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久陌离) > 349.谷天一归来(2)(2更)

349.谷天一归来(2)(2更)


  清歌回来的时候,兄弟两个已经商量好了小姑娘的归处,因为孩子也在,所以他们并没有继续说小姑娘的事情。

  冷文冀的手机响,他看了一眼进来的信息,对清歌与靳修溟说道:“杜君扬要见冷希瑞,冷希瑞现在已经去警局了。”

  清歌与靳修溟对视一眼,打算去警局走一趟。

  清歌看了怀里的孩子一眼,有些为难,总不能带着一个孩子去警局吧。

  冷文冀直接伸手抱过了孩子,将她按在自己怀里,“行了,交给我,你们走吧。”

  小姑娘见靳修溟要走,张嘴就开始哭,清歌停下脚步,却被靳修溟直接拉走了。

  路上,清歌看着靳修溟,玩笑似地说道: “这么不喜欢孩子?那以后我要是想生孩子了怎么办?”

  “那就生。”靳修溟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温声说道。

  “你不是不喜欢?”她能看出这人对孩子的排斥,恐怕不止是她曾被孩子伤过的原因。

  “你生的,不一样。”靳修溟笑着说道,虽然看着与平时无异,但清歌还是从他的眼底看出了些许不同,这人依旧是抗拒的。

  清歌若有所思,却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孩子对她来说还太早,起码这两年是不会考虑的。

  靳修溟见清歌没有追问,心底轻轻松了一口气,想起什么,眼底墨色渐深。

  到了警局,冷希瑞已经进去见杜君扬了,清歌与靳修溟站在审讯室外,看着里面的两人。

  冷希瑞进来时,已经让人关闭了这间审讯室里的摄像头和监听设备,所以并不担心被人听到两人的对话,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靳修溟来了之后,又将监听设备打开了,母子两个的对话清晰地传到了清歌与靳修溟的耳中。

  审讯室里,杜君扬狠狠扇了冷希瑞一巴掌,冷希瑞站在原地,生生受了。

  她的力道不小,冷希瑞的脸被打偏了,嘴里满是铁锈的味道,他微微低着头,没什么情绪。

  杜君扬冷冷地看着他,眼底满是失望,“冷希瑞,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她说。

  她是个聪明人,哪里想不到这件事中间也有冷希瑞的手笔。她知道因为自己的强势,这个儿子心中对自己有些看法,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儿子竟然会联合靳修溟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失望、愤怒,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失望、愤怒,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你就这么想我死?”杜君扬问他,语气冰冷。

  冷希瑞垂眸,遮住了眼底的情绪,低声说道:“您不会死,我只是想让您安享晚年而已,那些实验,本来就有悖人伦,不该存在。”他没有去过那个实验基地,但是也曾听母亲提过一两句,光凭想象,就知道其中有多可怕,更何况,前段时间,冷文冀还给他看了一些照片和视频,那个才是让他下定决心的关键。

  “我为你谋划了那么多,你就这样报答我?冷希瑞,你的良心呢?”杜君扬声声质问,冷希瑞步步后腿,脸色隐隐发白。

  “我只是不想看你越陷越深。”

  杜君扬嗤笑:“别说的这样冠冕堂皇,说白了,你还不是为了你自己。冷希瑞,承认吧,你就是害怕有一天我会像对付冷景瑞那样对付你,所以你才会在觉得自己翅膀硬了之后迫不及待对我动手,可是,你真的以为只要绊倒了我,你的王位就高枕无忧了吗?”她的眼底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痛。

  闻坤的话还在耳边,当时她信誓旦旦,坚信儿子肯定会理解自己的苦心,可是转头,现实就给了她狠狠一巴掌。

  她想起庭审结束时,靳修溟看向她的嘲弄的眼神,似是在嘲笑她的愚蠢。

  杜君扬骄傲了一辈子,从不认为自己的人生是失败的,即便是当初深爱的丈夫做出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她也用自己的方式报复回去了,可是现在,面对这个精心培养的儿子,她第一次怀疑了自己这一生的意义。

  她辛苦谋划一切,故意将冷玄海养废,打压冷景瑞,殚精竭虑地替他在内阁里拉关系,甚至算计了丈夫,就是为了将他送上那个位置,可是现在想想,可真是可笑啊。

  “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让您死,这件事结束之后,您就在家里安享晚年吧。”冷希瑞低声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他不是不知道母亲对自己的好,但是现在的母亲太可怕了,他怕她。

  杜君扬笑,笑得疯狂,“安享晚年?冷希瑞,你将基因实验的事情曝光出去,你觉得我还能活着离开这里?”

  基因实验,将死囚拿来做实验供体,这样的事情不论在哪个国家都是犯法的,就算是冷希瑞想要保她,都保不住。

  “不会的,我会让你好好的,妈,我从来没有想过让你死,你可以联系那个医生,让他出来帮你顶罪,这样你就可以脱罪了。”

  杜君扬嘲讽的看着他,似是在嘲笑他的天真,现在将闻坤供出来,除非她是傻了。

  “你走吧,我们的母子情分就到这里了,以后的路你就只能自己走,但愿你不后悔今天的选择。”杜君扬转身,不再看他。

  冷希瑞欲言又止,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现在不管说什么,杜君扬都是不会相信的。

  门外的清歌与靳修溟对视一眼,先一步离开了。在他们离开不到一分钟,冷希瑞就从里面出来了。

  杜君扬坐在里面,一脸的阴沉,之后,不管警察再怎么问,她也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不是沉默就是用冷漠的眼神望着他们。

  他们又不能对杜君扬刑讯,再考虑到她的身份,拿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靳先生,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她死活不开口。”警局局长也是一脸愁眉苦脸,为了这件案子,他这几天头发都要愁白了。

  他是知道靳修溟的身份的,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厚着脸皮来向靳修溟请教,毕竟里面关着的人是靳修溟的母亲。

  靳修溟脸上挂着招牌式的温和笑意,闻言,不急不缓地开口:“卢局长,这件事我也无能为力,我不是警察,你就算是将人交给我,我也没办法问出情况来啊。”

  卢局长闻言,差点吐血,这母子两个不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卢局长更是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内幕,他能肯定靳修溟应该有办法让杜君扬开口,可是这人现在不愿意伸手,让他也很为难啊。

  “卢局长,警察办案讲究的是证据,你有这时间跟我喝茶聊天,倒不如去找证据,在铁证面前,就算是她想否认也否认不了的。”

  卢局长很想翻白眼,他要是有证据还需要在这里跟他废话?

  他苦着脸,愁眉不展,“现在除了冷萧的指控,我们手里没有其他的证据,更找不到那个实验基地的存在,这样下去,要是真的找不到证据,就无法起诉。”

  “卢局长,说到这个,我这里还真的有一条线索。”

  卢局长眼睛一亮,“还请靳先生说说。”

  “杜君扬跟一个叫做闻坤的男人交往甚密,而这个闻坤是个医生,据说曾经跟杜君扬是大学同学。”

  卢局长先是皱眉,想到什么,眼睛顿时亮晶晶的,一脸感激地看着靳修溟,“我明白了靳先生,我现在就去调查这个叫做闻坤的人。”

  靳修溟笑着点点头,还亲自将卢局长送到了门口。

  清歌看向他,不解道:“手里不是已经有证据了吗?为什么不将那些视频和照片直接给警察?”

  “那些可是鱼饵,用来钓鱼的。杜君扬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闻坤肯定已经得到消息了,你说要是这个时候警方起诉杜君扬,闻坤知道了会如何?”

  “你是想利用闻坤对杜君扬的感情逼迫他现身,然后抓住他,从而问出实验基地的所在?”

  靳修溟点头,“而且要快,要是动作慢了,恐怕他们会将整个实验基地都毁了。”

  “我现在就让人散布消息。”

  “不用,冷一飞已经安排好了。现在恐怕网上已经有了新的消息。”

  清歌闻言,拿出手机看最新的新闻,果然,网上已经闹开了,甚至还有一张实验室的照片。

  “让贺曼跑了那是我们技不如人,这次总不能让闻坤也给跑了,除非他根本不在京都出现。”靳修溟神情笃定,因为贺曼而暴露的老鼠屎被揪出之后,警队的办事效率顿时就高了不少。

  就在靳修溟和清歌正在说话间,冷一飞匆匆走了进来,“清歌小姐,少爷,谷老先生回来了!”

  清歌猛地站了起来,瞪着他,“你刚才说什么?!”

  没等冷一飞说话,清歌就看向了他的身后,一道挺拔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看着那熟悉的眉眼,清歌瞬间红了眼眶,吸吸鼻子,呢喃道:“师父!”

  **

  而此时的闻坤正在实验基地的核心研究室。

  “这几个实验至关重要,绝对不能移动,要是移动了,那心血就白费了。”闻坤神情恼怒,瞪着眼前的封岳,十分不满。

  封岳脸上不悦,“他们马上就会找到这里,这些东西留在这里,你是想让他们将这些作为证据,好让杜君扬和那个判个死刑?”

  闻坤挡在封岳的面前,“不管怎么说,这些就是不能移动,最多一周,一周之内实验结果就要出来了,我为此努力了十年,好不容易就要出结果了,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里。你要是怕暴露这里,可以先将其他的设备运走,但是这间实验室里的东西一律不准动。”

  他已经想过了,杜君扬一定可以撑过一个星期,只要过了这一周,等试验结果出来,他就马上去救她出来。而且有了这份成果,以后他们就会拥有一批可怕的战力,今天欺负了杜君扬的人他一定帮她报复回去。

  “不行,太危险了,这些试验数据你已经备份了,即便是重新做,对你来说应该也不难。”封岳坚持自己的决定,核心实验室是整个实验基地的心脏,这里面的东西也是最重要的,绝对不能丢失,一个实验,不成可以再做。

  “你说的轻巧,你知道这个实验的周期要多长吗?从准备到现在,我们足足花了三年的功夫,光准备工作就一年,期间还有大大小小的数千个实验,你以为想要完成最终的基因融合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吗?只要一周,一周时间结果就出来了。”他的眼底有些赤红,神情激动,甚至有些狰狞。

  封岳知道这人就是个医学疯子,在成果即将出来的时候让他放弃,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但是这一周的时间,他们很可能已经找到了这里,到时候你的成果一样要完蛋,现在将所有的数据、资料转移走,大不了你再重新做一次,三年之内你就会得到新的实验成果。”

  “不行,君扬等不了三年,要是我能完成这次的实验,我就能造出特殊基因的人,他们会成为我的秘密武器,我就有了跟夏国谈判的资本,将君扬救出来。”

  封岳见他这样冥顽不灵,就想打晕他带走,但是闻坤早已用了防备,手中的针管直直指着他,“不要乱动,这里面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即便是皮肤被划破了,你也要受罪。”

  封岳看着那尖尖的针头,暗骂了一声,很想将这人打醒,“我们才是盟友!”

  “你要是怕死你就先走,我留在这里,等到实验结果出来,我自然会去找你们。”

  封岳被他给气的,瞪了他良久,指着他说道:“行,我就让你疯,你就算死了我也不会管你。”他说完,佯装要走,走了两步,忽然一个回身,探手去抓闻坤握着针管的手,却没想到闻坤早就防着他,一个后退,直接退到了实验室里面,门直接落下来。

  若不是封岳速度够快,只怕那脚就要别拿千斤重的门碾断。

  封岳看着关上的门,脸色黑成了锅底。

  ------题外话------

  你们又潜水了,伐开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2264/415904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