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妻蔓蔓路:山主滚滚来(椒玉烟) > 第七十二章 恍然若梦

第七十二章 恍然若梦

  苏蔓荆额头紧蹙,她呆呆的在原地站了半个小时。

  甘华就这么死了,就这么在给她留了一堆谜底,一堆麻烦后就死在了她的面前?

  现在看来甘华在她醒来时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了,他拼死也要赶回来是为了在她面前炫耀,还是只是想着在兄弟俩生活过的地方闭眼?苏蔓荆觉得是后者。

  苏蔓荆向前走了一步,甘华的尸体早已消散,座椅上一根冠翎就那么静静的呆在那,这应该就是戴实交换的那片羽毛吧。

  ……

  苏蔓荆现在才有时间环顾这个洞穴,显而易见这并不是之前甘华最初将她虏来的地方,除了那个寒玉床外这里的装饰更加生活化。

  不过只是令人奇怪的是她还在不远处看到了一面的药材,各种制药的现代工具也应有尽有。一面是中药的物什,一边是各种化学试剂。这两兄弟与其说是道士,不如说都是医学爱好者。

  应该是甘华已灭的缘故,苏蔓荆竟就这样摸索着不知拐了多少个弯出现在了洞口。

  “这里怎么这么眼熟?”苏蔓荆暗自嘀咕。

  哦,她想起来了,这不就是米乐老家和戴实曾今住所的附近吗?

  苏蔓荆全身上下身无分文,后来搭着顺风车千辛万苦才回到了玉器行。

  整个城市还是和之前一样繁荣,街上行人,路边商贩,来往车辆和苏蔓荆记忆中一模一样。她消失的这段时光并没有对这芸芸众生产生分毫的影响。

  除了那紧闭的“玉器行”。

  苏蔓荆试探着敲了敲紧闭的大门,就在她以为店里没人时这扇门终于从两侧被拉开,伴随其中的也包含她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蔓荆,你终于回来了!!”开门的是许久不见的锦葵,再次见到熟悉的面孔,苏蔓荆有一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锦葵给了苏蔓荆一个熊抱,开心之情溢于言表,嘴上说这些担心的话语。

  “走吧,进去再说……”苏蔓荆中途打算,出洞口她就发现了一直有人在监视她,到了玉器行门口这种感觉越发明显。她想起了甘华临终时的话,虽然大多话都不值得推敲,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1.甘华确实和别人交手过2.她也确实被卷入其中了。

  “嗯嗯嗯……,好…我们快进去……”,锦葵说着说着眼泪竟落了下来,这些日子发生的事,真的,她一个人真的承受不了了。

  玉器行里只有锦葵一个人,封苓,芄兰,章莪……这些人都不在。苏蔓荆问了锦葵好几次他们的归处,锦葵都默不作声,只是在那一味的哭。

  看这情形她不在的这段时间确实发生大事了。

  “…别哭了……,你带我去见章莪吧,我有事要问他。”苏蔓荆听着这哭声心中厌烦升级,因此这语气不免提高了,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这话一出,锦葵的哭声到是止住了,控制不住的在那抽泣着,明明想阻止眼泪掉下来可试了几次都失败而终,那样子看的好不可怜……

  “好了好了,乖,不哭了啊,带我去见你们山主啊!”,苏蔓荆摸了摸锦葵的头表示安抚。

  “……呜呜呜…,蔓荆,你这些日子去哪里了啊,你知不知道在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发生大事了。魔族公主被人杀了,魔界的人偏偏说是被戴实杀的……”。锦葵边带苏蔓荆往外走边述说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

  “你说什么,谁死了?”苏蔓荆停下脚步,满脸震惊。

  “魔族公主卢黎。”锦葵不明白苏蔓荆为什么这么震惊,这个魔族公主难道蔓荆认识?

  所以甘华口中所说的杀了几个人是真的?

  苏蔓荆:“你继续说……”

  锦葵不作他想,哦了一声继续说道:“魔界的人一口咬定就是戴实杀的,魔君也就是卢黎的哥哥要山主交出戴实,不然就带人灭了章莪山。你说这不是说的瞎话吗,明明戴实因为受伤都化为原形了,怎么还有那个能力去杀那个所谓的公主……”

  苏蔓荆:“后来呢?”

  锦葵偷瞄了苏蔓荆一眼,欲言又止。

  “说吧,我承受的住”,苏蔓荆掏出车钥匙,招呼锦葵上了车。

  锦葵:“这事情还没解决了,又谣言四起,说你,你是魔石转世,如果不将你除掉仙魔之间维系已久的和平局面将会打乱。我们都做好面对两方的敌对了,可是仙界那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并没有向山主施压,反而将敌对方针对准魔族了……”

  锦葵想不明白的事苏蔓荆确是心知肚明,这肯定是姜殊在其中出力了,不,现在应该称呼为姜苏了。看来他已经记起一切了,所以他现在的举动是为了报苏蔓荆的救命之恩吗,毕竟不管是帮他平息体内乱窜的灵力,还是之后因救他而受了魔君一掌导致她前世魂飞魄散,玉石俱焚。

  苏蔓荆甩了甩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海中驱逐,看来她关于姜苏和卢黎之间的关系是她多想了,就算卢黎不被甘华灭了,两人也没可能。

  ……

  两人在夜魔酒吧处下了车。

  “走啊……”,锦葵看着苏蔓荆在门口停下后就没了进去的意思,不由催促道。

  “啊!哦……”,苏蔓荆仰头看了看头上的门匾,上次来的时候是晚上,门边上的灯光亮闪闪的,当时她第一印象就是晃得眼睛疼。而这次她们来时还没到营业时间,太阳还未下山,因此相比第一印象朴实了很多。酒吧门大敞着,里面隐约有三两人群。

  看着酒吧里正对大门的那巨大吊钟上显示的时间,苏蔓荆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忘记了某件大事。

  苏蔓荆这次回来身无分文,时间紧急连手机都没有重新买,她想了想决定还是直接问锦葵来得方便。

  “…我这次消失了多久?”,语气有点急切。

  锦葵虽然疑惑苏蔓荆这个问题,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

  “都快一年了。”

  一年,难怪!她这一路上思绪繁杂对周围的事自动屏蔽,也是庆幸她开车技术还不错,不然……

  “章,……大家都没事吧?”临到门口苏蔓荆反而怯步了,甘华的话,锦葵的哭声由不得她不乱想。

  锦葵听到这话,脸色有点难看,“魔界大举进攻章莪山,好多兄弟姐妹都罹难了,封苓为救芄兰死了,芄兰也受了重伤,管家也没了,山主……,山主若不是阎君搭救可能早就羽化了,不过现在状态也不是怎么好……”

  “也是我贪玩,不然我也可以帮帮忙,也不至于……”,锦葵话语中满是自责。

  苏蔓荆这时才意识到之前锦葵的哭自责的因素占了大半。

  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对方,拍了拍小狐狸的肩膀转移话题,“是章莪要你到玉器行等我的吗?”

  锦葵摇了摇头,“山主现在还在床上昏迷着了,是魔君让我去那等你的,他说你回来就在这酒吧来找他。”

  苏蔓荆对锦葵口中的魔君很是好奇,虽然在那段沉睡的时光里她已经知道了章莪与摩耶的过往,但毕竟两人没正式打过交道。

  进入酒吧,苏蔓荆又看到了一个熟面孔,调酒小哥冰焰。

  冰焰看了她们俩一眼,双方都没心思寒暄。直接就往结界处走,如今章莪就在此处疗伤。

  “章莪仙就在里面躺着,你们去看看吧,我去叫魔君来”,冰焰说了这句话后就走了。

  苏蔓荆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反而锦葵嘀咕了几句,“这人真冷!”,说完还打了个寒颤。

  苏蔓荆对这间房隐隐约约有点印象,上次她喝醉好像就误闯过这里,当时印象不深,现在想想这房间装饰怎么那么像章莪少年时在师门的住处。

  世人往往喜欢用特定的东西将遗失的美好封存住,这物品可能是房子,也可能是某个纪念物,更有甚者是某个人……

  房间很安静,苏蔓荆心跳的不正常,她有一种错觉,掀开这个帘子,下一秒她就会晕过去……

  “你没事吧?”,锦葵察觉除了苏蔓荆的异常担忧的问道。

  苏蔓荆摇了摇头,毅然决然的迈开了沉重的步伐。

  看着床上那人白色的发丝,褶皱的皮肤,苏蔓荆第一次痛恨自己精准的直觉,如果不是这老人间或起伏的胸膛,她都要怀疑床上之人已然死亡。

  眼眶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红了,面对这场景苏蔓荆已然忘记了呼吸,胸口一阵阵绞痛,接着大脑发晕,身体不受控制的朝桌边倒去,耳边锦葵的尖叫声已被她自动屏蔽。身体晃了晃,本能的扶着椅子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脚上恍若绑上铅块朝床边走去。

  苏蔓荆双手抖得厉害,没办法只能左手死死握着右手朝章莪面部移去,触手的冰凉凉的一片,这完全不是正常人的温度……

  在苏蔓荆还没想明白这一切时,房间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你就是个害人精!”

  苏蔓荆寻声望去,这不怀好意声音的主人她认识,正是摩耶,而锦葵不知何时早就出去了。

  她没有反驳,相反她还挺认同这个说法的,她不就是个害人精吗,就比如现在和她说话的这人的死亡也和她脱不了干系。

  “他怎么了,怎么会,怎么会……?”像个濒死之人,还是以这幅姿态。

  虽然章莪平常一直很讨厌自己的那副尊容,但变成这样肯定不是他所希望的。

  “等他醒后你自己问他吧,你如果想救他就将姜苏找来”,摩耶话虽是对着苏蔓荆说的,但视线就没有放到苏蔓荆的身上过,他向前走了几步,直盯着床上之人。

  听摩耶的意思姜苏难道已经想起所有并恢复实力了吗?

  苏蔓荆其实心中有很多问题,比如按理来说章莪算是对姜苏有恩,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反而舍近求远让她去寻求帮助。又比如说现在的局面到底成什么样了。

  但很显然摩耶没有向她解释的意思,看苏蔓荆一直没说话疑惑的忘了她一眼,看那意思仿佛在说,你怎么还在这?

  现在最重要的是救章莪,苏蔓荆忽视掉心中的酸楚,和锦葵离开了这个大隐隐于市的酒吧。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2419/934706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