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六月十) > 588 最后的传话

588 最后的传话

  第五百八十八章

  在顾言之说完这句话之后,顾老爷子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言不语,就这么一直看着顾言之,仿佛是在重新审视这个孙子。

  顾言之也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他看着,垂下的眼睑遮住了他眼底所有的情绪。

  最后顾老爷子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顾言之的办公室。

  他拄着拐杖目不斜视的从顾言之身边经过,拐杖一下又一下敲打在地面的声音同时也敲打着顾言之的心,一直到那个声音已经消失很久了,他仍然能够感觉到自内心深处的痛楚。

  并不激烈,却细细密密,让人无处可逃。

  ++

  晚上十点多,顾言之拖着一身的疲惫结束所有工作回到别墅,迎接他的是苏云卿甜美的笑容和温暖的拥抱。

  在看到苏云卿的那一瞬间,顾言之只觉得浑身的疲惫如潮水一般渐渐退去,只余下有她身边时的放松和安宁。

  他环着苏云卿的肩膀,侧身给了她一个温柔的吻,然后才半抱着她,两个人一边说着今日的琐事,一边往屋内走去。

  顾言之在公司已经吃过工作餐了,但是当他看到苏云卿特地为他准备的宵夜时,还是什么都没说的在餐桌边坐了下来,满目温柔的看苏云卿笑嘻嘻的盛了一碗汤放在他面前。

  “这是我今天刚刚跟阿姨学的,你试试看好不好喝。”

  顾言之见苏云卿似乎抓身想走,下意识拉住她的手,说道:“你坐下来陪我。”

  苏云卿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厨房里还有阿姨做的点心,是你喜欢的虾饺和牛肉球,是按照你的口味少放腐皮多陈皮做的,还有云吞面和蟹黄烧麦,我就端出来给你。”

  顾言之其实没什么胃口,他摇头,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不用,我喝这个就够了。”

  苏云卿笑笑,从善如流的坐下后轻轻靠在他身边,“那这些点心我们就留到明天早上当早餐吃,正好面也没下,明天我们一起吃。”

  顾言之淡淡的‘嗯’了一声,手在她脸上轻轻摸了一下,然后才开始低头喝汤。

  在他喝汤的时候,苏云卿一直安静的陪着他,时不时低声问他两句不好喝,喜不喜欢之类的,看他喝完之后十分积极的再给他添了一碗。

  “你最近瘦了好多。”苏云卿心疼的摸着顾言之的脸,“等你忙完这段时间之后,我们就去旅行好吗?”

  顾言之一笑,握着她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好,想去什么地方?”

  苏云卿想了想,说道:“哪里都行,反正这个时代我还有好多地方都没去过。最重要的是顾大哥你喜欢,还有就是必须得你陪着我去,其他的都不重要。”

  顾言之笑笑,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在什么季节什么地方的风景最好,最适合旅行,还有就是自己手上的这些工作,哪些可以提前完成,哪些可以移交到别人手上,尽量争取挤出更多时间来陪苏云卿。

  “你的工作没问题吗?”顾言之问道:“最近应该很多工作找你吧。”

  “嗯。”苏云卿语气轻松,“不过Stehpen帮我推了大部分,然后我自己又推了一部分,现在手上就只有几只广告,一个综艺节目的飞行嘉宾,话剧的排练要九月才开始,时间完全排得开。”

  顾言之说:“《青海湖蝴蝶》吗?怎么不选个电影或者电视剧?如果没有喜欢的本子,可以找人给你量身写一个。”

  “我暂时还不想拍电影和电视剧。之前说要做话剧,都还没做出个成绩来就生病了。现在既然病好了,当然是要先把之前的目标先完成,然后才可以开展下一个工作呀。”

  苏云卿不是那种东敲一个榔头西打一个棒子的人,既然当初决定要暂时告别影视圈来演话剧,那起码在话剧方面也要交出一份让人满意的成绩单才能说其他。

  顾言之听了之后也没说什么,关于苏云卿的工作,只要工作量在她的身体能够接受的强度范围之内,并且没有什么危险,顾言之一般都不会干涉——当然了,每天跟Stephen要苏云卿的行程表,这不是干涉,而是关心。

  等顾言之喝碗汤,洗完澡回到房里之后,苏云卿已经半躺在床上,手里还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顾言之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随口说了一句。

  “卿卿,不要这样看书,对眼睛不好。”

  苏云卿闻言扑哧一声笑了,顾言之奇怪的看向她,就见苏云卿已经扔了书,抱着枕头半趴在床上,托着腮对他笑道:“顾大哥,你刚才说话的语气好像是我的长辈。”

  顾言之脸色一黑,二话不说扔掉浴巾扑到床上,在苏云卿的嬉笑声中自上而下的压着她。他充满威胁的俯下身,眼神危险,气息灼热。

  “长辈会对你做这种事吗?嗯?”

  苏云卿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脸上一红,咬着唇不说话了,只用水润润的目光看着他,眼角眉梢都是温柔旖旎的情意。

  她微微垂眸,收拢了圈在顾言之脖子上的手。

  顾言之低笑一声,顺着她的力道压了上去。

  满室缱绻,春意融融。

  ++

  情投意合,酣畅淋漓的云雨过后,苏云卿神色倦倦的趴在顾言之怀里,手还紧紧抓着他的一只手臂不放。

  顾言之一边轻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任她顺滑的长发在自己指尖温柔缠绕,一边低着头温柔的亲她,像是怎么也亲不够似的。

  “要不要睡了,嗯?”男人的声音里充满餍足,低沉性感的嗓音听得苏云卿耳根发烫。

  她用脸蹭蹭顾言之的脖子,乖巧缠人的就像一只小猫崽似的。

  “顾郎,”她喊着只有两个人在房中时才会喊的称呼,尾音拖的极长,略带沙哑的声音里依稀残存着方才极致后的欢愉。“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顾言之的动作一顿。

  “为什么这么问?”

  苏云卿说:“不知道……就是一种感觉。觉得你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

  说着,她又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从顾言之的怀中半撑起身,刚才慵懒惬意的表情消失不见,换上了忐忑。“你是不是看了那天的新闻?”

  顾言之不解:“什么新闻?”

  苏云卿咬咬唇:“就是我去做康老师演奏会嘉宾时的采访。你……你是不是生气啦?”

  顾言之回想了一下那天的访问——顾大总裁再怎么忙,还是会抽空看一下自己小女朋友的访问的——苏云卿说的都是一些很官方的话,并没有什么让自己印象特别深刻的,更加谈不上生气了。

  “我为什么要生气?”

  “就是……”苏云卿低着头,像是有些不敢看顾言之。“我没有跟媒体承认我有男朋友……”

  哦。

  顾言之想起来了。

  当时媒体问苏云卿消失半年是不是谈恋爱去了,苏云卿没有否定,但是也没有正面回答。包括Sthpen在内,苏云卿身边的绝大部分都以为她会趁势公布自己有男朋友的消息,在采访结束之后,Sthpen还特地问她需不需要在微博上来个官宣。

  苏云卿没同意。

  “我并不是不愿意公布。”苏云卿见顾言之一直不说话,以为他真的生气了,连忙解释道:“我就是觉得……你最近总是心事重重的,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我怕我贸然公开会坏了你的事,所以想先回家跟你商量一下。”

  顾言之愣住了,平时不管他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他都很少会把负面情绪带回家。就像是今天和顾老爷子正式决裂,他对自己的最大纵容也不过是让苏云卿坐在身边陪他喝了两碗汤而已。

  所以对于苏云卿竟然能够看穿他的心事,察觉到他的情绪,顾言之心里是很惊讶的。但他看到苏云卿充满了忐忑和担忧的眼睛时,这些惊讶很快就变成了恍然大悟。

  是了。

  就像是他因为喜欢苏云卿,所以哪怕苏云卿的情绪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他都能够立刻察觉出来一样,苏云卿对他也是如此。

  正因为深爱着他,才会让所有的小事都被无限放大。

  顾言之相信,哪怕自己只是无意间皱一皱眉头,苏云卿都会担心他是不是不开心了,是不是遇到困难了。

  而和这些炽热真挚的关心相比,今天……不,从更久之前开始,他与自己至亲之人的对峙才更显得冰冷而讽刺。

  顾言之深吸一口气,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

  “下午的时候,顾欣柔联系了我,说要带爷爷去米国,以后没有要紧事就不回来了。然后,她还替爷爷传了一句话给我。”

  苏云卿不知道顾欣柔会跟顾言之说什么,但她仍是下意识的抱紧了顾言之,希望鞥能够在此刻分他一点微不足道的温暖。

  “爷爷要顾欣柔告诉我,在他有生之年,都不想再见到我。”

  “以后,他就当没有我这个孙子。”(https://www.xshengyan.com/book/1512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