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406章 又想挨打?

第406章 又想挨打?

  因为大雾遮蔽了感知和视野,林天赐完全没看到就在自己前面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就有俩人,而且这俩人还是刘安跟他的狗腿子阮琛朋……

  这就很日狗了。

  更日狗的是,对方比自己离雾莲子似乎更近。

  此时雾气几乎完全散开,林天赐看得到对方,对方自然也看得到他。

  一见林天赐和冉青莲,准确的说是看到臭着一张脸的林天赐,刘安脸上怒容一闪而过:

  “又是你!”

  “你以为我想看见你吗?药店碧莲。”

  通常林小哥儿说话不会这么尖酸刻薄,几乎与谩骂无异,他这人跟谁都很能谈得来,即使是作为十大的真传弟子,也没什么架子。

  多交朋友广结善缘嘛。

  但只有一人例外,那就是刘安。

  ——好吧,还要算上阮琛朋。

  这种坏印象,一是因为刘安本人不讨喜,性格好大喜功还喜欢仗着多宝宗的名头作威作福,二就是因为阮家姐妹的事情。

  那次经历让林小哥儿知道世间险恶,多张点心眼儿,也让他对阮家人有很深的成见,讨厌刘安不过是顺带的。

  刘安挨了骂,正要回嘴,阮琛朋上前一步道:

  “林道友口出这般粗鄙之语怕是不妥吧。”

  林天赐很认真的琢磨了一下:

  “令堂安否?”

  这应该够文雅了吧……

  虽然不明白林小哥儿为毛突然问这个,不过想来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刘安敢仗着长老的喜爱跟林小哥儿顶牛,但阮琛朋可不敢,说到底,他们也只是多宝宗旗下铁宗一脉的人,跟十大差了一大截。

  于是阮琛朋选择揭过这篇儿,神色无常道:

  “林道友想必与我等一样,也是为了这雾莲子而来,正好雾莲子甚多,足够四人平分。”

  比起喜怒形于色的刘安,阮琛朋的城府就要深得多了。

  想想也对,毕竟针对阮家姐妹的局,从一开始就有阮琛朋参与,他那跟狗腿子似的的行为不过是装出来讨好刘安的。

  “少废话,这雾莲子,今天你们一枚都拿不走。”

  “道友此言差矣,你我本不分先后到达,无主之物理应……”

  话没说完,刘安打断道:

  “不用分了,今日我必讨个公道!之前你身边人多势众,现在我看还有谁会帮你!”

  说着撇了一眼冉青莲,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宋玉书是十大之一的玉拳派,齐嘉瑞也是距离十大只有一步之遥的灵符宗的弟子,刘安威胁他俩纯属找打。

  天水宫所在的泉州与多宝宗所在的烟州仅有一江之隔,两派本就离着比较近,刘安当然认识冉青莲。也知道她一个中型门派的弟子若是跟多宝宗起冲突,定然讨不到好。

  不等冉青莲说话,林天赐开口嘲讽道:

  “又开始了,你除了狗仗人势就没别的能耐了吗?”

  冉青莲倒是拽了拽林天赐的衣角,表示愿意帮忙一起揍刘安,之前从林天赐那听说过阮家姐妹的遭遇之后,冉青莲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

  不过她愿意帮忙,林小哥儿却不想让她为难。

  天水宫跟多宝宗的关系也不错,甚至比跟神符门还近一些。就算刘安不过是铁宗分支,从辈分上说,冉青莲还要叫他刘师兄。

  门派修士需要考虑的当然比散修多,不能全凭意气用事,你再看不上某个人,有时候也要考虑自己背后的门派和人家背后门派之间的关系。

  于是林小哥儿一挥手,刺骨的冷气在池塘上留下道清晰可见的冰痕:

  “日月昭昭,划下道道,一对一单挑便是,你TM来打我啊。”

  刘安气的简直跟蛤蟆似的,胸口一鼓一鼓的,闻言不顾阮琛朋阻拦一个箭步踩在水面上。

  那柔软的水面在他的踩踏下好似坚实的地面,以此发力,整个人直接越过雾莲子,从上方袭来,举拳就打。

  刘安所用功法正好是水行,名碧波三叠,场地对他是极为有利的。

  林天赐既然开口挑衅,就已经做好了干一架的准备,摆摆手让冉青莲后退,自己同样运起随风劲跳上去迎击。

  两人在半空中你一拳我一脚,乒乒乓乓对拆数招,掌风四射间,吹得下面的莲花都跟着轻轻摇曳。

  随后只听砰的一声响,林天赐居然被推开了。

  毕竟他根骨不佳,硬碰硬的打法即使有法力保护也不怎么可取,另外就是刘安好像有点成长了。

  上次见面时,刘安特别容易被激怒,三言两语就能让他乱了方寸,若是没有个平常心,招数用起来自然也不一样,很容易被抓到破绽。

  但这回他看起来和上次一样易怒,等真正开打的时候反而更加冷静了。

  人嘛,总是会成长的。

  刘安上次被林小哥儿用板砖糊了前脸儿,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寒毒入体,导致关键时刻一口气提不上来。

  毕竟就算只是多宝宗的分支,铁宗的实力也比一般的中型门派强很多,没那么容易一口气拿下。

  真要算起来刘安的实力并不弱,甚至比冉青莲还要强不少,林小哥儿想要拿下他肯定比上次要费点劲儿。

  人在半空,林天赐扭腰发力,就跟在空中踩了一脚似的,很快止住颓势。

  费力归费力,但林天赐完全不觉得自己打不过。

  再度折返过去,刘安此时已经因为动能耗尽开始下落。

  林天赐并未直接上手,而是先一步撒出符箓。

  ——轰!

  为避免伤到雾莲子,丢出的爆破符只有一枚,作用仅仅是为了遮挡视线。

  这一点刘安当然也清楚,他在水面上一踩,快步离开原地。

  下一刻便有一只一人多高的法力手掌拍在那,拍的水花四溅,若是直接砸在刘安身上,足以把他摁进水里。

  一击不中,林天赐隔空做了个翻手的动作。

  巨大的法力手掌也跟着翻手过来,再度朝刘安拍过去。

  正是拨云掌诀。

  这招从天而降的掌法越用越顺手,之前对付林羽的时候林天赐也是用了同样的办法。

  不过比起林羽,刘安有别的方法应对。

  迎着再度袭来的拨云掌,刘安当即抽剑而出,剑尖刺破水面,带上一层水雾和强烈的水行灵光。

  刺啦一声响,拨云掌被他从当中撕开。

  林羽无法斩断拨云掌是因为手里的刀不过是凡铁,浑天卫不会给修为低下的弟子配备法宝级别的刀,主要是怕他们太依赖法宝,而疏忽刀法的训练。

  而刘安手里的那把断水剑可是实打实的七品仙剑,本就以锐锋闻名,配合有地形加持的水行功法辅助,自然可以一击斩断拨云掌。

  或许大家都忘了,刘安比起拳脚,其实更擅长剑法。

  “别以为还会跟上次一样!”

  看来上次挨板砖糊脸给刘安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正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刘安这期间为了治疗寒毒确实浪费了不少时间,但也比以前加倍努力。

  他也是流星之子之一,资质本就不错,实力和之前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水龙剑诀!“

  劈开拨云掌,刘安顺势松手。

  断水剑脱手而出,落入脚下池塘当中,紧接着一头由水组成的龙钻了出来,带着嘶吼咆哮砸向半空中的林天赐。

  刘安本就有水行,又修习水行功法和剑诀,加上周围的环境对水行的增幅非常高,这次使出来的水龙剑诀比平时威力要高上一倍不止。

  剑诀可以被简单粗暴的认为是剑修的法术,修习难度很高,而且剑诀多半都是单体攻击,应用范围不如法术广。

  但剑诀有这么多的缺点,仅有威力一个优点就能把所有的缺点都弥补。

  剑诀的威力通常比法术高很多,这手水龙剑诀已经相当不俗,即使是最善剑诀的孟文彦在这儿都会对刘安刮目相看。

  水龙速度极快,在刘安的操控下闪转腾挪犹如活物,强劲的水流足以击碎岸边坚硬的礁石。

  不得不说虽然不齿刘安的为人,这家伙确实有两把刷子。

  林小哥儿用随风劲左突右闪,若是换别人,早就闪不过了,只能靠硬抗或对轰。

  但久守必失,即便刘安为了操控水龙剑诀而无法再用别的方式补刀,继续躲下去一旦随风劲的步伐乱了,林天赐就会直挺挺的掉下来,那样就是水龙剑诀的靶子。

  于是躲闪两下,林天赐抓住机会双掌齐出。

  强劲的冷气让周围的气温瞬间暴跌,凝气成冰以及化法力为寒毒的法门一齐使用。

  维持水龙剑诀存在的就是法力,而傲雪掌的寒毒之法正是有能将法力冻结的独特神通。

  本来行动自如的水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化作一条冰龙,动作完全凝固,最终慢慢沉入水面。

  林天赐的法力庞大,人阶八品的时候就能靠催动傲雪掌将奔流的河水冻出一大块冰山。

  而现在他不仅法力更加庞大,且傲雪掌的等级也更高,将水龙剑诀完全冰冻确实需要花些力气,但也不是不可能。

  哐的一声脆响,作为核心的断水剑从已经变成冰块的龙身中飞出,依旧不依不饶的斜斩向林天赐。

  后者抬手侧挡,看上去像是以血肉之躯去抗能挥剑断水的仙剑,但下一刻仙剑斩在一块鲜红的长方形物体上……

  正是一早就暗扣在手里的板砖!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630914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