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277章 一个精灵、一个矮人(下)

第277章 一个精灵、一个矮人(下)

  东神州只有人类,甚至还都是典型的黄种人……好吧,东神州也有妖怪和灵兽。

  但妖怪和灵兽基本不会介入凡人的生活,他们更多的还是与修士接触,社交活动整体已经从东神州的普通老百姓间剥离,不能同日而语,所以东神州的居民有国家地域之分,但无种族之别。

  但西方可不是这样,种族更加多彩多样。

  就拿现在坐在桌前的三人来说,分别是人类,矮人和精灵。

  这就已经有三种了,而且还只是比较笼统的说法,因为人类这一大前提下还能分成野蛮人和身体上拥有野兽特征的半兽人。矮人也分为盾矮人跟灰色皮肤红眼睛的灰矮人,精灵则因为是上古精灵留下的遗民,如今更是能分成四个不同的族群。

  严格的说,住在坎索城以西望海之角沼泽里的蜥蜴人也是智慧种族之一,尽管他们跟其他种族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就是了。

  除此之外,例如蛇人、半身人、侏儒等等,这些全都是,而且都能往下细分,更别说还有更多更加稀有或混血种族,多到反胃。

  只有东神州才是特例,即使林天赐仅仅只进行过一次位面旅行,在梅丽的那个位面依旧有非常多的种族,像东神州那样只有人类,准确的说只有黄种人的地方简直是个奇迹。

  种族多,种族之间的冲突和仇怨自然也不少,矮人历来与精灵不太对付,这主要是因为矮人跟黑暗精灵属于不共戴天的仇敌,其他的精灵族群纯粹是躺着中枪。

  不过就算是其他的精灵族群,也不全是铁板一块,可以说互相看不顺眼,而且大家都对他们黑色皮肤的亲戚没什么好感。

  同一个队伍里有精灵和矮人,那就做好没消停时候的心理准备吧,不过一般情况下精灵和矮人也不会同时行动,从这点来看‘四法王’小队确实很奇葩。

  凯格尔和迷斯卓就是这种奇葩的真实写照,两人说不了几句就开始互相攻击,但这两个家伙的变脸速度都相当快,前一秒还吵得脸红脖子粗,回头看向林天赐的时候又换上一副友善的微笑……

  面部表情这么活跃真不怕抽筋吗?

  凯格尔轻咳一声,回头对正在擦杯子的老矮人酒保喊道:

  “老板,给我们上你们这最好的酒,跟这个死精灵吵的我喉咙都干了。”

  然而老板显然没有那么多同仇敌忾的心情:

  “你先把欠的酒钱都还上!”

  “不能这么说,我们可是在欢迎新队友,放心吧老板,钱一点都不会少。”

  他说着起身朝吧台蹭过去,打算来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再赊点酒。

  迷斯卓冲林天赐一耸肩:

  “看吧,这矮子又要用同一个理由骗酒喝了。”

  敢情还不是第一次啊?

  迷斯卓正要再开口,一个清脆的声音插了进来,听上去好像是个小孩儿的童音。

  “吵什么吵?我才刚睡着一会儿!”

  林天赐顺着声源的位置看去,他发现出声儿的居然是迷斯卓放在桌边的法杖。

  那根法杖完全就是从树上掰下来的树杈,仔细一看,林天赐才发现树杈上面居然有个很小小的人脸,刚刚开口说话的就是他。

  “他是个树人,是住在迷雾森林的树人群落中的一员,我离开家的时候跟我一起出来的。”

  果然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智慧的武器并不少,但迷斯卓的法杖明显是成精了……

  哦,是树人。

  所谓树人跟东神州的树妖看起来好像没啥不同,要说区别的话,树人是智慧种族的一种,而树妖那就是大树成精。

  “我才不是跟着你出来的,明明是你把我从父母身边忽悠走的,说瞎话也要靠谱点行不行?”

  树人毫不留情的揭短,迷斯卓拍了拍他道:

  “少废话,自我介绍。”

  哼唧两声,那就跟树杈差不多的法杖……好吧,是树人用萌萌哒的童音简短道:

  “莱斯利,今年八岁,还是个幼苗。”

  话说迷斯卓这算不算拐卖儿童?

  说完,莱斯利又抱怨道:

  “你们吵吵嚷嚷的小点声,不知道发育中的树人每天要睡22个小时吗?对了,别忘了给我浇水。”

  说完莱斯利有闭上眼睛,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这就是根树杈。

  “呵,不要在意,莱斯利还小,他比较内向不太爱说话。”

  迷斯卓稍稍点起下巴,问道:

  “我听说你们东神州有一种叫修士的存在,你是不是修士?”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迷斯卓明显很兴奋,他问:

  “你们修士是不是不吃饭不睡觉,光靠晒太阳活着?”

  “……”

  总觉得西方人对修士的理解过于简单粗暴。

  “不吃不喝,活着有啥意思。”

  跑去要酒的凯格尔回来了,他砰的一声把两大杯麦酒砸在桌子上,推给林天赐一杯道:

  “能喝酒吧?喝了这杯酒,咱们就是朋友。”

  说完也不等林天赐回答,自顾自的扬起杯子一口气将跟扎啤杯差不多的酒杯喝了个底朝天。

  迷斯卓稍稍远离了满身酒气的凯格尔,对林天赐说道:

  “矮人嗜酒如命,他们把酒当水喝。”

  巧了,林天赐也是习惯把酒当水喝……

  麦酒的味道感觉跟啤酒有点相似,同样也有泡沫,不过就是不如啤酒‘气’大,也少了个啤酒花的味道。

  “哈哈,这个朋友我喜欢,喝酒不废话。”

  见林天赐同样一口闷,凯格尔拍着他的肩膀,非常自来熟道:

  “咱们可以好好喝一顿,正好就当欢迎新队友的宴会,能吃能喝是最好的恩赐,别学迷斯卓,那家伙从不喝酒。”

  “我们树精灵并不喜欢带有酒精的饮料。”

  “所以我跟你不是朋友。”

  话说不了两句,这俩人又开始互怼。或者说互相揭短,让林天赐听了一大堆两人的黑历史,这种自我介绍的方式确实别开生面。等艾尔玛和雷迪希娅处理掉战利品回到旅店找人的时候,她们看到凯格尔和迷斯卓与往常一样对喷,林天赐则坐在一边,啃着旅店的招牌烤肉……

  –‐‐——–‐‐——

  虽然这俩队友的画风不太对劲儿,但最起码算是认识了。

  不过凯格尔打算给林天赐开个欢迎宴会的想法八成是没办法实现了,因为他们还有事做,而且还是需要争分夺秒的事。

  于是众人就从人来人往的大厅转移到迷斯卓的房间里,至于为什么不是凯格尔的房间……

  ——因为太臭了。

  雷迪希娅先是大致说明了一遍亚门城城主召集冒险者的目的,并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在城主府半夜遇袭的事情。

  也就是在那时候,正好碰到了被丢过来的林小哥儿。

  “战争女士的信徒么?那帮家伙居然敢直接攻击城主,胆子也太大了。”

  “不过你们没受伤就是万幸,我听说去了城主府的冒险者有超过半数的死伤,还担心过好一阵。”

  消息的传播比旅行可要快得多,哪怕是生产力比较落后的年代,最起码也有飞鸽传书,何况这个世界还有魔法等不科学的力量,传递消息并不困难。

  艾尔玛说:

  “攻击亚门城城主的家伙咱们不用管,也犯不着找他们的麻烦,我跟雷迪希娅决定不去搀和神权与王权的战争,太危险了。”

  对于两个妹子的决定,迷斯卓和凯格尔也难得的保持一致,对于冒险者来说战争确实意味着觊觎和金币,但也要有命花才行。

  雷迪希娅拿出装在纸袋里的地图碎片道:

  “我们在来的半路上,已经跟白手协会的人沟通过了,等下咱们就去找地图修复师,然后坐船北上,回到故乡奥伽阿杜特,只要找到‘零’咱们就等于每人都得到了一座金矿。”

  凯格尔撇撇嘴:

  “白手协会……要不是大姐的决定,我说什么也不想跟那帮只知道躲躲藏藏挖掘别人隐私的家伙打交道。”

  “一般人想跟他们打交道都没那么容易,看在金币的面子上,你就知足吧。”

  凯格尔出奇的没有反驳迷斯卓,这确实是事实。

  寻常冒险者根本不知道白手协会的存在,即使你知道,想要跟他们搭上线也不容易,这跟你有多强,或拥有多大的权势都没有任何关系,除非白手协会主动找你,不然你根本找不到任何他们的蛛丝马迹,就宛如一个无法被证明的都市传说。

  迷斯卓又道:

  “要找白手协会,最好还是快点,坎索城最近有点不正常。”

  艾尔玛和雷迪希娅对视一眼:

  “什么情况?”

  迷斯卓指了指头顶说:

  “估计是贵族争权夺利的那点破事,不久前一个革新派的骑士被发现死在自己家里,随后一个守旧派的贵族小姐被人绑架,第二天在海边发现了她的尸体,一来二去,现在已经死了不少人。”

  “城内的神殿方面没有反应吗?”

  “当然有,黎明神殿收回了在外的人员,往常在街上巡逻的牧师和圣武士现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财富女神渥金的牧师,他们像是从洛普文来的,应该跟这些事情有些关系,至于更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凯格尔在旁讥讽道:

  “你不是会预测嘛,用引以为傲的预言法术试试。”

  迷斯卓也不甘示弱,试试就试试!

  当即伸手取出怀里的水晶球,艾尔玛和雷迪希娅都没来得及阻止,他就抬头说:

  “没问题,这次将会非常顺利。”

  完,这货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每当迷斯卓说‘非常安全,非常顺利’的时候,就代表肯定会被卷入麻烦当中,这个flag算是立下了。

  林天赐在旁听着他们商量,并没有插嘴,毕竟这不是东神州,不是他的主场。什么黎明神殿,什么财富女神渥金,洛普文又是哪?完全听不明白。

  有空琢磨这个,不如赶紧把烤肉吃完……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772279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