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276章 一个精灵、一个矮人(上)

第276章 一个精灵、一个矮人(上)

  之前在亚门根本没时间好好参观一下,刚落地就挨杀,好不容易等事情平息了,第二天一早就跟着商队出了城。

  所以严格的说坎索城是林天赐看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比较符合他心里魔幻画风的城市,不过想要跟游客似的好好参观也是没戏的,他们还有事情要做,而且还是分秒必争,他所看到都只是顺路而已。

  脚踩着青石板一路前行,林天赐再度进入看什么都新鲜的状态,再加上由于是贸易发达的港口都市,也就是说好吃好喝有得是。

  这让雷迪希娅和艾尔玛不得不跟看着小孩儿似的看紧了他,不然林天赐说不定会被某些香味儿吸引而走散。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看,三人来到一家叫‘温暖港湾’的旅店,艾尔玛和雷迪希娅让林天赐自己进去找一个叫迷斯卓的人,如果没有找到就在原地吃点东西定个房间什么的等下就好。她们两个需要到旅店边上的商店把这一路上得到的战利品出手,那家商店也是雷迪希娅家的产业,所以价格可以弄的很公道。

  名字叫温暖港湾,但画风却一点都不温暖。

  林天赐一进门,便感觉脑子里嗡的一声。

  喝酒谈笑,怒骂以及叫好的声音一起灌入耳朵,不习惯的话甚至有一瞬间的耳聋感。

  这家店靠近港口,主要客户不是冒险者就是在海上漂流的水手,都不是什么高雅之辈,也就是粗人。

  他们喝酒喝上了头,你觉得可能会安静吗?

  一进去,除了噪音之外,还有股子非常刺鼻的汗臭和酒精与烟草的混合气味儿,实在是不怎么好闻。

  若是林天赐刚到西方的时候肯定不适应,但经过这一个月的旅行,他大致也习惯了旅店的画风,或者说只有这样才比较‘冒险者’。

  如果某一天,旅店或酒馆里的冒险者见人都彬彬有礼,喝酒连声儿都不出,那肯定是你喝多了出现的幻觉……

  林天赐稍稍扫了一眼大厅,里面除了一排排圆桌外,在左边靠墙的位置还有个小舞台,那上面站着个人拨弄着很像吉他的乐器,(其实是鲁特琴)他正在卖力的唱着小调,偶尔还穿插一些冒险故事什么的,每当说到精彩之处,台下的观众纷纷把手里的零钱丢上去。

  这应该是个吟游诗人,林天赐听艾尔玛和雷迪希娅说过,他们主要靠说故事和卖唱混饭吃,感觉有点类似于东神州混迹在茶馆的说书人。

  舞台的对面则是个小小的擂台,那边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不少人,时不时起哄一般轰然叫好,还能听到拳拳到肉跟什么重物砸木板上的声音,八成是喝多了的酒鬼在摔跤。

  酒馆中的大多数人都集中在这两个地方,其他的桌子显得比较空,林天赐往前走了两步,免得堵住旅店大门,正打算问问正在吧台后面擦杯子的一个老矮人,他看上去好像是酒馆老板,打算打听一下‘迷斯卓’这个名字。

  不过他刚走到一半,就看到右手边隐藏在承重墙后面的桌子那边坐着一个瘦高的人,穿一身灰白的斗篷,用绿色的像是藤蔓一样的线条作为装饰,似乎正在慢条斯理的吃一份午饭,手边还放了根简直就是树杈的法杖,能看到那法杖顶端的叶子都还是新鲜的绿色。

  这就跟艾尔玛和雷迪希娅描述的迷斯卓形象十分接近了,于是林天赐就转了个弯,来到那人的桌子前。

  从正面看,他或者说她是个精灵,两只尖尖的长耳朵被藏在的兜帽里,皮肤则是深褐色,发丝是翠绿翠绿的颜色。

  ——总觉得这个发色很吃亏。

  不过也正因为是精灵,加上宽大的斗篷,林天赐有点分不清这家伙是男是女,难怪艾尔玛和雷迪希娅叫他娘娘腔。

  注意到林天赐的到来,对方略微抬起头:

  “有事吗?”

  声音也比较趋近于中性,不过人家都开口了,林天赐也问道:

  “请问,你是迷斯卓?”

  对方明显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过仅仅只有一瞬,随即他放下刀叉,耳朵上一阵魔法灵光缓缓亮起又散去。

  “哦,原来是新队友,你好,我确实是迷斯卓”

  “你怎么知…….”

  不等林天赐问出来,迷斯卓抢道:

  “我是预言师,我会预测。”

  这句话跟林天赐忽悠人时说的‘我会算啊’有异曲同工之妙……

  “真的?”

  林天赐倒是挺感兴趣,艾尔玛和雷迪希娅并不擅长预言派系的法术,所以这一路上的法术交流都没有这方面的情报,林天赐感兴趣的是所谓的预言法术跟东神州的卜术有什么不同。

  结果迷斯卓见林天赐真的信了,不得不举起手说:

  “抱歉,开个玩笑,其实是因为我刚收到了雷迪希娅的传讯术通知我有个新队友。”

  林天赐的兴趣明显低落下去。

  “不过我确实懂得预知未来,这也是我最得意的地方,让我给你算算最近两天的运势。”

  说着,迷斯卓从怀里摸出个比网球大一点的水晶球摆在桌上,口中还念念有词,怎么看都像是商场里所谓的占卜师忽悠人的。

  但很快,迷斯卓原本自信满满的表情变得一脸疑惑,随后眉头皱成了川字型:

  “这不可能啊,居然完全算不到?”

  这让林小哥儿觉得所谓的预言法术基本大概也就是约等于忽悠人吧。

  迷斯卓正纳闷怎么回事,只听有个沉重的脚步声正在靠近,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闷响。

  林天赐抬头看看,发现一身披全身锁子甲的矮人走了过来,他脸上还有块淤青,像是刚刚在跟人打过架。

  一见迷斯卓摆在桌上的水晶球,矮人立刻发挥他的大嗓门:

  “臭乌鸦嘴,你又瞎算什么!”

  “滚!死矮子你懂屁?这是高雅的施法艺术!”

  两人好像很熟,那矮人应该就是在坎索城的最后一个队友,艾尔玛和雷迪希娅提到过队里唯一的矮人前排。

  骂骂咧咧中,那矮人一屁股坐在林天赐边上,奇怪道:

  “人类?东方人?”

  迷斯卓从水晶球中稍稍抬头道:

  “这是艾尔玛和雷迪希娅在亚门城招收的新队友,对了,不好意思,我还没问你叫什么。”

  习惯性的一抱拳:

  “在下林天赐,神符门人,我来自东神州,因为一场意外,不小心跑到西方来的。”

  “空间传送的事故吗?你真倒霉,不过也还算幸运,一般这种事故弄不好就会被送进无尽虚空。”

  矮人挥挥手:

  “去去去,你个乌鸦嘴就不知道说点好听的,林天赐是吧?你们东方人的名字真怪。”

  在东方人眼里,西方人的名字也很怪。

  那矮人敲了敲自己胸前的锁子甲,甲片之间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既然是大姐招来的新人,那以后咱们就是队友了,我叫凯格尔,凯格尔.石拳。是石拳家族最优秀的战士,碰到任何危险,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冲在前面,有麻烦就交给我吧。”

  大姐?也不知道他说的大姐是雷迪希娅还是艾尔玛,估计前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另一边的迷斯卓带着满脸疑惑收起水晶球,闻言毫不留情的揭穿道:

  “屁的最优秀的战士,他其实早就跟家里闹翻了,属于被流放出来的。”

  这一下踩中了凯格尔的痛处,他涨红了脸道:

  “那是我家老头子太顽固,脑子比石头还硬,我会成为最优秀的战士,等我回去,石拳家族会用最好的蘑菇酒迎接我!”

  “也不知道是谁饿晕在半路上,差点被野兽拖走当粮食。”

  “那只是个意外!再说救我的人是大姐,关你什么事儿!”

  “好好,你认为你是你就是吧。”

  迷斯卓跟凯格尔斗了斗嘴,随即道:

  “我是迷斯卓,如你所见我是一名预言师。”

  凯格尔在边上补充道:

  “也是一个好的不灵坏的灵的臭乌鸦嘴。”

  “放屁!我的预言准确率高达70%以上,一般的预言师谁能做到?”

  “是啊,几乎是100%准确率的开光乌鸦嘴,确实做不到。”

  话没说两句,这俩人就又开始斗上了。

  不过因为这个,林天赐倒是看到迷斯卓的脖子下面有喉结,这说明他确实是个男的,顶多比较像女装大佬。

  “林天赐你是第一次看到精灵吗?”

  也许是预言师的关系,迷斯卓对视线比较敏感,他感觉到林天赐正在打量他。

  这多少有些不礼貌,林天赐赶紧解释说:

  “东神州没有精灵,我只在一个叫拉瑟维特的贸易小镇上见过一次,不过她跟你很不一样,皮肤更白皙,发色也是金色的。”

  迷斯卓耸耸肩:

  “你看到的可能是一名高等精灵,我是树精灵。”

  “精灵还分很多种?”

  “也不是很多,目前我们精灵主要分成四类。我是树精灵,我们住在奥伽阿杜特的迷雾森林,在萨德米尔这边,天剑山脉的另一端的维达森林也有树精灵。”

  说起来,迷斯卓的肤色确实更加利于在树林中隐藏,也难怪他们叫树精灵。

  “住在深海里面的还有一种海精灵,他们早就适应了深海的环境,另外还有你见过的高等精灵,所谓高等不过是他们自己的自称,其实一点都不高等。”

  迷斯卓对于其他同族的评价不高,凯格尔此时插嘴道:

  “最后一种也是最可憎的精灵叫做黑暗精灵,虽然所有的精灵都很讨厌,但黑暗精灵是最该下地狱的。他们住在我的老家幽暗地域,跟我们矮人是世仇。”

  “对于精灵都很讨厌这句话我不同意,但其他的部分我不可置否。”

  看来,西方的各个种族直接好像关系很复杂啊……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773139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