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久陌离) > 21.将你的衣服脱下来

21.将你的衣服脱下来


  靳修溟抿唇,“没洗。”

  “啧啧啧,靳医生,你听过一句话吗?”

  靳修溟不解地看着她,只听得清歌一字一句地说道,“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你这样讲究,是要得富贵病的。”

  靳修溟薄唇紧抿,看着清歌坐在树干上,双腿还在那里晃啊晃的,姿态悠闲,一点也没有女孩子的样子。

  这种果实多汁,清歌的嘴角留了一丝果汁,别看这果实外表是黑色的,里面的果肉却是鲜红色,红色的果汁,白皙的肌肤,鲜明的对比,刺激着眼球,靳修溟眸色渐深,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微微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果实,缓缓咬了一口。

  清脆、甘甜,比想象的更好吃。

  “就是嘛,一个大男人,这么讲究做什么,这样多好。”清歌笑眯眯。

  靳修溟一怔,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吃了没洗的食物,口中的果实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又看一眼吃得香甜的一人一狗,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身子放松,咽下了口中的果肉。

  清歌已经解决完了一个,冲着树下喊道,“靳医生,将你的衣服脱下来。”

  靳修溟微愣,“什么?”

  “将你的外套脱下来,我要将树上的成熟果实都摘了,不然挂在这里也是浪费。我们没带东西上来,总不能用手捧着回去吧。”

  “为什么不用你自己的衣服?”

  “我的衣服没有你的衣服大,你的衣服装的多。我还想多摘一点给阿牛婶婶送点过去,她家的小孙孙喜欢吃。人家一大早给我们送包子,我们总要礼尚往来的嘛。”

  靳修溟定定地看着清歌,清歌不甘示弱地回视,最后还是靳修溟先妥协,慢腾腾地脱下了外套。

  “我摘,你接。”清歌已经站到了树干上,就那么细细的枝条承载了她整个人的重量,也不知道这树枝能不能撑住,万一断了怎么办?

  靳修溟在下面看的得心惊胆战,清歌却没有丝毫的顾虑,灵活地在各个枝条间穿越,靳修溟说她像只猴子是一点都没错。

  一个摘,一个接,配合默契,没多久,树上的黑色果实就被摘完了,清歌从树上一跃而下,拍了拍手,看着地上的那堆果实很是满意,“走,我们回家。”

  靳修溟自然地将衣服打个结,将果实牢牢包裹在里面,跟在清歌的身后,清歌的手上还拿着一颗果实,一边咬着,一边跟旺财说话,旺财竟然也时不时地汪一声。

  靳修溟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早上被清歌看光的怒气忽然就烟消云散了。

  清歌解决完果实,心情极好,嘴里哼着小调,不知道叫什么,还挺好听的。

  走回大院,谷天一不在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清歌也不在意,直接走进厨房拿了一个盆子出来,指挥着靳修溟将果实放进去,又分出了一大半。

  “靳医生,就麻烦你将剩下的这些给洗了,我把这些给阿牛婶婶送去。”

  靳修溟没有意见,点点头。

  “阿牛婶婶。”

  靳修溟在厨房里都能听到隔壁院子里传来的清歌的声音,他的心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平静,却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清歌回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脸上笑盈盈的,看见靳修溟,眼睛微亮,“你有口福了,中午我们去阿牛婶婶家吃饭,你不知道,阿牛婶婶做饭可好吃了,小时候我最喜欢去她家吃饭,这里的味道绝对是城市里吃不到的。”

  靳修溟神情无波,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女人不仅好色,还好吃。

  “谷爷爷呢?”

  “我师父在阿牛婶婶家,跟阿牛叔聊天呢。”

  清歌又躺回了躺椅上,手横在眼睛上,晒着太阳,靳修溟则是坐在不远处,不知从哪里搬来了一个小马扎,就那么坐着看书。

  小马扎有些矮,靳修溟人长得高,这样坐其实很不舒服,但他却没有丝毫的不适,悠闲自在。

  清歌侧头,就看到了他的侧脸,啧啧啧,真是个连侧脸都完美的男人。

  从清歌的角度看过去,靳修溟皮肤白皙得仿佛发着光,脸上细腻得连个毛孔都看不见。

  “靳医生,你要是换上女装,必然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一枚。”清歌不知何时已经支起了上半身,斜躺在那里,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侧脸,也不怕无法保持平衡摔了。

  靳修溟闻言,脸上的温润顿时一僵,低垂的眸中泛着一丝冷光,出口的话却温和,“清歌小姐似乎对我这张脸很感兴趣?”

  清歌大方点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靳医生如此盛世美颜,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喜欢。”

  靳修溟薄唇微抿,“清歌小姐,用盛世美颜来形容一个男人的容貌,男人未必会高兴。”

  清歌轻笑,“我相信靳医生这样的谦谦君子是不会在意我的玩笑话的。”

  靳修溟嘴角下垂,“清歌小姐,我不是君子。”所以千万不要用什么君子的准则来要求他。

  清歌眼神微闪,她就说这靳医生人前人后两副面孔,现在这是要露出真面目了?莫名的,清歌心中多了一丝期待。

  “靳医生,不是任何男人都能像你一样漂亮的,我这是对你的夸赞与肯定。”

  靳修溟心中却升起了一股戾气,从小到大,他最讨厌的就是人家拿他的外表说事,而清歌不止一次提起。

  余光轻扫,就看见了清歌略带期待的眼神,靳修溟心中嗤笑,看来某人这是故意的了。

  微微一笑,靳修溟温润开口,“那就多谢清歌小姐的夸赞了,确实,男人里能长成我这样的不多,别说男人,就是一些女人,都未必能有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

  呸,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真开染坊了。清歌心中暗暗唾弃,还有一丝遗憾,本以为这人要发飙了呢,结果竟然生生压下去了,面上却依旧笑盈盈的,“靳医生对自己的定位倒是挺准确的。”

  靳修溟笑容温润有礼,“不及清歌小姐。”

  啧,这人忍功不错啊。她承认刚才夸奖靳修溟的话都是故意的,本想看看这人会不会出现一些不一样的神情,没想到令她失望了。

------题外话------

  这章节名真是荡漾啊,荡漾。

  **

  感谢琪琪qwq送的花花,柠岚打赏的书币,么么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2264/156833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