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分海谣(泽颜令) > 第四章 205 音和缓兮无悲哀,歌喉婉转情意藏

第四章 205 音和缓兮无悲哀,歌喉婉转情意藏

  他还能依靠谁呢?

  三军若要动,粮草少一车也不行。若要救百姓,赈灾钱款和粮食能不能送到百姓手中,由谁去送都是问题。

  朝堂之上无小事。在皇上的心里,天下事也无大小事之分,一切小事皆是大事。

  一个女子曾经对他说过这样的话,“皇上是万人之上,就要有万人之忧,担万人之责。缺了任何一点,怠慢了任何一个,都算不上好皇帝。”

  “若是一群孩子在山中玩耍,孩子们出于好奇都去了更深的山林中,那里常有猛兽出没,孩子们都知道不该去那里,但玩心一起也就忘了。只有一个孩子乖巧懂事,在安全的山林外,一步也没有跨出界限。

  这时候,猛兽突然出现,您若正好在山林中,眼看猛兽就要发现孩子们,这时候您可以抱走那个落单懂事的孩子,也可以救走那群在山林中玩耍的孩子。

  选择任何一边,孩子都能得救。您唯一做不到的,就是两边都救下。若是您救了落单的孩子,那一群孩子可能会有数个死伤,而您若是救了一群孩子,惊扰了猛兽,这个落单的孩子定会被发现,继而必死无疑。

  因为乖巧懂事而落单的孩子应该死,还是因为不守规矩,将自身暴露在危险中的大多数孩子应该被救?

  您会如何选择?”

  当时不以为然的假设,现在看来,天下事,大多都是两难。没有一件事是容易的。这皇上还真的不好当,他也已经过了很多年的太平日子,如今仍然不知道要如何处理这些困难重重的问题。

  若是天意已定,气数使然。也只能盼着,留得丹心在人间。

  您要如何选择?救那群因为不守规矩而身陷危险的孩子,还是救那一个因为懂规矩而身处险境的孩子?

  齐国正遇到百年未有的慌乱,什么时候如此慌乱过?当年是不是比如今更艰难?

  不,当年他的身边尚有几位好友,良臣益友共生亡。

  而如今,朝廷之中不乏日夜战战兢兢,唯恐有负圣荷,有辜君心之人。

  整日揣度圣心,多想着悦王之耳目,谄谀之言多过忠言直谏,若是天下真的乱了,还有谁能像当年一样,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分忧解难?

  大臣们议论之声,熙熙攘攘,皇上却在龙椅上端坐着一句不语,怀念过去的情愫油然而生,竟在嘈杂中想起了前一晚的梦,想起了梦里那个女子对他的承诺。

  声如丝绢,似月里仙音缭缭。女子博通音律,鼓琴更精,通宵六律五音。

  她说话的声音也好似琴弦轻拊仙乐升。

  音和缓兮无悲哀,歌喉婉转情意藏。

  她以笙簧之音,莺啼之美,令人听而舒眉,心平气和。

  他也向来谨慎小心,虽富有四海,也从不沉湎酒色,压迫百姓。既不过分修缮宫殿,也不增长百姓税赋,算得上修仁行义,赏罚分明,施仁政,尊礼仪。大齐这些年来,也是万民乐业,百姓安康。究竟今日之灾难,是天命注定还是已经远远超出了天命所预兆的盛世太平。

  天命还会改变吗?

  皇上不禁有此一问。

  星河的梦境中再次闯入无边的虚无。

  无穷既止,无尽不息。

  叹回收起的九轮箫,此刻又出现在手中。

  悬起的笔化作一缕轻烟。

  再次转身凝望直冲云霄的高塔之上,他也未曾到过的无涯方天。

  星河的眸子中星辰闪烁。

  又不知是哪处的雷声惊扰了星河的梦境。

  梦有万千世界,皆在星河梦中。

  “夜晚之后便是白昼,每一日都各不相同,但又同为一日。叹回,你的心思最多,修为也不过半身树龄。不要被镜像困扰,业障大殿还有很多卷宗没有完成。听说,一道天魔之界的封印不久前被打开了。你可是在为此事担忧?”

  叹回不曾转身,手中一管箫声也仍是没有吹响。

  星河梦境。

  乾坤转瞬兮,苍穹之朝朝,应律和声兮,转冰散之忘归。

  叹回也许不该担忧的。

  天魔之界莫说是开了一道封印,就算是三道封印全开,不过是第四次天魔之战。到头来,最惨的无疑又是一世凡间。

  对魔世也好,天界也好,不过是一场夜来风雨,天明之时,已过境迁。

  不知道多少了世间又在这风雨中再造,分散,挤压,苏醒,沉睡。

  夜晚之后便是白昼,每一日都各不相同,但又同为一日。

  藤蔓继续攀爬,业障大殿中雷声低鸣。

  这样的声音已经持续了几个时辰。

  “师兄,我修炼不足,心有不安。总觉得这一次的天魔之战会改变万千之界,这一个凡间之镜,就是万年来不同的那一个。好比天界出现时的那一次。”

  被称作师兄的声音缓缓道:“万镜中若真要再出一个千一方天,你担心又有何用?你担心它出现,还是不希望它出现?”

  “我不知道。师兄,我怀疑有介体闯入了星河梦境,正在彻查究竟是那一处凡间之镜。”

  “你若查到了,便固定了这一处川流之地,若是固定了,无变则灭。”

  叹回心中又是一阵不安,“师兄所言叹回明白,只是介体入星河梦境,只怕威胁天界。不彻查我心中不安。”

  “若是威胁,那也是变化使然,是生,若要阻止威胁,便是打断了生。”

  可是师兄......叹回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声音又道:“天界化一为二是为何?”

  “防止无涯方天自身的错误。”

  “无涯方天会错吗?”

  叹回沉吟不语,稍顷,道:“于变化中生生不息。”

  “错也在生生不息之中,是万千的一部分。”

  “最终会成为什么?”叹回又问。

  “这本该是你参悟的,如今怎会以此为问题,最终会变成什么?你尚不能参悟吗?”

  星河又闭上了双眼,星辰之光在眼角熄灭,藏进天河之中。

  师兄的声音消失了片刻,又响起时,叹回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是你的修炼,也许也是这万千的一部分,错也好,对也好,或许,你我都是这万千中的一次变化,只是你的时间来得更早。”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9481/4747166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