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久陌离) > 442.蹊跷(1更)

442.蹊跷(1更)


  杜君扬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岁,精气神都没有了,愣在了原地,一脸的不可置信,嘴里呢喃着:“不可以,不可以是他,不可以,不可以……”

  冷文冀眼神微闪,他觉得杜君扬很奇怪,难道真的就因为她怀靳修溟的时候父亲出轨了,而小五跟靳修溟一起被绑架却没有活下来而恨他吗?

  单单是这两件事值得杜君扬这样恨一个人入骨吗?

  冷文冀总觉得其中应该还藏着其他的原因。

  “冷文冀,你要是敢把王位给他,那你就是夏国的千古罪人,永远无法饶恕。”杜君扬吼道,神情狰狞,整个眼眶都是通红的。

  冷文冀一惊,满上却不动声色,“你不让给,我偏偏要给,母亲,你知道的,我再也不是那个隐忍的冷文冀了,现在的你掌控不了我。”

  “难道你真的要造孽吗?你知道那是谁吗?”

  “我知道,景瑞是你最恨的人,可那又怎么样,他是我的弟弟,亲弟弟!”

  “他是怪物,会吃人的怪物,残忍、暴躁、嗜血,这才是真实的他,他根本不是人!看到我以前养的那只黑猫了吗?那就是他!”

  冷文冀心中巨震,再也无法维持平静的面容,震惊地看着杜君扬:“你胡说,我弟弟不是怪物,你不要以为你随便说几句我就会相信!景瑞是人不是猫!”

  “呵呵,他是人?他就是个人形的怪物,哈哈哈哈哈,我一手创造出来的怪物,哈哈哈哈哈哈。”杜君扬神情癫狂。

  冷文冀一把捏住她的肩膀,“你当初到底还对他做了什么?”他知道杜君扬曾经拿靳修溟做实验,但他以为那是跟他差不多的实验,只是那个实验差点要了他的命,而靳修溟没什么影响,仅此而已,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地那样。

  杜君扬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心中终于舒坦了,诡秘一笑,“想知道吗?我是不会说的,你杀了我啊,你要是愿意杀了我,那我临死前就将所有的秘密告诉你。”

  杜君扬一生骄傲,现在这样的生活对于她来说简直生不如死,可是偏偏她现在就是一个废人,就连自杀地能力都没有,除了一个脑袋,她全身都动不了,当初靳修溟下手十分狠毒,直接废了她,绝了她所有的希望,现在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无法救她,既然这样,她宁愿去死,死才是一种解脱。

  她是故意激怒冷文冀的,就是希望冷文冀盛怒之下能够失手杀了她,这样她也解脱了,而冷文冀也将背负上弑母的罪名,这辈子都洗不干净了。

只是注定要让杜君扬失望了,她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忽然将冷文冀给浇醒了。他缓缓地松开手,直起身,神情难看,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就上当了,他怎么就忘了呢,杜君扬嘴里没有一句实话,他要是相信了才是真的犯蠢了。

  杜君扬还想刺激他,只是可惜冷文冀已经彻底清醒了,根本不管杜君扬说了什么,淡淡开口:“母亲就在这里好好颐养天年吧,我会让人每隔一段都给你讲讲京都的事情,让你知道景瑞的幸福生活,母亲,放心,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我会让人好好照顾你,保佑你活的比我更长久。”

  杜君扬眼见着他就要离开了,大声喊道:“你回来,你给我回来,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呢,都是关于冷景瑞的,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吗?”

  冷文冀脚步微顿,背对着她,“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不管是我的事情还是景瑞的事情,我都不想知道了,母亲就埋在心里吧。”

  “不行,你给我回来,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她的嗓音凄厉,可惜冷文冀脚步不停,早已远去。

  回到家里,冷文冀直接将自己关进了书房,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出来。宽叔有些担心,他已经一天都没有喝药了。

  “少爷,你在里面吗?”

  门口传来宽叔的声音,冷文冀回神,脸色在黑暗中变幻不定,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在想事情,从记事到现在的,一点一滴,还真的让他想起来一些事情。

  听着门口宽叔越来越着急的声音,冷文冀起身,走了出去,“宽叔,我没事儿,不小心睡着了。”他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宽叔舒了一口气,“那就好,我还以为少爷你出事了呢。”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冷文冀一个人呆着,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昏迷了,宽叔只要想起来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在自己家里还能出什么事情,没事。”

  “那也不能放松,少爷,你半天没有吃东西了,先下去吃点东西吧。”

  冷文冀点点头。

  一边吃着东西,冷文冀一边思索着,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宽叔,你还记得景瑞七岁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吗?”

  宽叔闻言,仔细想了想,点头,“记得,就在少爷你生病后不久,四少也病了,不过四少比你好得快,没多久就好了。”

  “可是我怎么记得景瑞好得并不是很彻底,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他,你还说经常有医生出入家里。”

  宽叔半眯着眼睛,他的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已经记不清了,更何况是这么久远的事情。

  “少爷,许是你记错了,那些医生都是来看你的,有很长一段时间,你病得都是迷迷糊糊的,好几次都差点……”

  冷文冀眼底的迷惑更甚,“是吗?真的是我记错了吗?”

  “那段时间,除了老国王和……,其他的人不允许来看你,所以你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四少也没错。”

  冷文冀直觉不对,“那个时候景瑞在做什么你还记得吗?”

  宽叔摇头,那个时候他的全部心神都在冷文冀的身上,哪里有时间关心别的。

  “少爷,是有什么不对吗?”

  冷文冀点点头,又摇头,“也不是不对,就是想起来一些事情,宽叔,你去查查当年景瑞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要查的仔细点,彻底一点。”

  宽叔心中虽然疑惑,但还是点点头,“好的,少爷。”

  冷文冀心中还在思索着,就连吃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吃完饭,看着宽叔端来的药,什么都没说,喝完就坐在那里发呆。

  宽叔已经下去查靳修溟七岁那年生病的事情了,十八年前的事情想要查清楚,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那个时候,不管是杜君扬还是已经死去的冷易,都有意对外隐瞒了,并且将一些痕迹都给处理干净了,哪里还能查的清楚。

  宽叔一连几日都一无所获,而这几天,靳修溟和清歌倒是常常来找冷文冀,不过呆的时间都不长,三天后,靳修溟就离开了,除了清歌与冷文冀,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二哥,明天我也要走了。”清歌说道。

  冷文冀皱眉,“景瑞还没回来。”

  “我跟他说过,他知道的我要离开的,现在大局已定,我也该回去了。”

  冷文冀忽然醒悟过来她说的回去并不是指回家,而是回部队,点点头,“这件事季老将军跟我说过,清歌,你要是想去其他部队,我可以帮你安排。”其实他不是很想清歌回雷影,雷影是个什么存在他十分清楚,每一项任务都几乎要用命去完成,危险性太高,清歌作为自己的弟妹,他自然是不希望她处于危险中的。

  “我对那里有感情,我觉得很好。”清歌笑眯眯,拒绝了他的好意,在那里,有她的战友,三年了,她终于要回去了。

  跟冷文冀告别之后清歌就回了东陵市,她要在家里待几天,好好陪陪家人,这是她之前答应夜云霆的。

  清若筠已经从丈夫那里知道了清歌要回部队的事情,沉默了很久,她想反对,当初让女儿进部队那是逼不得已,要是可以,她并不想,现在她依旧不想,尤其是在经历分离之后,这样的愿望越发强烈,但她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清歌。

  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后,清若筠的改变是很明显的,她知道自己以前的强势让清歌很受伤。

  “清歌,你想清楚了吗?”清若筠问道,还是希望女儿能改变主意。

  清歌点头,神情十分认真:“妈,我已经考虑地很清楚了,很抱歉妈妈,我又要让你担心了,但是有些事情我不能不做,赤练欠我们的,终究是要还的,还有姬家,那些血债,总该一点点讨回来。”

  清若筠眼神波动,“姬家交给妈妈。”

  从她回到轻云集团之后就一直在打压姬家的产业,尤其是姬家在Y国的产业,现在已经被她打压得差不多了,Y国是姬家的总部,也是最重要的部分,那边的产业被打压,对姬家来说才是重创。

  “清歌,其实妈妈很不想你去部队,这个地方太危险,我差点失去了我两个女儿,不想那样的事情再来一遍。”

  清歌心中微暖,主动抱着母亲的胳膊,“妈,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你不要担心。”

  清若筠不可能不担心,但清歌已经做了决定,她无力改变,只能选择支持。

------题外话------

  猜猜看,当年靳美人到底生了啥病。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2264/411819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