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久陌离) > 568.我嫁给他(2更)

568.我嫁给他(2更)


  梅静姝一直低着头,但从冷文冀的角度,是能看到她的侧脸的,自然也看到了她苍白脸色,他的视线微微下垂,落在她的手上。

  她的双手搅在一起,指节都发白了,显然是用了极大的力气在克制情绪。

  冷文冀心中微微叹息,其实这个姑娘未尝不是一个可怜人。

  冷文冀收敛了情绪,看向梅靖远,“所以梅先生的意思跟我舅舅是一样的?”

  梅靖远没有做声,算是默认。

  冷文冀笑了笑,眼神嘲讽,“既然你们都说完了,那就轮到我说了,景瑞跟清歌的婚事不可能作废,他们会按期举行婚礼,至于他跟梅小姐的婚约,我只能说一声抱歉,感情这个东西,讲究的就是一个你情我愿,现在我弟弟不愿意,我不可能逼着他。”

  梅靖远和杜君成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我相信梅先生作为一个父亲,肯定也是希望女儿能幸福的,景瑞有喜欢的姑娘,就算他们真的在一起,以后也会是一对怨偶,我想梅先生肯定也不愿梅小姐受这样的委屈。”

  冷文冀说话一直都是带着笑的,只是这话听在梅靖远的耳中,却充满了讽刺,他刚刚标榜自己是个好父亲,一心为女儿着想,现在冷文冀就抓住了这一点反攻击他。

  他要是继续坚持这门婚事,那就是想将女儿推入火坑,不想让女儿得到幸福。

  梅靖远心中憋屈,一口老血梗在心头,都说这位夏国国王好脾气,甚至个性有些软,在他看来都是狗屁,这也叫软?

  这明明就是绵里藏刀,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还专往人软肉上捅,太狠了。

  梅静姝原本因为父亲的话心中发凉,可此时听到冷文冀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十分舒爽,抬头看他一眼。

  冷文冀的注意力在梅靖远和杜君成的身上,自然没有注意到她。

  冷文冀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开口:“这桩婚事一直没有对外宣布,我想即便是解除了,也对梅小姐的声誉造成不了影响,反倒是硬逼着他们在一起,以后梅小姐才会痛苦一辈子,在我看来,坚持这门婚事没有任何意义,舅舅,你觉得呢?”

  杜君成忽然被点名,心中一紧,对上冷文冀那看似温和,实则冷厉的眼神,手不自觉握了握,他知道冷文冀的意思,可夏国就算是再强,在Y国也是鞭长莫及,杜家的根在Y国,这次遇上的事情,必须要借助梅家的人脉,他根本没得选择。

  “文冀,你这话就不对了,就算是先来后到,那也是静姝先跟景瑞有了婚约,景瑞这样做,已经是不地道了,给予梅小姐相应的补偿,这本就是应该的,至于说解除婚约,那是万万不能的,这门婚事可是你外祖母亲口定下的,这要是解除了,就是我,死后都没有办法跟你外祖母交代。”

  冷文冀眼中嘲讽更甚,这个舅舅简直就是不要脸至极,外祖母活着的时候,都不见得他有多孝顺,现在人都死了将近二十年了,还来这里表什么孝心,简直就是无耻之尤。

  书房的门并没有关紧,留着一条门缝,里面的对外清晰地传到了门外,让早已到了的靳修溟听得清楚。

  靳修溟是从清歌的口中知道杜君成和梅靖远要来这里的事情,至于清歌是怎么知道的,自然是梅静姝通知的。

  梅静姝和清歌对彼此的印象都不坏,那天梅静姝离开靳修溟家的事情还交换了联系方式,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清歌是陪着靳修溟一起来的,也是担心靳修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自己过来,好歹能劝着点。

  不过她跟靳修溟在门外听了这么长时间,也算是对杜君成和梅靖远的脸皮有了些了解,这两人还真应了那句话——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舅舅这话说的不对,外祖母最疼景瑞,要是知道景瑞有了喜欢的人,肯定不会反对的,当然,解除婚约对梅小姐造成的影响我都会做出相应的补偿,可舅舅刚才说的那些,抱歉,我做不到,在座的人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我不点破是给梅小姐面子,毕竟在这件事上,她跟景瑞一样,都是无辜的。”

  梅靖远脸色已经黑了,杜君成也是一脸铁青,刚刚这人说话不算客气,看到底还给了他们装傻的机会,可现在,直接将最后的遮羞布都给扯了,这是打算跟他们撕破脸?

  梅静姝知道今天不好过,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却没想到冷文冀竟然会帮她说话。

  果然,一个疼爱弟弟的男人心是不会太黑的,之前的那些传言当真不可信。他的内心,应该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吧,所以才会为她这个不相干的人说话。

  就是可惜了,这样的一个好人,身体竟然会这样糟糕。

  她的位置距离冷文冀并不算太远,书房的窗户没关,微风吹来,带来淡淡的中药味道,那是冷文冀身上的味道。

  只有常年吃药的人,身上才会带着这样的味道。不算难闻,却莫名的让人心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们是用婚事来威胁你,趁机狮子大开口?”梅靖远冷声质问。

  “难道不是吗?”清冽的男声从门外传来,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挺拔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看到靳修溟进来,冷文冀先是一愣,随即头疼地眨眨眼,现在事情只怕是不好解决了。

  原本他是打算先压一压杜君成和梅靖远,然后再割让一部分利益出去,悄无声息地解决这件事的,可现在靳修溟来了,按照他的性子,只怕是不肯吃这亏。

  清歌跟着进来,对冷文冀眨眨眼,示意他放心。

  看到清歌进来,冷文冀也确实放心了一些,现在也只有清歌才是能完全劝住靳修溟的,就算是他都不行。

  靳修溟随便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似笑非笑地看着众人,“刚刚不是还讨论的挺热烈的吗?现在怎么不说了?继续说啊,除了公开道歉,还有那些杂七杂八的利益交割,你们还希望得到什么?是不是要我二哥将国王这个位置让给你们才算是最大的诚意啊?”

  他的眼神嘲讽意味十足,视线就落在杜君成的脸上,就像是针扎一般,刺得杜君成老脸火辣辣的。

  “我二哥脾气好,不代表你们可以倚老卖老欺负他,今天我就将话放在这里。婚约,你们愿意解除也好,不愿意解除也罢。这个人我都不会要。”

  他是个十分强势的人,只是这份强势品势都掩藏在他那张温和的假面下,像今天这样锋芒毕露,针锋相对的,极少有。

  可见他今天是真的怒了。

  清歌就站在他的身后,轻轻在他的背上拍了拍,示意他注意点,梅静姝还在这里呢。

  梅靖远和杜君成的嘴脸虽然难看,但梅静姝确实个不错的姑娘,不该将她也连带进去。

  梅静姝倒是没有生气,虽然被靳修溟给嫌弃的一文不值。

  她微微抬眸,扫了一眼父亲和杜君成,看着他们那铁青的脸色,心中那口郁气终于散了出来。

  她的视线在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今天明显父亲和杜君成是占不到上风了,这冷家兄弟,哪里是他们想拿捏便拿捏的。

  “其实。”她缓声开口,“这件事还有另一种解决方法,对大家都很好,也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众人的视线齐齐看向她,就连杜君成和梅靖远都看向了她,等着她的下文。

  梅静姝定定地看着冷文冀,冷文冀被她看得心中莫名,他跟她还没有默契到对视一眼就知道她想说什么的地步吧?

  “我嫁给冷文冀,什么都解决了。”梅静姝缓缓开口,扔下一颗惊雷,将书房里的众人炸得外焦里嫩。

  就连清歌都吓了一跳,昨晚上梅静姝给她打过电话,说了今天梅靖远要上门拜访的事情,清歌曾问她,她是怎么想的,当时梅静姝只是笑了笑,只说自己已经想好了,感情她的想好了就是这个?

  冷文冀一向是从容镇定的,此时也被梅静姝的话惊得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反应。

  倒是梅靖远,反应最快,想也不想地回道:“不行,我不同意!”

  冷文冀那就是个病秧子,谁知道他什么之后就不行了,梅静姝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就算是做Y国的王后都是可以的,哪里能便宜冷文冀这个病秧子。

  要是冷文冀是个健康人,那他乐见其成,可问题是,他不是啊。

  梅静姝早就料到了父亲会反对,对此也不意外,只是淡淡开口:“冷文冀也姓冷,至今未婚,也没有未婚妻,我自认长得不差,学识礼仪方面也拿得出手,嫁给他哪里不合适?”

  “结亲结的是两姓之好,而非结仇。靳修溟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也没有做小三的兴趣,与其逼着他解除婚约娶我,不如让我嫁给冷文冀,依旧是一家人,有什么差别吗?”

  梅靖远脸色青白交加,被这女儿给气得,有什么差别还需要我告诉你吗?你这个蠢货!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2264/389495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