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扫大千(两只陈洁南) > 第十章 下山

第十章 下山

  漆黑的夜幕之中,一种淡淡的变化从中滋生。

  一间宽敞的房间里,明亮的灯光在其中不断闪烁,其中一盏油灯不断点缀着,将房间照的通明一片。

  而在房间外,一阵猛烈的风正在传来,吹打着整个房间,将外面的门窗吹得吱啦吱啦响。

  听着声音,陈铭若有所觉的抬起头,望向窗外。

  只见在窗外,在那浓重的夜色之中,一双黑暗的眼睛正在缓缓凝聚,阴冷而邪魅,令人看见便不由感到不安。

  “来了。”

  感受着外面传来的风声,陈铭若有所觉的抬起头,望向窗外。

  阴沉的黑暗之中,那双眼睛若隐若现,仿佛存在又仿佛不存在,此刻静静沉浮在那里,像是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凝聚,在黑暗的角落之中潜伏,静静望着他。

  一种熟悉的感觉浮现心头,让陈铭为之惊醒,感觉到一种熟悉东西即将来到身边,降临到他的身旁。

  感受着这种感觉,他低下头,看向源力界面。

  源力:1.72。

  武学:临渊刀法。

  此刻,随着一种莫名存在的降临,源力界面上的数字正在飞快跳跃,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增加着。

  “猜测失误,这玩意并不是只能在我熟睡的时候才能找上门的。”

  坐在床头上,静静望着窗外,听着窗外的封神捶打,陈铭脸色平静:“现在就看看,这东西能不能在吕师兄还在旁边的情况下,来找我麻烦了。”

  他静静说道,随后转身望向身后的一个角落。

  在那个角落里,吕梁和衣而睡,此刻看上去睡得很沉。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在屋外,那东西似乎并没有因为屋里开着灯,而有什么顾忌,直接一步一步向前走来,行走的途中伴随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砰....砰......

  一声声轻微的声响从远处传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敲门。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陈铭身后,吕梁轻轻侧身,将脸对着墙壁,随后一双眼眸缓缓睁开。

  “后山.....”

  他喃喃低语,在睡梦中发出一阵低微到令人无法察觉的声音。

  随后在瞬间,眼前的一切异样消失不见。

  手中握着书本,陈铭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望着窗外。

  此刻,外面原本不断呼啸着的风声已经消退,原本不断响起的敲门声也消失不见了,原地像是回归了原本的氛围,再不见此前那种诡异。

  “走了?”

  感受着周围的宁静,他心中有些疑惑,原本向后伸着,随时准备拔刀的右手也轻轻放下。

  他再次看向自己身上的源力。

  源力:1.91。

  武学:临渊刀法。

  短短时间之内,他身上的源力已经再次暴增,此刻已经快要接近两点了。

  不过就算源力达到了这个数字,在临渊刀法上,那个可提升的标志却没有出现。

  “达到临渊刀法第二层后,再想往后提升,就需要两点以上的源力了?”

  望着眼前的源力界面,他摇了摇头,随后将书本放下,也准备小睡一会。

  一夜未眠,尽管因为此刻修行有成,并不会感到疲倦,但就这么看一晚上书也是很无聊的一件事。

  那东西既然走了,他也就休息片刻,等着明天赶路。

  次日。

  清晨,外界阳光开始缓缓升起,一点一点的晨曦从天上传来,将整个世界照亮。

  因为距离和吕梁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会,陈铭便独自走到院落之后,想了想后,拿起手上的长刀,开始练了起来。

  一刀在手,一股熟络的感觉浮现心头,仿佛血肉相连的肢体一般自然。

  手上握着黑刀,他下意识的一刀砍下,长刀瞬间在半空中划起一道刀芒,将眼前一道木桩砍成两半。

  “好!”

  身后,一阵叫好声传来。

  陈铭转身向身后看去,之间在一条小路尽头,吕梁身上穿着一身黑袍,从外面一步一步走来。

  他脸上带着些喜色,看上去心情还算不错,此刻望着陈铭身前的那一道木桩不由叫好道:“这一刀下去,能做到这地步,少说也要三年以上的功力才行。”

  “师弟不断是文院高才,就连在武道修行上,也是一把好手啊。”

  他情深叹道,这一刻脸上的表情没有半分虚假。

  “师兄过奖了。”

  望着吕梁,陈铭笑了笑,随后将长刀收起后,才开口问道:“师兄已经准备好了?”

  “嗯,大部分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吕梁点了点头:“师弟可还有什么需要准备?”

  “没有。”陈铭摇了摇头。

  来到岳山上,除了一把黑刀外,他基本上没什么行礼,至于衣食住行之类的,到了山下,吕梁自然会安排妥当。

  将一些要收拾的东西收拾好,他们很快离开了院落,从山上走了下去。

  岳山还是一如既往的难行,但是与此前上山时相比,这一次他们下山的速度很快。

  仅仅不到一个小时,他们便到了山下。

  一座城市中,街道上行人路过又走来,小贩在四处叫卖.......种种情况一一在眼前浮现。

  望着眼前这久违的繁华景象,陈铭看了许久许久,才慢慢回过神来。

  认真来说,他其实并没有真的看过这个世界的城市。

  此前刚刚穿越到这具身体上时,因为这具身体刚刚惨死,他被陈器之禁足在家,每天都要请一大堆法师来为他做法驱邪。

  而到了岳山上后更不用提,上面人烟稀薄,除了一片原始风景外,根本没多少人在。

  从眼前繁忙的街道上路过,不多时,他们走到了一处占地很大的院落。

  院落的大门前,一些侍卫正在其中行走着,此刻看见了吕梁走来,连忙迎上前。

  “总镖头。”

  “嗯。”

  吕梁轻轻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带着陈铭走了进去。

  “我走之后,镖局里没什么事吧。”

  走在路上,他望着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问道。

  “没有。”秃顶中年男人摇头:“总镖头你离开没几天,暂时没什么事发生。”

  “夫人呢?”吕梁脸上带着的笑容不变,接着开口问道。

  “嗯?”一旁,陈铭抬起头了,有些疑惑的望了望吕梁。

  不知道是否错觉,在刚刚吕梁说话的时候,他分明看见,吕梁的手下意识抖了抖,看上去显得......有些害怕?

  “害怕?”

  陈铭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驱逐脑海。

  好好的,为什么害怕自己夫人?

  “难不成吕师兄惧内?”他有些无聊的猜测道。

  “夫君.....”一阵轻微的呼喊声突然从院子内传来,声音听上去很清,带着些温婉,像是个大家闺秀发出的声音。

  听着声音,陈铭抬起头,望向院子尽头。

  只见在那里,一个身上穿着淡蓝色长裙,温婉端庄的美丽妇人从其内慢慢走来。

  她容貌端庄美丽,气质温婉,像是个懂礼节的大家闺秀,带着一股书卷气。

  在金色的阳光照耀下,她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脖颈上白皙的起伏露出,此刻正抬起头,望着吕梁,脸上露出由心的微笑。

  “婉儿。”

  看见远处的美丽妇人,吕梁脸上也露出了微笑,随后直接上前,牵着她的手走来。

  “这位便是内子了。”

  他看着陈铭,笑着介绍道,神态与过去没什么不同。

  “嫂子好。”

  陈铭低下头,乖巧的叫了一声。

  “这位是鲁师叔的高徒,与鲁师叔亲如子侄。”

  吕梁转过身,看着陈铭对自己夫人介绍道。

  “原来是鲁师叔的弟子,难怪一表人才。”

  在眼前,妇人笑了笑,随后向着陈铭伸了伸手,看样子是想摸一摸陈铭的头。

  一只大手猛然将她的手抓住,制止了她的动作。

  她转身看去,正好望见在眼前,吕梁在对着她轻轻笑着。

  “婉儿,你的手怎么又这么冷?”

  吕梁脸上带笑,那笑容一如往常:“今天难得这么大太阳,你也别老是待在屋里,多出来透透气。”

  “我先去看看平儿吧。”

  妇人脸上带着微笑,对着吕梁如此说道。

  她直接转身,向着远处慢慢走去。

  原地,等到她离开之后,吕梁才深深的叹了口气。

  “嫂子她?”

  一旁,望着吕梁,陈铭有些疑惑。

  “唉.....”吕梁深深叹了口气,见陈铭脸上疑惑,才开口说道:“内子她....精神有些问题.....”

  “当年我长子吕平外出,却在半道上为人所杀,最后尸骨无存,只有临死前穿的几件衣服被送了回来.....”

  说起这个,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内子她听见了这个消息,有些无法接受.....没过多久就疯了......”

  “她虽然看上去正常,但每到半夜,总会做出些疯癫的事,甚至一直以为平儿他还活着.......”

  他深深叹息,脸上有着遮掩不住的疲倦。

  听见他这么说,陈铭一时沉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好了,不说这个了。”

  在眼前,吕梁突然笑了笑:“师弟难得来这龙水城中,不好好逛一逛着实有些可惜。”

  “吕达,你带长安出去逛一逛吧。”

  他转过身,看着一旁的中年秃顶男人开口说道。(https://www.xshengyan.com/book/1489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