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长坂坡开始(秋来2) > 第0231章 大破蛮兵,射杀先锋大将(求订阅求月票)

第0231章 大破蛮兵,射杀先锋大将(求订阅求月票)


  “杀!”

  余得水两耳听得身侧袍泽的大喊,也是急忙附和大嚷一声,同时双臂用力的往前刺去。

  矛头入肉的噗呲声。

  蛮兵惨叫声。

  耳边大喝喊杀声,全都充斥着余得水的神经,让他的双手微微颤抖,可身后传来的声音依旧是波澜不惊的前进,杀!

  矛是直刺与扎挑的长柄格斗武器。

  长柄矛是大汉制式武器,也是益阳县库存当中最多的武器,当初刘表支援黄祖就是派出了整整五千长矛兵。

  前有长坂坡张三爷瞋目横矛拒曹。

  后有高亭丁奉跨马持矛以拒大魏追兵!

  长矛兵,往前刺,往外拔,往前刺!

  顺畅的让余得水根本就停不下来。

  “第一排后退,第二排上前。”

  新卒余得水终于撤到最后一排,松口气感觉自己一辈子的力气都用在了前面。

  等到矛林继续前进的时候,他才有机会仔细瞧瞧被自己杀死倒地的蛮兵士卒的尸体,瞪大眼睛,伤口还在流血。

  踏踏踏向前的脚步声,让五溪蛮兵乱成一团,不断的后退。

  五溪蛮人的先锋大将盘自能身中数箭而死,几波箭雨下去,蛮兵死伤惨重,在加上行进中的长矛阵,蛮兵想要上前反抗,手里拿着的刀都够不到汉军的身前。

  城中的喊杀声几乎都停下来了。

  差不多千余名蛮兵涌进城中,在这条长长的街道上已经死伤了几百人,剩下的蛮兵面对长矛阵,见毫无取胜的希望,全都扔掉武器,跪地请降。

  邢道荣早早的下了马,放眼望去,尽是降者,少将军是真的有点强!

  手中不过几百人老卒,就敢把蛮兵放进城中,当真是胆大心细。

  在看看那些新编的士卒,即使身体哆嗦,依旧坚定的往前突刺,就算是呕吐,也全都跑到最后一排才会大吐特吐。

  听闻关云长将军也是擅长编练士卒,当真是虎父无犬子。

  蔡中虽然猜到了关平会取胜,但瞧着眼前血色的战场,依旧有些心惊关平的谋划。

  他根本就没想着要守城,而是把狗放进来,在打!

  此等作战思维,自己当真是想象不到,不愧是算计过曹丞相的男人。

  听闻冠军侯就是那种用兵的天才,即使关平不曾到达冠军侯的高度,但蔡中心中不知怎么就升起一股想法,此子日后必将像其父一样,名耀天下!

  这些五溪蛮人勇猛善战,不是轻易能与之对战的,要不然当初荆州牧刘景升也不会气势汹汹的派人来围剿,结果损兵折将后,不得不改用计策消耗他们。

  可蔡中眼瞅着进入城中的五溪蛮兵如果被老农割收的稻草一般,悉数倒下,甚至关平最后还有意让新编士卒见见血的磨练。

  若是刘备他真的能在荆州站稳脚跟,蔡家在他身上投些本钱也是能赚到的,毕竟曹丞相的校事可一直都未曾联系过自己。

  兴许就死在赤壁之战当中了。

  更何况蔡中回想族弟所言的校事的职权是不是被他夸大了,当时自己六神无主之下,被他给诓回了南岸,从此身在刘营心在曹。

  可是现如今蔡中跟在关平身侧,倒是真的让他觉得关平将来定能建功立业,那自己是不是也要转变思维。

  京官可不如县官,在荆州这地界谁说了算,蔡家就该辅佐谁!

  可是自己到底该怎么回到蔡家夺权呢?

  蔡中自从被关平算计的死死之后,心智便一直消沉个不停。

  当蔡中听到关羽放过曹操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甚至觉得是关平怂恿的。

  可现如今看来,关平他不大可能是曹丞相的校事,那他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个校事的暗号?

  莫不是有校事暗中投靠了刘皇叔,所以关平才会知道?

  蔡中看见关平,见他已经收剑,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在命令士卒把这些降卒全都绑起来。

  当啷一声。

  刘家家主手中上好的湘阴县出品的青瓷掉在地上,摔的稀碎,失声问道:

  “你在说一遍,谁输了?”

  “回主人,是蛮兵输了。”

  “几千蛮兵被五百人给打败了?而是还是突进城中被打败了?”

  这也是让刘捷猛地想到,难不成张家还找了其他人作为内应?

  刘家管事心有余悸的道:“我亲眼瞧见了,街上血流成河,那些五溪蛮兵如同切瓜砍菜一般,全都被关平给杀了,剩下投降的也给捆起来了。”

  刘捷心中大惊,是五溪蛮兵他不猛了?

  还是少将军关平猛地的一批?

  要知道当初长沙太守张羡带领大家反叛刘表的时候,五溪蛮兵作战勇猛,杀退了刘表的数次平叛大军。

  刘捷本想着关平守城陷入胶着的时候,在带着自己的家兵前去帮忙守城,寻机打开城门,在放走关平。

  刘家在张家那里得了好处,又能在刘皇叔这里刷刷好感,一石二鸟,计划通。

  可刘捷听到自家管事速说这个消息,五溪蛮兵进城后,就如同切瓜砍菜一般全都被关平给砍了,那可是五百人对战数千人啊!

  至于另外一曲新编士卒根本就没有被刘捷估算在内,他们都是新兵,能有什么战斗力?

  他们站在城墙上大声呐喊助威,不吓尿了就已经算是胆子大。

  “主人,我等还要不要?”

  “你疯了!还是我傻了!”

  “是我被吓傻了。”

  管事急忙低头跪在地上,似关平此等猛人,实在是常人难以理解。

  刘捷大吼之后,随即无力的坐在矮榻上,因为关平的战斗力太强,结果自己的一切谋划都已成空。

  这下子可该如何抉择了?

  关平命令新卒收缴五溪蛮人的武器,顺便拔出他们身上的箭矢。

  “少将军,此谋当真是让我老邢佩服的五体投地!”邢道荣那胖脸隔着老远就开始大喊。

  关平也不搭理他这茬,做了几下扩胸运动,松了松筋骨,望着麾下士卒打扫战场:“蛮兵大将的脑袋可是令人砍了?”

  “少将军,尽管放心,已经砍了!”邢道荣当真是心服口服了,当初自己也是被少将军这般用计策给打败了。

  可自己打不过少将军,便投入少将军的麾下,在看着少将军用计干掉这些蛮兵,邢道荣心里说不出来的一股舒畅感。

  刘敏也是跑过来附在关平耳边小声说了几声,益阳县中潜藏起来的“水军”依旧在监视着这些人。

  城外的蛮将蓝光光捏着大斧,一直听见城里的杀声,直到此时已经完全停了,并且停了许久。

  战事到底进行的如何了?

  就在此时,吊桥的绳索再次下降,益阳县城门打开。

  一群被绳子传在一起的自家族人拖着死去的或者着是受伤的族人在汉军的“护送”下,慢悠悠的走出来。

  这一幕让五溪蛮兵看的极其震撼。

  关平骑马持刀混在队伍之中,瞧着城外蛮兵的反应。

  蛮兵的尸体被放下,被系在绳子上的蛮兵垂头丧气,跪在地上。

  余得水与其余三十个会说蛮语的士卒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努力告诉自己不要怕,绝不能哆嗦,堕了少将军的威名!

  邢道荣策马上前喊道:“尔等蛮人听着,荆州从此以后由我家主公刘备刘玄德说了算!

  我家主公爱民如子,不会滥杀百姓,可尔等蛮兵竟敢侵吾城池,自要杀了汝等乱贼!”

  待到士卒传声之后,邢道荣又大喊道:

  “益阳县乃是长沙郡治下,如今长沙郡太守乃是关平关定国,今日汝等无故犯吾境,虽饶尔等性命,可定要给尔等一个教训。”

  蓝光光听到这话,瞪大眼睛,难不成是要当场砍掉俘虏?

  “插!”

  邢道荣一挥手,数百被俘的蛮兵小腿都被长矛插了一下,伤口有深有浅,一帮新兵可控制不好力道。

  没来得及进城的五溪蛮兵早就被送出来的尸体以及俘虏吓住了,却没想到还有这一出。

  益阳城外惨叫连连。

  啪嗒。

  先锋大将盘自能的头颅被扔到两军阵前,更是让蓝光光心惊个不停!

  可面上却只能强装镇定,要是自己一跑,汉军定然会乘胜追击,说不定剩下的族人也会折在这里。

  “盘自能首级在此。”

  余得水等人用蛮语大声吼道,告知这些五溪蛮人,少将军说大多数五溪蛮是听不懂中原话的。

  仅有一些跟汉人打交道的渠帅能够听懂,为了避免五溪蛮兵被他们的将领哄骗,遂少将军才会找他们来当翻译的。

  由此可见,爷爷说的没错,少将军关平年岁不大就有如此智谋,将来必定会成大器,跟着他干准没错。

  “盘自能都死了!”

  “真的是渠帅盘自能的脑袋。”

  未曾进城的五溪蛮兵议论纷纷,本以为擅长打架的渠帅盘自能会逃脱,结果竟然被汉军给斩了。

  这下子士气更是低落。

  蓝光光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实在是没有料到连盘自能都折损在这城墙一推便倒的益阳县了。

  城中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五百汉军士卒?

  直到此时,关平才策马上前,大声嚷道:

  “尔等若是赔礼道歉,你我两家便也能和平相处,到时候大家可以一起塞龙舟,吃粽子,纪念三闾大夫!

  若是尔等再敢无故犯境,那就不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后果自负!”

  关平说完之后,也不等蛮将回话,便策马进城,不给他们放狠话的机会,只留下一地死尸以及满地伤兵让他们去照顾。

  伤兵可是要比死人更难处理,一个伤兵至少需要三五个正常人照顾,尤其是伤了腿的士卒。

  蛮将蓝光光听到对面那个少年将领的话,又听到其麾下士卒用族语复述了一遍,当即让残存的五溪蛮人变得面面相觑。

  汉军当真是不好打了!

  先锋军受挫,死伤过半,连先锋大将都死了,这可如何是好?

  蓝光光面色纠结,早知道就该听从大哥沙摩柯的话,不跟着来了,否则自己也不会落得战败的名头。

  为今之计,只要先把受伤的族人安置好,等着大军前来。

  益阳县城内,升起了炊烟,士卒开始做饭,每个人脸上带着笑容,此次伏击战,当真是没有折损几个人。

  当五溪蛮兵争先涌进城中的时候就已经落入了关平的算计。

  少将军有令,打了胜仗,尽管放开肚子吃,待到援军来了之后,击退五溪蛮兵,在举行酒宴。

  就算没有肉,能放开了吃,那也足以让一帮士卒心生欢喜。

  关平坐在城墙后面,瞧着城外蛮兵在搬运尸体。

  饭食相对简单,只有蒸熟的稻米跟大酱作为调料,就这种没有油水没有菜的饭食,关平证实了,人一顿饭当真可以吃一斤往上。

  一名士卒的每顿大概是七八升的稻米供应量。

  邓艾建议在两淮屯田的时候,说六七年就可囤积三千万斛粮草,可供应十万之众五年食也!

  则一名士卒每年要供应他吃六十斛,每月则是五斛,每天则是一斗零六升。

  当然这是按照未曾去皮的稻谷估算的,而一斤稻米能产出的大米在五六两。

  正常士卒每顿饭的供应在八升左右,如果去皮,会比八升要少。

  诸葛亮第五次北伐的时候,司马懿听闻诸葛亮每顿饭只吃三四升,便断定诸葛亮长此下去,劳累过度,又吃得少,必定命不久矣。

  在大汉,你每餐吃得少,就足以判定你要死了。

  刘敏同样拿着大碗,颇为欢喜,当初赤壁之战发生时,虽然已经投奔了刘皇叔,可当真是因为年纪不大,没有被派上战船。

  可今日却不同,用弓弩射杀蛮兵的时候,他也真正的参与其中,对于亲自打了胜仗,心中兴奋个不停。

  “少将军,此举不仅打击了蛮兵的军心,还让未曾到来的蛮兵,能看见那些尸体以及他们受伤的族人!

  他们军中定会有人散播消息,如此一来,于军心不稳,于我们可是异常有利,少将军这招当真是高明!”刘敏往嘴里扒了一口米饭。

  “蛮兵并未把我们放在眼中,故而用了骄兵之计。”关平打了个饱嗝笑了笑:

  “那就看蛮王如何应对了,若当真是有头脑的人,会利用此次事件制造矛盾,激发斗志,若是想不到这点,那咱们的赢面会更大!

  不过云亭还是要多吃饱一些,万一我会选择弃城而逃,可就没有釜薪做饭了!”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66323/5141131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