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首席大佬(柒条鱼尾巴) > 第29章 黑暗暴力28

第29章 黑暗暴力28

  工人抡着锤子劈里砰隆砸墙。

  半下午打通一堵墙,工人忙着运墙块的时候,送家具的人上门了。

  胡颜宁坐在休息室瞅着工人安装高低床,瞟一眼主卧,犹豫半天,找到锦离:“叶太太,为了保护叶先生的隐私,我建议中间挂一道帘子。”

  锦离大手一挥,浑不在意道:“不用,我老公喜欢看着人睡觉,你是女生,晚上睡客房去吧。”

  严倾川:...…

  胡颜宁:...…

  一天时间,叶太太一次又一次刷新了她对有钱人的看法。

  叶先生啥怪癖啊,喜欢看着陌生人睡觉。

  你真的了解你先生吗?

  问过他的意思吗?

  “叶太太,工程完事了,帮我们结下账。”一名工人走到她面前拘谨道。

  “都过来。”锦离把工人招呼到走廊,数了一叠钞票递过去,问道:“你们中有谁会斗地主打麻将?会的举个手。”

  工人们面面相觑,一时没整明白她啥意思。

  锦离解释道:“我老公身体不大好,不能出门,家里太冷清,他心情越来越糟糕,我想聘请你们在我家玩,热热闹闹玩,啥活不用干,24小时制,包吃包住,一天500。”

  真的假的??工人们大涨见识,世上居然有这等美差事,

  好不真实哦,不会是在玩我们吧。

  看他们一脸不信,锦离说道:“预付工资。”

  “我会,我会...”一听先付钱,工人争先恐后报名。

  500块一天,打麻将,斗地主谁还不会啊,他们平常午休的时候经常在工地上玩,不会看也看会了。

  三十几名工人全留了下来,锦离看人有点多,棋牌室装不下,分配了一部分人到影院厅,K歌房。

  就一个要求,换班玩,值夜班玩。

  时时刻刻让家里充满人气味。

  “李婶,请几个大厨回来。”锦离一边往棋牌室走,一边吩咐李玉兰。

  胡颜宁望着锦离的背影,心里浮现怪异感,恐怕这个家里需要人陪,喜欢热闹的不是叶先生,而是叶太太。

  夜幕降临,锦离困得不行,眼皮在打架。

  昨晚,一夜未睡。

  白天精神紧绷,脑汁都快烧干了,也没琢磨出主意。

  玩玩游戏放松放松,不然撑不住了。

  午夜十二点。

  工人换了一批,精神抖擞跟锦离斗地主。

  锦离努力睁大眼盯着手里的牌,却发觉反应愈渐迟钝,脑子都有点不灵光的感觉。

  忽然,视线不远处出现一道黑白格子的门,大门敞开,门外青草如茵,繁花似锦。

  门外的世界宁静祥和,暖洋洋的阳光斜射投在锦离身上。

  锦离眨了眨困乏酸涩的眼睛,抵挡汹涌而来的困意,猛地抽刀,割向自己的喉咙。

  她看见鲜血喷溅在嫩绿的草地上,视野里的景象遽然褪去。

  光流弥散。

  门消失了。

  割喉并不是一种好的体验,异象隐没,摸摸完好无损的脖颈,锦离冷冷垂目,怔怔盯着手里的匕首。

  不睡觉也可以?

  B级大佬不得了啊,技能型人才。

  工人眼里,锦离突然从背后抽出一把刀,持刀比划脖子。

  两位工人目瞪口呆,当时就震惊了。

  我去,玩不过拔刀?

  至于吗……

  玩牌还是玩命啊!

  特别是刚刚炸了锦离牌的那位工人,小心翼翼瞅她脸色,捡起四个3,嗫喏道:“那啥,叶太太,我不炸了,您,您出牌吧。”

  锦离抬头,眸子里的冷气尚未退尽:“炸,该炸就炸!”

  工人:....我不!

  吓死人了,工人险些哇得一声哭出来。

  这世道,钱果然不好挣啊!

  “炸!”锦离拉开外套,往身上拍了一张固魂符,拉上拉链平静道。

  工人:....炸还是不炸,好纠结。

  工人内心十分丰富,斗个地主叶太太,刀啊,道符都使出来了,真炸了会不会翻脸,一刀戳过来,给我下道诅咒什么的。

  固魂符融入体内,清凉气息流窜全身,躁动不安的魂体逐步稳固。

  身体舒适度渐高,锦离脸色又冷了几分,刚才的阳光有古怪。

  眼皮越来越沉重,无边的困倦席卷着精神意志。

  锦离实想不管不顾倒头睡一觉。

  然而,眼前的局面,打死不能睡。

  精神浑浑沉沉,恍惚间,周遭环境再度变化。

  置身于冰天雪地,当锦离发现手腕上还有插在腰间的武器不翼而飞时,嗷嗷狂叫。

  立马拍张固魂符,疯狂奔跑起来,零下三四十度,身体瞬间结了一层冰霜。

  灵魂似冰冻,奔跑中锦离听见薄冰咔嚓咔嚓碎裂的声音。

  这次,她失去了自爆的机会,冰雪覆盖的世界一根根藤蔓豁然破冰生长,手指粗细的藤蔓绞缠脚踝,手腕,拖拽着她身体滑行在干净剔透的冰面上。

  仰面望天空,锦离忍受着摩擦带来的剧痛,感受僵硬不已的身体,有些郁郁不欢,咬舌自尽也成了一种奢望。

  本来,锦离为自己设计了七八种自杀方式,终究魔高一丈,无计可施。

  转眼间,冰凉的世界,空间扭曲,冰天雪地凹现一角异度空间。

  一只修长冰冷的手无限拉长,游刃有余扼紧她咽喉,缓慢拉扯着她的身体,魂体逐渐与委托人的身体剥离开来。

  一寸一寸撕扯。

  不断撕扯,皮与肉,骨与血在分离。

  顿时,锦离脸色变得煞白,钻心刺骨的疼痛模糊了意志。

  强制剥离。

  真特么疼啊!!!

  锦离怅然若失,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她与B级大佬之间的距离,是她目前无法逾越的沟壑。

  B级大老如同一座高耸垂直山体,屹立在她小小身躯面前,藐眼看她挣扎。

  意志即将溃不成军,脑海里忽然飘出公式化的标准音:【检测到魂体大面积受损,是否提取能量进行攻击】

  锦离一度以为出现了幻觉,惯性思维里,具象幻境阻隔了系统,尾戒亦然。

  意料之外,尾戒进入幻境竟然不受任何阻扰限制。

  认知里,锦离一直以为绿值强化身体,不曾想居然可以转化为攻击能量。

  认知局限了想象。

  不含一丝情绪的声音,锦离听来不亚于天籁之音。

  “全部提取,攻击。”

  【攻击程序启动】

  绿值倾空。

  洁白天地间,一缕绿光自锦离小拇指光速流淌,狂流的绿光以势不可挡之姿直击那只为非作歹的手掌。

  只见浮光掠影,绿光穿透手臂,穿过异度空间。

  锦离恍闻空间另一端传来一声惨叫声。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2883/474720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