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271章 快来背锅(中)

第271章 快来背锅(中)

  面对着尸体,艾尔玛稍稍后退了一些,透过二楼的窗户望风,她谨慎的看到屋外有一队巡逻的卫兵走过。

  尽管眼前的尸体跟他们毫无关系,但如果被巡逻队发现,估计会直接被当成凶手结案,因为当地官员的办案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

  雷迪希娅则看着忙活的林小哥儿,奇怪道:

  “你在画符吗?”

  “嗯,这是返魂符。”

  人死以后并不是眼一闭一睁就到地府了那么简单,即使是此生无憾,安详去世的人其魂魄也会在周围停留一段时间,通常是一炷香(30分钟)左右。

  在这个时间内,只要不受到外力影响,还不至于会变成鬼怪。这种状态下的魂魄是几乎不存在任何意识的,留在附近不过是本能,随后魂魄就会受到冥冥中的一股牵引力量前往地府,眼一闭一睁就到了地府属于主观意向上的描述。

  返魂符能够让魂魄暂时返回尸体,但必须是刚死不久,处于停留状态的魂魄才行。

  不过返魂符的真正作用并不是询问死者,而是针对鬼怪。

  东神州的鬼怪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有尸身一类是没有。

  没有的,例如玲珑(虽然她是鬼修),她与尸身之间的联系早就已经断了,尸身不管是烧掉还是如何都无所谓。

  而有尸身的鬼怪,通常比没有的要强一些,但它的弱点也正是尸身。

  返魂符的作用是贴在尸身上,能让鬼怪被缩在它自己的身体里,其实力会大大降低,更容易被消灭,这才是返魂符真正的用法。

  当然,用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倒也不是不能。

  “返魂符能暂时召回死者的魂魄,咱们可以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雷迪希娅想了想:

  “魂魄?哦,你是说灵魂吧,听起来返魂符的作用有点像‘死者交谈’,一些牧师和亡灵法师都能暂时唤回死者的灵魂询问几个问题。”

  由于和脑子里的印象差距太大,林天赐已经放弃用上辈子印象中的‘牧师’,跟这个世界存在的牧师比较了,简直不是一个画风的。

  “而且,用返魂符还能稍稍证明一下我的猜测。”

  “什么猜测?”

  林天赐没有回答,他在黄纸上留下最后一笔,然后将符箓贴在死者的脑门儿上。

  “好像……没用?”

  等了两秒,所谓的返魂符完全没有生效。

  返魂符是专门针对鬼怪的符箓之一,但也不是能吊打所有鬼怪,毕竟林小哥儿的修为不高,如果目标鬼怪的道行太深,可以抵抗甚至是完全免疫返魂符的拉扯。

  但眼前死掉的男人显然不过是个普通人,返魂符不应该完全失效才对。

  为了保险起见,林天赐又摸出神符经翻到返魂符那一页,对照着自己画的符箓确认了好几遍,100%肯定不是自己画错了的关系。

  “符箓没用,反而更麻烦了。”

  林天赐摇摇头把符箓摘下来塞回自己的符匣,问旁边的雷迪希娅道:

  “你刚才说魔法里也有类似的,是不是有那种将死者灵魂送走的魔法?”

  “当然有,死灵法术派系里有一大堆,一些特别的魔药也有类似的效果。”

  “那能不能看出这具尸体上有没有残留那些东西的痕迹?”

  雷迪希娅不知道林天赐在搞什么,不过她伸出手指,对着尸体释放了个不知名的法术后,很笃定的点点头:

  “死灵法术的魔力非常醒目,尸体上没有任何死灵法术残留,刚刚我用侦测毒素看了看,也没有任何的魔药和毒素残留。”

  说完她又疑惑道:

  “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这家伙的灵魂?”

  “因为我们修士中有一批邪魔外道,最擅长的就是炼魂为法。”

  没错,就是邪修。

  杀人取血,炼魂为法,这就是邪修的标准画风,也是他们变成过街老鼠的根本原因。

  返魂符会失效,排除掉魔法方面的因素后,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眼前这个死者的魂魄已经被凶手带走了,再结合伤口的形状,有邪修出没的可能性非常高。

  当东神州的修士们缩在家里的时候,被赶走的邪修显然没有老老实实的呆在阴沟了,他们的活动范围比名门正派的修士们想象的要大得多,说不定那帮邪修已经在西方这片大陆上活动了几千年,东神州的一众修士还茫然不知。

  林天赐习惯性的取出真传弟子令牌,想要给张百熙发个信儿。

  但像往常那样注入法力并不能起效,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远,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你说的邪修,是你们的敌人吗?”

  雷迪希娅还是不太能理解修士之间的事情,毕竟在他们这里,画风类似的死灵法术已经被列为合法且可以公开传授的派系了,而在东神州邪修只要一现身,就会惹来全天下的围剿。

  “不仅是敌人,而且是生死仇敌,我们修士的所有门派,其门规第一条都是‘遇邪修,杀无赦’。”

  林天赐稍稍有些头疼,怎么跑到西方都能碰到这帮家伙,也太tm有缘了吧。

  艾尔玛则压低了身子,从窗户附近回到两人边上道:

  “凶手是谁无所谓,咱们先找找指令输入器,不管找不找得到,这地方都不能再呆了。”

  确实,眼前这人是不是被邪修所杀,都不是重点,反正凶手不在现场,艾尔玛和雷迪希娅的目的是来寻找指令输入器的。

  雷迪希娅环顾了一下周围说:

  “那玩意儿并没有摆在外面展示,咱们来的这一路上也没有看到任何与上古精灵有关的收藏品,要么被卖掉了,要么就是……”

  “有密道或暗门,通往收藏室。”

  抢完台词的艾尔玛抬起法杖:

  “侦测密门。”

  一圈淡淡的波动从杖头的宝石扩散出去,像雷达一样扫过所有的物体。

  “果然没那么容易,侦测法术没有反馈回来任何有用的信息。”

  根据情报,这间房子的原主人是的隐居的法师,即使有暗门和密道,他也肯定会布设回避侦测的法术。

  两个妹子换了两三种侦测法术,结果都毫无收获。

  “要是迷斯卓在就好了,那家伙看起来娘娘腔,但侦测法术玩的确实好。”

  “迷斯卓是谁?”

  艾尔玛接茬道:

  “是咱们的队友之一,他正在坎索城等咱们去汇合。”

  那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坎索城还离着老远呢,总不能先去坎索城然后在折返回来吧,等那时候这间房子里的尸体肯定被卫队发现,早就查封了。

  对此,林天赐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侦测用的法术,修士也有不少,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学就被张百熙一脚踹出门。

  书到用时方恨少,道理一样,林天赐总是面临着需要某些法术的时候手里没有的尴尬境地。

  他站起身,再度好好看看这个房间。

  二楼只有这一个卧室,加上卧室内的很多家具和装饰物都被卖掉了,现在卧室里显得非常空旷。

  除了一张很豪华的双人大床外,也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试着掰了掰床四角的珠子或一切看起来像机关把手的东西,但什么都没有找到。

  回忆了一下从室外观察这间房子的大小,可以发现使用的面积要小一些,这就说明一定有问题,要么是承重墙和装修导致占据了太多的空间,要么就是真的有密道。

  转过身,回头正好看到仍然在使用各种侦测法术的艾尔玛和雷迪希娅,以及她们对面的尸体和壁炉。

  这让林天赐灵光一闪。

  “你们说,这尸体倒下的位置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儿?”

  尸体是背对着壁炉倒下的,死者在死前难道靠在壁炉上跟凶手交谈吗?

  但看看距离,也不像是靠在上面的样子,更像是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被一剑刺死,最终伏倒在地。

  “确实,尸体的位置不太对。”

  房间的其他地方也没有任何血迹,不像是拖尸或死者挣扎着移动过的样子。

  艾尔玛看了看尸体,又看了看壁炉:

  “我觉得,他可能是从壁炉这边朝窗户的方向跑过去的,结果在半路上被一剑刺死。”

  “从壁炉的方向……?”

  雷迪希娅假设道:

  “如果壁炉就是收藏室的入口,那杀了他的凶手应该是以‘买家’的身份来的,死者带着他进入自己父亲的储藏室,随后发现对方想杀人灭口,拼了命的跑出密道,在这里被凶手追上并干掉?”

  “有这个可能性。”

  死者急于将自己父亲的遗产处理掉,然后好回坎索城花天酒地,理所当然的,他父亲那些上古精灵有关的收藏品也是处理的重中之重,直接带买家进入收藏室挑选倒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他没想到对方还想杀人灭口。

  猜测的过程大致就是这样,细节方面可能有一些出入,但已经是正确率比较高的猜测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简单的推理明确了打开密道的位置。

  艾尔玛和雷迪希娅两个妹子在红砖砌成的壁炉上上下摸索,摸的两手都是黑乎乎的灰,这才在壁炉内侧的排烟管里发现一块活动的砖块。

  轻轻一按,三人为了避免危险都后退了一些。

  他们看到壁炉从当中裂开,然后整个塌陷下去,露出一个有光线射出的门洞……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777606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