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归魔记(魔头不是仙) > 第六章:生活

第六章:生活

  
莽莽群山之间,血灵宗山门所在。
围绕着内宗百里山脉最外围的山脚处,有着七处地势低沉平缓的盆地。而每一个盆地与山脚相连接的地带,便坐落着稀稀拉拉百来间破旧的石屋。
那便是血灵宗的七处杂役弟子区域。
相同的是,这百来间石屋所形成的石屋区,都被内宗山脉里升腾的淡薄雾气所笼罩着。若是此时是在白天,天色明朗,从高空俯瞰而去。便能发现,这七处石屋区,就仿佛趴伏群山之中的庞然大物所伸出来的七个触角。
至于盆地的另一侧,除了生长着可以果腹的山果林,便是那些凡人奴隶的杂居区域所在了。
而离开盆地,再往外延伸一两个用作警戒的山头,便是宗门的界域边缘,也是传说中隐入地底的护宗大阵的位置。
每个石屋区内生活的弟子人数不一,多则三百,少则一百不到。七个区域加起来,也就是说整个血灵宗的杂役弟子人数总和,也不过是堪堪千人。
而王冬所在位于东南方向的石屋区,这百间石屋内,就住下了一百八十几名新老杂役弟子,算是人数较多的区域了。
只不过新来的弟子大都三人才分到一间石屋,因为那些先入门的老杂役弟子们,仗着修为高实力强,都是单人独占。譬如他所在的石屋之中,就还睡着另外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不同的杂役弟子区域,所面对的山脉也不相同。因此每个区域的杂役弟子们,每天需要付出的劳动对象,也不尽相同。
例如生活在正北方的杂役弟子,每天的任务,便是喂养宗门圈养的妖兽,繁杂而危险。再例如王冬所在东南方的杂役弟子们,每天的任务,则是同那些凡人奴隶一起,开采一种叫做“麒麟石”的矿石。
当他光着膀子假装洗漱完毕,从小溪边返回石屋的时候,破旧的窗户外适时传来几声悠长的公鸡啼鸣。几缕斜斜的阳光带着早起的清风,漏了进来,将屋内原本浑浊的空气一扫而光。
站在草榻前,王冬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而后熟练地穿戴好杂役长袍。屋内另外两人也相继起床,三人互相打了个招呼,而后一同汇进屋外长长的杂役弟子队伍里,朝着矿山前进。
矿山山脉离着外宗所在的山脚,有着近二十里的脚程。好在除了新来的,其他老杂役弟子们大都经过灵力的滋补,尽管平均在二十岁左右,且有不少十四五岁或是更小的少年,但也是身强体壮不输成年壮汉。
再加上一旁还有监工管事们的催促。因此二十里的路程看似遥远,也就是半个时辰的急行军,便到了。
山脉之上怪石嶙峋,多石少土,树木更是不见几根。而且经过几代人的挖掘,整个南面的山腹已经空了老大的一片。王冬三人在山脚领了工具,轻车熟路地走进光线昏暗的山腹之内。
一时之间,那被挖空的小半山腹,仿佛一个巨大的怪兽张开的大嘴,将血灵宗近百名大大小小的杂役弟子,一口气给吞了下去。
当王冬四人抵达昨天的挖掘地点的时候,已经有很多衣不蔽体的凡人杂役在周围劳作了许久。看着他们麻木的神情,行尸走肉般的动作,王冬心中一叹。
这是魔道宗门的惯例,不仅仅是弱小的血灵宗这般。就连许多正道宗门,无知凡人口中的神仙所在,也是如此。盖因为凡俗之人在修仙者的眼中,就如同山间的走兽,地上的蝼蚁。
这也是因为王冬此时的少年心性影响,不然在五百年后的王老魔眼里,可没有这般“毫无必要”的同情。
“接着昨天的来!照例每人百斤,不达标不许休息!”这几天来一直带领他们的青年杂役弟子依旧语气冷漠,说完也不管他们,自顾自的对着石壁挥舞起手里的凿具。
王冬三人闻言互相看了一眼,却是谁也没有说话,跟着行动起来。
魔门之中,讲究弱肉强食,没有半点温情可言。从那入门考核的百人厮杀之中,就可见一斑。
麒麟石壁非常坚硬,开矿的杂役弟子们手中的工具也称得上坚韧耐用。
凿具的长柄是硬木的,上面刻了一条条简易的纹路。纹路直入两头尖,中间相嵌的铁凿,将木头与钢铁联成一体。身怀灵力的杂役弟子们,自握柄的掌心输入一丝丝灵力,整个凿具上的纹路便会散发出一种黯淡的金属光泽。
有了灵力加持的凿具,便会变得更加锋利与坚韧。再配合使用者一身蛮力,开山裂石不在话下。
只不过要时时刻刻运用灵力,不然光凭他们本身的力气,想要在石壁上凿一条裂缝,却是要花费不少的时间。一天百斤的任务,根本就无法完成。
因此,在此时的王冬看来,这也是一种变相的锻炼。
此前没有开脉时,只是单纯的体力劳动,锻炼自己干瘦单薄的体魄。如今身俱灵力,虽然不多,且体内灵力碍于资质增长也有限,但长此以往,灵力恢复的速度却是加快了不少。
他也就颇为有些甘之若饴了。
叮叮哐哐一通嘈杂,矿山外的太阳慢慢踱着步子,走到山顶,又走到了另一边的山脚。
那些凡人奴隶其间还需要停下来休息和进食,有了小清丹作为依撑的杂役弟子们,则没有这种便利,只能敲上一整个白天。不过他们毕竟属于“弟子”行列,也不会面对动辄打杀的风险。
小清丹这种低阶修士必备的下品丹药,能支持一个凝脉境修士十来天的身体所需,是修真界常见的低阶丹药之一。毕竟想要做到辟谷,依靠天地灵气就能生存,那得等到筑基境,开出仙人窍才行。
这一天下来,还没到头,路过王冬四人,被抬出去的奴隶尸体,就有十具之多。
矿山背后有个小山谷,山谷里堆满了奴役的累累尸骸。那里也是那十来具新鲜尸体的去处。且听老弟子们流言,那处山谷每每将要堆满,便会被某个管事一把魔火烧个干净。因此那山谷之中若有冤魂,恐怕不下万道!
地上的石块渐有百来块,每块大小仿佛,约莫一斤左右的重量。堪堪满足了今天的任务。
这颇为整齐的石块,不是王冬掌控有多厉害,而是手中凿具的特殊使然。
说来这便是他们手中凿具的另一个特性,因其加持了血灵宗禁制因其加持了血灵宗禁制,即那些能够流通灵力的纹路的缘故。这些禁制使得凿具既除了变得不易损坏,还能做到无论多大力气,每一次凿下来的石块,都在一斤左右。
这样既方便杂役们计数,也方便宗门之内炼器的长老使用,大大减少二次加工的工作量。可谓是别出心裁,一举两得。
穷则思变,财力不足的血灵宗,在禁制的运用上,确实有些让人称道的地方。能以一介弱小的魔门,延续百年,的确不是表面那般简单。
背上凿具,单手提起一个满满当当的竹筐,王冬带着今天的任务目标正要离开山腹,身旁不远处酝酿了好久的江迟终于开了口:
“冬,冬子,你修炼出灵力了?”
语气中颇带诧异,又有些羡慕。
闻言,另一边早就发现异样的于庭也是羡慕看了过来。他和江迟一样,才挖了七十块不到的石头。按照惯例,他们还要在这昏暗的矿洞里呆上小半夜。
而领着他们开采麒麟石的青年杂役弟子韩九龄看向王冬的目光里,倒显得颇为嫉妒。只不过他年龄更长涉世更深,显得比较圆滑,眼中的嫉妒只是一闪而逝,没有让几个少年察觉出来。
不待王冬承认,他便抢先开口,语气里充满了说教的味道:“很不错,开脉不慢!不过不要懈怠,记得勤加修炼,多凝出几条经脉,也能多开些矿石!”
点了点头,王冬也没有多余的表示,自顾转身走向洞口处的监工管事。
“哼!”
血灵宗同门之间冷淡是正常,热情才是奇事。江迟和于庭倒是没有多想,只是韩九龄却有些不满他冷淡的态度,冷哼了一声,而后自顾沉默在黯淡的火光里,心中恶意大起。
王冬懒得理会身后不怀好意的韩九龄,提着装满百块顽石的大竹筐,颇为轻松地来到洞口的左边,轻轻放下石头。
矿山上的建工管事不少,守在洞口处检查任务的便有左右两位。左边那名留着黑色长胡子的中年管事扫了几眼,确认无误,便朝他点了点头。
得到示意,他复又提起竹筐,将石块堆放到矿洞外的库房之中。
迎着山间的晚霞和晚风,走在回去的路上,王冬一边运行着《血神经》的凝脉境第一层功法,恢复体内干涸的灵力,一边考虑着接下来的时间规划。
每天在矿洞中待的时日少不了,以后不仅要完成每天的任务,还要学那些老生,多开些矿石兑换灵石以供修炼。不然凭借如今的速度,想要开辟第二根经脉,最少也要花上小半个月。
这还是仗着仙品功法的强悍,能无视自己拖后腿的杂品灵根。
而有了灵石和自己脑海里“丰富的经验”,两三颗便能开辟凝脉第一层剩下的九根经脉之一,所需时间仅仅是一夜的静修而已。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2564/352399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