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352章 三途河

第352章 三途河

  三途河并不宽,大约只有十多米,跟真正的大江河湖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但河水又凶又急,呈现出令人不愿靠近的深黑色,并非常诡异的没有一点流动的声音。

  一开始林天赐还以为是因为周围环境太黑,加上河底淤泥导致河水看起来黑,等他走近些才发现,那所谓流动的河水其实是一种类似于胶质的黑色粘稠物,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有无数张发出无声嘶吼的人脸在其中上下沉浮。

  这是执念,而且是大执念。

  修士四大类中皆有劝人放下的典籍图书,但真正能放下执念的又有几人?

  三途河的河水就是有凡人执念形成,这可比单纯的怨恨强力了无数倍。

  强大的信念会产生强大的力量,而执念又是凡人心中最容易产生的强大信念,由执念形成的三途河水将在这里永世奔流不息,也永远不见天朗水清之日。

  那些在河水中嘶吼的人脸,其实是被判处不得超生之人的魂魄。

  只有当执念被清除,魂魄才能再度走一遍黄泉路、奈何桥,经十殿阎罗查实无误,才被允许投胎转世。

  同时,三途河的河水也是世间剧毒之物,毒性之猛烈已经超脱了毒这个概念。若是沾上,三魂七魄必然兵解爆散,若是不慎掉进河里,哪怕是破格劫仙,也只能望河兴叹。

  如此牛逼的东西,林天赐当然不敢靠近,他隔着七八米远,站在河岸上,脚下满是盛开的彼岸花。

  地府的彼岸花无茎无叶,只有一朵怒放的花朵飘在地面上,不管是踩踏还是触碰都不能碰到任何实体,就像一种用法术制造出来的幻术,最多只是让点点或红或橙的光粒逸散出来,慢慢飘上天,最终幻化成漂浮在地府天空之中的孔明灯。

  如何让彼岸花开花,不管是林天赐还是玲珑都不知道,再说这附近也没看到那片凋谢的花田,所以林小哥儿跟玲珑沿着河岸继续往前走。

  跟随三途河的流向一直走,直到看到三途河水出现了Y字型的分叉。

  站在岔路上,能看到左手边就是巍峨庄严的鬼门关,无数面孔身形模糊的魂魄正慢慢飘进去,两侧皆沾满了执刀立盾的阴兵。

  三途河的一条支流,就从鬼门关旁穿过,延伸到目所不能及之处。

  进了鬼门关,三途河的支流上有座奈何桥,孟婆在此赐汤给投胎之人,故而鬼门关之后的三途河别名忘川河。

  鬼门关那边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阴曹地府了,严禁活人擅入,玲珑跑去倒是无碍,但以林小哥儿的修为,若是进入,只消十几个刹那就会被鬼气侵蚀而死,哪怕中正平和的神符决都救不了他。

  从这里遥遥看去,能稍稍看到宫殿一角,那是十殿阎罗之所在。

  他们只管审判凡人生前是非功过,谎言在他们面前无能为力,无论怎么试图隐瞒,最终都会被查出来。

  罪大恶极者,就会被投入三途河中不得超生。

  投胎之人则穿过宫殿,前往奈何桥饮下孟婆汤,忘记生前种种,再去来生泉,跳入泉水投胎去阳世。

  这套流程对于修士来说也同样适用,不过有些大派,比如十大这种有能力找地府要人,复活凡人可能比较麻烦,复活修士十殿阎罗倒是允许网开一面。

  鬼都的十个鬼修门派,其名义上都是十殿阎罗为掌门(虽然他们根本没管过事儿),普通修士想要还魂,就是通过鬼修门派找十殿阎罗要人,估计就是因为这个大空派才被选为十大之一,毕竟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某天眼一闭一睁就到地府了。

  不过想要复活有三个条件是必须的。

  第一是必须尸体完整,缺胳膊少腿可以,但如果是开膛破肚什么下水都没了,那就不行了。

  第二则是不能饮下孟婆汤,如何喝了孟婆汤,就算救回来也是个什么都忘掉了的白痴。

  第三,该修士必须是意外死亡,而不是阳寿已尽。

  第三点尤为重要,若是阳寿已尽的修士,不管谁来说情,十殿阎罗都绝不会松口,生老病死乃天地循环,决不可轻改。

  也正因为鬼门关之后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阴曹地府了,虽然同样河岸两侧开着彼岸花,但目标中那片凋谢的花田绝不会在那边,是故林天赐听玲珑跟他科普了一阵之后,就顺着三途河的另一条之流走。

  三途河环绕鬼都而行,现在林小哥儿左手边是三途河,右手边就是鬼都的城墙,踩着火红的彼岸花,正前方则是看不到头的黑暗。

  话说地府果然不适合活人,光线这么暗,连修士都看不了多远。

  这一走,就又走了大约大半个时辰,更具体是多久林天赐的时间感知实在是有些模糊,说不太清,甚至于连自己走了多远都不清楚。

  道理跟在黄泉路上一样,你以为就走了一百米,实际上则是走两步就瞬移了一大段距离,这种特性也导致有些魂魄在黄泉路上迷失了方向,成为孤魂野鬼,直到他找回真正的路。

  鬼都中设有禁制,让这种特性暂时失效,想要快速移动就靠西方风格的魔法阵,不然偌大的鬼都就成了孤魂野鬼的预备营……

  等走到三途河的尽头,或者说是无法再沿河岸前进的地方,林天赐倒是找到了那块已经凋谢的彼岸花田,方方正正的十平方米范围,明明两侧彼岸花开的正旺,唯独这里什么都没有,露出下面细沙一样的黑土地。

  不过比起研究如何让这里的彼岸花开,摆在眼前的一幕更加吸引林天赐的注意力。

  一条大河从左右两侧滚滚而来,汇入正前方的一个巨型…….应该是湖泊?

  林小哥儿不太确定,它实在是太大了,从视野的一端连接到另一端,且看不到对岸。

  会疑惑是不是湖泊,在于湖中心有个同样巨大无比的漩涡,河道沿着漩涡流下,远远看去有点像梯田那种结构。

  河水一直盘旋而下,直到流入下方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但奇怪的是,河水越是顺着河道往下,水就越清澈,完全不复之前那种堪比黑胶泥的模样,最终变成闪耀着金色亮点的清澈河水流入深渊。

  林天赐往远处眺望,玲珑就跟导游似的讲解道:

  “左右两侧的大河是冥河,功能好像跟咱们的三途河差不多,西方那些不允许投胎的人就会被丢进冥河里受苦。”

  不只是西方,整个多元宇宙世界所有生命的最终归宿都是这里。

  地府相当于仅为东神州服务的自治区,冥界则掌管着整个世界的死者。

  如果林天赐继续顺着河水走,还能在冥河上看到撑船的摆渡人,就是把富森德尔接走的那种。

  西方的死者会到达冥河一侧,由摆渡人接引过河,如果此人不允许被投胎,就会从船上掉下去,落入冥河水中。

  偶尔也会见到摆渡人用勾魂镰刀将魂魄从冥河中拉出来,代表刑满释放,送去洗魂池,洗掉生前记忆再度投胎。

  “那下面是什么?”

  比起西方的投胎流程,林天赐更在意冥河以及三途河汇入进去的那个大漩涡下面。

  “听师傅说,那下面连接着一个叫天空圣域的地方,到处都是背后长翅膀的鸟人。”

  等等!那不就是天使吗?

  毕竟已经见过了来自无尽深渊的恶魔,这个世界有天使也没什么奇怪的。但为毛冥界跟天使的天空圣域连着?而且居然在冥界下面?

  其实并不是天空圣域在冥界的下面,位面之间的位置并不是物理上的上下左右那么简单,不过两方相连接倒是真的。

  “流进天空圣域的河水拥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但也会导致完全失忆,河水沿着天空圣域顺流而下,形成名为圣光大瀑布的绝景,然后流入天堂山。再往后我就不知道了,听师傅说河水最终会绕一个大圈再度回到冥界。”

  这是个循环,也是生与死的循环。

  上古精灵将多元宇宙看做世界树,而冥河就是世界树中奔流不息的脉络。

  玲珑又指了指下面逐渐变得清澈的河水说:

  “死者的执念本能的拒绝离开冥界,因为离开冥界就会永远失去投胎的机会,所以河水越往下就越是清澈。”

  总觉得,不管是冥界还是叫阴曹地府的地方,有点像大型污水处理厂……

  尽管这句吐槽有点不敬,但从功能上来说,还真是如此。

  所有的恶,所有的善,所有生命的一切,都会在冥界迎来终结,成为彼岸花,最终烟消云散。

  林小哥儿感觉自己似乎悟到了什么,但模模糊糊的不真切。

  不只是林天赐会有这种感觉,任何来到地府的修士都会有,但能真正参悟的人寥寥无几,指因生死乃是大道,这可比什么五行之道的逼格高多了,纵使天仙,也难以领会其中分毫。

  林天赐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去钻牛角尖,稍稍想了一阵,想不通就干脆不去想,扭头问右手边出现在视野当中的巨大山体道:

  “那是什么山?”

  山并不算宽,但却非常高,高到天空中飞舞的孔明灯都照不到它的山尖在哪。

  玲珑撇了一眼道:

  “那不是山,是三生石。”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699318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