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长坂坡开始(秋来2) > 第0165章 三日之后又三日,到底几个三日(求订阅求月票)

第0165章 三日之后又三日,到底几个三日(求订阅求月票)


    黄盖鲁肃二人虽然没有立刻从诸葛亮嘴里听到想要听的话。

  高人子弟嘛。

  就算想要窥破天机,也需要时间发功的嘛。

  人家都已经不惜牺牲自己的寿命来帮助你们窥破天机,你们又怎么好意思再去催促他呢?

  更何况还有意外收获,诸葛亮直接就把大都督的心药的药方给写出来了。

  谁都清楚,外表的伤病容易医治,反倒是心病,古往今来就算是扁鹊在世,也不一定能治好心病。

  鲁肃怀中揣着竹简,急忙告退,返回江东营寨,一定要及时医好大都督周瑜。

  全江东的希望,可都寄予在他的身上。

  大都督他绝不能有任何意外。

  “公瑾,公瑾!”

  鲁肃脸上带笑,一路小跑跑回江东营寨。

  “公瑾?”

  鲁肃喘着粗气,双手扶膝,瞧了一眼矮桌上冒着热气的药:“公瑾可是未曾服药?”

  周瑜面色苍白,用被子蒙住头,躺在床榻之上,听到鲁肃的声音,伸出脑袋:“子敬,吾心中难受,喝不下药。”

  “方才我去刘皇叔营中,本想问窥破天机之事,却不料诸葛孔明说能治好大都督的病。”

  对于诸葛亮的话,周瑜只相信一分。

  也就是子敬这般的至诚君子,才会完全相信他人的话。

  “子敬勿要说笑了。”周瑜撑着身子靠在凭几上:“他本就是一个谋士,看病抓药可不是他的本事,子敬可别被他骗了,似他这种人,最会骗人了。”

  周瑜又长叹一口气:“更何况我乃是心病,非寻常金石能医。”

  鲁肃恨不得拍巴掌,孔明果然大才,竟然真的确认公瑾他是心病,所以给开出了治疗心病的药方。

  “公瑾。”鲁肃急忙坐在床榻一侧,从怀里掏出竹简道:“孔明知道你患的是心病,故而开出了治疗心病的药方,你大可看一看。”

  周瑜不屑的转过头去:“子敬,勿要被诸葛亮所骗,他那一张巧嘴,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色,辩得老臣张昭等人接连败下阵来,若是信他之言,怕是被卖了,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哎呀,公瑾,勿要带着偏见。”鲁肃把竹简又推过去:“就看一看,又少不得什么。”

  “不看。”

  “莫不是公瑾觉得会被诸葛亮哄骗不成?”鲁肃摸着胡须道:“我可不相信以公瑾的智谋,会被区区一个诸葛亮哄骗了。”

  鲁肃见周瑜继续装死,不理他这茬,又笑了笑:“看来公瑾心里是怕诸葛亮的,否则为何会避之如虎,既然如此,那我便把这竹简还给他,言公瑾不敢看,想不到我江东大都督周公瑾,竟然会惧怕一个小小的谋士。”

  鲁肃说完便起身要走。

  “等等。”周瑜腾的一下坐起来,伸手道:“拿过来。”

  “公瑾不是不看吗?”鲁肃面带笑意的把竹简递过去。

  周瑜抻开细绳,一甩竹简,只见竹简上写着十六个大字。

  “欲破曹操,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噗。

  周瑜又吐出一口鲜血,沾染了竹简。

  “公瑾!”

  鲁肃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便是心药的药方吗?

  诸葛亮他到底写了什么?

  公瑾看完之后,他怎么又吐血了。

  这药方不仅不是解药,怎么成了毒药!

  而且还是他鲁肃亲手送到周瑜手上的。

  借刀杀人?

  不应该,要知道虽然公瑾想要杀掉刘备,吞并他的队伍。

  可如今曹操在侧,而自己也一直极力阻止公瑾的行为,诸葛亮他不可能借着这个机会毒杀公瑾啊。

  “来人,快把郎中叫来。”鲁肃急的直跺脚。

  诸葛亮他到底写了什么?

  鲁肃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

  随军郎中仔细把脉,过了一会才道:“禀校尉,奇哉,大都督吐血之后,反倒是脉搏平稳,并无异样,不似虚弱,也许睡一觉便会痊愈。”

  这?

  鲁肃更是一脸懵,还能有这种治疗法子?

  莫不是今早大都督胸中的一口血没吐干净,在吐一口,疾病就好了?

  鲁肃随即让军医先下去歇息,实在是没有料到会是这种结果。

  难不成是自己错怪孔明了。

  对于心病的治疗,鲁肃更是未曾听闻,想必手段也有些不寻常。

  诸葛亮他到底写了什么,直接逼得大都督吐出一口鲜血。

  鲁肃掀开被子,从大都督的另一只手里拿出带血的竹简,仔细一看,只有十六个字。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鲁肃看完之后,便把竹简扔进火盆之中,此消息,不需要很多人知道。

  晚上曹操观看牒报的时候,发现今日周瑜竟然吐了两次血。

  不禁哑然失笑,就周瑜这个身体,还真是无福消受小乔夫人的美丽。

  年纪轻轻,尚在壮年,就如此一天接连两次呕血,怕是个短命鬼。

  说什么忧心战事,积郁成疾,全都是屁话。

  就是他周瑜身体不好。

  曹操捏了颗枣子,看来是自己太过重视江东水军了。

  主将病危,定是对士卒的一个巨大打击。

  且等待铁索连舟事成后,大兵进发,也给周瑜一个体面的死法。

  大丈夫当战死沙场,岂能病死于卧榻之上?

  周瑜需要让他去江底陪他的同窗好友啊,至于小乔夫人就自己替他陪了。

  三日后。

  黄盖兴冲冲的来了刘备营寨,想要见诸葛亮。

  他在诸葛亮的军帐中枯坐一下午,也没个结果。

  诸葛亮直说三日后,黄老将军再来一趟。

  黄盖饭都没吃。

  面色有些不得劲,回了自家营寨。

  “黄老将军,我跟你讲啊:窥破天机之事急不得,我看军师这两天夜里都没睡觉,一直在摆弄阵法,手里拿着乌龟壳子,我看都看不明白。”关平把黄盖送到辕门门口。

  黄盖听关平这么一解释,倒是有些明白了,怨不得孔明他脸色不太好,原来是熬夜了。

  最重要的是白日里还在处理军中事务,刘皇叔也不是可苛刻的人,怎么就不劝诸葛孔明多休息休息呢。

  “定国啊。”黄盖叹了口气道:“你也是晓得此事对我们俩家是如何的重要,莫要让孔明过度劳累,我怕他算不准!”

  关平哼哧一笑,表示自己会转告诸葛军师的,让他别熬夜修仙,早点休息。

  周大嘟嘟依旧在养病。

  曹丞相依旧在吃枣,看着水寨中连起来的船越来越多,心情美丽的很,甚至想要吟诗一首,来表达他的喜悦之情。

  三日后,老将军黄盖再次拜访诸葛亮。

  诸葛亮依旧是伏在岸上处理军中大小事务,甚至时不时的给黄老将军说上几句话。

  黄盖老将军又耐心的等待了一下午,依旧是没有等到想要的答案。

  只是他能感觉得出来,诸葛亮的神色越发的疲惫,连眼圈都重了一些。

  诸葛亮说的依旧是三日后再来。

  关平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再次把黄盖送出辕门外,想要留他吃顿饭,都不吃。

  黄老将军说他坐了几个时辰,已经饱了。

  关平算是在汉末第一次听说,喝西北风能喝饱的人。

  希望黄老将军能够健康长寿,毕竟像他这么又节省又环保的将军,在大汉朝实在是不多了。

  孙大帝他捡到宝了。

  “定国啊,你家军师他又熬夜了?”黄盖捏着胡须继续叹气。

  关平小心翼翼的道:“黄老将军,我跟你讲啊:我家军师最近可能在熬夜修仙。

  毕竟借东风嘛,不跟上面的风雨雷神多打几次招呼,万一到时候借不到东风,岂不是让咱们白谋划一场?说实话,我心里也是着急得很啊。”

  黄盖听完之后认真的点点头,是这么个道理。

  听说异人的脾气都不大好,万一脾气大了,诸葛亮他没有打点好关系,到时候借不来东风,那大家可就白白谋划如此之久了。

  “定国啊,虽是如此,但也要叫你家军师多多休息,万一关系打点好了,他没有算准时间,岂不是误了大事。”黄盖反过来宽慰关平:“你还要劝劝你家军师多休息,既然晚上熬夜修仙,那白日里便要多睡觉,否则晚上怎么有精神与仙人沟通交流。

  我看他根本就没有闲着的时候,就连吃饭也是看着竹简,大事当前,这些小事就交给别人去处理。”

  “黄老将军放心,我定会嘱咐我家军师少熬夜修仙的。”

  “嗯,我三日后再来。”

  “黄老将军慢走啊,有空再来。”关平摆摆手。

  黄盖听到关平这话,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栽倒,三日后再来?

  明明说好三日,可三日之后又是三日,三日之后又是三日,这么多天都过去了。

  江北曹操的战船都已经要连的差不多了。

  万一等不到东风,等到的可就是曹操的大军了!

  “黄老将军小心些,地下有坑!”

  黄盖精神有些不振,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

  关平伸了个懒腰,真不是自家军师有拖延症,实在是老天不给力,天天不变风向,不拖着能做什么?

  难不成大骂贼老天,要逆天而行?

  更何况诸葛亮都这样熬夜了,可他每天还要处理军中事务,这点,关平不得不服气。

  黄盖回到江东营寨中。

  鲁肃急忙靠了过来:“公覆老将军,那边可有确切消息?”

  “让我三日后再去。”

  “三日后!”

  鲁肃瞪大眼睛,怎么又是三日后?

  诸葛亮他到底有谱没谱?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说三日后了。

  对于这种窥破天机之后,大家有没有经验,只能听那个唯一会这种本事的人。

  难不成诸葛亮就是如此喜欢被别人三顾茅庐吗?

  鲁肃暗暗摇摇头,诸葛亮应该不是这种爱慕名声之人。

  他说三日后就三日后呗,反正已经等了这么几天。

  只是江北曹操水寨中用铁索连在一起的船只却越来越多。

  鲁肃担心,怕是没有几个三日,在可以任由大家等下去了。

  黄盖暗暗打定主意,若是下一个三日后,在让他等上三日,那他便要开始行动了。

  若是等着曹操率领大军前来征讨,在使用诈降计,怕是为时已晚。

  周瑜听到鲁肃的汇报,说诸葛亮又让等上三日,心中对于诸葛亮这个装神弄鬼的神棍,越发的不屑。

  连这种事情都能用来搪塞,只能说他是个江湖术士,就应该跟于吉一样,被斩于闹市。

  传言于吉是仙人,还不是被自家的兄弟给砍了,结果也没见他复活。

  就算于吉真的当场复活,那也在砍死他一回。

  倒是要看看他这个“仙人”能活几次!

  对于这种人,周瑜向来是看不上的。

  一群没什么真本事的人,全都靠着百姓愚昧无知来骗人。

  诸葛亮就是这样的人。

  窥破天机,说的好听,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蔡中暗暗欣喜,那日丞相当众封赏关平为关内侯的时候,就让他神情激荡,看看,都看看。

  曹丞相已经如此正大光明的变相的为关平证明他的清白来了。

  丞相越是如此做,大家就越不相信关平是丞相的人!

  关平他献上铁索连环之策有功,而自己把前因后果完完整整的传递给丞相,也是功不可没。

  今日校事传来消息告诉他,丞相说了,待到事成之后,也会封他为列侯,蔡家的族长也会是他蔡中。

  这件事让蔡中兴奋的想要大吼,遂早起就到了辕门处,望天,看着旗杆上的人头,想着什么时候告发族弟蔡和,这样他就再也没有了威胁。

  可就在此时,他看见江东老将黄盖又是气势冲冲的来了。

  前几日就见过他,面色不是很好的从这里走了。

  听说,他是来找诸葛亮占卜的。

  莫不是诸葛亮没给他占卜到好的结果,所以他才会三番五次的前来,想要连续占卜?

  蔡中瞧着黄盖进入大营,心里泛起了嘀咕,莫不是他在占卜此次孙刘两家能不能战胜曹操?

  他应该是希望能够战胜曹操,可看他面相失落,不似来谢诸葛亮的,也许诸葛亮他接连占卜,都是凶卦,孙刘两家必败无疑。

  蔡中笑了笑,丞相在江北已经用铁索把战船全都连起来了,孙刘联军断无取胜的可能,黄盖这个糟老头子又何必总是来求占卜?

  还真是有够好笑的呢!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323/5222818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