走了。

  掌柜的放下笔,走上二楼。

  打开房门。

  用火钳子打开火炉。

  挑了挑里面的竹简。

  烧的不见踪影。

  掌柜的加了两块上好的木炭,扔进火炉,转身离去。

  夜深了。

  柴桑府衙。

  孙权的矮桌上送来一份简报。

  仆人默不作声的又添了灯油。

  孙权拿起竹简,仔细观看。

  今日关平竟然出题难倒了江东第一神算赵爽?

  怎么会?

  赵爽此人虽然不喜仕途。

  但在算数一道上,怎么会输给关平?

  而且竟是当众宣出他口。

  在算数一道上不如关平。

  不可能!

  关平就是一个武夫而已。

  除了关羽,他能有什么名师指导?

  赵爽是刻意的名捧暗讽。

  还是真的心服口服?

  孙权又拿起赵爽写过的纸,仔细观看。

  随即又放下了。

  看不懂!

  在算数一道上。

  细作记载的让人搞不明白。

  倒也是情有可原啊!

  孙权对于算数之事并不擅长,随手把纸张扔进火盆里。

  重新拿起竹简,看些自己能够看得懂的。

  孙贲昨日今日一直在与关平接触?

  他还要把女儿嫁给关平?

  孙权扔下竹简。

  站起身,在堂内踱步。

  原本以为孙贲就是想要在曹操那里下注。

  可他怎么又想着与刘备扯上联系?

  自己这个堂兄,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莫不是自己错怪他了?

  要晓得刘备势力如此孱弱。

  他为何要与关羽结亲!

  而且昨日来就说要给把他儿子送到曹操那里为人质。

  他明明是更看好曹操。

  可今天又要与关羽结亲。

  莫不是昨日他在故意激怒自己,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抵抗?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323/5298380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