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二堂姐) > 第三九章 容忌撒娇(二更)

第三九章 容忌撒娇(二更)

  “本王的人,身上岂能留疤?”

  客栈的门被一股劲风冲开,东临王赫然立于门口。

  他抬着头,看向二楼廊道上的我,悄然松了口气,“真是不让人省心,荒村客栈都敢来!”

  东临王翩然飞上二楼,指尖轻点我前额,轻轻浅浅印上了一个吻。

  我边上四位将士面面相觑,纷纷瞪向东临王,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手中兵刃蠢蠢欲动。

  东临王感受到杀气,不悦地扫了他们一眼,“你身边跟着四个男人,多有不便。不若,我替你将他们阉了?”

  我连连摆手,“可别!阉了他们对我也没好处啊,那玩意儿又不能拿来吃!”

  话一出口,我就察觉到自己失言,悄然红了脸,颇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

  偏偏白虎没有眼力劲儿,虎头虎脑地冲上前,关切地问道,“王爷,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跟那些香喷喷的小娘子差不多,怪好看的!”

  东临王无视了他,将我拐入一间客房,低下头附在我耳边吹着气儿,“谁说不能拿来吃?歌儿竟如此健忘!”

  我满头黑线,东临王真的是十分恶劣了!动不动就调戏我!

  “你别靠我这么近,禽兽!”我后退了一步,两手挡在胸前,以防他一个激动,又对我上下其手。

  他果真没有再动,定定地站在我身前,指着我的额头问道,“怎么伤的?”

  我不以为意地说道,“小伤。”

  他忽而将我抱上桌子,一手将我的身体牢牢固定在怀中,另一只手覆在我前额,为我疗伤。

  我纳闷地看着他,问道,“什么时候学的治愈术?”

  “本王什么不会?”他反问道,薄薄的嘴唇靠我极近,几乎是贴在我鼻尖上,使得我心跳入鼓。

  奇怪!怎么每次靠近他,心跳就会不自觉加快?

  他低低说道,“幸好本王来得及时,不然让人看见你额间印记,本王不知要多上多少情敌!”

  东临王那不安分的手几度在我背后徘徊,又几度放下,犹豫不决的样子和他往常的冷漠清高相差甚远。

  许久,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手贴在我胸口,小心翼翼地问道,“本王手冷,可以借我暖暖吗?”

  啪——

  我毫不犹豫地扬起手,朝他脸颊扇去,“东临王,你一天不占小爷便宜就浑身难受是吧?”

  他白皙的脸上瞬间留下了一道五指印,但并不见半分羞恼。

  我无奈地将他的手往边上扯,“东临王,你究竟是有多缺女人?”

  东临王坚决不肯将手挪开,面露委屈,“只缺你。一百年,三万六千多个日日夜夜,歌儿大概不知本王是如何度过的!”

  “如何度过的?”我好奇地问道。

  东临王低头噙住我的唇瓣,仿若要将我嘴里的津液汲取干净一般,久久地同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我原本可以推开他,只因为多看了一眼他毫无瑕疵的脸,心跳漏了一拍,竟鬼使神差地迎合着他的吻。

  他欣喜至极,双手搂着我的腰身,询问着我,“歌儿,你是接受我了吗?”

  我强迫着自己狠下心来,万万不可沉溺在他的柔情之中。但不知怎的,一看到他透着水润的唇,就忍不住贴上前,狠狠地索着吻。

  不知不觉间,我双手已然挂在他脖子上,意乱情迷。

  他近况也好不到哪儿去,摸索了许久才解开我背后的裹胸布的暗扣。

  嘣——

  暗扣崩裂的声音如惊雷般,使我瞬间清醒过来。

  我错愕地抬头,以手封住了他的唇,冷漠言之,“你对我下药?”

  他无辜地辩驳道,“歌儿,你就承认吧,你也很想要我,对吗?”

  我凑近闻着他带着水光异常诱人的唇,才觉他唇上有淡淡的合欢香。

  “说吧,接近我究竟有何目的?”我声音骤冷,眼里情欲不再,只剩戒备。”

  东临王眷眷不舍地松开我,闷闷不乐说道,“能有什么目的?无非是想要让你多喜欢我一些!”

  我用力地擦着嘴唇,不悦地问道,“为什么对我下合欢香?难道你不知道我服了冷香丸,不能行周公之礼?”

  他矢口否认道,“本王并没有对你下药。本王只是喜欢那味道,涂抹在唇上提神罢了。”

  东临王这张嘴,坏得很!

  我明知道他故意在唇上涂合欢香引诱我,却又拿他没办法,只闷闷地上了榻,将床幔放下,朝着床幔外的东临王下了逐客令,“出去,我要睡了。”

  东临王突然拿来一钉板,将之扔在我卧榻之前,发出沉重的响声。

  我瞅着一寸长的钉子,不寒而栗。这厮,该不会拿钉子扎我吧?

  我连连从卧榻上爬起,谄媚笑道,“东临王,钉子无眼,你莫要伤了手。”

  呲——

  他突然双膝跪在钉板上,面容依旧冷淡,但我心里已经渐渐被他打动。

  “歌儿,本王发誓,今生今世,再不会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东临王信誓旦旦保证道。

  我看着他渗出两滩鲜血的膝盖,竟有些于心不忍,连连规劝着他,“东临王,快起来,如此大礼小爷我受不起!”

  “你若是不原谅本王,本王就长跪不起!”东临王有些别扭地说道,耳根红透。

  我憋着笑,忽觉会撒娇的东临王有几分可爱,“东临王,这不是你的风格!谁教你的?”

  东临王尴尬说道,“铁手说女人们都心软,要哄。”

  铁手说的也不无道理,但可惜,我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女子,铁石心肠,即便有一瞬间的悸动但很快就会忘却。这大概和我缺失的三魂七魄有些关系,自打我有意识以来,就薄情寡淡,鲜少有人能真正走到我心里。

  东临王见我沉默不语,继而问道“你带着屋外四人闯荒村客栈,可是为了寻李稚漪?”

  “东临王有法子寻到她?”我好奇地问着。

  他从钉板上站起,顺势撩开床幔,坐在卧榻上,琥珀色的眼眸灼灼地盯着我,“若本王帮你寻到李稚漪,歌儿打算怎么谢我?”

  我思忖了好一会儿,依旧想不出该怎么谢他,遂反问道,“你想要我怎么谢你?”

  东临王似乎是料到我会这么问,我语音未落,他就接过话茬,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道,“以身相许。”

  ------题外话------

  今日三问:

  1.北弦月喜欢的姑娘是谁?

  2.清辉最擅长煲什么汤?

  3.素瑶和素真的爹是谁?

  答对一个问题66xxb,以此类推~(https://www.xshengyan.com/book/1518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