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257章 重新出发(上)

第257章 重新出发(上)

  造化仙人来这一趟其实并没有让林小哥儿的现状有任何改变,只是证明了一下他跨越万里飞来西方果然是自己太师傅所为,至于回去……

  时机成熟是什么时候?那玩意儿啥时候熟?

  不过这事儿他还真没辙,除非自己能找到回去的办法,不然还是就按照造化仙人所言老老实实的去看看那么大的世界吧。

  我林天赐明明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啊。

  话说一般不是整别人家的孩子不心疼吗,怎么找上我了?

  抱怨再多,也改变不了事实,于是没多久林天赐就放弃了抱怨。

  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调整心态这一点上林天赐很有自信。

  于是他跑到楼下跟雷迪希娅和艾尔玛一起吃早餐的时候足足吃了五人份的量,光看着就让那两个妹子看饱了……

  对于化悲愤为食欲这点,林小哥儿同样也非常有自信。

  吃过早饭,就该干正事儿了。

  按照雷迪希娅的计划,他们首先要返回坎索城去与另外两名队友汇合。林天赐这个新加入的,而且还两眼一抹黑的家伙当然没有异议,只不过旅行不是你说走就能走的。

  两人先是带着林天赐去了趟刚刚营业的市场,采买一些冒险中需要用到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那些冒险者狂欢太久,还是时间确实太早,市场上的人很少,这倒是方便了采买工作。

  雷迪希娅和艾尔玛已经算是冒险者中的老手了,该买什么自然清楚,很快就买好了自己那份补给。

  在外旅行,干粮清水是必需品,其次是驱虫剂、警报陷阱、最好还要带上一些调配好的草药用来治疗皮肉伤或是常见疾病。

  其他零零总总的一大堆,而且购买这些也要考虑自己的负重,买太多背不动就蛋疼了。

  但林天赐左看右看,基本什么都没买。

  冒险者用的所谓干粮其实就是一种堪比皮革硬度的肉干,林天赐只看了看就没有下嘴的欲望,至于清水,他的净水葫芦里装满了从东神州带来的酒,也不怎么需要。

  驱虫就更不用担心了,他那住过飞熊的背囊比什么药水都好用,修士的敏锐六识也能替代警报陷阱什么的。

  疾病更是找不上修士,如果修士得病了,那也绝对不是轻轻松松就能治愈。

  伤药方面生肌丹理气散都还有,也犯不着用那种简陋的草药,说实话,林天赐觉得哪怕凭自己这点草药知识,配出来的草药都比市场上卖的好。

  挑来拣去,最终他就买了个铺盖卷,顶在背囊的上面背着。

  以前他在东神州旅行的时候从没用过这东西,因为在野外多半都是找个树上去眯一觉或是练功打发时间,想要好好休息,就直接快马加鞭到最近的城镇,根本不需要背个铺盖卷。

  但此时可不是只有孤身一人的时候,雷迪希娅和艾尔玛的脚程不可能跟得上林天赐,在外旅行的时间也大大增加,带上个铺盖卷还是挺有必要的。

  至于买东西的钱?自然是之前城主发的奖金,一小袋子十枚金币,对于冒险者来说也就是个添头,但这点钱省着花也能花一段日子。

  采买结束,雷迪希娅又找了个前往坎索城的商队加入。

  加入商队一起走好处很多,除了最直观的安全之外,在路上还有马车可以坐,不必全靠两条腿量过去,而且还能顺便赚一笔佣金,虽然不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这些事情两个妹子办起来轻车熟路,很快就跟商队的领队谈好了价钱和雇佣协议,迎着初升的朝阳,商队慢慢走出亚门。

  坐在队尾的马车后托架上,林天赐看着亚门城那洁白的城墙逐渐远去,多少有些不安。但更多的还是有些兴奋。

  张百熙把林小哥儿看了个通透,这家伙虽然很懒,但只要有新鲜事物可以体验的话,会让他的好奇心蠢蠢欲动,突然变得很勤快。

  随着距离越来越远,亚门城渐渐看不到了,商队行走在广袤的田野中。

  雷迪希娅说这地方叫做风车平原,是亚门城最重要的农业中心,命名规则也非常的简单粗暴,因为这附近有非常多的风车……

  长途旅行是很无聊的,不过这也要看怎么自己找乐子,对于雷迪希娅和艾尔玛来说,林天赐这个纯正东神州来的家伙非常罕见,她们一直在打听有关东神州的风土人情和修士的故事。

  林天赐自然也对西方和魔法师有兴趣,只要都有聊的兴趣,也就不觉得无聊。

  靠着用遮雨布包裹的货物,三人聊的兴高采烈,完全是一副郊游的模样。

  这是只有施法者才有的优待,普通的冒险者可没有马车坐,大多数都在商队附近跟着走,行动敏捷的家伙则到路线前面去探路。

  在这里,懂得施法的人都是宝贝疙瘩,林天赐也算是沾了沾光,毕竟训练一个法师太难了,光识字这项就淘汰了太多的人,训练期高达4~10年。

  对比起来,一个成年人发根儿长枪训练一个礼拜就能算战士,自然施法者是宝贝,战职者就是两脚畜生。

  “我听说你们修士不用吃饭,光靠喝西北风就能活着,是不是真的?”

  跟爱娜一样,典型的误解。

  “虽然修为…..也就是实力高强的修士确实可以不用吃饭,但吃好的爽啊。”

  看看凌云子,他早就辟谷了,结果一样没少吃鸡,还经常因为这事儿跟白虹仙子打起来。

  ——虽然每次都是被打就是了。

  雷迪希娅听完突然想到了什么说:

  “对了,我记得东神州的文字和语言与我们的通用语不一样,是一种方块字,可跟你交谈没什么问题,你们修士都懂得通晓语言法术吗?”

  “不是全都懂,也分人吧,我能跟你们交谈靠的是这个。”

  林天赐说着晃了晃手背上的通译符:

  “这叫通译符,能够翻译大多数语言的符箓,是我自己画的,不过对文字无能为力。”

  “符箓?”

  她们不太懂符箓这个词儿的含义,林天赐只好从符匣里拿出一张给她们看。

  “应该比较类似于你们的魔法卷轴吧。”

  对两人来说,符箓就是张黄纸上用红色颜料画得一堆意义不明的线条。

  “这很难制作?”

  “要说难,倒也不算,至少对我来说很容易。”

  说着,林天赐又从符匣摸出黄纸和朱砂,用毛笔蘸着就在两人面前画了个通译符,总共用时不超过五秒。

  这让艾尔玛一副三观受到冲击的表情:

  “我一直以为我的制作魔法卷轴成绩算优秀的,但看了你的灵活性,感觉我都白学了。”

  神符门的制符技巧可是一绝,即便如此此林天赐可是练了整整十年才有今日,否则光有技巧可不可能像他这样熟练。

  雷迪希娅则更关心别的地方:

  “符箓需要很珍贵的材料吗?”

  “不算珍贵,没有纸用别的也行,朱砂也是我们东神州非常常见的书画原料。”

  这倒是提醒了林天赐。

  制符需要黄纸和朱砂,别的一概不用,确实经济实惠。

  没有黄纸,用布条或白纸也行,只要能写字就可以,想必就算是在西方,找张纸倒也不难。

  可朱砂……

  这玩意本身是一种矿物,经过研磨和制取就能得到作为颜料的朱砂,用的时候加入牛皮胶和清水调和,就能从粉末状变成类似于现代颜料的膏状。

  这在东神州很好补充,至少有贩卖笔墨纸砚的店铺就有得卖,并不难找。

  可西方并没有朱砂,林天赐顺便问了问,这里所用的红色颜料是从植物中提取的红,她们唯一见过的红色矿物除了铁砂就是红宝石。

  植物性的红色颜料当然不能用来制符,林天赐在神符门的时候曾经做过实验。

  还记得他小时候曾经调配出来的那种顶风臭三里的颜料吗?实验的那时候,林天赐正好刚学会做爆炸符,于是他就突发奇想,如果用那种特别臭的红颜料画爆炸符,一旦爆开说不定能当臭气弹用……

  ——这脑洞也是没谁了。

  不过实验的结果当然是失败了,所有红色颜料中,只有朱砂可以在纸上留存住法力。

  虽然朱砂存量还有不少,但回到东神州之前没办法补充,用一点少一点,再加上交谈全靠通译符的帮助,这东西必须大量准备,以后还是省着点用吧。

  艾尔玛比起符箓,对于林天赐装符箓的匣子更感兴趣。反正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林天赐顺手就递过去让她看看。

  符匣是一个可以从当中打开的小盒子,一侧装着毛笔黄纸和朱砂瓶,一侧则是画好的符箓,开口处有个可以自动开闭的挡板,需要什么符箓,就会从那里飞出来。

  “像是有种古怪的力量依附在这个盒子上,这就是你们修士的说的法力吧?”

  对于魔法师来说法力是陌生的,反之同样。

  “鉴定魔法物品。”

  低喃一声,艾尔玛左手上亮起一串灵光,那光芒扫过符匣,随后她挑了挑眉:

  “附魔程度大概相当于精锐级,但很微弱。”

  确实很微弱,毕竟符匣都不能算是法宝。

  “精锐级是什么意思?”

  很明显,东西方除了评价实力的分级方面不同外,对于物品的等级分类也不一样。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791512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