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异储物店(问不懂) > 第三十四章 父女对话

第三十四章 父女对话

  听到她叫自己父亲,老者洁白的脸庞变的红彤彤的,长吁胡子因为兴奋的吹气竖了起来。

  老者摇了摇头,满脸幸福的说道:“不过份,不过份。我女儿很大度了。”

  她也摇了摇头,眼神愧疚的说道。

  “你的命令是让我保护龙的血脉,在用所学的知识,治理国家,让国家太平。”

  “可我…,违背了你的命令,没有保护好皇帝,也没有让国家太平,反而,让国家陷入混乱…”

  “这样的我…没有受到一点惩罚。”

  “我应该,连同那些贪官和皇帝一样,接受百姓的惩罚。”

  她的内心,本来是想在皇帝死亡,朝廷覆灭时,用法术控制住朝廷上所有的贪官,与他们一起迎接惩罚,也就是…,迎接死亡。

  以此,给下一个朝廷带来清净…,让他们在建朝初期就能维持住公正廉明。

  但是,等到叛军皇宫的那一天,她并没有与贪官一起迎接死亡。

  而是,在叛军攻入的前一天,通知了贪官们,让贪官们辞去官职,回家归隐。

  这就是整场反叛只有一个死者的原因。

  贪官们早就乔装好了自己,隐藏了身份,拿着贪污的钱财回家过日子了…。

  她,八代店主则恢复女儿身,再次丢弃名字与身份,提前逃脱出皇宫。

  攻入叛军们并没有见过女儿身的八代,只是把她当成受到惊吓,想要逃回家的宫女…。

  变回女人的八代非常美丽,叛军们见到美女,看的腿发软,温柔的问了几个问题…大部分是家在哪里…多大了…结婚了没…。

  一个本应严厉审查的关口…因为八代…变成了大型相亲现场…。

  受到盘问的的八代并不惊慌,随口蒙个地址,瞎报个名字,再来一个飞吻…,守关卡的官兵瞬间就沦陷了…。

  将八代当做“神女”,整个关卡的人一起出动。恭恭敬敬的送走八代…。

  听说那天…,有不少贪官,还有不少趁着混乱从大牢里跑出的刑犯,因为八代吸引了所有守关人的目光,轻轻松松的逃跑了…。

  一些身体健壮,武力高超的犯人…,更是在逃跑时暗中护送八代…。

  只要听到一点动静…,甚至是一个老鼠,一个蚂蚁发出的声音,他们就绝对不会放过…。

  即使是现在…,八代与七代所处酒店的房梁上…还有不少人躲着…。

  他们看见八代温柔的叫着七代,还以为七代这老头是那啥那……。

  如果不是八代改口说句父亲…,恐怕他们会瞬间从屋梁下冲出…,直接擒住七代。

  听到女儿说自己应该接受惩罚,七代如父亲一般,温柔的抱住她,安慰道。

  “你做的很好了,当父亲的,本就不应该强行改变孩子的选择。”

  “你选择推翻皇帝,那就推翻吧,我不会怪你的。”

  八代双眼含泪,从七代的怀中挣脱出。

  “不,我知道父亲不会怪我的,我痛苦,不是因为这个,我不会为了相信自己的人哭,因为这样,是对父亲的侮辱。”

  “我难过,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放过贪官,是不是好事…”

  八代转过身,没有让七代看到自己的犹豫。

  “我知道他们是贪官,知道他们应该死。”

  “但我的内心,还是不希望他们死。”

  “他们,保护过我…帮我挡住飞来的水果…”

  “他们,信任我,愿意给我所有的钱财。”

  “很听我的话,我说让他们逃走,他们就逃了…”

  “他们,比那个只知自己,不听他人的劝告,不信任我的皇帝…好太多了…”

  “我不希望他们死…但他们…都是压榨百姓的坏人,在道德上,他们应该死…”

  “我知道这些…却还是放了他们…”

  转过身的八代,眼睛望着窗外,看着窗外美丽的田野,她内心惊恐,惊恐那些被自己放跑的人,会不会再次回到皇宫,会不会再次执掌权力,会不会再次…压榨百姓…,破坏美丽的田野…

  她的双手环抱住自己,仿佛这能让自己惊恐冰冷的内心感到温暖。

  看着她的模样,七代知道她内心的惊恐,虽然她在掩饰自己的恐惧。

  但是,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她高兴时什么模样,悲伤时又是什么模样,七代最清楚了。

  七代走到她的身边,双手举起自己因为高兴而竖起的胡子,啪的一下,轻轻的扎在八代的脖子上,只是扎还不够,七代还如同当时逗驴子一样…,用胡子挠着八代的痒…

  内心正在沉思的八代,受到这个“惊吓”,直接乐了出来。

  “哈哈哈,父亲你在干什么!痒死我了!哈哈哈”

  受到惊吓的八代,跪倒在地上,高兴的乐了出来。

  看着女儿重获笑容,七代停下了用胡子瘙痒女儿的方法…。

  七代扶起因为瘙痒,高兴到无力的女儿,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抱起她,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

  自己找个凳子,放在床铺的旁边,温柔的对七代说道。

  “万物都有影子,也就是都有两面性。”

  “外表丑陋的人,内心可能非常善良,我以前向你讲过驴子的故事吧?他就是这样。”

  “外表美丽的人,内心可能非常扭曲,也可能非常自傲,她的故事就是这样,她因为父母的爱而扭曲,因为自己的外表而自傲。”

  “朝廷,皇宫也是这样。”

  “就比如皇帝,龙的血脉,世间最尊贵的人,这是他的外表。”

  “内心那?昏庸无能,不信任他人,宠幸小人。”

  “皇帝都有两面性,其他人,那些血统不同于皇帝的人,会没有两面性吗?”

  “答案,是会的,官,就是这样。”

  “以你来说,本是贤臣,因为皇帝的昏庸变成奸臣。”

  “你是我教导出来的,连你都对皇帝感到绝望…,更不要提其他的官臣。”

  “在我看来,当奸臣是罪,因为他贪污。”

  “当贤臣也是罪,因为他不珍惜自己,给自己找了最麻烦的事。”

  “都是有罪的人,他们会没有联系吗?”

  “会的,有联系的,贤臣可能因为皇帝的昏庸变的绝望,自甘堕落成奸臣。”

  “如果,皇帝变更了,变的爱民,变的贤明,那些因为前代的昏庸,自甘堕落的人,会不会再次变回贤臣?”

  “我觉得,有的会,有的不会,这也是两面性。”

  “贤臣、奸臣他们是相同又对立的,贤臣可能是奸臣,奸臣可能是贤臣。”

  “有奸臣的地方就会贤臣,他们是相同的,都是“人”。”

  “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有时候贤臣多,有时候奸臣多而已。”

  “所以,你没有做错,没必要自责。奸臣是肯定会有的,即便他们真如同你想的,再次回到朝廷,再次折磨百姓,你也不要怕,有奸臣就会有贤臣,有折磨百姓的,也会有爱护百姓的。“

  “现在的你,不需要知道未来的事,也不需要为你做的事后悔。”

  “只需要知道,你救了信任自己的人,救了保护自己的人,这就够了。”

  听完他说自己救了信任的人,她的眼睛流出泪水。

  八代因为不被父母信任而离家出走,遇到了信任自己天赋的“父亲”,刻苦学习进入皇宫,当了丞相,又因为不被皇帝信任,转而当奸臣,回家打算告诉“父亲”时,本以为会挨打的她,没有想到“父亲”再次信任了自己,帮助自己完成计划。

  她这一生,不就是为了被人信任而活着吗?本以为这一生只有一个“父亲”自己,却没想到,“父亲”说自己救了信任自己的人。

  虽然他们是贪官,但是只要他们信任自己,就够了。

  她这没多少人信任的人生,被“父亲”的这句话,再次温暖到了内心。

  “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啊…”

  八代用手擦去眼泪,对七代带着感谢的语气说道。

  七代用手温柔摸了摸,掐了掐她的脸蛋。

  “我是你父亲啊,你是我养大的啊,什么事情能瞒的住我。”

  八代反捏住七代的鼻子,打趣的说道。

  “这就是两面性吗?明明皮肤这么粗糙…内心却这么温柔…。”

  七代并不示弱,掐着女儿脸蛋的手加大力气。

  “我都快七十了!皮肤不粗糙才有问题!”

  七代用手扭了扭八代柔软的脸蛋。

  “你这脸,胖了,都能恰成肉球了。”

  听见七代说自己胖成球,八代的生气说道:“这是皮肤好!不是胖成球!”

  “不对,就是胖了。”听见女儿反驳,七代并不打算停下恶毒的嘴巴。

  “胖了也好,我喜欢胖胖的女儿,嫁不出去,在家陪着我。”

  “我不胖!漂!亮!这!哪!嫁!的!出!去!”八代转过身子,缩进被子里,蒙住脑袋,在被自己里一字一句的吼着!

  七代用手重重的拍了拍被子!

  “我不要你嫁出去!不要!”

  七代拍完被子,身子倒在地上,在地上左滚右滚的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八代从被子里伸出头,想到了什么对七代说道:“那些叛军不会杀害皇帝的孩子吧?”

  “不会。”七代从地上挺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

  “你父亲做事,无懈可击!”

  “叛军攻进皇宫,一般都会大肆烧杀。如果他们杀了皇帝,肯定是不会放过皇帝的孩子与妻子的。”

  “可这次,他们放过了,你可知,这是为什么?”七代对床上的八代问道。

  床上的八代,转了转大眼睛说道:“父亲,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是的啊~我亲爱的女儿。”

  七代转了一下身子,在女儿面前表现一下,他本来想来个空翻…但是身体老了…,只好转一下身子…。

  “我的画只画了男装的你,其中蕴含的情感的愤怒情感则是针对皇帝与你的。”

  八代:“是这样没错…不过,为什么他们没有认出我?即便我伪装了,但是靠父亲的技术,即便我伪装了,他们应该也能看出来啊?”

  七代呵呵一笑,得意的说道:“这就是我的高明啊!我的女儿!”

  “男装”的你,注意啊,是男装的你!我的画,能调动人的情感!看的人,只会将愤怒对准男装的你!”

  “只要你不穿男装!就算他们知道你是画中人,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因为~你!没!穿!男!装!哈哈哈。厉害吧!我厉害吧!”

  八代假意的鼓了鼓掌…问道:“这么说,皇帝也是一样的?”

  “就是这样!我的技术!无人能及!”

  “叛军只要有人看过!所有的愤怒只会全部集中到皇帝身上!”

  “再也没有别的力气去生别人的气!没有憎恨,没有愤怒。他们也就不会去杀害皇帝的妻子,或者他的儿子。”

  “这就是,你的父亲!替你想好了一切!哈哈哈。”

  想到自己机智的样子,七代大笑起来。

  躺在床上的八代,虽然对自己的父亲感到佩服,但她有些不解。

  “厉害是厉害,可是,男装的我,吸引了所有仇恨,以后就再也不能回到皇宫了。”

  “权力也跟着消失了,还有谁能保护剩下的血脉那?”

  七代:“这个,你不用担心,你父亲想好了。”

  七代说完,怕了拍手说道:“几位梁上君子,下来吧。”

  听到他的话,藏在房顶的邢犯,一个一个跳了下来………本来很大的房间…瞬间被填满…。

  七代嘴巴大张,神情震惊。

  “这,虽然我知道我女儿漂亮…身后肯定会有人保护…但我…没想到这么多……。”

  八代看的房梁跳下这么多人,也震惊的合不拢嘴。

  “我刚才的模样……他们全都看见了??!”

  八代坐在床上,想到之前的事被人看到,再次用被子盖住自己。

  “用被子蒙住自己好可爱啊…(脸红)”

  犯人里,看着八代可爱的模样,直接脱口出来。

  七代笑了笑,对着众人说道:“可爱吧?”

  众人:“可爱!”

  七代:“好!我让你们多看一下!”

  七代跟众人说完,左右手起出,右手拿走床被,左手托起自己的女儿…。(https://www.xshengyan.com/book/1523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