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长坂坡开始(秋来2) > 第0211章 青铜局就是不一样

第0211章 青铜局就是不一样


    “且慢动手!”

  邢道荣听到关平的喊声,勒住缰绳大喝道:“关平小儿,临死前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关平急忙大声喊道:“难不成你就是传闻不下吕布之勇的零陵万人敌~邢道荣?”

  “哈哈哈哈。”

  邢道荣听着关平惊诧之下说出如此令人舒爽的话,昂头挺胸道:“没错,就是我老邢!

  关平小儿,若是你肯乖乖下马束缚,我便饶你不死。”

  “哎呀,竟然是他!兄弟们快撤,我打不过他!”

  关平调转马头大声喊了一句。

  麾下士卒一听这话,急忙扔掉旗帜,转身就跑。

  这一幕,登时让刘贤瞪大了眼睛。

  “哈哈哈,兄弟们,随我追杀败军。”刘贤喜形于色,大嚷一声,着实没有料到邢将军的名头是如此好用。

  此时此刻,邢道荣膨胀的不得了,原来连关平都听说过我不下吕布之勇的名号。

  “等等,公子,不用追击,今日且饶他一命。”邢道荣勒住缰绳喊了一声。

  “邢将军,如此大好机会,岂能不追,也好有所斩获,振我军威!”

  刘贤满脸的兴奋之色,着实没有料到刘备的人就让如此孱弱,关平更是胆小如鼠。

  简直是给他爹丢脸!

  “公子,一个小小的关平算得了什么!”邢道荣举着他那把梨花开山斧嚷道:“待到刘备前来,我定为公子擒下他,若是我等追击打草惊蛇,拿下关平,刘备他若是不敢来了,我们的谋划岂不是落空了,还怎么向主公请功?”

  邢道荣得意洋洋的分析一番,连关羽之子听到我的大名都吓得不敢交战,落荒而逃,就算关羽来了,那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

  刘贤眨了眨眼睛,随即大笑道:“若不是邢将军的提醒,我险些误了我们的大事,对,关平乃是小鱼小虾,随他去吧,刘备才是大鱼,我们静等大鱼上钩。”

  “哈哈哈,公子我等且回去饮酒,也为主公报喜,顺便等着刘备大军前来,到时候一齐收拾了他们。”

  “对对对,必须得给父亲报喜。”

  一群败兵拐过丘陵,关平则是勒住缰绳,等着邢道荣追击而来。

  不引蛇出洞,还怎么击溃他的人马,占据他的营寨?

  丘陵两侧埋了伏兵,专门等邢道荣来的。

  正在丘陵一侧埋伏的糜威瞧见关平骑马跑过去之后,便小心翼翼的望着来路的追兵。

  等了一会,才发现没人来!

  关平坐在草地上休息,半天都没见响箭的信号。

  怎么回事?

  难不成被自己寄予厚望的老邢,这都没追上来?

  “派人去打探打探,邢道荣是在半路上摔死了,还是掉沟子里了,慢悠悠的走呢!”

  关平终究是沉不住气,派人哨骑前往查看。

  糜威也是埋伏不住了,直接跑下山来,瞪着眼睛道:“平哥,难不成这个邢道荣真的是个万人敌,他识破了你的计策,没上当?”

  关平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老邢他的段位这么高,骄兵之计没起到作用?”

  “报,少将军,敌军并未追赶,反倒是回营歇息了。”

  一听到哨骑的回答,关平糜威二人相互瞧了瞧。

  真没上当!

  “难不成这个‘万人敌邢道荣’真的有点道行?”关平满脸的不可置信,是自己小瞧他了?

  “平哥,难不成我们今夜不能睡在营寨里了?”糜威也是没有料到这个邢道荣竟然还有点脑子。

  “谁说的,日落之前必须得夺了他们的营寨,要不然咱们就要被看笑话了。”

  关平走来走去,回想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糜威也是在想,平哥他连曹操都能骗,怎么到了零陵郡连一个莽汉都骗不得了。

  “平哥,你到底怎么跟他说的?”

  “我就吹捧了他几句,然后转身就跑。”

  “没打?”

  “我还不会假打呢。”关平伸手握着剑柄道:“我怕几刀下去砍死他,到时候强攻营寨,损伤不小,所以吹捧他几句转身就跑,想要引蛇出洞。”

  糜威也在一旁仔细分析:“是个正常人都得追一追啊,多好的机会,他怎么如此不会把握机会!”

  “我也觉得纳闷呢!是不是我演的有些过猛,露出了马脚?”关平继续回想当时的细节,到底是哪里出现了纰漏。

  这事情不对头!

  糜威瞥了一眼平哥,还是第一次见到平哥他栽了跟头呢!

  难不成不是平哥的缘由,是那邢道荣傻?

  “平哥,是不是这个邢道荣他没有猜透到你的真实意思?”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吹捧了他几句,让他找不到东南西北,反倒觉得你关平是个小人物,不值得他追击?”

  关平瞪大了眼睛。

  不值得追击?

  要真是这样,邢道荣这种人真是最好的送死探路的工具,随便被人忽悠两句,就飘飘欲然了!

  这要是颁给他一朵小红花,他是不是他娘的敢打江陵城?

  关平实在没有料到自己给人戴高帽,竟然会有如此的威力?

  方才关平用的是骄兵之计,难不成给邢道荣吹的他膨胀了!

  不会是吹过头了吧?

  关平想了想回过神来,要是真往这方面向,那自己还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毕竟这之前都关平一直玩高段位的,而且对手还是曹操周瑜诸葛亮等人。

  猛地遇到了邢道荣这个低段位的憨憨,稍微用心一点的计策不管用了。

  他没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想不到你给他的提示?

  就好比你经常打是王者段位,后来冷不丁来局青铜局,你预判了他的走位,可他用实力告诉你,他就是个瓜皮,青铜没得走位,你预判的不对。

  做出此等人类迷惑行为,他还会跟你讲什么道理?

  省省吧!

  关平骑上马,笑了笑:“我今天还就要会会这个零陵第一猛将邢道荣了,就不信他还不上当。”

  “平哥,要不我跟你去?”

  “走,正好瞧瞧热闹去,否则安排的手段都用不少了。”

  泉陵县县城的城墙上,零陵太守刘度扶着土黄色的城墙,望穿秋水,只见一骑飞快的赶来。

  “战况如何?”刘度见到是自家的士卒,大声喊道。

  负羽士卒策马停在吊桥前,也不进去,大声嚷道:“启禀主公,敌将关平听闻邢将军大名,吓得立刻落荒而逃,邢将军斩获数面牙旗。”

  “落荒而逃,斩获数面牙旗。”刘度脸上的光芒立刻起来了,大声嚷道:“回去告诉邢将军,吾必重赏之。”

  “喏!”

  负羽骑士转身打马而走。

  零陵太守刘度遂转身下了城墙,大冬天的在高处吹风,总归也是不好的。

  一旁的从事张耀却是摇摇头,关平乃是关云长之子,在赤壁鏖战时,表现不俗,听闻借助内应给曹操献上铁索连环之策,这才让周瑜一把火把曹军烧得干干净净,片甲不留。

  其人有勇有谋,怎么会听到一个屠户的名字,连交手都不敢与之交手,转身就跑呢,其中一定有诈。

  兴许用不了太久,日后之前,便会再有消息传来。

  依山傍水的下寨,中军大帐内。

  刘度与邢道荣坐在一起,酒瓮先摆上了。

  “邢将军,我敬你一杯,今日如此轻轻松松就吓跑了关平,关平是谁啊,当世名将关羽的儿子,邢将军今日当真是大涨我军军威。”

  “哈哈哈哈。”

  邢道荣感觉自小长这么大,还从未有过像今日这般开心的呢!

  “公子过奖了。”邢道荣放下酒樽,打了个饱嗝道:“不是俺老邢吹,世上能接得住俺三招的人,世上少有。”

  “哈哈哈,且痛饮此杯。”

  刘贤更是举起杯子,大声喊道。

  “启禀公子,将军,关平又带人来挑战了。”

  正在喝酒的二人,不约而同的把手里的酒樽放下,大声嚷道:“你是说刘备、不是,关平如今又在营寨外叫嚷,公子稍带,看我出营擒他回来。”

  “好,那我就静候佳音了,且为邢将军温酒。”刘贤并未跟随,实在是以关平的表现,在万人敌邢道荣面前变更表就不值一提。

  “哈哈哈哈。”邢道荣的笑声震的帐篷都有了些许起伏。

  以前有关羽他温酒斩华雄,今日就让你好好看看俺老邢温酒斩关平。

  听到这话,刘贤简直笑的嘴都要裂开了。

  养兵千日,终于在今天用到了。

  “来人,披甲。”

  邢道荣猛地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随即伸手双手,差人给他穿上甲胄。

  零陵军的营寨外,二人策马望着搭建好的营寨发笑。

  “平哥,你说这次邢道荣他能不能追我们?”糜威手里拿着长枪道:“一会看我会会他。”

  邢道荣全副武装的带着人策马出了营寨,大喝道:“关平,我放你一条生路,你怎么还敢前来?莫不是以为我手中的大斧,不利否?”

  “邢道荣,你莫要猖狂,虽然你有万人不挡之勇,但我今日找来了帮手,你且受死吧。”

  “哈哈哈,无名鼠辈,也敢在我面前猖狂,看斧!”

  “糜少,跟他打几回合试试底,最好把他们引出来,方便我们夺寨。”

  “瞧好吧,诈败我才是最在行的。”糜威说完之后立刻拍马挺枪上前,与邢道荣战在一块。

  别说,糜威的枪,倒是能化解邢道荣重斧的技巧。

  “啊,邢道荣果然有万人之勇,我敌不过。”糜威佯装手臂脱力,急忙打马而走。

  “哈哈哈,小贼休走。”邢道荣大声吼道:“我要你的命。”

  他还想上演一出温酒斩敌将呢,哪肯就此放糜威离去。

  关平这才挑拨马头,往预订好的埋伏圈跑去。

  妹妹的,怎么就这次糜威诈败,他就跟上来了呢!

  果然青铜选手的心思你别猜,一般人猜不到他的迷惑行为,到底会什么时间出来。

  小风一吹,邢道荣的酒劲更是上头,大声呼喝,让手底下的士卒快点跟上,不许跑了。

  方才好心放他们离去,可竟然不知道珍惜,那这次定然不能让他们跑了。

  温酒斩华雄,还等着自己呢。

  此时刘度听到手底下的汇报,说邢道荣已经率领大军追击了。

  刘贤放下酒樽,倒是有些不乐意,方才我主张追击他阻拦,如今他自己出去,却要率兵追击!

  难不成是怕我抢了他的功劳?

  拐过了山脚,关平勒住缰绳。

  邢道荣根本就不管不顾,带着大批人马赶到埋伏地点。

  山顶上关字大旗一举。

  顿时两侧射出不少箭矢,扔下许多石头,阻挡追击士卒的退路。

  “将军,我们中埋伏了!”

  邢道荣的亲卫大声喊了一句。

  而此时,关平等人正在等着几轮箭雨的洗礼,他们好顺势追击,争取能进入营寨,把他们赶出去。

  邢道荣酒劲散了大半,大吼道:“好你个奸诈的小子,关平,有本事你出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看爷爷我不把你削于马下。”

  “杀!”

  关平策马从山脚边跑了出来。

  三面夹击,让不少士卒乱了手脚,可邢道荣不退反喜,大声嚷道:“关平,这都是你自找的,看斧!”

  两人错马而过。

  关平才没空管他,也就是稍微有些力气的莽人罢了。

  现在最要紧的是驱逐败军,占据他们的营寨。

  “关平勿走。”邢道荣大声嚷道。

  “贼子,你的对手是我!”糜威大喊一声,与邢道荣缠斗在一起。

  “公子,我军中了埋伏了。”送信的小卒跪在地上大声道:“邢将军正在苦苦支撑,还望公子能够及时发兵支援邢将军。”

  “什么?”刘度一下子就把酒樽扔到了地上。

  “公子,那关平自觉地打不过邢将军,所以才会使了计策,算计邢将军,如今邢将军还在苦苦与敌军厮杀,手下士卒不多,还望公子速速发兵。”

  “好。”

  刘度把铁胄戴在头上,大声嚷道:“所有人随我出兵,营救邢将军,斩杀关平!”

  剩余士卒全都出了营寨,就剩下一些正在做饭的辅兵。

  反正此地就离零陵郡三十里地,征召民夫,也没什么可以征召的,做饭这种事,辅兵也能干!

  刘度骑马带着一帮士卒乌拉拉跑出营寨,周鲂摘下铁胄,面带笑意。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323/5179619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