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长坂坡开始(秋来2) > 第0182章你以为你真是站在最高层的人(求订阅求月票)

第0182章你以为你真是站在最高层的人(求订阅求月票)


    江东送来如此多的染病的士卒,怕是没安好心。

  诸葛亮自然要阻止主公亲自去看望那些染病的曹军士卒,实在是没有必要。

  万一主公染病,那对于接下来占据荆州的计划,也是一个很大的阻碍。

  “大哥,你说的是什么话!”张三爷也急了,直接嚷嚷道:“你又不是疾医,去了又有何用?”

  实则张三爷还有一句话没嚷出来,那就是就算被江东送来的上万降卒都死了,也没有大哥的命金贵。

  这种险冒不得啊!

  “主公,翼德将军所言并不道理。”诸葛亮惊奇的瞧了张飞一眼,说出来的话真的是一针见血:

  “众多曹军降卒士卒都听过主公的威名,就算主公不出面,也会让他们安心养病的,这种事就该交给疾医去应对,主公可向荆州广泛的征兆疾医,以此来保证他们的性命。”

  “孔明所言不无道理!”

  张三爷瞪着眼睛,方才明明就是俺说的话有道理,大哥为何非得要夸孔明?

  刘备长叹一口气,随即摇头道:“定国的信真的能把张仲景神医请来吗?要不我也修书一封,万一没请来呢!”

  诸葛亮见拦下主公了,暗暗松了口气,拱手道:“若是主公不放心,便可以修书一封,更为稳妥一些。”

  幸亏定国提前打过招呼了,所以诸葛亮倒是觉得江东把病人送来的越多越好,就算不能全部救活,也能留下一大部分人。

  “也罢。”

  刘备这才重新坐回去,开始亲自给张仲景写信。

  “军师,俺二哥怎么还没消息传回来啊?”张飞挠了挠头道:“莫不是军师算错了,曹操那厮从大路上走了,所言让俺二哥还在小路上傻等着呢?”

  “翼德将军且拭目以待,此时东风未停,若是云长将军乘船返回,怕是要费力一些。”

  “哦,也对,也对,嘿嘿嘿。”张三爷嘿嘿的笑着:“是俺心急了。”

  “刘皇叔。”鲁肃急匆匆的跑进来,拱手道:“江东把患了疫病的降卒全都赶到皇叔这里来,某实在是不知啊,还望皇叔赎罪,让我再把他们带回去。”

  诸葛亮一听鲁肃的话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周瑜抛弃累赘,料定鲁肃会来讨要,若是鲁肃一来,便会让这帮患病的降卒真正的留在自家主公这里。

  自家主公怎么会再把人给退回去呢!

  周瑜果然是一个工于心计之人。

  “子敬这是说的什么话?”刘备头也不抬,继续在竹简上写着信:

  “我以修书征召荆州有名的疾医前来,为这些人医治,若是子敬再领回去,运往柴桑县,一则路途上不知有几许死去,二则,你们已经往柴桑运了许多降卒民夫,若是在把病患运走,大规模爆发疫病岂不是会误了江东。

  既然周大都督把人全都送到我这里,那我自然要尽全力救治这些人,子敬大可安心,若是有士卒在病了,可全部送到我这里来。”

  诸葛亮伏在案上,写着东西,真觉得需要给自家主公叫一声好。

  鲁肃听完刘皇叔的话,完全是为了盟友着想,当真是佩服,带着患有疫病的士卒在身边,始终是有些不安全。

  更何况公瑾他准备过两日就前往南郡,攻打江陵了,岂能带着累赘,或者是在这里留下照看病人的人。

  “皇叔当真是仁义之人啊!”鲁肃再次躬身请罪道:“公瑾此举,还望皇叔谅解。”

  “无妨,习惯了。”刘备混不在意的道:“大都督周公瑾赤壁一战立下如此功劳,跋扈一些实乃正常。”

  鲁肃面色有些不正常,公瑾是有些跋扈。

  刘备放下笔,吹了吹墨迹,盖上自己的私印,让人即刻再跑一趟。

  至于征召荆州疾医的事情,就交给孔明去办,他更加熟悉荆州的情况。

  诸葛亮也伏在案上,开始以主公刘备的语气在写着征召各种郎中的布告。

  “皇叔,我此番来还有两个事情要说一说。”鲁肃再次拱手道。

  “子敬,你又不是旁人,说话无需吞吞吐吐,直言!”

  “一个呢,是想着在此等候,看看云长将军是否能够把曹操给抓回来。”

  “那肯定,子敬大可放心,曹操要是落到俺二哥手里,肯定跑不了。”张三爷嘿嘿的笑着。

  刘备捏着胡须面带笑容,并未言语。

  诸葛亮依旧在写着布告。

  鲁肃难掩面上的笑意,毕竟能抓住曹操,那可就有的谈了。

  至于周瑜也并未把杀了曹操的任务,交给刘备去做的事情告诉鲁肃。

  这种事情,没必要让他知晓,就子敬这个性子,万一跟刘备说了实话,那岂不是失了智!

  周瑜如此做更是为了江东的名声。

  “再一个呢,就是公瑾他两日后发兵进攻南郡,还希望刘皇叔能够继续从旁策应!”

  “哦,孙刘两家乃是盟友,自然是义不容辞之事。”

  刘备笑了笑,就算曹操在乌林败退,可是江陵城与襄阳城还有许多曹军。

  军师说了且先让周瑜与他们打上几场,看看情况。

  毕竟周瑜现在跋扈的很,兴许过阵子就该被曹军暴打一顿。

  对于这点事情,刘备心中还是有些谱的,己方士卒说不定还没有曹军守城的士卒多呢。

  江陵城与襄阳的那种被刘景生经营多年的硬骨头,肯定是啃不下来的,孔明早就说了要先取荆南四郡。

  “报,主公,关将军回来了。”士卒单膝跪地禀报道。

  “好,吾弟回来了。”刘备颇为高兴的站起身来。

  诸葛亮也放下笔,大喜道:“云长将军定是擒得曹操大胜得归,等了如此长的时间,也算是值了。”

  “嘿嘿嘿。”

  张三爷也是一个劲的傻乐,心想着一会定好好揪下曹贼的几根胡子。

  “哎呀。”鲁肃也摩拳擦掌,很是欣喜。

  关羽龙行虎步的进了大帐。

  “元直先生,且在帐外等候,一会我父亲的命,还得靠着先生呢。”关平小声说了一句也跟着进帐了。

  徐庶在路上倒是洗干净了脸,又整理了一下仪容,此时持剑站在外面,对于这点小忙,他还是很愿意帮的。

  桃园三结义,刘关张三兄弟的情义,天下谁人不知啊,当初曹操那样厚待关云长,都没有让他消磨去寻他大哥的心思,此等情义,岂是旁人所能够理解的。

  徐庶思考着,这其实是小事,主要是他重新回到皇叔帐下,还是不敢相信,实在有些梦幻。

  糜威早就跑的没影去找他爹去了。

  “大哥,三弟,军师,子敬先生。”

  “云长回来了。”刘备又重新跪坐在主位上,面带笑容。

  诸葛亮颇为激动的走上前来:“云长将军,曹操呢?”

  “对啊,二哥,都这个时候了,莫要藏着掖着,快把曹贼带上来,给大家伙瞅瞅。”

  关平站在一旁面色有些尴尬,小声道:“三叔,曹操没了。”

  “没了?”张三爷瞪着眼睛道:“莫不是曹操那厮没有按照军师所言,他走的是大路,所以二哥没有碰上!哎呀,真特娘的晦气!”

  听到这话,鲁肃也是一惊,没埋伏到曹操,让人空欢喜一场,真乃是曹操命不该绝,这下子江东的压力就大了。

  鲁肃皱着眉头,若是公瑾顺利打下荆州,主公又去攻合肥,那在长江与淮河两条战线上,江东将要直面来自中原的曹军兵峰了。

  中原士卒多,江东士卒少,又是守卫长江防线,以及淮河防线,江东实在是没有那么多兵力。

  而且驻守的若是过于分散,反倒会被曹操所趁,让己方陷入被动。

  可惜呀,竟然被曹操侥幸逃脱。

  诸葛亮满脸震惊的道:“曹操没走华容小道?”

  关羽握着环首刀的刀柄道:“军师所料没错,曹操他却是走了华容道。”

  “那走了是为何没了,莫不是云长将军把他给杀了?”

  听到这话,鲁肃缩在袖子里的手顿时攥成了拳头,如此,那可就太好了。

  可下一句话,直接让鲁肃定在原地,满脸的不敢相信!

  “我把曹操他放了!”

  军帐之中,如今有十个人,其中有三个是知道内情的,并且主动掌握了军帐内的话语节奏。

  关羽的一席话,直接把满帐的人全都给惊住了。

  “放了。”张三爷瞪着大眼睛:“二哥,你莫不是糊涂了吧,怎么能把曹操那厮给放了?”

  诸葛亮被关羽的这句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震的后退三四步,瞪着大眼睛,捂着自己的胸口,又指着关羽道:“云长将军,你怎么能放了曹操,将军可是立下过军令状!”

  “云长将军,你为何要放了曹操?为了击败曹操,孙刘两家多少士卒命丧长江江底与乌林林中,可你竟然只轻轻说了一句放了?”

  鲁肃此时实在是气愤难当,你关云长就算是没遇到他,也总比遇到了曹操,还把他放了要强上百倍!

  这不是在戏弄大家吗?

  亦或者你关羽,还念着曹操的旧情,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鲁肃只感觉血液腾腾的直顶自己的脑门子。

  “某自然是立下了军令状。”关羽挺胸抬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请军师斩我头颅,以正军法。”

  “云长啊,云长,在出征前,我就知道你会以信义为重,若是曹操恳请你念在昔日的恩情上放过他,我不想安排你去,结果你说绝不可能,所以我才把最重要的隘口,让你去把守。

  可如今呢,你竟然要违抗军令,放了曹操,你这是犯下了何等大错!”

  诸葛亮一副痛心疾首,悔不当初的样子,啊,子敬,你为何还不搭句话,快点入戏吧!

  “二哥,你怎么能放了曹贼!”张三爷也是一副懊恼的模样。

  关羽默然不语,也不狡辩什么。

  “军正夏侯兰。”诸葛亮咬牙道:“关羽违背军令,该当何罪?”

  “斩!”

  夏侯兰冷着脸在一旁回答道。

  “云长将军,既然你知法犯法,那就休怪军法无情了。”诸葛亮咬牙道:“来人,把关羽推下去,斩首示众!”

  “喏!”

  军正夏侯兰立刻应声,去帐外招呼士卒。

  “孔明,不可啊!”

  简雍直接蹦起来了,急忙劝阻。

  疯了吧你,要杀关云长!

  鲁肃也被诸葛亮这话给搞的一个激灵,来真是吧?

  刷拉!

  张三爷是真的气着了,抽出环首刀对着身后的夏侯兰吼道:“给乃公滚出去!”

  “诸葛亮,俺认你是军师,你便是军师,俺不认,你什么都不是。”张三爷举着刀大嚷道:“谁敢杀俺二哥,俺就杀了谁!”

  沧啷。

  关平也抽出环首刀戒备道:“夏侯兰,退后,我父亲也是有苦衷的。”

  该配合的演戏,关平也得接着演。

  此举一方面是为了给江东一个合理的交代,明摆着告诉周瑜你的谋划落空了,少干点算计盟友的活计。

  另一个方面也是帮自家老爹还曹操的人情。

  还有一个就是帮诸葛军师压制一下自家老爹和三叔,送诸葛亮一个人情。

  免得他们脾气一上来,除了把大哥放在眼里,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这样不利于他们以后的生存。

  “尔等也不服军法吗?”

  诸葛亮一脸痛惜的模样,让鲁肃都为之动容,没法子,关张二人皆是当世名将,他们两个不服从诸葛亮的安排,那实在是太正常了。

  只是关羽放了曹操这步,鲁肃实在是没有料到。

  这是什么操作?

  曹操到底给关羽灌了什么迷魂汤?

  “都住手。”刘备这才一脸严肃的道:“翼德,你这是做什么?”

  “大哥,诸葛亮他要杀了二哥啊!”张三爷此时都要委屈的哭了。

  “大哥,某一人做事一人当,三弟,咱们来生在做兄弟。”关羽躬身拱手抱拳道。

  “二哥!”

  张三爷两行清泪下来,怒视着夏侯兰。

  关平眨了眨眼,本来是想着要演一演鲁肃以及自家老爹的,结果把三叔也给演进去了。

  大家都是演员,他们却当真了,可见是真感情!

  不过鲁肃这个实诚人,到现在怎么还不言语,关平瞥了他一眼,难不成还想着要看戏。

  最重要是,不杀曹操,获利最大的才会是三兄弟社团,曹丞相定会把目光放在东吴身上,让三兄弟社团得到一定的喘息发展时机,把东吴推到前方去抗雷。

  关平又瞥了一眼水镜山庄戏曲学院表演系专业毕业的诸葛亮,当真是个好演员,你是真滴能演。

  刘备站起身来:“够了。”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323/5208788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