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382章 烈阳丹经

第382章 烈阳丹经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众里寻他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工夫?

  好像有哪里不对……

  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一个门派的遗迹残骸,最重要也是最有用的收获就是功法秘籍。

  法宝毕竟是身外之物,神丹也只能用一次,而功法秘籍,却可以伴随修士的一生,甚至一代代流传下去。

  对于收集洞府里已经失传的功法,现在的修士们都有极高热情,因为拿到功法回师门真的能换不少好东西。

  像林天赐,他已经送回去了傲雪掌、暗香拳的秘籍,不算拨云掌还有一整套利空神剑决,等他回山,张百熙不发个超级大红包他自己都不好意思。

  秘籍关系到传承,同时也是极大的助力。

  别人的功法不见得比自己的好,但却能提供给修士不同的思路看待修行路上遇到的问题,一人智穷的道理谁都明白,秘籍就相当于通过文字让修士们可以跨越时光进行交流的方式。

  丹炉碎片上有‘烈阳丹经’四个字,这一下子就把林小哥儿的热情点燃了,赶紧招呼附近搜刮瓶瓶罐罐的小伙伴过来,那堆东西再怎么搜刮也没有丹经重要。

  所谓丹经,并不仅仅只是丹药药方的合集,更有丹药制法技巧方面的知识。

  碎片上的仅仅只是烈阳丹经的标题跟几行开篇,更多的都还在大丹炉的肚子里。

  林天赐往里面丢了从艾尔玛那边学来的舞光术,白色的光球照亮了丹炉内部,一排排拇指大的篆字被刻在丹炉之内。

  通篇不算长,只有不足千字。

  林天赐大致扫了一眼,发现所谓烈阳丹经是一种教授如何控火的技巧法门,‘烈阳’二字指的是性烈难以驯服的烈火。

  之前说过,丹火种类繁多,性质也各不相同,烈阳丹经专司烈焰,好用性烈之火炼丹。

  林小哥儿马上就意识到,这个法门可以用在控制红莲劫火上!

  虽然红莲劫火并不是丹火,但也是十分性烈的火焰,说不定有用。

  这样一来,大丹炉就必须带走。

  “谁有办法把它切开?”

  一问,吕成文和何蕊纷纷摇头,想要切开丹炉需要专门的锯子,而且也需要不少时间,他们手头什么都没有。

  冉青莲则道:

  “或许我可以试试,但小妹也不敢保证肯定行。”

  丹炉耐烧所以用激光剑切不动,但冉青莲最善水行法术,以水刀做冷切割倒是有可能。

  施展水行法术,最好附近有大量的水方便取用,这样操控起来更加省时省力,事半功倍。

  于是林天赐一听冉青莲可能有办法,立即跑出丹房,找到那条由瀑布形成的小河,连之前灌的酒都不要了,净水葫芦的全部容量都用来灌水。

  净水葫芦进阶以后,吸纳液体的速度确实快了不少,林天赐只站在岸边启动净水葫芦,就能看到河水上腾起一圈像缩小版的龙卷风一样的水线,一端连接到河面一端连接到葫芦嘴。

  没多久,灌满水的林天赐赶紧返回,这时他看到有几个人影正在穿过弟子厢房的那片废墟,朝他们的方向跑过来。

  那自然是之前被他们甩下的散修。

  绕过废墟确实会耽搁一下散修赶来的速度,但也不可能阻挡太久,毕竟散修也是修士,身体素质与凡人不可同日而语。

  一开始林天赐的想法是趁着把人甩开的功夫,先搜刮,把有价值的东西都带走,然后立即转移战场。

  高价值的目标除了丹房还要三四个,没必要在这里多费时间。

  但发现大丹炉里有功法,而且这个功法好像还能帮他控制红莲劫火,这就不一样了。

  所以,原本就从原本拿了就跑的策略,转变为来一个揍一个,直到咱们刮爽了为止。

  那几个散修逐渐靠近,一见林天赐他们都站在房门口,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散修们一开始也以为林天赐会拿了就跑,本来想跟大派弟子竞争就十分困难,散修心里也清楚这点,抢不过,最好就是喝点汤。

  以散修的惨状来说,有汤喝就是极大的收获了。

  但林天赐他们在门口站着,摆出一副恭候多时的态度,这就说明对方连汤都不打算给……

  –‐‐——–‐‐——

  散修跟门派修士之间的战斗力差别很难说,因为散修也有实力卓绝的。

  更奇怪的是,目前在修士口中相传的劫仙名讳,每一个都是散修,就连造化仙人都是成就劫仙以后开宗立派,而不是因为有门派相助,才成为劫仙。

  具体原因很难说得清,或许是门派事物繁忙,掌门不得不懈怠修行,也可能是为了衣钵存续,修士的心思不够专注。

  至少就近几千年而言,门派之中一个劫仙都没出。

  散修之中卧虎藏龙不假,可年轻的散修,却基本都是战五渣。

  他们需要付出比门派修士多得多的时间和努力,才能慢慢追上去。

  就拿试图分一杯羹的这几个散修来说,修为大致只有人阶九品~七品之间,能用的对敌招数不多,也不够好。

  而且仅仅交手几个回合,连林天赐都能看得出他们的基础打的实在是稀烂。

  门派修士在小时候打的十年基础绝不是做白工,基础牢靠与否直接影响到日后的成长,尤其是瓶颈的突破难度。

  看林天赐过初劫的时候,那叫一个轻描淡写,根本不算什么事儿。

  而对于散修而言,初劫不说是九死一生,也足够危险了。他们将来需要花费十倍乃至百倍的努力才能把基础补回来,不然成就最高都不见得能到人阶五品。

  各方面都不行的八个年轻散修,撞上三个中型门派外加一个十大的弟子,一开始还能仗着人多比划比划,没几个回合就被按在地上暴打。

  这还是林天赐他们怕弄出人命,留手了的结果……

  技不如人,有理也没辙。何况探索无主之地,玩得就是各凭本事,哪有什么道理可讲。

  散修们只能撂下两句场面话,然后灰溜溜的带着一身伤走了,顶多也就在背后骂两句,说林天赐他们真霸道之类的。

  轰走了散修,吕成文跟何蕊两人在外放哨,林天赐用净水葫芦补充水分,冉青莲则使用水行法术操控净水葫芦中喷出的水流,混合一些地上银色的沙子,组成强力的水刀开始一点点进行切割。

  即使有林天赐相助,这对冉青莲的修为也是很大的考验,尤其是法力方面。

  像林天赐这种法力庞大到没朋友的绝对是极少数,冉青莲的法力比一般修士稍微多一些,却也没多多少。

  主要是仗着身负水木双行,操控水行法术更佳得心应手,否则就是人阶五品的修士来做同样的事情,都会感觉非常吃力。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但水的力量还真不能小觑。

  在高速水刀的切割下,切不动砍不动的大丹炉被慢慢分割成一块块桌面大的金属板,冉青莲还需要特别注意别切坏了记载着烈焰丹经部分的炉壁,不然就等于白费功夫了。

  为此,林天赐来来回回去灌了十几趟水,也把整个丹房弄的好像被洪水泡了一样,花了大半个时辰,总算才勉强把丹炉切成可以塞进次元口袋和储物葫芦的大小。

  规矩照旧,东西等消停以后再分账,这一点上,不管是已经很熟悉的冉青莲还是才认识不久的吕成文与何蕊都很放心。

  神符门确实逗逼多,可在这方面出尔反尔的,还真没听说过,何况林天赐怎么看也不是那种人。

  收拾掉大丹炉,丹房里就搜刮的七七八八了,众人稍作休息,然后立即赶往下一个地点。

  丹房的位置在天剑派的右后方,从位置上来看,最近的高价值目标就是正后方,也是林天赐他们现在正在赶去的地方。

  正后方的位置有孟文彦带着人去。散修那边也有上官金带队,切丹炉花了大半个时辰的时间,不知等林天赐几人赶到的时候还能剩下些什么东西。

  再度跳上房顶走直线,一路跑到能看见座类似丹房但要大特别多的建筑。

  而比起孤零零戳在那的丹房,这次在建筑外面还有个残破的高台,原本上面的装饰性花纹之类的都已经脱落。

  高台以白玉搭建,玉质温润,且有灵光闪烁,是一块块上好的玉砖。

  这是炼宝台,专门用来炼制法宝的,本身带有遮蔽宝成灵光的效果,且也能更容易让法宝成形。

  炼宝台上有个竖直的孔洞,能插进去一把剑那么大,这代表它的主要作用就是炼制仙剑。

  过了炼宝台往前走不到五十步,来到那座石质建筑下面。

  比起什么都没有标注的丹房,这里在门洞上方则刻着两个大字。

  ‘剑阁’。

  一般剑派的剑阁是用来存放无主仙剑的专用仓库,少数剑派拥有制作仙剑的能力,剑阁也就等于是个工坊。

  但出乎意料的是,当林天赐他们赶到,却发现静的很,完全没有想象中门派修士与散修大打出手发出的战斗声响。

  悄悄走入剑阁内,四人看到不管是散修还是门派修士,都这么站着,像是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圆圈,双眼都紧盯着中央,连四人悄悄进来都没发现。

  林天赐抬头朝人群中央看去,看到上官金与孟文彦相隔十几米对峙,在两人中央不太远的地上,则插着一把像是没有打造完的剑坯,目前就是个光秃秃的剑身状态,没有开刃也没有护手,但它却散发出柔和并不刺目的金色灵光……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67020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