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443章 顾左右而言他

第443章 顾左右而言他

  东神州修士有四大类,即道、学、佛、魔。

  道最多,其次是学。

  不过因为学派修士基本都是大派,跑去参加他们的试炼非常麻烦,林小哥儿就从未去过。

  至于佛门更是没机会,因为佛门都集中在惠州,林天赐的游历盛会路线上并不会跑去惠州。

  而魔……

  魔并不是坏的,也不是恶魔的那个魔,而是旁门左道的意思。

  像探五的空空门就属于魔之一类。

  旁门左道也是道,并无高下之分,只是魔派修士多半奇葩。

  这个奇葩不是指的性格,而是手段。

  其中神机门在魔之一系中算是奇葩中的尖子生,最善使用各种各样古怪的兵器法宝,也最善制作机关。

  林天赐怀里有一本他姥爷留下的‘神门机关’入门,其中就有三种机关小兽的制作方法,但因为主料竹髓黑膏找不到,林天赐始终都只能眼馋,并未有缘亲眼见一见神机门的‘神机’。

  这下他算是看到了,虽然过程十分卧槽……

  光看裸露在外的脸、手等部位,完全分辨不出来跟林小哥儿他们说话的其实是个机关人,如此巧夺天工的工艺,确实当得起神机门的‘神’字。

  原以为去过西方,见识过上古精灵们制作的魔偶魔像就已经算是高科技了,等看到神机门的机关人才明白什么叫智能,眼前这个机关人不仅外表真假难辨,谈吐也与常人无异。

  林天赐心有戚戚的把脑袋捡起来递给那机关人,后者把头往脖子上一插,还用力转了好几圈,像是固定螺栓似的旋紧,这才说道:

  “本来今天轮到我定期维修,但去集市采买物资的人还没回来,看门的任务就暂时由我接任,吓到道友实在是不好意思。”

  “无、无妨。”

  林天赐在练心阁十年,自以为练出了一副铁胆,如今看来他还是图样图森破啊,刚才差点吓的心脏都跳出来。

  本来好好跟你说话的人突然脑袋掉了,换谁都会吓一跳。

  “两位道友请。”

  林天赐和冉青莲行了个礼,紧张兮兮的跟在机关人的后面,他俩担心那机关人再掉下来什么零件……

  好在头掉了真的只是个意外,机关人领着他俩走进大殿,一路七拐八拐,并没有出什么异常情况。

  直到把他们带到一个会客厅似的地方,机关人才抱拳告辞,说去叫掌门来。

  从外面看神机门的画风不对,但内部的装饰倒是没什么出格的地方,就是各种木制或金属制的趣味小摆件特别多。

  可经历过进门看见掉脑袋这种事的林天赐和冉青莲坐在椅子上什么都不敢动,鬼知道都有什么机关,甚至于连上茶的弟子进来,林天赐都怀疑他们是不是也是机关人。

  不管是符箓还是法术,都有能‘造人’的。

  且不说什么太高级的东西,七品符箓有一种很偏门的,名叫‘傀儡符’。能做出一个从样貌到身材,且不论男女都随意的傀儡,还有一定的战斗力,主要看制符之人有多牛逼。

  想要专业打架的,还有天兵符、天将符,能招来天兵天将帮你对敌。

  法术也有撒豆成兵,捏土造人等等。

  可这些‘造人’的手段都可以被修士一眼看破真身,但放在机关人身上……

  还真没办法简单的看破。

  不论感知,还是运气于眼,都无法发现机关人的真身,怎么看都是正常人,林天赐又没有什么特别牛逼的眼部神通,想要分辨这个没那么容易。

  虽然林小哥儿现在也没空琢磨这些就是了。

  坐在椅子上,简直如坐针毡,那感觉跟上刑场前的犯人似的,紧张之余还特么的有点绝望?

  他脑子里已经打了一大堆的预案,见了人家掌门怎么说,怎么想辙解除婚约,要是对方不同意该咋整,甚至于连他姥爷半路杀出来这种情况都预想了一遍。

  准备的挺足,但还是紧张啊!

  冉青莲则做好了看戏的准备,端着香茶左右打量,就是不敢乱摸。

  等待的时间略显漫长,其实这主要是林天赐觉得难熬,实际上并未等多久。

  茶水未凉,就见一人昂首阔步走入前厅,人未到声先至:

  “哈哈,林贤侄别来无恙?”

  那男子穿一身粗布麻衣,年纪大概三十多岁,手里还拎着木匠锤子,像是得到消息都来不及放下手里的活儿就赶来了。

  神机门的现任掌门才接任不足二十年,名秦梁,这些情报游历盛会指南上都有。

  不过……别来无恙?

  见林天赐拱手行礼时露出疑惑的神色,秦梁道:

  “瞧我这脑子,你周岁时我曾经随二伯前去鱼龙镇探亲,贤侄那时候应该还不记事。”

  林天赐确实完全没印象,他虽然是穿越来的,但年纪太小时清醒的机会不多,大都浑浑噩噩。

  而秦梁所说的二伯,就是指的林天赐的姥爷。

  说起来这婚约也是那时候才定下的,秦梁见林天赐和自己闺女年龄相近,就跟林天赐的姥爷提了提这事儿,弄了个娃娃亲。

  林天赐的姥爷对于这桩娃娃亲也有些犹豫,遂立了个条件。如果林天赐有缘修仙,就按婚约办,如果他继续当凡人,那就当没这事儿。

  正因如此他姥爷才留下了神门机关入门一书,把一切交给缘分。

  结果就是他缘分了,林小哥儿可苦恼不已。

  “秦掌门……”

  秦梁一摆手:

  “叫什么掌门,都叫生分了,叫大舅便是。”

  林天赐他娘和姥爷并非亲生,而是收养过继来的,但就算没他姥爷这事儿,本来神机门不论内外都是亲戚,再怎么表亲也改不了秦梁是娘家人的事实,辈分还真没算错。

  好歹也是亲戚,林小哥儿无奈道:

  “大舅,小侄此次前来是为了……”

  不等林天赐说完,秦梁又打断道:

  “贤侄是为了游历盛会吧,没问题,我已经吩咐下去叫弟子准备了。”

  说完根本不给林天赐继续说的机会,有转头问冉青莲:

  “冉姑娘,不知天水真人进来可好?”

  天水真人是一个代代相传的道号,天水宫的掌门都叫做天水真人,而当代的天水真人正好是冉青莲的师傅。

  神机门和天水宫同属中型门派,且也都有些交集,虽然不深,见面却也需要打个招呼。

  可这秦梁招呼打的也太久了,就跟林天赐说了两句话,然后便揪着冉青莲不放开始聊起的家常。

  林小哥儿三番五次都想插嘴说婚约的事儿,结果愣是没找到机会。

  而冉青莲,她已经感觉说的快没话茬了……

  几乎是被秦梁拖着强行聊天。

  该不会是人家知道咱们所来为何,特意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吧?

  可这有个卵用,躲得过初一还躲得过十五吗?

  实在是有点不明白秦梁的用意,可继续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林天赐正要不怎么礼貌的打断话茬,只见一条小白蛇从冉青莲的大衣衣领处爬出来。

  ——它是被吵醒的。

  见到白蛇,秦梁总算止住扯到没边儿的话茬:

  “土地神?emmm……好像是土地神的后代。”

  白蛇的真身当然瞒不过高阶修士的眼睛,林天赐趁机赶紧道:

  “这条白蛇是我们在路上碰到的老土地托付的,叫我和冉师妹送来神机门寻它母亲。”

  “哦?还有这事儿?”

  秦梁思索了一下,随即冲厅外弟子喊道:

  “快去叫青青长老过来。”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传来一女子的声线:

  “不用了,我就在边上。”

  随即看到一男一女两人走进前厅,女的穿一身青衣,大约三十岁左右,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充满成熟女人的魅力。

  而男的……

  林小哥儿惊讶的站起来:

  “敖道友?”

  正是本名敖乌的东海三太子,敖三。

  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逼人,而且仗着是龙,这大冷天的手里还拿着折扇装逼。

  他拱拱手:

  “龙宫一别许久不见啊,林道友。”

  又看向冉青莲:

  “这位姑娘是……?”

  冉青莲大大方方的行了一礼,自我介绍了两句,看敖三的眼神亮晶晶的。

  不是看上他了,而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看上他了’。

  新素材不可避。

  秦梁笑道:

  “既然你们认识,那就不需要我多嘴了。”

  随即转向那叫青青的女子:

  “青青,你看这是不是你儿……”

  无需多言,那叫青青的女子看放在桌上的小白蛇,眼睛都看直了,吓得它往茶碗后面钻。

  她完全无视了这一大屋子的人,快走两步:

  “儿啊,我是你娘亲。”

  “娘?”

  小白蛇从茶碗后面露出头:

  “娘是个什么东西?”

  众人:“……”

  好吧,土地神根本没有爹娘的概念,毕竟是天生地养。

  “你是我下的蛋孵出来的,我就是你娘。”

  一个女子这么说,总觉得有点怪异。不过若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青青长老手背和脖颈出有一排排细腻的鳞片,她显然不是人。

  小白蛇还是不太能理解,又道:

  “可你跟我一点都不像。”

  青青闻言摇身一变,立即变成了一条青色鳞片的大蛇,或者说像蛇一样的东西。

  头部和身躯皆和蛇类无异,但尾部却形似鲤鱼。身上青色的鳞片又有一道道白色神纹。

  这位青青长老,应该是龙蛇混血,本身又是一过了化形劫的大妖。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5067212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