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南湖微风) > 第九十一章他是她的守护神

第九十一章他是她的守护神


  “沐晴,你爹他有没有性命危险?”杨瑶光看女儿停下了清理伤口的动作,按捺住心里的害怕问道。

  虽然她的夫君让她失望过很多次,也怨恨过很多次,但是她还是不想让许奕融去死,他死了,她就成寡妇了,她的孩子们也没了父亲。

  “娘,我爹不会有事的,我给他服用了解毒丹,他没有性命危险。你先陪着爹,我去煎药让爹喝,尽快将体内的淤血给排出来。”

  许沐晴对着她娘露出一个安抚性的笑容,“等到明天我爹就又生龙活虎了。”

  “真的没事吗?三支箭呢,都射穿胸口了,怎么可能明天就生龙活虎了?”杨瑶光将信将疑地问道。

  “你女儿的医术厉害着呢,喝几天药,真的就没事了,没有性命危险,我爹应该是穿了什么护心软甲,伤得不是太严重。”许沐晴安慰道。

  “没有性命危险那就好,幸亏你爹穿了软甲,不然命可就真的没了,简直太让人害怕了。”杨瑶光再一次得到肯定的答案以后,终于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娘,我去煎药了。”

  许沐晴挑选了需要的药材,跑到厨房去煎药去了,心情却意外地沉重和凛冽。

  袭击她爹的人还在箭头上抹了剧毒,不到半个时辰就能让人丧命的毒药,若不是爹的侍卫将他带回来得快,又及时服下了九转还魂丹,恐怕她爹现在已经去见了阎王了吧。

  “紫鸢,你去把爹身边的刘飞叫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没过一会,许奕融身边的心腹侍卫刘飞就来到了她的面前,满脸愧疚,“小姐,属下没有保护好将军,还请小姐责罚。”

  “我爹他不会死,你不用这么内疚。我叫你过来,是想问你,我爹在哪里被人袭击的,你们之前就没有发现任何的危险吗?”

  刘飞如实地回答道,“将军都已经回到城里了,离将军府只有不到两柱香的路程了,谁料不知道从哪里飞出了几只箭弩,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城里,竟然能准确地射中了将军的胸口。”

  “对不起,小姐,属下辜负了将军的信任。”

  许沐晴摆了摆手,“没事了,你下去吧。”

  离将军府的路程很近,又熟悉她爹平常会走的路,还有准确地掌握好时间,谁会是凶手呢?

  许沐晴一边煎着药,一边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的脑海里涌过了三个可疑的人选,一个是萧霖策,他娶不到她,得不到她爹的势力,很有可能恼羞成怒之下,想要弄死她爹。

  另外两个可疑的人选就是她的叔叔了,她娘断了对候府那边银钱的支持,那些人肯定会怀恨在心,所以买通了杀手去诛杀她爹。

  许沐晴心里升起了深深的无力,在这种时候她愈加地感受到,必须要有她能调配的,可用的人手才行,不然她现在太被动了。

  等到明天她去师父那里,让师父给她两个忠心可靠的丫鬟,又聪明又机灵又会武功,帮她打探消息吧。

  心底打定了主意,她不再去想那些了,继续认真地煎药,等到药煎好了,晾到了适宜的温度,端到她爹的面前,让她爹喝下。

  “娘,你让丫鬟把消息传到沐恩候府那边去,我爹病了,叔叔婶婶是不是应该过来看望我爹啊。”

  许沐晴在她爹喝了药睡下以后,径直对杨瑶光说道。

  “叫他们过来干什么?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他们,来了只会让我受气。”杨瑶光一刻都不想看到那些吸血鬼,直接就驳回了。

  “娘,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做,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啊。”

  她要看看,有没有可能是许亦勇和许奕帆那么做,如果是,她就不用再费力地去搜查了,直接想办法弄死这个禽兽一样的叔叔。

  “我不想去!沐晴,你好好地照顾你爹,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做什么?”

  “娘,我要确定是不是沐恩候府那边的人对我爹下的狠手,你把他们叫过来,我旁敲侧击一下心里就有数了,你也不想伤害爹的仇人一直逍遥法外吧?”

  许沐晴将她的猜测说了出来,锐利地看着她娘。

  “他们敢!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我跟他们拼了,将他们全部杀了给你爹谢罪,简直太过份了。”

  “不一定是他们,还有我爹的政敌那些,娘,你把消息传过去,我来试探一下。还有娘,你别在脸上流露出任何的怀疑来,让我来问他们。”

  杨瑶光想到那些丧心病狂的人有可能是害她丈夫的凶手,更是气得浑身发抖,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娘这就让人去传话。”

  二房和三房的人得到消息,很快就跑过来了,“大嫂,大哥他遇到袭击了,情况怎么样了?”

  杨瑶光和许沐晴满脸沉痛,被许亦勇这么一问,眼泪立刻控制不住了,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流了出来。

  “夫君现在的情况很凶险,那箭头上还被人抹了剧毒,很致命,哪怕沐晴已经尽了全力,想办法把大部分毒都清了,可是流进血液里的那些毒要怎么能清理干净?我真的很担心你大哥这次能不能挺得住。”

  许沐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纤细柔弱的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娘,爹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再去寻找解药,把爹的毒给解了。爹还没给我找到好的夫家呢,他喝了药,明天醒来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眼泪模糊了她的眼眶,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却是那么的不自信,还透露出强烈的害怕。

  “沐晴,你也真是够不懂事的,你爹既然被人袭击,靠你一个人的力量怎么行?还不快点进宫去请御医过来给你爹看看,耽误了时间是会要你爹的性命的。”

  许亦勇脸上也布满了担忧,责备地对她说道。

  “二叔,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现在宫门早就关了,我怎么去叫御医过来啊。那些袭击爹的人太可恶了,我一定要报官,让太子殿下帮我好好去查,但凡可疑的人全部都抓进大牢里严加审问,我就不信了,那个人竟然那么厉害,能够从京城飞出去。”

  许沐晴又是害怕,又是着急,忍不住发狠地说道。

  李芙蕖和许沐蕊身体忽然紧绷,眼睛里有惊恐的神色一闪而过,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足以让许沐晴看得清清楚楚了。

  原本她心里是有些怀疑的,现在几乎确定了八分,一定是她的二叔,好狠毒好贪婪的人啊。

  许亦勇蹙着眉不赞同地说道,“报官的事情等到天亮以后再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你爹醒过来,脱离性命危险。”

  “要是我爹真的遭遇什么不测,二叔,三叔,你们一定要好好地护着我们啊。虽然以前我们曾经闹过很多的不愉快,但是我希望叔叔们能够不计前嫌。”

  许沐晴越是说,越是哭得撕心裂肺。

  “我被我爹惯坏了,有时候说话做事难免霸道骄横,请叔叔们原谅。我好害怕那些毒会要了我爹的性命。”

  许沐晴泪眼模糊,“我爹现在还发着高热,昏迷不醒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脱离危险,还是就这么离开我们了。”

  杨瑶光和许沐晴抱在一起哭成一团,让旁边的人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

  许亦勇和许奕帆来到大哥的床前,忍不住伸手去试探许奕融额头上的温度,还有他的呼吸。

  伤者头滚烫得吓人,脸色通红,呼吸微弱,像是随时都能断气一样。

  许亦勇低着头,眼睛里流露出了一抹笑意来,太好了,许奕融终于要死了,他倒是要看看,以后大房这边的人还敢不敢像以前那么嚣张了。

  他以为自己笑得很隐秘,没有谁能看到,然而一直偷偷关注着他的许沐晴却看到他嘴角翘了一下,很明显是笑了。

  她忍不住握紧拳头,指甲在掌心里掐出了深深的痕迹。

  都不用去查了,果然是沐恩候府的人。

  “大嫂,沐晴,你们也别太担心了,大哥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性命危险的,你们也要保重身体。”

  许亦勇抬起头来,再次恢复成了满脸凝重的模样。

  “好,以后整个许家就要两位叔叔撑起来了,沐晴,娘现在有点难受,你帮娘送两位叔叔。”

  许沐晴拿着帕子擦了一下眼泪,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两位叔叔和婶婶们先回去,要是我爹的情况好转了,明天我会让丫鬟去告诉叔叔婶婶们。”

  她走到许沐蕊的身边,厚着脸皮挽起后者的脸,“沐蕊姐姐,以前我们闹过很多的不愉快,请你原谅我的不懂事。是我太心胸狭窄了总是惹你生气。以后我们做好姐妹好吗?”

  “我爹被人袭击倒下,终于让我明白了,我以前凡事只想着自己,真的太自私太不应该了。怪不得你总是看我不顺眼,是我太欠揍了。”

  许沐蕊眼睛里有着强烈的幸灾乐祸,她在心里说,最好这个大伯熬不过今晚上,直接死了更好,看许沐晴还敢在她的面前嚣张厉害不。

  “你知错就改,我自然不会跟你计较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姐姐,你要听我的话,你娘断了对候府的银钱支持,我们现在的日子过得可艰难了,你是不是应该有些表示。”

  许沐晴立刻很上道地说道,“我会跟我娘说的,让她再继续支持候府,支持叔叔和婶婶,等堂哥们科考金榜题名以后,我娘也会想办法替堂哥们铺路的。”

  “沐蕊姐姐,对不起啊,这段时间你和婶婶都瘦了很多,是因为候府那边的开销太大了吧。二叔存在钱庄里的银子是不是取出来得差不多了,都是我和我娘之前太目光短浅了,闹得整个大家族鸡飞狗跳,一点都不和睦。”

  许沐蕊冷哼一声,浑然不觉她被许沐晴套路了,滔滔不绝地说道,“可不是,我爹把之前好不容易存的银子都用光了,你娘和你真是太不厚道了。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毕竟你和你娘以后都要靠着我爹呢。”

  “那等我爹的身体好些了,我就让我娘去钱庄给你们存一笔银子。是如意钱庄吗?还是汇富钱庄?到时候我让娘直接存到叔叔的名下。”

  许沐蕊得意地说道,“用不着那么麻烦啦,你让大伯母直接给银子给我娘就行了,我娘自己会去存的。”

  “那怎么行,寄存银子在钱庄要交不少银子的,我怎么能让你们出。二婶,沐蕊姐姐,只要以后二叔护着我们,我娘绝对不会在银钱上亏待你们的,我保证。叔叔平常存银子在哪个钱庄,我好让我娘存一笔,银票你们拿着,这样也更加方便一些啊。”

  许沐晴说着又泫然欲泣了起来,脸上流露出了浓浓的惶恐和害怕,“我爹哪怕醒过来,我也担心他以后不能再行军打仗了,他那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不管怎样,我们都要依靠候府,依靠叔叔了。”

  李芙蕖被她捧得都飘了起来,她原本就对将军府巨额的财富垂涎三尺,现在看许沐晴的姿态摆得那么低,哪有不膨胀的道理。

  “既然你这么诚心地示好,那就遂了你的心意了,你让你娘把银子存在通明钱庄吧,数目不能太少哦,存得太少人家会看不起你们的。”

  许沐晴终于得到了她想要的有用的信息,立刻保证道,“那好,就存在通明钱庄,先让我娘存两千两银子吧。”

  “二婶,沐蕊姐姐,你们先别让二叔知道,我担心在这个节骨眼上二叔不会收,二叔其实也很关心我爹。”

  许沐蕊在心里说道,怎么可能不收,有本事你给两万两,二十万两,你看我爹收不收。

  不过她嘴上还是说道,“那是,我爹也不是那种爱财如命的人,上次和你娘闹得那么凶,着实是你娘太过分了。”

  许沐晴吹捧了李芙蕖和许沐蕊一路,直到她们回来了沐恩候府。

  许沐蕊得意得简直快要忘形起来,“娘,等大伯死了以后,我一定要狠狠地磋磨许沐晴那个贱人,让她在人前抬不起头来,这些年我真的憋了太多的气了。”

  李芙蕖比女儿要警惕一些,忍不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声张出去,等到你大伯埋葬以后再说那些事情,不然你爹看到又要说你了。”

  许沐蕊想想也是,她终于收敛了一些神色,不过想到那么多的银子以后随便她花的时候,她的心情控制不住地飞扬起来,那种感觉简直太好了。

  而许沐晴再次回去的时候,周身布满了腾腾的杀气,眼睛里嗜血的光芒随时都有可能将人吞噬掉。

  “娘,不用去查了,想要弄死我爹的人是许亦勇,我一定要报仇,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许沐晴真的气到了,她和娘上次去护国寺的时候差点死在匪徒的弓箭下,还没过去多久,许亦勇又故技重施,想要她爹的性命,难道在他们候府的人眼里,她和爹娘就是那么的软弱可欺吗?

  杨瑶光脸色越加的难看,有排山倒海般的恨意涌了上来,“沐晴,你确定吗?真的是许亦勇那么混蛋?”

  许沐晴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杨瑶光气得浑身发抖,“我要宰了那个畜生,来人啊!”

  “娘,你冷静一点,冲动行事没有任何意义,还有可能将你置身于风口浪尖上。你别管报仇的事情了,交给我就行了,我会让许亦勇生不如死,我保证很快,不用三天的时间,他就会遭到报应,娘你再忍忍好吗?”

  许沐晴抱住了她娘,强迫杨瑶光冷静下来,“娘,你别跟那些人拼命,你还要照顾我爹,我和哥哥,还有沐嫣需要你,不要为了那些畜生而搭上你的性命。”

  杨瑶光心口有熊熊的怒火燃烧着,几乎要把她燃烧成为灰烬。

  她咬着嘴唇,直到腥甜的鲜血渗透了出来,她才勉强控制住想要将许亦勇弄死的冲动。

  “沐晴,你真的能报仇吗?不要欺骗我,如果你做不到,就让娘来。”

  许沐晴认真的,没有一丝敷衍地说道,“我可以,请给我三天的时间,他会遭到报应,我只需要娘照顾好爹,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从她决定要收拾沐恩候府的这群畜生开始,她很早就做好准备了。

  杨瑶光吐出一口气,“那好,娘就信你这一次,给你三天的时间,你别让娘失望。”

  翌日清晨,许沐晴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去通明钱庄查许亦勇的银子,费了好大的功夫,也终于查到了有用的消息。

  许亦勇名下果然有一大笔银子不见了,更加坐实了她昨天晚上的猜测。

  因为许奕融遇刺,许沐晴在第二天给她爹服过药以后,直接进了皇宫,亲自跪在了皇上的面前。

  “皇上,臣女想给父亲告半个月的假。家父昨天夜里从军营回来的时候,他遇到了刺客,被人用淬了剧毒的弩箭刺穿胸口,受伤不轻,需要调养身体,请皇上恩准。”

  萧冽在今天早朝上的时候已经收到了消息,正忧心如焚,想要派人去将军府探望许奕融的伤情,没想到许沐晴竟然先进宫求见了。

  “沐晴,你爹的伤势怎么样了?又没有性命危险,以后还能不能带兵打仗了?”

  “回皇上,臣女父亲当时穿了护身软甲,利箭刺穿了软甲,刺进了血肉有半寸的距离,原本家父身强力壮,应该是没有大碍。奈何刺客太过歹毒,用了致命的毒药。虽然臣女已经尽力解毒了,但是家父的体内还有些余毒,需要清理和调理。”

  “请皇上给臣女半个月的时间,臣女就能将家父的身体调养到之前生龙活虎的状态,让家父还能像以前一样上阵杀敌,保家卫国。”

  许沐晴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跟皇上表达她的爹的忠心,也是很难得了。

  皇上终于放心了,“许将军没事那就最好了,幸亏他有个精通医术的女儿,不然啊,来回地耽搁时间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皇上,刺客是想让梁国失去一员大将,想让皇上的军队混乱成一团,其心可诛啊。请皇上替家父做主,想办法查出刺客来,千刀万剐。”

  她说着,眼泪飚了出来,“家父的性命不仅仅属于他自己,还属于皇上,他要替皇上训练强劲有力的军队,替皇上分忧解难,背后那人想将皇上置身于艰难的境地之中啊。”

  萧冽的眉头皱了皱眉,对于许奕融遇刺,不管是敌国派来的探子,还是他那几个儿子为了争夺权力,都是他没有办法忍受的事情。

  他现在正值壮年,根本不想让儿子觊觎他的皇位,更不想是敌国作乱,让梁国的江山社稷陷入一片风雨飘摇之中。

  “朕会派人去调查清楚许将军遇刺这件事情的,你只管替你爹把身体调养好就行了。”

  许沐晴感激涕零地说道,“谢主隆恩。”

  许沐晴从紫宸殿出来以后,紧绷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她爹的职位不会被别人所取代,她就不用担心家逢巨变,她的境遇也从现在的锦衣玉食的生活跌落入泥泞之中。

  许沐晴还没有离开紫宸殿多远,就被两个身材高大的嬷嬷拦住了她的去路,“许姑娘,太后身体略微不适,请你过去给太后把脉诊病。”

  金黄色的宁寿宫的牌子毫无遮掩地呈现在她的面前。

  许沐晴听到宁寿宫这三个字就心惊肉跳,直到现在她手上的伤还没好呢,太后又叫她去干什么,难道是想要灭口?

  她不由得竖起了全身的警惕,藏在手腕上镯子里的毒药也被她捏了又捏。

  到了宁寿宫,太后一改上次的和颜悦色,脸色威严得吓人,让许沐晴感到压力很大。

  “臣女给太后请安。”

  “起来吧。哀家听说你医术了得,把太医院的御医都比下去了,正好哀家身体不舒服,你把脉看看,哀家究竟是怎么了。”

  许沐晴硬着头皮过去给太后把脉,没有发现脉象有任何异常,她心里就知道太后肯定是想点子为难她。

  “太后的脉象沉稳,很是健康啊。”

  “许沐晴,哀家可是听说你医术很厉害的,你可不能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来糊弄哀家。哀家这几日总是睡不好觉,每每睡不到两个时辰就醒过来了,怎么都不能再入睡了。食欲也不好,饭量很小,看到什么都没胃口,脑袋昏昏沉沉的,这样也叫健康吗?”

  面对太后咄咄逼人的质问,许沐晴忍不住在心底尖叫起来,皇家医闹什么的太讨厌了。

  她又不是御医,来为难她做什么?

  “太后失眠,胃口不振,或许是心病。心病也只能用心药来医。太后娘娘心病解除了,身体自然就能好起来了。”

  这段话倒真的是说道了点子上,太后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哪怕再不喜欢她这个类型的长相,她也承认,许沐晴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并且还是很有些本事的,娘家的家世也很好。

  怎么出身这么好的女人,竟然和她的策儿八字相克呢,不然许奕融也能成为策儿很大的助力啊。

  “你这张嘴倒是挺能说会道的,怪不得策儿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许沐晴低垂着头,不敢接话。

  “既然没能诊断出哀家的病情,哀家就不留你了,赶紧出宫吧。”

  许沐晴看大太后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了她,非但没有放心,反而更是提心吊胆了起来,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前面说不定有个很深的陷阱在等着她。

  “那太后娘娘请保重身体,臣女告退。”

  她从宁寿宫出来,不敢走离宫外方向最近的那条路,而是选了一条人比较多的路往前走,以防有人陷害她,让她在宫里陷入危险的境地。

  然而有些时候,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盛装打扮的淑妃带着好几位年轻貌美的妃嫔一边赏花,一边欢声笑语地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了。

  养尊处优的妃嫔身边自然有很多的宫女和太监随行伺候着,一群人加起来足足有三十几个人。

  许沐晴头皮发麻,想要改道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淑妃已经眼尖地看见了她,或许还是冲着她来的。

  淑妃娇媚婉转的声音响了起来,“本宫当时谁呢,原来是许沐晴啊,你不在自家待着学规矩礼仪,学女红,跑到宫里来干什么啊?”

  “臣女见过淑妃娘娘,见过各位娘娘。”

  淑妃绕着她转了一圈,越是看到她年轻又娇媚的脸,心里就越气。

  都是眼前这个狐狸精害得她儿子痛苦难过,精心算计了一切,到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没得到。

  偏偏许沐晴还深得皇后的宠爱,跟萧霖烨走得那么近。

  淑妃除了恨萧霖策笼络不到朝中重臣以外,更加恨许沐晴对萧霖烨似乎很不同寻常,她担心许沐晴会嫁给萧霖烨,不管是太子妃还是侧妃,都会对她儿子产生强大的威胁。

  而且之前太后差点将皇后给杖毙了,她的人后来去打听了,要不是萧霖烨及时拿出疗效很好的伤药给敷上,还有那些治疗内伤的丹药,皇后恐怕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死了。

  萧霖烨拿来的那些丹药和伤药,都不是从太医院拿的,如果她没猜错,是从许沐晴那里得到的。

  都是这个女人坏了她的好事,淑妃心里对许沐晴恨之入骨,以前顾忌着儿子喜欢,还能稍微忍忍,现在她真的是一点都忍不下去了。

  淑妃绕着她转了一圈,直到她跪得膝盖都疼了,才说道,“起来吧。”

  “多谢娘娘。”即使心里已经想要骂人了,脸上却没有表露出半分来。

  “你和策儿的婚事不成,心里是不是特别高兴?你那么嫌弃本宫的儿子,这点让本宫很不高兴。”淑妃丝毫不掩饰她对许沐晴的厌恶。

  “臣女不敢嫌弃睿王殿下,着实是臣女和殿下没有缘分,请娘娘明察。”许沐晴口不对心地说道。

  “别在本宫面前装模作样了,你看不上本宫的策儿,不过是想要攀太子的高枝,你别把本宫当傻子。不过本宫把狠话撂在这里,绝对不可能,你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

  许沐晴很是无语,为什么宫里的这些女人总觉得皇家是个好的归宿呢,她压根就没想过嫁给太子殿下啊。

  莫不是她们以为每个人都会像她们一样,削尖了脑袋想要得到皇上的宠爱,前呼后拥,接受别人的朝拜心里才舒坦。

  “臣女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娘娘误会了。”

  淑妃脸上流露出鄙夷的神情来,“你否认也没有用,本宫心里清楚着呢,不过啊,你倒是走着瞧,看看能不能成为太子妃,别到时候心气越高,摔得也越狠啊。”

  许沐晴对这位前世的婆婆心里更加的厌恶,“淑妃娘娘,臣女还要回去照顾父亲,请容臣女告辞。”

  淑妃慵懒地摆了摆手,“赶紧去吧,别总是出现在本宫的面前惹得本宫心烦,你看不上本宫的儿子,总有识货的。”

  许沐晴正准备避开这些尊贵的娘娘,没有防备间,不知道谁从她的身后用力地踢了她一脚。

  她控制不住平衡地朝着正前方一位年轻的妃嫔身上摔倒去。

  “徐美人——”

  淑妃看到美人惊恐地跌坐在地上,裙子上流出了红色的血来,她忍不住紧张地喊起来,“来人啊,徐美人流血了,快去叫太医来啊。”

  许沐晴根本没碰到徐美人,她在即将要砸到徐美人肚子上的时候,弯着腰身体往后仰了一个弧度,最后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上,摔得骨头都咔擦咔嚓作响。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把徐美人给扶起来。还有,去叫皇上过来啊,徐美人的情况看着不是很好,看看她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保得住。”

  淑妃满脸凝重,有条不紊地指挥道,随后她落在许沐晴身上的眼神,怨恨深沉得像是要杀人。

  许沐晴忍不住在心里痛骂了一声,果然够卑鄙无耻,她又被算计了。

  原来太后把她叫到宁寿宫来,是有着这样的毒计等着她。

  谋害皇家子嗣,这样的罪名一旦落实到她的身上,她的这条小命别想要了。

  淑妃娘娘果然一如既往地狠辣啊,在榨取不到她的利用价值以后,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则是直接将她置之于死地,好狠毒好可怕的女人。

  “许沐晴,你怎么能那么歹毒,徐美人她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被你弄得都流血了,那可是皇上的子嗣,御医给她把过脉了,说是个皇子,你这是谋害皇子!”

  淑妃气得走过来狠狠地甩了她两个响亮的耳光,啪啪的两声,让许沐晴的脸火辣辣的疼,眼前冒着金星。

  “徐美人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没事还好,若是有事,本宫一定会将你的项上人头割下来,给徐美人肚子里的孩子陪葬!”

  “来人啊,将许沐晴给本宫拿下,等候皇上的发落!”

  淑妃等的就是这一刻,盛气凌人地命令道。

  她身边的宫女立刻满脸杀气地走了上来,就要将许沐晴给拿下,那架势,哪怕不把她弄死,也要让她脱一层皮。

  “谁敢!我根本就没有碰到徐美人,淑妃娘娘你凭什么将我拿下处置我?你是娘娘就能为所欲为了吗?我要去见皇上,去见太后娘娘,让后宫这两位尊贵的主子评评理!”

  她怒目圆瞪,有强烈的气势从她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要不是你忽然朝着徐美人摔过去,她会被吓得摔倒流血吗?你怎么有脸说不是你的错?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把她拿下,有什么事情自有本宫担着。”

  淑妃眼睛里有着狰狞的光芒,她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许沐晴哪怕不死也要被打得半残废地从宫里出去。

  那两个宫女有了人撑腰,心里不害怕了,就要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扣住。

  一道清冷又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好热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萧霖烨和几位皇上重用的大臣正好从御书房商量事情完,出来了。

  淑妃在看到萧霖烨的那一刻,忍不住在心里痛骂了一声,混蛋,又来坏她的好事,她想要狠狠收拾许沐晴的计划恐怕要落空了。

  许沐晴在看到太子的时候,慌乱的心直接就安定了下来,淡淡的悸动在心里浮了起来。

  每一次,他总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这个男人就像是她守护神,有他在,她就不会害怕了。

  “太子殿下,这位姑娘害得徐美人惊吓摔倒小产,谋害皇嗣,其心可诛,本宫执掌凤印,代管后宫之事,自然要冰宫处理这件事情。还请太子殿下不要插手不相关的事情。前朝是男人的事情,后宫却是女人的天下。”

  淑妃咄咄逼人地瞪着萧霖烨,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

  “臣女没有撞到徐美人摔倒,是徐美人身边伺候的那两个宫女把她往后拉得太用力了才摔倒的,还请太子殿下帮臣女请皇上过来,臣女要自证清白。没有做过的事情,谁也别想把罪名扣到我的头上来!”

  萧霖烨看着哀嚎连连,满脸伤心的徐美人,很快就猜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后宫的事情孤的确不好干涉,不过许姑娘她是朝中重臣的女儿,并不是宫女或者是妃嫔,更何况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请御医来给徐美人检查身体,淑妃不顾徐美人的安危,反而急着发难,未免太本末倒置了吧?”

  “若是徐美人肚子里的胎儿有什么差池,父皇也会怪淑妃一个管理后宫不力之罪吧?”

  不愧是擅长玩弄权术的太子,简单的两句话,就扼住了淑妃的七寸,让她直接不敢太放肆了。

  “还愣着做什么?再派人去催催,让御医快点过来啊。”淑妃恨得握紧了拳头,锋利的指甲将掌心都掐破了。

  许沐晴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不理会淑妃狠毒的话语,从她的身边直接走过去了,她来到受到惊吓流血不止的徐美人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难道想还是我家娘娘吗?”

  徐美人身边的两个宫女满脸戒备地挡在面前,恨恨地瞪着许沐晴。

  “我就是大夫,娘娘她的情况我能看,如果等到御医来,势必会拖延很久的时间,若是在这期间娘娘肚子里的胎儿原本是能保住的,因为你们的拖延而出了意外,你们担待得起吗?”

  许沐晴目光锐利地问道,那两个宫女却丝毫不为所动。

  “就是你把娘娘吓成这样的,奴婢们才不相信你的话,谁知道你会动怎样的歪心思。”

  徐美人肚子疼得很厉害,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脸变得煞白,眼泪像控制不住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

  “快去叫御医来啊,救救我的孩子。”

  淑妃沉声说道,“还不快把徐美人扶起来到太后的宫里去,让徐美人在这里吹着冷风好吗?你们这些宫女都没有眼力见吗?”

  许沐晴情急之下一把推开了徐美人身边的那两个宫女,不由分说地给徐美人把脉,眉头瞬间皱得紧紧的。

  她从随身携带的小瓷瓶里拿出一颗浅黄色的丹药,递到徐美人的面前,“娘娘,服下这颗丹药,臣女有十足的把握留住你的孩子,但是你再若是犹豫,孩子可就真的没了,你自己选。”

  徐美人泪眼盈盈地看着她,不敢接过来。

  “谋害皇家子嗣对臣女来说有什么用呢?更何况臣女并没有撞到你,是你身边的宫女把你往后拉才摔倒的,你也不能赖到臣女的身上是吧?娘娘可以不相信臣女,但是这个孩子对娘娘来说却是很重要的呢。”

  许沐晴的声音很温柔,还带有让人蛊惑的味道,“众目睽睽之下,臣女也不能害你啊,时间不等人,但愿娘娘不要后悔。”

  淑妃眼底有着狠厉的光芒一闪而过,大声地说道,“徐美人,你别听她巧言令色,她就是想要弄掉你的孩子,许沐晴这个女人最是恶毒了,你可别上当啊。服下了她的丹药,你连后悔都没机会了。你们两个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丹药抢过来,护着你们娘娘。”

  许沐晴都被气笑了,平静地反问道,“我谋害徐美人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好处?臣女倒是一直有疑问,为什么臣女刚从宁寿宫出来,淑妃就带着这么多娘娘过来了,这时间赶得也太巧了吧。而且臣女早就要离开了,是淑妃一直拉着臣女说话,随后徐美人就摔倒了。”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51041/410551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