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396章 丢下去

第396章 丢下去

  能混上十大的门派,都不缺钱,充其量就是有的富裕有的相对拮据一些。

  但这个拮据真的只是相对而言,比起其他的门派,十大个个都是土豪。

  五灵丹加紫阳丹,且不说要花多少灵石买,前提是买得到啊……

  这些仙丹皆为五品,即便是最擅长炼丹制药的百草门,都不可能来一句不限人数,因为材料难得。

  玄云宗整天忙着探索发现半位面,从中获取东神州难得一见,甚至是完全没有的天材地宝,也就他们手里的素材特别多。

  彩头不错,可说来说去,并没有提具体的试炼内容。

  沈依白似乎不善言语,不爱客套也不爱多解释什么。收起木盒,又伸手摸出小舟模型往地上一丢。

  那就是个简简单单的小舟,落在地上瞬间碰到了几十倍不止,变成个舟型的大船,足以站进去二十人都还富裕。

  这就是飞舟了。

  “上来,我带你们去地方。”

  沈依白也不解释,自顾自的站在船头。

  正所谓客随主便,众人对视一眼,也都跟着上去。

  等所有人站定,飞舟腾空而起,虽然速度极快,却丝毫未觉有多少加速感,只有往下看地上快速倒退的景物,才知道自己正在往前飞。

  沈依白所用的飞舟属于比较简单粗暴的,就是个带人飞的作用,以前灵符宗来神符门做客时用的飞舟看起来就像是一艘大海船。

  飞舟在一座座山峰间快速穿行,浓重水雾之中,也不知道是怎么辨认方向的,以现在的速度,一个不留神就可能直接怼山上,实在是看的有些惊险。

  这是因为现在他们走的路线,正是飞剑竞速大赛所用的‘赛道’。

  光比谁速度快已经没意思了,修士们追求不仅要快,还要灵活,越是不好飚飞剑的地方,越是有修士跑去飞着玩儿,也难怪会把这里当成赛道之一。

  一开始众人还以为沈依白会在半路上解释解释,结果一直飞了一盏茶的功夫,沈依白始终就这么站在船头迎风而立,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这人也太不爱说话了吧?

  怎么说对方也是长辈,这帮小修士们也不敢开口多问,直到飞舟慢慢减速,停在崇山峻岭之间,四周满是瀑布激出的水汽。

  这时候,她才转身开口道:

  “我宗的试炼很简单,不限时间不限手段,只要从这里走回去,便算通过。”

  说着,她轻跺一下脚,众修士当中浮现出一个木箱子,箱子盖自动打开,里面装满了一块块巴掌大的玉牌。

  “每人一个,贴身收好,过程中不许丢失玉牌,否则算淘汰。坚持不下去的人捏碎玉牌,也能飞回终点。”

  不过捏碎玉牌的话就算输了。

  等众人都分到玉牌,沈依白又道:

  “还有什么疑问吗?”

  这话是对所有修士说的,但林天赐总觉得沈依白像是在看他。

  因为对方带着面纱,完全看不到眼睛,林天赐也说不好是不是错觉。不过他也确实有点疑问,问道:

  “请问这里动物可否捕杀?”

  不光是帮他师傅凌云子找什么三眼珍珠鸡,别看来的时候也就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这可是飞过来的,想回去就只能靠两只脚一步步走,说不定要走好几天。

  这么长时间,大家身上要是没吃的,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可以。”

  简短的吐出一个词儿,沈依白抬脚一踏,踩上薄云稍稍悬空。

  这让在场的众人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下一刻她掐了个法诀:

  “没问题的话现在就正式开始。”

  话音未落,带他们来的飞舟马上缩小为原本的大小飞进沈依白的衣袖。

  而原本在飞舟上的小修士们……

  自然是往下掉啊!

  难怪林天赐和冉青莲总觉得有点像栖霞谷的试炼,连投入方式都一个德行!

  这次可没有什么翔空符,且飞舟的高度少说几百米,玄云宗这么玩儿,真不怕摔死人吗?

  正常来说,还真摔不死。

  飞舟停下的地方临近一处山峰,能用山峰借力一点点自己爬下去,顶多突然往下掉的时候有些惊吓而已。

  但用这招的前提是轻身提纵术必须过关。

  玄云宗的试炼多半都会考验轻功功法,这点大家确实有心理准备,就是没想到人家用把人丢下去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考验。

  若是自救失败,直挺挺的摔下去,赶在触地之前沈依白肯定会施以援手,这样一来该修士就必然会被淘汰出局了。

  不过既然敢跑来十大的试炼场,参加者当然都不是省油的灯,多少有点本事。大家在心里暗骂一声不讲究,随即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林小哥儿不用多说,有栖霞谷那次经历之后,只要上天他就有被丢下来的心理准备,运起随风劲于空中一踩,整个人便横着飞了一截,轻轻松松伸手抓住山峰上凸起的岩石落脚。

  齐嘉瑞则捏起张黄符往身上一贴,周身灵光一闪,就跟装了滑翔翼一样,不仅下落速度立马慢了下来,甚至还能在附近盘旋,正是翔空符。

  宋玉书则显得粗暴的多,他没有去抓边上不远处的山峰,反而在空中调转身体,双脚踩在山壁上,似乎还嫌下落的速度不够快,自己加速往下面飞去,反正玉拳派的锻体修士极为凶残,就算毫无保护直接砸地上恐怕都不会受什么伤。

  冉青莲的轻功功法虽然不咋样,但她有法术可以弥补,一个飘落法咒就能安全落地,也不用怎么担心。

  其他修士也都各有各的办法,一时间半空中灵光乍现,大家基本都暂时稳住了形式。

  林天赐看了看周围,宋玉书习惯独行,肯定自己先走了,齐嘉瑞和冉青莲往下飘的比较慢,且也都在他附近,是故林小哥儿觉得跟两个熟人一起走更好,不管是路上闲了有个人聊天,还是真碰到什么阻碍危险大家也能一起想办法。

  其实所有人的距离都不算远,毕竟他们刚才还都站在同一艘飞舟上,一起掉下来,最终落点肯定也都差不多。

  只是这样一来,那多没意思……

  玄云宗身为十大,比栖霞谷显然牛逼多了,投入方式比较类似,可还有别的设置。

  林天赐跳过去与冉青莲和齐嘉瑞汇合,随风劲让他能在空中找到落脚点,一步步蹦跶着往下跑,比起其他人很是显眼。

  但下到一半,突然刮来一阵突风。

  风向紊乱,没有丝毫规律,就跟四面八方都有个大鼓风机在吹一样。

  随风劲能找到落脚点,这对风速和风向也有要求,不同的风向和风俗落脚点的位置自然也不同。

  突然刮来的风让林天赐脚下一空,那紊乱的气流也让下一个落脚点格外难找。

  受影响的何止是林小哥儿,对其他人也造成了不同程度的阻碍,齐嘉瑞和冉青莲因为这阵突风差点被吹飞,不少人更是在混乱气流的影响下被吹的七零八落,原本挺密集的队形立刻就散开了。

  好不容易熬到突风过去,此时齐嘉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吹到了林天赐头顶老远的地方,冉青莲则在下面,身影都快被浓重的水汽完全遮蔽而看不清。

  林天赐正要有所动作,异变再来。

  还记得从瀑布中流出的水会在空中汇聚成‘悬河’吗?

  如此违反物理法则的东西且不说是怎么形成的,它似乎也受到了刚刚那阵风的影响,原本如同丝带般在山峰间流转的悬河一下子扭曲起来,好像条受惊的大蛇。

  很不幸,他们这帮小修士正好就在‘大蛇’边上。

  不少人被直接卷进河水,其中就包括冉青莲,要不是林小哥儿闪得快,他也难逃被卷进去的命运。

  冉青莲身具水木双行,丢水里想淹死她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水流太急,冉青莲打了个晃就消失在浪花之中,完全找不到人。

  林天赐这时候再往头上看去,齐嘉瑞也不见了人影。

  周围全都是浓雾,林天赐甚至不知道齐嘉瑞是否还在自己头顶。

  更惨的是,那种突风又来了……

  这也是此处作为飞剑竞速大赛赛道的特点,玩的就是完全不科学的多变气候和环境,对于能御剑飞行的修士来说不过是个增加难度的阻碍,但对这帮完全不会飞的小修士来说就太恶心了。

  每当突风袭来,林天赐的随风劲就会暂时失效,他不得不抓住边上的山壁免得自己直挺挺的掉下去,更奇怪的是风大,却吹不散越来越厚的水雾,现在水雾之浓厚,简直伸手不见五指。

  原本打算一起走,现在林小哥儿算是彻底找不到其他人在哪了,还是先考虑自己平安落地的事儿吧。

  就这么一点点往下蹭,直到他又躲过一阵突风,下降了不到十米左右的距离,这时眼前突然一清。

  他就像穿过了一道厚实的云层,自己抓着山壁的凸起,下面则是青烟缭绕的青绿森林。

  说来也怪,现在林小哥儿抬头往上看的话,完全看不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那么厚的水雾,当然,他也没看到周围有除了自己之外的修士,连早一步下去的宋玉书都没了踪影。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65177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