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归魔记(魔头不是仙) > 第三十七章:还恩

第三十七章:还恩

  
符篆上的禁制组成其实十分复杂,哪怕是一张最为低等的黄符,亦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凌晗烟所见的其他擅长此道的散修画一张黄符,需要断断续续大半日了。
就例如王冬刚刚挥笔而就的风道组合符篆,那些灵笔朱砂掺合着灵力勾勒出的复杂线条之中,起先部分则是符篆的根基——储灵禁制的极小部分,而后便是与引风、风刃相对应的风道禁制的极小部分,在之后便是触发禁制的极小部分,最后以万千年来前人研究出来的承载禁制的极小部分将其融成一个完整的回路。
是的,符篆不是一个完整禁制,它是由好几个完整禁制各分出可以联合在一起的千分之一甚至万成分之一所组成的新的整体。
这个整体比一个完整禁制要弱小太多,但其足够适用于凝脉境的修士。且有些强大的符篆,其威力也可改天换地,与那些强悍的禁制阵法一争雌雄!
总而言之,符篆之道,是从阵法禁制之道中演化出来的一个门槛更低的分支。其起源已经不可考,有人说是近古时代举世之力的成果,也有典籍记载是天仙传道的仙人法。
“......不过符篆在如今的修仙界内运用地愈发广泛,且被发扬光大,正是不争的事实。”
王冬一边说着,一边回忆起前世一个以符篆之道闻名于世的老对头,不禁心头一阵冷笑,而后才回过头来看向满眼晕乎乎的凌晗烟。屈指一弹,在其光洁的额头上弹出一朵红印,他这才好整以暇地在对方吃痛的惊呼声中施施然继续说道:
“《朱颜白骨道》只是功法,若你能学些符篆之道的手段,也能多些日后安身立命的本领!也不至于让我这些时日的一番献血,日后给其他人做了嫁衣裳!”
鼓着腮帮子揉了揉额头,凌晗烟美目一转,笑意满满地看向将注意力转回手中灵笔的王冬:“公子这是在担心奴家?”
“要叫主人!”
门外清风拂来,少年青丝微扬临风而立,手中灵笔回钩而起,一张带着些许炽热气息的新符立时完成。
气息内敛,朱砂凝固,他抽出这张新符递到女子手中,温言道:“再去试试!”
凌晗烟乖巧地接了过来,故伎重施,一道赤红色火焰蓦地在院子中绽放开来,炽热迫人,惹得周围的侍从又是一阵坐立不安。
“这火焰符,倒是有八九分低阶法术的威力了!”默默感受了一番,印证自己的制符手段还算熟练,王冬了然地对自己点点头,而后才开始传授凌晗烟具体地勾画法门。
取出一只二阶灵笔递给凌晗烟,两人桌前各摆一张黄符纸,而后一个教一个学,就这么开始勾勒起来。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见聪慧的凌晗烟已经记住了两三种黄符的制作方法,他便不再继续传授,而是命其自行练习。
他收拾好这会功夫画制完成的三十来张功能各异的低阶黄符,又看了眼身旁的女子,只见对方鼻尖不知何时染了道浅浅的朱砂墨,衣袖也少许地沾了些。更惹人注意的是她脚下的地面上,已经躺着十来张黄色的废纸团了。
“公子不许取笑奴家!”凌晗烟似有所觉,突然抬起头来,正好撞见王冬那双墨黑的眸子里出现少见的笑意。心中仿佛突然漏了一拍似的,她慌忙掩下这份突如其来的不适,转而娇嗔地说道。
“你自己慢慢练习吧,勤能补拙!”少年倒是毫无异样,只是淡淡地叮嘱了一声,便转身回了房。
丹道、器道、傀儡之道乃至于符篆之道,都讲究一个孰能生巧和循序渐进。这点却是旁人无法助力的了。
时过正午,巩固了一番修为的王冬又默默在旁指点了几处不当,便索性任其施为,自己则取回空了大半的储物袋,起身朝天材地宝楼三楼走去。
路过幽清的层层庭院,走进内壁环形的一楼,此地依旧是那番热闹繁杂的景象。他没有多做停留,只是随意看了两眼,便抬腿上了楼梯。
路过摆满丹药的二楼,行至三楼的楼梯口,两道壮实的身影适时挡在了王冬的面前。
“三楼重地,非凝脉高阶修士不得入内!”
阻拦的两个汉子身上的灵力气息汹涌澎湃,都有着凝脉六层境的波动。其中一个汉子粗着脖子呵斥,看其模样,大有一言不合就将他擒下扔下楼去的想法。
眼神阴了阴,没有显现出丝毫怒意,王冬抬起温和的笑脸,对两人说道:“孙老在三楼等我,你们确定要阻拦?”
“这?”刚刚那个出声的汉子一阵迟疑,不断与身旁的同伴交换着眼神。良久,他们似乎达成了一致,这才侧身让开道路,瓮声瓮气地说道:“赶紧上去,莫要坏了楼上的东西!”
暗自皱了皱眉头,王冬脚步沉稳地走上了三楼。刚一转过楼梯处的墙角,便看见孤身一人坐在一张八仙桌前怡然品茗的孙掌柜孙元。
“孙掌柜,你们天材地宝楼真是好大的阵势!”王冬上前坐在对面,先声夺人。
白发苍苍的孙掌柜拱了拱手,饱含歉意地说道:“小友见谅,这几日本楼楼主亲临视察,他们也就勤快了些!”
“哦?我还道,这是专门给我的下马威呢!原来是自作多情了!”王冬闻言打了个哈哈,心里头对对方的牵强解释却是半分不信,暗自又是警醒了几分。
今日的孙掌柜似乎显得心不在焉,到没有注意到王冬的隐晦的戒备,而是从怀里拿出一枚玉简,递给他道:
“此简中是老夫能做主交易之物,其后都注有价格。注入灵力贴至眉心即可查看。小兄弟的黑魂丹方作价一万下品灵石,如若同意,那便挑选一二吧!”
一万灵石?
王冬知道对方这算是溢价了,丹方的真实价值不过七八千的样子,这还要算上这是一种全新的丹方。想来是要偿还自己的人情。只不过对方这么急着还人情,恐怕自己近期内有麻烦了。这麻烦,还是他孙掌柜不愿沾惹的。
是在血灵宗惹下的麻烦寻到了这里,还是之前山中的首尾没料理干净?
不,这些对堂堂一个天材地宝楼的镇楼掌柜来说,都不应算是麻烦!
那么,只可能是有人黑魂丹的丹方引来的窥觑,且这窥觑之人,很有可能就是天材地宝楼背后紫阳商盟的高层。所以他孙元不愿招惹,由于心不安,便以这种隐晦的方式补偿一二!
“老奸巨猾”的王冬从上楼来这两三处细微里,便将即将面临的危机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过念及乾坤谷内那处机缘,一向喜好弄险的他也不愿意就这么闻风而逃,于是决定先试探一二,看看自己还有多少缓转的时日。
没有急于求证,而是依言将注入灵力的玉简放在眉心。
嗡的一声,一大片光幕蓦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光幕上是密密麻麻的细小文字,王冬仔细看去,正是一个个可供交易的“商品”名称和后缀价格。
灵药灵草都是凝脉境所需的三品阶段,种类最多价格也不贵:
三品月牙花,二十下品灵石一朵;
三品酒香谷,四十下品灵石一两;
三品霜果,一百下品灵石十颗;
三品焱芯草,三十下品灵石一株;
......
丹药一二品为凡丹,三品及以上才是对修士大有助益的灵丹。这里面大都是三品灵丹,种类也极少,不过末尾竟出现了几种常见的筑基境初期也能服用的四品灵丹:
三品增灵丹,两百下品灵石一瓶;
三品小还丹,两百下品灵石一瓶;
......
四品增灵丹,一千下品灵石一瓶;
四品大还丹,一千下品灵石一瓶;
......
凭借莫大的毅力略过那些自己极度渴求的丹药,王冬飞速地往下寻找起来:
幼兽、符篆、奴隶、法器、灵器......
终于,在看过五花八门的法器之后,终于来到了榜单末尾的灵器。与其他种类繁多相对比,它只有寥寥两种孤悬其上:
五炎阳火炉,低阶炼丹灵器,一万五千下品灵石;
星云舟,低阶飞行灵器,一万一千下品灵石。
“本想多换取些三品增灵丹,以快速增加修为。可如今危机在侧,那处机缘所在的古墓也是不乏危险。这么算起来,再买灵丹,倒是有些不适用了!”
王冬一边粗略地浏览,一边在脑海里默默思索,比较厉害,
“也罢!身上正好还有一千两百出头的下品灵石。尽管是价格更为昂贵的飞行灵器,但也在出宗之时的计划之内!若真有危险需要逃离,它也是一大助力!”
有了决定的他缓缓放下玉简,目光炯炯地看向孙掌柜,缓缓吐气道:“在下再付上一千灵石,劳烦孙老为在下换取星云舟。”
“星云舟?”闻言微微一愣,王冬的这个选择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也没有浪费心思多做思考,而是很快答应了下来。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2564/351240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