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207章 你这不按套路来啊!

第207章 你这不按套路来啊!

  由于来之前就知道自己这次的对手肯定是个鬼怪,故而林天赐早有准备。

  赶路的时候他顺便做了不少针对鬼怪有特效的符箓丢符匣里备用,甚至还有闲心对可能预想得到的情况作出预判,比如什么情况下怎么破解之类的。

  情报的重要性不需要再度重申,这种提前知道对手是什么类型,比偶然的遭遇战更加容易一些。

  而提前有针对性的作出预判,这对法修来说还是挺重要的,可以根据敌人的类型和特点提前安排法术连击的顺序,应对方法等等。

  相对来说剑修就没啥可准备的了,像孟文彦,他顶多就是在脑子里预想一下可能发生的情况,根本不用费这个功夫,毕竟对于剑修来说甭管是什么敌人,照脸削就完了。

  不过就算提前做过不少准备,林天赐也没有现在就莽进去的打算,他站在洞口张望了一下,顺便听听动静。

  洞穴很深,而且七拐八拐的样子已经超出了肉眼所能看到的距离,而且轻悄悄的,似乎也没有什么动静。

  这说明紫毛灵狐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炼丹当然不可能悄无声息,炼制品级越高的丹药,动静就会越大。

  像灵狐神丹这种有伤天和的东西,开始炼制的时候说不定就会有天劫下来,动静绝不小。

  现在静悄悄的就说明那鬼怪应该还在做前期准备,即使他把除了紫毛灵狐外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妥当了,也需要至少三天以上的准备时间。

  所以营救时间绰绰有余,完全可以从长计议,尤其是这只鬼怪似乎还懂得魔法这种不科学也不修真的玩意儿,最好找孟文彦和金羽隼提前打个招呼研究研究。

  于是林小哥儿在探明鬼怪位置之后,便按照原路返回,准备回客栈等其他两人。

  南埔距离青龙山不远,可以说就在边上遥遥相望,以修士的脚程,林天赐没用几分钟便施施然走进城门。

  此城毕竟是重要的贸易节点,从拉瑟维特来的西方货物,以及从东神州各地运来,准备往西方运的货物都会再此汇集,所以城里也有不少顶着一头金毛或红发的‘外国人’。

  不过由于东神州百姓较为排外的关系,在这里定居的西方人相对较少,主要居民还是以当地人为主。

  林天赐施施然进了城,脑子里一边想着真跟鬼怪打起来以后怎么动手的事情,一边朝城门附近不太远的客栈走去。

  正在这时候,他听到背后传来阵阵喧哗,伴随着声音临近,林天赐才听清楚那声音是一面大铜锣。

  “巡抚出行,闲人回避!”

  伴随着这句话,一大批仪仗穿过城门,看上去像是有大官儿进了城。

  原本在街上走动的行人纷纷自觉地紧贴着街边,给仪仗队让开路,毕竟巡抚代表的就是皇帝,这种大官出行自然有规矩。

  林天赐本来在路中间,这一让开,让他站在了人群的最前面,也算是难得能近距离看看所谓大官的气派。

  两队军士在前开路,手持兵刃将张望的百姓驱赶到边上,紧接着便是手持铜锣,一边走一边敲嚷嚷的官差,以及举着牌子的仪仗队。

  在这么一大堆人的包裹之中,位于正当中的便是所谓的钦差大臣。

  不过这位巡抚大人并不坐轿,而是骑着一匹没有一丝杂色的白马,一身玄色官服,腰悬宝剑。

  他身材高挑且没有所谓的啤酒肚,加上这一堆阵势,看上去很是威武。

  林天赐表示淡定,他脑子里就没有什么封建主义阶级的概念,现在又成了修士,更加超脱于凡人体系之外。

  对他来说,看一场巡抚路过就跟看古装剧差不多。

  然而那边骑马往前走边摆造型的巡抚突然示意队伍停下,然后对身边的人耳语几句。

  后者点点头,然后穿过仪仗和军士,朝着……

  林小哥儿这边来了?

  “这位公子,巡抚大人有请。”

  “我?”

  林天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那官差点点头,好像在说没错就是你。

  “可我不认识巡抚大人呀。”

  官差根本没解释,做了个请的手势。

  确实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位巡抚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要去看看,就算修士是独立于凡人体系之外的,可修士在外毕竟隐姓埋名,也要给当地官府一些必要的尊重。

  料想也不会有什么不利,大不了跑路,林小哥儿很光棍儿的跟随官差的带领穿过仪仗队来到那位巡抚大人的马前。

  后者倒是没有居高临下的拿架子,见林天赐过来便翻身下马。

  林天赐也行了一礼道:

  “不知巡抚大人相招有何事?”

  “小兄弟,可否将你腰间的宝剑与老夫一观?”

  剑?

  因为身上有两把剑,林天赐就把能大能小的青云塞在了怀里,只留一把凡铁的龙渊则挂在腰上,巡抚说的剑就是他腰上的龙渊剑。

  林天赐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解下了龙渊剑。

  这个世界,书生佩剑属于常态,虽然对绝大多数书生都是装饰品罢了。龙渊剑被林天赐挂在腰上,主要还是因为颜值高。

  巡抚接过宝剑,抚摸了一下剑鞘,然后就跟观看什么绝世美人一样看的那叫一个仔细……

  这么形容多少有点恶心,但巡抚那看龙渊剑的眼神实在是太情人了。

  该不会是因为看上龙渊想利用权力巧取豪夺吧?

  龙渊剑虽然颜值高,但对于巡抚这种大官来说,找最好的铁匠打造更漂亮更好的剑根本不算什么事儿,想必也应该不至于这么没出息。

  足足看了两分多钟,巡抚才像猛然惊醒一样意识到这是在大街上,随后他将宝剑还了回来道:

  “小兄弟,可否愿意将此剑割爱卖与老夫?”

  感情还真是看上了?

  林天赐摇摇头:

  “巡抚大人赎罪,此剑在下也很喜欢,并不打算出手。”

  巡抚也没有拿出官威压人,而是继续道:

  “此事可再商议,小兄弟且来老夫落脚之处详谈。”

  说完使了个眼色,让官差牵另一匹备用的马过来,还是刚刚邀请林天赐的官差,依旧是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林小哥儿上马。

  林天赐可以说是满头的雾水,他本想拒绝,毕竟自己还有事儿要办。

  但周围的军士就跟如临大敌一样把他围起来,要是不好好解决,说不定会跟当地的官府起冲突。

  算了,看看就看看去。

  仗着艺高人胆大,林天赐翻身上马。

  怎么说林天赐也是修士,单凭这点人拦不住他,这就是个理亏不理亏的问题。

  如果巡抚打算来个请君入瓮之类的,林天赐反抗也属于在理,而这么做的话这个巡抚八成也就当到头了,因为东神州不管是哪国的皇帝,对待修士都是怎么恭敬怎么来,敬而远之。

  手下的大臣想抢修士的东西,这个大臣的下场肯定特别惨。

  再说了,林天赐感觉这位巡抚大人也不像什么坏人,尤其是从面相上看是个有福且刚正的人,这种人更是少有作恶的可能。

  于是他就真的跟着巡抚的仪仗队一起走,你还别说,这种感觉确实挺爽。

  不管走到哪都有军士在前面开路,还受人仰视,难怪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想当官。

  就这么没头没脑,带着一肚子疑问以及过了一把瘾,林天赐跟着巡抚大人进了府衙。

  将林天赐安排在前厅坐下,巡抚屏退周围下人,只留下五个心腹护卫在身旁。

  这才开口道:

  “小兄弟勿怪,刚才人多眼杂,老夫只能请你来府里一趟。”

  林天赐拱拱手表示不介意,还是说正事儿吧。

  巡抚也确实没有跟林天赐扯淡的意思,直接开口道:

  “敢问小兄弟是从哪里得到这把剑的?”

  总不能跟凡人直接说我是闯了土行宗的剑阵把出来的战利品吧。

  “偶然所得,在下见它精美漂亮,便一直戴在身上。”

  他随后问道:

  “巡抚大人,恕在下多嘴,您为何执着于这把剑?”

  “此剑剑名龙渊,曾经是本国先帝所赐的尚方宝剑,不瞒小兄弟,这把剑乃我祖上之物后来遗失,老夫家里现在还收藏着此剑的图样,希望有生之年能找回御赐之物。”

  “祖上的?”

  “正是,小兄弟可否能割爱将此剑卖与老夫?若是对银钱不感兴趣,老夫愿意以其他宝剑交换。”

  如果林天赐没记错的话,当初得到龙渊剑的时候玲珑说这是她家祖爷爷的东西,怎么突然蹦出来个巡抚。

  慢着,该不会这位巡抚大人是玲珑的老爹?

  就年龄而言倒是有这个可能!

  “如有冒犯,还请巡抚大人见谅,敢问巡抚大人可否姓赵?”

  “老夫确实姓赵,小兄弟应该也知道这把龙渊剑的剑穗上也绣着个赵字。”

  林天赐晃悠了一下玉坠,希望让玲珑出来解释解释。

  结果玲珑直接从玉坠里钻出来,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保持虚体只有修士能看得见,而是化虚为实,直接在这帮凡人面前现了形。

  伴随着一阵阴风,前厅里突然多了个没有脚就这么飘在半空的女子,老实说确实有些惊悚。

  “大人!此人会使妖法!”

  几个护卫倒是忠心耿耿,见状赶忙将巡抚护在身后,抽刀而出。

  见玲珑现身,巡抚大人双眼瞪的跟铜铃一样大,满脸都写着不敢相信。

  接下来就该是痛失爱女的巡抚认亲的感人桥段,然而事实证明林天赐还是太年轻。

  那巡抚如同控制不住心情一样脱口而出道:

  “姐?玲珑姐!”

  啥?等会儿!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828628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