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久陌离) > 196.考验(九千)

196.考验(九千)


  清歌与靳修溟齐齐看向她,水玥摸摸鼻子,“是这样的,我们组织从来不接收任何国家的王室成员。”

  靳修溟皱眉,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出,顿时有些不满地看着水玥,水玥耸肩,“你看我也没用啊,这条规矩不是我定的,王室成员太麻烦,我们也不想跟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其实说白了,要是组织里有王室成员,那么别人跟容易将蓝焰与那个国家联系在一起,那么蓝焰很有可能会沦为一枚政治棋子,所以蓝焰的领头人一开始就规定了,组织里可以接收任何人,但就是不接收王室成员、政府要员。

  水玥同情地看着靳修溟,“所以是无法加入的。”

  “靳修溟并不是王室成员,冷景瑞才是。”靳修溟淡淡开口。

  水玥翻白眼,“这不都是你吗?”

  靳修溟淡淡地看着她,水玥摆摆手,“算了算了,这些你跟我说也没用,最后做主的依旧是我老大,明天我带你们去见老大,他要是同意我自然不会有意见。”

  “谢谢。”清歌说道。

  水玥笑眯眯,“别急着道谢啊,你记得答应我的事情,不过你当兵当得好好的,干嘛要来做雇佣兵?虽然做我们这一行的,确实很有钱,但你应该不缺钱吧?”

  自从在南罗国遇见之后,水玥就去调查过清歌,自然对她的家世很清楚,就算夜家现在出事了,但也不至于让她沦落到当雇佣兵的地步。

  忽然,水玥想到了什么,眼神一变,盯着清歌,“你该不是卧底吧?”

  清歌哭笑不得,“我不是,我加入蓝焰,纯粹是因为蓝焰与赤练不对付。”

  与赤练不同,蓝焰这个组织在国际上可不是声名狼藉的,甚至名声还不错,原因就在于,蓝焰多次破坏了赤练的恐怖活动,甚至赤练的不少人都是死在了蓝焰的手上。

  水玥微愣,“你是想找赤练报仇?因为上次劫持的事情?”

  清歌摇头,“不光是这个,我父亲的死,还有我母亲和姐姐的失踪,都跟赤练有关,我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水玥点点头,“哦,这样啊,那行,我明天带你去见老大,至于能不能说服他,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清歌颔首。

  次日下午,水玥就带着清歌与靳修溟去见了蓝焰的老大,见面的地点是一家西餐厅,水玥带着两人直接进了西餐厅的二楼,东拐西拐地带着他们去了一间东面的房间。

  “老大,我将人带来了。”还没进去,水玥就嚷嚷起来,甚至都没敲门,直接就开门进去了。

  房间里坐着一个白皮肤,蓝眼睛的西方男子,看见水玥,脸上似有无奈,“跟你说了多少次,进来之前要敲门,你怎么总是记不住?”

  水玥吐吐舌头,“咱俩谁跟谁,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吧。”

  男子无奈一笑,将视线转到清歌与靳修溟的身上,看不出情绪的眸子。

  清歌任由他打量,靳修溟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杰西·克鲁克斯,你们就是水玥极力向我推荐的人?”杰西打量完了,笑着开口,典型的西方男子,笑起来脸颊上有一个浅浅的梨涡,瞬间淡化了初见的淡漠。

  清歌笑眯眯,“我叫清歌,这是我的男朋友,靳修溟。”

  靳修溟只是与杰西对视了一眼,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杰西的视线从靳修溟的身上扫过,落在清歌的身上,“你的事情水玥已经跟我说了,想要加入我们,你不是不行,但是他不可以。”他的手指向靳修溟。

  清歌早已料到,所以听到这话时,并不意外,只是说道:“他现在已经不是王室成员,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生,是我的男朋友,仅此而已。”

  杰西笑,“你这并不能说服我,就连你,我其实也并不是很想要,毕竟你意味着麻烦。”

  清歌心中一沉,眯了眯眼,这个叫做杰西的男人看着和颜悦色的,却不是个好相处的,想想也是,能做到蓝焰老大位置的人,又岂是好相与的角色。

  “不过。”杰西的语气一转,“水玥说她很欣赏你,在我面前求了许久,我也不是不能给你一个机会,正好,我最近接了一个任务,你要是能完成,那我就允许你加入。”

  “好。”清歌一口答应。

  杰西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你就不问问是什么任务?”

  清歌微笑,“我相信失去我,是你们的损失。”

  杰西轻笑一声,“倒还挺自信,不过确实如水玥所说,是个有意思的人,这样吧,这个任务的时限是一周,你要是能在三天之内完成,那我就让你的男朋友也加入。”

  这突变的态度让清歌有些狐疑,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说道:“好,一言为定,现在可以告诉我任务是什么了吗?”

  “唔,当然可以。”杰西说道,然后交给清歌一个文件袋,“这就是这次任务的目标,只要你能完成,那么蓝焰的大门就会对你敞开。”

  清歌接过,打开,拿出里面的资料,里面是一个男人的资料,清歌皱眉,竟然是沙连国的一个副首相。沙连国是个位于中东的小国,国土面积不大,在国际上地位却不低,只因为这个国家的每一分国土下,几乎都蕴藏了大量的石油,每一年石油的开采量占据世界总量的百分之三十,这就导致在很多大国眼里,沙连国就是一块香饽饽,还是软绵绵的那种,沙连国也因此常年处于战乱之中。

  清歌眯眼,要是她没记错的话,这位副首相前几个月已经与反政府军勾结,发动了政变。

  “有问题吗?”杰西见清歌一直盯着资料看,眉头紧锁,问道,“你要是不喜欢这个任务也没关系,我这里还有其他任务。”他好脾气地说道,靳修溟却没有错过他眼底的精光。

  靳修溟抬眸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出口干扰清歌的打算。

  “我接受这个任务,不过在去之前,我要知道,这个任务是由我单独完成,还是我可以找帮手?”

  杰西摸着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笑眯眯,“自然是要你单独完成的,不然怎么算考验呢,你总要让我看到你的价值,对不对?”

  水玥一直没出声,坐在一边,手里抓着一把瓜子,吃的津津有味,她看了清歌一眼,收回目光,不是她不想帮清歌,而是这一关必须她自己走,除非她以后不打算在蓝焰混了。

  “好,三天后见。”清歌干脆地走了,靳修溟跟在她的身后。

  水玥将手里的瓜子扔在盘子里,拍了拍手,“你对她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点?”以往这样级别的任务,都是他们小组一起行动的。

  杰西笑,“小月儿,你要知道,我接收他们两个是冒着得罪夏国的风险的,既然冒了风险,你总要让我知道是不是值得吧?”

  水玥冷哼一声,“难道会怕那点小麻烦?杰西,你就是故意为难她吧?”

  杰西耸耸肩,并不否认,“不是说她是夏国的特种兵吗?我也想看看她的能力,而且,小月儿,你不觉得她很适合去做那件事吗?”

  水玥一怔,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变,“杰西,你是想?”

  杰西点头,伸了一个懒腰,“之前我就一直在物色人选,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是夏国人,之前还是军人,哦,对了,听说她父亲还是个高官,那件事要是交给她去做,才叫真正的有趣呢。还有她那个男朋友,那可是夏国的王子呢,想想就美妙。”

  水玥对这个人的劣根性了解地一清二楚,听到这话,忍不住翻白眼,“你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不过先说好,我还没跟她打过,所以在这个之前,你不能将人给我弄死了。”

  杰西无奈一笑,“小月儿,你真是小看她了,她啊,没那么容易死,不过小月儿,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愿意给她一个机会的,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他笑眯眯,眼神似有若无地在水玥的身上扫了扫,湛蓝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水玥直接抓起一把瓜子扔向了他,砸了他满脸,“请你吃瓜子。”

  说完,施施然就走了。

  杰西看着她的背影,宠溺一笑,慢条斯理地捡起一颗瓜子扔进嘴里,“唔,味道不错,还是小月儿给的最好吃。”

  **

  清歌与靳修溟回到落脚的酒店,清歌将资料递给靳修溟,“这件事你怎么看?”

  靳修溟随意翻看了两眼资料,“这个杰西的城府很深,但是清歌,你真的要接这个任务?”

  清歌点头,“是,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靳修溟皱眉,不赞同地看着她,“你要报仇不止这一条路,而且这个世界上也不止蓝焰一个佣兵组织。”

  “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是蓝焰的实力最强。”最重要的是,蓝焰与赤练很不对付。

  “我跟你一起去。”见清歌坚持,靳修溟退了一步。

  “不行,他说了只能我自己去,你就不能跟着去,你要学会相信我。”

  靳修溟自然是相信她的,但是相信并不等于是放心。

  清歌自然懂他的心思,说道:“从我选择这条路开始,就意味着荆棘重重,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很多,靳修溟,我要做的并不是躲在你背后的女人,我是要跟你并肩而立的人,所以,你站在这里,看着我,好不好?”说到最后,已经是软了语气,暗藏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靳修溟定定地看着她,良久,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将她抱在怀里,“你就是吃定了我不会拒绝你。”

  清歌埋首在靳修溟的怀中,淡淡笑开,眉眼温柔。

  时间紧迫,清歌也没再浪费时间,收拾了东西就出发了,刚走出酒店大门,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水玥,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坐在汽车前盖上,晃荡着双腿,看见清歌,直接跳了下来,冲着她招招手。

  清歌朝她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水玥笑眯眯,“自然是跟你一起去啊,监督你嘛。”

  “你确定不是帮我?”清歌似笑非笑。

  “帮你是不可能的,要是被杰西知道了,即便是我,也吃不了兜着走,不过这应该是你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吧,我倒是可以给你分享一些经验,你任务期间我是绝对不会伸手的,所以也不算帮吧。”

  清歌坐进了副驾驶,冲着站在酒店门口的靳修溟挥挥手。

  冷一飞站在靳修溟的身边,见状,低声问道:“少爷,我们真的不跟着去吗?”

  靳修溟眉眼淡淡,“不用了。”他答应了清歌要做她背后的男人,此时自然是选择相信她,“走吧,夏国最近如何?”

  冷一飞跟在靳修溟的身后,“风平浪静,而且杜君扬和冷希瑞似乎放弃找你了,将暗中的人都撤了回去。”

  靳修溟脚步一顿,“放弃寻找?”

  “是的,将所有人都撤了回去,看着很奇怪,我一开始以为是陷阱,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但确实就是撤走了。”

  靳修溟皱眉,杜君扬不是个轻易放弃的性子,这样的举动怎么看都透着怪异,莫不是知道这样大海捞针的行为太过浪费时间,想到其他方法了?

  靳修溟的感觉并没错,很快,他就知道了杜君扬现在这么做的原因了。

  **

  戴着帽子的男人将一本护照模样的东西递给清歌,低着头匆匆走了,水玥拿过那本东西看了一眼,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干得漂亮,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弄到了身份证明。”

  这是一本沙连国的身份证明,类似于夏国的身份证,上面贴着清歌的照片,但是仔细看,又不一样。

  “你从哪里弄到这东西的?”水玥好奇,她要是没记错的话,清歌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清歌笑眯眯,“有钱能使鬼推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缺乏这样的人,只要有钱,什么样的证件拿不到。

  水玥竖起大拇指,“厉害了,要不是知道你之前的职业,我都怀疑你是我的同行。”这轻车熟路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第一次做了。

  清歌权当她是赞美了,将证件收好,“走吧。”

  水玥呆,“去哪儿?”

  “去买晚礼服。”

  水玥:……

  大姐,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是来执行任务的?你去买晚礼服是打算参加晚宴吗?

  水玥还真猜对了,清歌买晚礼服还真的是为了参加晚宴的,当水玥和清歌穿着一身晚礼服站在酒店门口的时候,水玥终于明白了清歌的打算。

  沙连国副首相阿索·林奇有个女儿,今天刚好是她十岁生日,他给女儿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晚宴,就在这个酒店举行。

  “你还弄到了请柬?”

  清歌摇头,时间太短,她来不及准备。

  “那你打算怎么进去?”

  清歌看了她一眼,“你当初怎么进去的,我就怎么进去。”

  水玥懵,没明白她的意思,忽然想起了二人的初见,汗:“你该不会是打算穿着这一身爬墙吧?”她指了指身上的晚礼服,好看是好看,但是不方便行动啊,这累赘的服装穿在身上,别说翻墙了,打架都不方便。

  清歌起了玩笑的心思,“到时候你在下面托着我,我踩着你的肩膀进去。这样就不会弄脏衣服了。”

  水玥黑线,“喂喂喂,我现在可是你的监督人,你这样做,就不怕我回去跟杰西告状?”

  “那我也只能平静接受咯,不过这样一来,你的切磋我可就不奉陪了。”

  水玥咬牙,冷哼一声,“行行行,托你进去,但是说好了,这件事结束以后,你一定要跟我打一架,绝对不能再忽悠我。”

  “行。”清歌答应地干脆,“不过……”她话音一转,水玥挑眉,“不过什么?”

  “跟你切磋是没问题,但是我赢了有什么好处?我这人对没有好处的事情一向不会全力以赴。”

  水玥咬牙,“你这人好无耻,当初你答应我的时候可是说会全力以赴的。”

  “有吗?我记得我答应的是陪你切磋,并没有说我会全力以赴,所以是你记错了。”

  水玥瞪着清歌,腮帮子鼓鼓的,就像是一条河豚鱼,清歌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这个姑娘真是挺好玩的。

  “那行吧,你要是赢了我,我就帮你做一件事,当然,这件事除外,我是坚决不会帮你的。”

  “行。”清歌打了一个响指,答应得痛快。

  水玥总觉得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坑里。

  水玥站在墙根下,不情不愿地开口,“不是说要翻墙吗?还不赶紧的,我刚才看过了,这里是个监视盲区,进去了正好不会被人发现。”她催促着老神在在地等在一边的清歌。

  清歌靠在车门上,悠闲地看着她,半晌,吐出一句话,“水玥,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水玥懵,这跟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对上清歌戏谑的眼神,水玥恍然,自己竟然是被清歌给耍了,恼怒,娃娃脸再次鼓成了河豚,天知道她平时可没有这么笨,她还是很聪明的。

  自我安慰了一番,水玥心里舒服了一点,再抬头,就看见清歌已经朝着一个人走了过去,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中等身材,看着倒是挺瘦的,背对着她,她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清歌走路有些慌张,快走到青年身边的时候,脚下忽然一歪,人就朝着青年倒了下去,青年本想闪开,但是一看是女人,手下意识伸了过去,扶住了清歌的腰,清歌整个人倒在了他的怀里。

  强忍着腰上的触感,清歌手抵在青年的胸前,不好意思地开口,“对不起。”她说的是国际通用语。

  青年的视线在清歌的脸上流连,眼睛里满是惊艳,听见这话,顿时做足了绅士姿态,“没关系,小姐的脚没事吧?”

  清歌动了动脚,皱眉,“好像扭到了。”她犹豫地看向青年,“能不能请你扶我到我的车上去,就在那儿。”她指着自己的车。

  青年看了一眼停在阴影里的车,笑着点头,“当然。”伸手就想去扶清歌的腰,清歌却抓住了她的手臂,不好意思地笑笑,“真是麻烦你了。”

  青年微微一笑,绅士的模样,扶着清歌到了车边。

  “你的车上有药吗?”他问道。

  清歌点点头,“有的,我记得我放在后座上了,等下我找找。”大概是觉得不好意思,她微微低下头,“我不不太习惯这种高跟鞋,以前也扭到过脚,所以一般出门参加宴会,我都会在车里放一些药,以防万一。”

  青年理解地笑笑,“药是放在后座了?我帮你拿出来吧。”

  清歌啊了一声,脸蛋微红,“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青年看着她娇羞的样子,心神一荡,“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说着,弯腰就去后座找东西。

  清歌淡淡一笑,看着青年背对着自己的身子,抬手,快速而狠厉地在他的后脖颈上敲了下去,青年身子一软,直接倒在了车后座上。

  清歌看了一眼一直站在那里看戏的水玥,“还不赶紧过来帮忙。”

  水玥连忙上前,帮着清歌将青年搬进了车里,关上了车门。

  清歌在青年的身上摸索着,很快就搜到了一张邀请函。

  水玥目睹全过程,看的叹为观止,竖起大拇指,“大侠,厉害了。”

  清歌没理会她,看了一眼青年,脱下他的外套将他的头蒙住,然后又解下的领带和皮带分别捆住了他的双手和双脚。

  “走吧。”清歌晃了晃手里的邀请函。

  水玥将车门锁上,跟在清歌的身边,压低了声音,“哎,你跟我说实话,其实你以前不是军人吧?你是土匪头子吧?”动作那么熟练,跟军人完全联系不起来好嘛。在水玥的印象里,军人都是刚正的,做事情一板一眼,甚至是死心眼的,像清歌刚才那样的手段,更像是他们的人。

  清歌斜了她一眼,“我现在正在往这条路上奔,只是不巧,我这人聪明,学什么都快。”

  水玥:……她怎么觉得刚才她被鄙视了呢?应该是错觉吧,是吧是吧?

  有了邀请函,进去就变得容易多了,也多亏了邀请函上没有名字,虽然清歌两个女孩子进去是奇怪了一点,但侍应生也没说什么,检查了一下邀请函就让两人进去了。

  清歌微笑着向他道谢,贵族小姐的礼仪展现完美。

  水玥跟清歌是一样大的,只是她是娃娃脸,看着比清歌要小几岁,所以就扮作了清歌的妹妹。

  姐妹两个走进了酒店的宴会厅,宴会厅被打扮地十分具有儿童气息,在场的还有不少小孩子,想必是为了陪阿索·林奇的女儿玩的,毕竟是个小孩子的生日宴会。

  “看来主人翁还没来。”水玥观察了一圈,借着喝香槟的空挡,悄悄对清歌说道。

  清歌嗯了一声,视线不着痕迹地在周围人的身上扫过,“来的都是沙连国的政要,不是说阿索已经投靠了反政府军了吗?他怎么还有心思给女儿庆祝生日?”

  水玥撇嘴,“其实生日是假,借着这个机会商量大事才是真的,你看见那个男人没有,络腮胡子,灰黑色衣服那个,那个人是首相的亲弟弟,但是据说他们兄弟不和很久了,我猜阿索是想将他争取到自己这边来。”

  清歌顺着水玥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正在和身边的女人说着什么。

  “你们击杀阿索的目的是什么?”清歌似是不经意地问道。

  “当然是……”水玥说到一半,停了下来,笑眯眯地看着清歌,“这可是秘密呢,我不能透露雇主的信息的。”

  清歌笑,她本来就是随口一问,也没指望从她这里得到什么信息。

  清歌的视线依旧在宴会厅的众人身上徘徊,水玥凑近她,“你想怎么完成任务?”

  清歌似笑非笑,“这是秘密。”

  水玥翻白眼,孩子气地轻哼一声,“不说就不说,反正今天晚上我会跟着你,看着你完成任务的。”随后又戳戳清歌,“今天晚上就是三天的最后期限了,你有把握完成任务吗?”

  清歌耸肩,“没有。”本来就是临时性任务,甚至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她,今天要不是正好碰上阿索为女儿庆生,她恐怕就要强行袭击了。

  时间指向晚上八点,姗姗来迟的主人公终于出现了,阿索比照片上要胖一些,手里牵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小姑娘是混血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可爱,只是却冷着一张脸,看上去有些不高兴。一只手牵着父亲,一只手里还抱着一个洋娃娃。

  阿索林奇看了一眼女儿,见她依旧嘟着嘴,有些无奈,低声说道:“爱丽丝,今天是你的生日,你高兴一点。”

  小姑娘像是没听到父亲的话,低着头,看着自己怀里的洋娃娃。

  阿索也不再勉强小姑娘,带着她走上了台,“欢迎大家来参加我女儿爱丽丝的生日,不知不觉我的小公主已经十岁了,是个大姑娘了……”

  阿索站在台上,说着煽情的话。看着台上的小姑娘,清歌忽然想起了十岁那年,自己的生日。

  因为是整岁生日,所以家里给她和清筱举办了盛大的生日宴会,本来是想连续举办两天的,毕竟她跟清筱身份证上的时间差了一天,但是她姐姐却说想跟她一起过,不想麻烦第二次了,于是家里便在她生日当天举办了生日宴会。

  那一天来的人很多,有妈妈生意上的伙伴,也有爸爸工作上的同事,更多的却是她跟姐姐的朋友,为了热闹,她爸妈甚至请了她跟她姐班上的所有同学。

  那天晚上,她爸爸也是这样,牵着他们姐妹的手站在台上,说着祝福的话,而她的妈妈则是站在台下,微笑着看着她们,神情温柔。

  当时妈妈给他们准备的都是一样的裙子,可是她不喜欢裙子,死活不想穿,却被妈妈强行换了上去,因为这件事,她那天有点小别扭,即便是上台了,脸上的笑也很淡。

  此时想来,那天的情形依然恍如昨日,彼时她还小,不懂时光的珍贵,现在懂了,却再也不见那时的人。

  想到这里,清歌的眼前有些模糊,她眨眨眼,努力压下心底的酸涩,再抬眸时,阿索还站在台上说着自己对女儿的爱与期望。

  清歌看了一眼小姑娘,小姑娘却是低着头,将身边的父亲视作了空气,她压低了嗓音,问水玥,“阿索的家庭关系和睦吗?”

  水玥啊了一声,随即说道,“应该是不和睦的,他在外面有很多的情人,不过却是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说来也是奇怪。”

  清歌若有所思,“你确定他只有这么一个孩子?”

  水玥摆摆手,“那不能确定,不过对外确实只有这么一个,宠得如珠如宝。”

  清歌嘴角轻勾,宠得如珠似宝吗?

  阿索已经讲完了,正带着小姑娘往下走,清歌注意到阿索再次牵着小姑娘的手时,小姑娘似乎往后躲了一下,心中狐疑更深。

  水玥站在她身边,左右四顾,然后压低了声音在清歌的耳边说道:“哎,这里实在不是一个动手的好地方,你看看这四周都是安保人员,我刚才注意了一下,他们的身手都不弱哦。”

  这一点清歌从进来就注意到了,想想也是,按照阿索的地位,他出席的场合没有安保才是奇怪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等下灯暗下切蛋糕的时候?”水玥轻声问道,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动手了。

  清歌微微摇头,既然阿索敢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还给女儿举办生日宴会,那就说明早就做了准备,尤其是关灯的时候,阿索肯定也知道别人要是想要杀他,一定会选那个时候,那并不是一个动手的好时机。

  “吃你的。”清歌塞给水玥一盘糕点,水玥嘟嘟嘴,埋头苦吃,哼,不说就不说,反正不是我的任务。

  清歌将水玥打发了,漫无目的地在宴会厅里闲逛,大家虽然对她的东方面孔感到好奇,但也只以为她是哪个人带来的女伴,就连阿索看到清歌的一瞬间都是这样认为的,毕竟她的容颜实在是出挑了一些。

  清歌在对上阿索的目光时,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身子微弯,一个恭敬却又不失礼貌的当地礼节,阿索微笑着点点头,视线在清歌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扫了一眼,意味不明地笑了。

  等下还有个舞会,是专门给今天的大人准备的,至于现在,清歌看了一眼场中玩闹的孩子们,慢慢朝着门外走去,她需要去透个气。

  走到花园里,清歌直接往人少的地方走,水玥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看不到人影,不过清歌并不在意,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她不会先离开。

  花园里几乎没人,清歌来的时候看到花园里有架秋千,就打算去那里休息一会儿,走过去才发现秋千上竟然有人,不是今天的主人翁又是谁。

  清歌犹豫了几秒,抬脚朝她走了过去。

  “爱丽丝,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清歌笑着问道。

  爱丽丝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复又低下头去,抱着娃娃不说话。

  刚才的那一抬眼,清歌看清了小姑娘的眼神,冷漠的,一点也不似孩童的天真懵懂。她的脚步一顿,随后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爱丽丝没有理会她,清歌笑了笑,直接在她的身边坐下来,爱丽丝也没意见,只是往旁边挪了挪。

  “生日快乐,爱丽丝。”清歌温柔说道,虽然阿索不是个好人,但这跟他女儿没有关系,大概是因为这个小姑娘让她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清歌对她倒是升起了一丝愧疚,但很快这丝愧疚就被她强行压制住了。

  爱丽丝看了清歌一眼,那一眼中似乎含了一丝讽刺。讽刺?清歌眉头一挑,看着爱丽丝的眸光中带了审视。

  “爱丽丝,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为何不开心?”清歌试探着问道。

  “你又知道我不开心了?”爱丽丝终于开口了,嗓音沙哑,稚嫩,这是今天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你爸爸给你举办了这么盛大的生日宴会,邀请了这么多人给你庆祝,你为什么不开心呢?”

  爱丽丝想起了什么,身子瑟缩了一下,抱着娃娃的手收紧,清歌见状,心中浮现了一个猜测。

  她的手轻轻放在了小姑娘的背上,小姑娘却像是受惊了一般,一下子跳了起来,惊慌失措地看着清歌,清歌眯眼,她只是轻轻碰了碰小姑娘的身子,她的反应未免过大了一些。

  “抱歉,爱丽丝,我吓到你了吗?我刚才只是想抱抱你,因为你很可爱。”清歌解释,放柔了嗓音。

  她今天带了一顶假发,是栗色的长卷发,柔和了她的五官,在她有意的控制下,更显亲切。

  爱丽丝定定地看着清歌,眼神中的厌恶与冷漠清晰可见,“不要碰我。”她说。

  ------题外话------

  忽然发现好喜欢水玥怎么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2264/425773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