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253章 尘埃落定

第253章 尘埃落定

  林天赐不信教,也不信神,所以他实在是无法理解这帮狂信徒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

  不过至少在‘舍生取义’方面,这帮狂信徒还真是一点都不含糊。

  伴随着咒语,围在淡蓝色气泡边上的二三十个黑衣人身上统统窜出淡黄的火苗,那火势转瞬之间就将衣服和皮肤烧成软乎乎的一层,露出下面干尸一样的肌肉组织,部分地方甚至深可见骨。

  然而他们却像丝毫没有任何的感觉一样,口中高呼‘死亡是战争的开始’亦或是‘为了神的荣光’纷纷掉头扑向保护城主的魔法防御,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它围起来。

  正要往更深的方向冲的冒险者们一看这情况,也顾不上自己的对手了,纷纷赶紧找掩体。那些准备杀进来的冒险者更是头也不回的跑回宴会厅。

  林天赐也想跑,但他面前那三个黑衣人实在是太磨人,根本不给他任何跑路的机会。不得不虚晃两招,用傲雪掌暂时将他们逼退才抓到机会跑路。

  但这么一耽搁,就已经晚了。

  视野中的亮度就像是降低了猛然一缩,这是因为对比度太高导致的,其实并不是变暗了,而是光源太亮。

  ——轰!

  同一瞬间,震耳欲聋的爆炸从背后响起,那声浪就足以震死人的程度,冲击波如有实质的扩散开。

  背对着爆炸点的三个黑衣人被一瞬间吹飞,林天赐也只能尽可量的闭上眼睛,摆出双臂交叉姿势,提高真元护壁防护能力以对抗冲击。

  事实证明,这根本毛用都没有。

  扫来的冲击波犹如一道重锤,狠狠的砸在真元护壁上,林天赐只多坚持了几微秒,就感觉无法抵抗那强劲的力道,被吹的双脚离地腾空而起。

  不过就在他要被吹飞的一瞬间,一只手抓住了林天赐,他眯起眼睛一看,正是雷迪希娅。

  她跟艾尔玛躲在支撑大厅的巨大石柱后面,艾尔玛抱头蹲防,感觉跟仓鼠似的,雷迪希娅则面对着石柱,把艾尔玛保护在身下。

  抓住林天赐的手,雷迪希娅像是喊了什么,不过因为耳边嗡嗡作响,完全听不清。不过好在她连说带比划,林天赐倒也看明白了雷迪希娅的意思。

  在雷迪希娅的神力帮助下,林天赐就像抓到了一根绳索一样一点点爬了过去,直到躲进柱子后面的阴影,冲击波基本被挡住这才松了口气。

  可现在还不是松口气的时候。

  冲击波过后,自然就是无可抑制的烈焰喷发了。

  林天赐刚刚躲好,便看到或金或红的火焰从两侧疾驰而过,耳朵里全都是火焰燃烧的呼呼爆音,高温让他的发丝都卷曲了。

  雷迪希娅和艾尔玛撑起一面半球形的护盾,林天赐也赶紧往真元护壁里输入法力,如果失去了这些防护,他们身上的衣服说不定都会被高温点燃。

  这种爆炸简直就是大当量的航空炸弹+燃烧汽油弹的组合,以林天赐的能力,别说抗二三十个火人一起炸,能正面抗一两发就算运气好。

  本来谒见室里有不少士兵和少量冒险者外加一大帮黑衣人,这一发AOE攻击下去,还能剩下多少就是未知数了。

  转念一想,凶险确实是凶险,不过谒见室里能躲的地方还真不少,恐怕等火焰结束以后应该还能剩下一些反应快的。

  就是那城主估计凉…..哦,是熟了。

  炽热的高温和金红的火焰肆虐了十多秒,在地上留下道道喷射状的灼烧痕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非常呛人的味道,混合着烤肉的气味儿令人作呕。

  总算撑了过去的林天赐晃了晃依旧在嗡鸣的脑袋,和雷迪希娅一起从石柱后面探出头。

  整个谒见室中所有木制和布制的装饰全部都消失了,应该说几乎所有的可燃物都被燃烧殆尽。

  地面上残留着很多已经被烧成焦炭的尸体,分不清是黑衣人还是士兵亦或是冒险者的,因为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甚至金属的盔甲都有融化的迹象。

  不过就跟预测的一样,反应足够快躲到柱子后面的人还真不少,大家见火焰和爆炸过去,也都纷纷从石柱后面探出头,朝爆炸的中心点看去。

  在那,他们看到四个士兵和应该是城主亲信的将军一脸茫然的站在那。

  而他们背后的城主胸前,则漂浮着一本封皮赤红的书册,明明没有翻阅,书页却能自己翻动,书页上的字迹好似赤红的火,微微亮起稍稍有些刺目的灵光。

  黑衣人用自爆换来的战果就是,毫发无伤……

  –‐‐——–‐‐——

  针对城主的刺杀行动以失败告终,全靠打了个措手不及的黑衣人很快在赶来增援的士兵进攻下被杀的节节败退,最终被消灭。

  现在士兵们正在城堡里转来转去寻找漏网之鱼,同时大队的士兵也到城里挨家挨户的搜查,只要发现有任何可疑的踪迹就会抓人进大牢,摆出一副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姿态。

  而原本在城堡里留宿的冒险者们则跑到城中的豪华旅馆住下,现在大家正在开宴会庆祝自己死里逃生。

  这也是城主的安排,或者说算是奖励?

  稍早些时候,一切都还没尘埃落定,那城主依旧保持非常淡定的样子,用平静到毫无波澜的语气宣布让冒险者们到城中旅馆暂住。

  并且直言不讳道:

  “我知道你们之中很可能有间谍,也知道有人恨不得现在就上来杀了我,但我不在乎,我要的是结果,过程如何我也没兴趣知道,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只要你们能完成我的委托,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城堡会被突然袭击,若是没有间谍里应外合,这么多的刺客是怎么进来的?

  而且袭击的日子正好是冒险者们被请到城堡里做客的时候,他们之中有间谍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

  而林天赐…….

  他还是懵逼的。

  什么委托?哪来的间谍?为毛你会挨打?

  疑问多的都快溢出来了。

  话说也多亏城主摆出一副用人不疑的态度,要是在幸存的冒险者中调查调查,林天赐这个混在人群里的家伙肯定会被查出来。

  为了感谢这些冒险者的贡献,给每人发了一笔报酬。而且因为城堡里肯定没法再住,还帮他们定好了城里最好的旅店。

  就拿林天赐所在的这个旅店来说,不管是装潢还是饭餐质量都是顶级的,以往来着吃饭的不是贵族也是大商人,吃饭的时候还必须有乐队伴奏才行,玩的就是个优雅

  可现在,一帮大老粗冒险者差点把大厅给拆了,连乐队演奏的乐器都被这帮撒酒疯家伙抢走自己胡乱演奏着噪音。那些乐师还敢怒不敢言,毕竟这帮人兵器上的血都没擦,看着头皮发麻。

  在狂欢的包围中,林天赐试了试这家店的饭菜。

  感觉有点像上辈子试过的高级西餐,味道也就还行吧,林天赐的胃口还是比较中餐化,对其他的菜肴并不怎么感冒。

  他对面的艾尔玛正在对付一块三分熟还带着血筋儿的牛排,明明刚才见了那么多血肉模糊的尸体,这姑娘居然还能吃得下去也是厉害。

  坐在艾尔玛旁边的雷迪希娅则摸出一个10厘米长的卷轴展开,把它平铺在桌子上。

  那卷轴上面只有一大堆密密麻麻的线条,林天赐是完全看不懂写的什么意思。

  雷迪希娅伸手在上面一点,一道道密集的蓝光腾起,在卷轴上方形成一个类似地图的东西。

  感觉特别像在科幻电影中经常出现的立体投影地图,只不过这是魔幻版的。

  林天赐习惯性的想说‘在大庭广众下弄这个真的好吗’。不过这是西方,魔法已经深入老百姓的生活了,跟修士那边完全是两个概念。

  比如之前那个叫埃文森的年轻法师,现在正跟几个冒险者一边跳一边喝,怕是早就喝大了,还用一些能射出七彩光线的小法术助兴……

  雷迪希娅用餐刀指了指浮现的地图道: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多苏。”

  又指了指一块像肝脏形状,但却是反着的大陆说:

  “这是你们称之为西方大陆的地方,我们叫‘奥伽阿杜特’。”

  最后这句话的发音很怪,通译符采用的音译,却依旧也有点不对劲。

  “这是上古精灵语的发音,意思是‘故乡’,毕竟我们的文明是从上古精灵的废墟上建立的,很多东西都直接照搬。”

  接着,雷迪希娅用手势操控地图放大,能看到所谓的西方大陆也不是一整块,而是被分成了两部分。

  两部分连起来就像一个反向的肝脏,她指的是比较小的那块:

  “这就是咱们所在的区域,萨德米尔地区。”

  随即又放大了一下,大约在萨德米尔地区的中部偏南,有一个用文字标注的地方:

  “亚门城,冒险者之都,也是咱们脚下土地的名字。”

  要是她不说,林天赐还真不认识,毕竟通译符对文字没辙。

  “如果我想回去需要走那条路?”

  艾尔玛跟雷迪希娅对视一眼,随后把地图还原到‘世界地图’的尺寸:

  “比例尺大概是一千五百公里,你自己算算吧……”

  林天赐看了看亚门的位置再看看东神州的位置。

  感觉等自己走回去,怕是已经在半路修成地仙了……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79342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