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10章 山上山下(上)

第10章 山上山下(上)

  想来也对,神符门的测试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应该让三个完全没有战斗力,不过几岁的小孩对付精怪,那不是测试而是谋杀。

  话是这么说,可这么大的鲶鱼依旧很难对付。

  大鲶鱼慢条斯理的游动着,最初他看到体型比自己还大的吴大壮有些忌惮,随即发现对方是个银样镴枪头。

  野生动物的感官很敏锐,它察觉到吴大壮的害怕。所以说狭路相逢全靠莽,自己这边一害怕,就落了下乘。

  不过即使察觉到了对方有所害怕,大鲶鱼还是没贸然冲上来,因为吴大壮的个头确实太大。

  三人与大鲶鱼对峙之际,那些躲在珊瑚里藏匿的恒公鱼悄悄从缝隙观察着,看他们那期待的眼神林天赐很无语。

  你们难道期待我们挥挥手就能干掉大鲶鱼么?

  “呀!我的桃!”

  正在此时,从缝隙中观察的小鱼一不留神,抱着的桃子碎块掉了出去,它条件反射的冲出缝隙去捡。

  都说熊孩子多坏事,古人诚不欺我。

  原本大鲶鱼见三人个头不小不好下口,说不定再对峙一会儿就会自行离开,结果小鱼冲出去捡桃子就好像一条导火索,直接点燃了大鲶鱼内心对吃的渴望。

  大鲶鱼尾巴一甩,激起蓬勃的浪花,水流狂涌之间,像一条漆黑的利刃直刺小鱼。

  那条小恒公鱼面对来势汹汹的大鲶鱼像是被吓傻了,愣愣的抱着桃子碎块不敢动。

  “动手!”

  林天赐招呼一声,抢先把鹅卵石丢过去。

  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潭水虽可以呼吸,却还保留了水的特质,即阻力。

  在水下挥拳都异常费力,丢出的石头也是在没什么杀伤性可言,何况我们的天赐小哥今年只有6岁。

  好在众人离小鱼不远,宣绍阳快步划水,赶在鲶鱼张嘴之前挡在小鱼身前。手握不知什么时候捡到的半个贝壳用力刺向鲶鱼左侧,他似乎是把这东西当匕首用了。

  大鲶鱼身形庞大,看似笨拙,但鱼在水里怎么可能笨拙?

  它异常灵活的弯了弯身体,皮肤上滑腻的粘液好似一层厚实的盔甲,贝壳完全不能着力,轻轻一划,便被它带过去了。

  攻击没有奏效,反而激起了大鲶鱼的凶性,毕竟比起不够塞牙缝的恒公鱼,明显三人更加管饱。

  粗大的鱼尾一扫,宣绍阳登时被扫的飞出去好几米,胸骨隐隐作痛,若不是他从小精修武艺身体结实,这一下非骨折了不可。

  “为什么盯上我了?”

  扫开宣绍阳,大鲶鱼不仅没有趁胜追击,反而朝林天赐冲过来,八成是觉得这货个头大小正好合适。

  “林小哥儿让开,看我的。”

  吴大壮说着挡在林天赐面前,他张开双手正面迎上汹汹而来的大鲶鱼。

  “喝呀!”

  看准鲶鱼口器大张的时候,吴大壮用双手分别顶住鲶鱼上下颚,也多亏鲶鱼的牙齿是像锉刀那样,而非尖利,不然还真没办法抓。

  他倒是没吹牛,这份蛮力确实不小。不过大鲶鱼在水里的冲击力岂是这么好抗的?

  大鲶鱼快速摆动扁平的头颅,试图挣脱钳制。其力道之大远非一个孩童可能控制的范畴,不出意外的挣脱开来。

  “还真尼玛认准我了?!”

  大鲶鱼挣脱吴大壮之后,毫不犹豫的继续朝林天赐袭来。此时宣绍阳才刚稳住身形往这边游,吴大壮也处于乏力状态,没人能帮他挡一挡。

  林天赐反应到也快,赶紧低头让过去。

  “我的衣服!”

  他低头了,可背上装了换洗衣服的包裹被大鲶鱼一口吞入腹中。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事,因林天赐背靠珊瑚礁,这条大鲶鱼冲劲过猛,一头撞在珊瑚礁上,惹得躲在里面的恒公鱼们一阵惊叫。

  珊瑚礁足够坚挺,大鲶鱼的脑壳显然没它硬,这一下撞的七荤八素。

  “好机会!”

  这可谓是歪打正着,如此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不赶紧落井下石。再说那几件衣服可是自己娘亲所制,林天赐可舍不得把它们丢给鲶鱼。

  再捡起一块鹅卵石,这次没有丢出去,而是卯足了力气用手攥着砸在大鲶鱼的脑门上。让对方晕上加晕。

  “我抱住它了,快动手!”

  吴大壮一把抓住鲶鱼尾部,趁此机会刚刚被扫飞的宣绍阳也游了回来,这次锋利的贝壳选好角度,狠狠的划了一下。

  深色的鱼皮被划破个口子,露出白花花的鱼肉,看上去就很疼,但并不致命。

  鱼类的生命力本就顽强无比,受到伤害更是让它从眩晕中反应过来,开始拼命的挣扎。

  吴大壮根本抱不住它,身体特别滑腻不说,力量也是极大,跐溜一下被它挣脱出去,另外两人的补刀行为也不得不停下。

  此时大鲶鱼吃了亏,心知这三个家伙不好对付,一点也没有报仇雪恨的意思,仗着自己游的飞快,头也不回的游走了……

  –‐‐——–‐‐——

  当三个小伙伴在潭水之下与大鲶鱼拼命时,神符门中也没闲着。

  ——最起码掌门表示忙成狗。

  开门收徒的测试项目都是他一手策划,一手维持,哪怕有诸多法宝以及山门大阵相助,纵然他的修为之高少有人能出其左右,却也还是累的不行。

  整个大阵哪里出了问题,他要修补。哪里不合理,他要改善。哪里灵力不足,他要补充。就连有人被淘汰,也要他亲自施法把人送出大阵。

  但比起法力的消耗,掌门表示心更累。

  掌门名叫张百熙,他下面还有两个师弟和一个师妹,曾经中了天赐小哥儿陷阱的凌云子便是其一。再往上还有个师傅,那便是神符门的开山祖师,造化仙人。

  祖师闭关已久,根本不管事儿,随时飞升都不稀奇,早就把掌门之位传给张百熙。

  本来应该师兄弟几人同心协力共同将师门发扬光大才对,可师弟师妹完全不靠谱,又不能让参加选拔者知道自己未来的师叔们都是逗逼,所以这开门选徒的大事就只有他自己一人抗。

  张百熙团座在神符大殿正中央,身穿黑白道袍,闭目维持着法术。

  稍时,他重重的松了口气,心说总算把大大小小的问题都解决了,剩下的交给山门大阵即可,自己也能偷一偷闲。

  “师弟,既然回来了,为何不进来?”

  “嘿嘿,师兄好。”

  说话间,大殿内卷起一阵清风,吹的张百熙衣角飞舞,他抽抽鼻子。这风…...怎么还是烤鸡味儿的?

  睁眼一看,便见到自家师弟凌云子抱着食盒没个正形的站在那儿。

  “让你发请柬,结果呢?”

  “发了发了。”

  “真的?”

  “真的,师兄你看我真挚的眼神。”

  “嗯,该洗脸了,有眼屎。”

  “……”

  张百熙挥一挥拂尘,凌云子脏兮兮的衣服下金光大盛,一叠烫金请柬飘到手中:“这也叫发了?”

  “没办法啊,缘分不到,没几个看得上眼的小孩儿。”

  张百熙脸色一黑,屁的缘分,你就是懒!

  “嗯?少了一张?你发给谁了?”

  “师兄你别问,你最近不是正在研究铜板神算嘛,算一算试试。我可得提前说,师兄你的算术一点都不准,之前说我出门会有一小劫,可什么都没发生。占卜那玩意儿还是别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丁家哥俩多惨,就因为修行家传的卜术,现在都快成精神病了。”

  说话间张百熙已经拿出铜板握在手中,似乎正在施展铜板神算。

  见他掌中铜板跳个不停,凌云子奇怪道:

  “这是什么卦象?”

  “被你气的。”

  “……”

  奇怪,竟然算不到?难道是我修为太浅?

  张百熙修行铜板神算不久,随手一算有算不到的东西很正常。他也没太在意,正要施展水镜术看看请柬发给了何人,只听凌云子道:

  “此子与我颇为有缘,于是我便把请柬给了他”

  张百熙听凌云子这么说顿时大惊:

  “什么?难道又是一个逗逼?!”

  “……”

  为什么说又……

  懒得追究到底是谁,张百熙取消水镜术,苦口婆心的对凌云子道:

  “师弟啊,你的资质是咱们师兄弟中最好的,可你就是不努力,否则你还会在当前这个阶段停留那么久?”

  “师兄啊,努力好累呀。”

  “……“

  张百熙非常心塞,自己这几个师弟师妹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小师弟凌云子天分最高,只要用心修行,超过他这个掌门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三师妹脾气暴躁,一点就着,说话有半点不对付便上演全武行,也正是因为这鬼脾气,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突破。

  唯一让他欣慰一些的只有二师弟,为人刻板正直,做事也兢兢业业。

  这次把发请柬的事交给三人,师妹干脆撂挑子不干,小师弟凌云子也划水出工不出力,只有二师弟认认真真的把事办妥。

  可这位二师弟是个瞎子……

  早年因修行功法出了岔子,导致双目失明,除非哪天神功大成,夺天地之造化给自己重塑肉体,否则一辈子都只能当瞎子。

  这倒也罢了,修士六识之灵敏远非常人所能想象,就算目不能视物,对日常修行和行动也没太大影响,可问题是,他不止瞎,而且还是个超级路痴!

  这就有点要命了,出门发放请柬,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返回山门的路……

  张百熙越想越憋屈,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师尊将掌门之位传给他,不是因为他优秀,而是因为其他的师兄弟都很不靠谱,把神符门的基业交给他们,无异于自毁长城。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496973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