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56章 终于找上了门

第56章 终于找上了门

  马修平所学功法名为魂兽百录,乃是当年邪派领头羊‘灵血宗’的护派神功之一,威力非同小可。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大家都懂,邪派中人当然也不例外,这卷魂兽百录的抄本就是灵血宗悄悄藏起来意图东山再起的资本。

  魂兽百录共记载魂兽上百,夺他人之魂魄壮自己的修为,实乃一等一伤天害理的功法。卷尾更有并有练成百兽,统御万里的说法。

  ——虽然感觉更像吹逼,毕竟很多秘籍都这么写……

  马修平所得的部分只是一部残卷,上面更是只记载了一只魂兽的修行方法。也多亏是残卷,不然林天赐说什么也打不过他,必须飞熊出手才有可能对付。

  初始修行需要以好勇斗狠之徒的魂魄做引子,练出魂兽凶性。

  这难不倒马修平,他原为强盗头子,所交往的人也都是一丘之貉,找几个好勇斗狠的家伙干掉问题不大。

  成功练出魂兽之后,就需要大量凡人魂魄供养,于是他又做起了邪教头子的勾当。还别说,他真的那么几分天赋,修为更是一日千里,只用了区区一年多的时间就从一个凡人蜕变为正牌修士,速度简直堪比坐火箭。这还是他的年岁以高,早就过了修行最佳的10岁以下,否则进境速度会更快!

  对比起来10年修行还未筑基的林天赐简直是把修行都修道狗肚子里去了。

  这是邪派功法的特性之一,进境快到没朋友,也是他们能迅速扩大规模的原因。

  然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一饮一啄皆有定理。

  回想当年正邪大战,邪派高手虽多,但大多有着这样那样的隐疾,善终者更是一个没有。更不要说度过天劫化身为仙,尸骨都会被天雷连轰九九八十一道,打的灰飞烟灭,真正罪无可恕!

  但凡名门正派出身的修士都知道邪法碰不得,修邪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所以现存的邪派余孽除了像马修平这种偶然拿到功法的普通人,就只有跟过街老鼠一样藏在不为人知之处的苟延残喘之辈。

  话又说回来,散修是最容易中招误修邪法的,可还是跟他的本性有关。马修平本来就是强盗土匪,修行邪法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换一个普通人恐怕没那么痛快。

  随着修为的提高,马修平发现普通人的魂魄难以喂饱魂兽,以前喂一次就能清晰的感受到修为精进,现在喂一次只能算充饥。

  这就好比一个刚刚奔小康的人,他已经不满足于吃饱,更要求吃好。类似我们叫个外卖,习惯性的跟老板说‘多加辣子’之类的一样。

  这次死死盯住石知县一家主要还是他的魂魄非常合魂兽的胃口。

  当然,魂兽吃饭也不能干掉就吃,也有所讲究。

  它要求被食用者的魂魄在死前越绝望越好,这股绝望将化为力量。

  马修平的原计划是一点点干掉石知县身边的人,让他好好品尝一下什么叫绝望。可没想到这家伙见事不对直接溜了……

  ——说好的刚正不阿呢?

  马修平可不能让石知县一家跑了,好不容易碰到个符合标准的,若是能吃到他的魂魄不仅能让自己的境界更加稳固,说不定还能再往上提一个小境界。

  一路尾随,马修平发现石知县进了林员外家。

  对于这个林员外,马修平也有所耳闻。对方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更出名的是他有个去了神符门修行的儿子。

  哪怕是散修,马修平也知道神符门是何等的庞然大物,这种大佬能不惹就不惹。但放着眼看就要到手的魂魄不取他又不甘心。

  马修平做了这么多年的强盗头子,肯定不是全靠莽,小心谨慎是基本功。

  于是就有了昨夜轻装前来探查。

  ——虽然还是被飞熊发现了。

  马修平发现林员外家被一道无形结界保护,自己根本进不去,再结合听闻林家去修行的大儿子回乡探亲。他马上意识到这次恐怕没那么容易。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情报的重要性毋庸置疑,马修平白天伪装成卖鱼小贩在鱼龙镇打探消息,并成功与林天赐来了回近距离接触。

  林小哥儿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看似老实忠厚的卖鱼商贩就是邪派散修。他是看不出,可人家能看得出,毕竟是筑基之后的修士,一眼就能看出林天赐曾经修行过。

  没有筑基!

  筑基后于筑基前,修士的战斗力差别非常大,这体现在方方面面上,就算马修平完全自学成才,这筑基没打的多牢靠,但再不牢靠也是筑基修为,打林天赐这个练气时期的小家伙完全不是问题。

  马修平信心爆棚,既然对方不是自己的对手,那还有什么怕的?

  有,当然有。

  仍然还是神符门。

  在人家地盘杀几个普通人,跟在人家地盘杀其弟子完全是两回事。这种区别类似指着鼻子骂了几句跟大耳挂子抽脸一样大,前者顶多回嘴,后者则直接动手了。

  所以,马修平的打算很简单,仗着修为高先摆平林天赐,废他一手一脚之类的,让他失去战斗力。然后做掉石知县夺取魂魄,最后远遁深山发现魂兽百录的那个山洞好好炼化修行避风头。

  废掉林天赐的战斗力,又不取其性命,是为了尽可能的补触怒神符门,自己这边已经留手了,对方应该不会不给面子。

  ——这就是完全的一厢情愿了。

  其实别说对神符门的弟子动手,单单马修平邪派的身份一曝光,就会惹来全天下所有正派修士的联合围剿,真正意义上的天下之大,却无其容身之处。

  马修平吃了常识不足的亏,他还以为自己这种修行方式在修士之中还算普遍。

  故而今夜他又来了。

  悄悄潜行至结界附近(他仍然不知道那不过是一张安宅符),马修平摸出一盏奇怪的油灯。

  灯不亮,壶里所装也不是灯油,而是一团团焦黑颜色如气体般旋转哀嚎的魂魄。

  这盏油灯是和魂兽百录一起发现的,能储藏凡人精魄,就相当于一个魂兽专用的喂食器具。

  稍稍拧了一下,一缕惨嚎的精魂飘出油灯。

  下一刻,马修平胸口处突然蹿出黑影,乍看之下好似凶恶的虫,一口将魂魄吸入嘴里。

  吃过零食的魂兽再一扬口器,原本连靠近都做不到的马修平看见结界上破开一个小洞。

  他马上闪身进去,而破开的洞也正慢慢愈合。

  没有引起任何注意,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马修平心中得意,不过倒也没有大意,立刻运起隐匿法门融入暗影,消失无踪。

  林家前厅——

  往常这个时间林家前厅早已熄灯,大家都休息去了,但今夜不同。林天赐让下人熄灭所有灯火,唯独留下前厅灯火通明。

  林家和石知县家共8口人,再加上林家的家丁丫鬟,足有几十号人都挤在前厅,让原本挺宽敞的空间显得十分拥堵。

  这是为了方便飞熊救人,林天赐担心那个邪修进门就大开杀戒,下人也是人,不能不管他们的死活。

  石知县一家眉头紧锁,甚是担忧。只有小女儿和林家二少年纪太小,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高兴兴的在前厅玩着陀螺。

  相比之下林员外则轻松淡定很多,因为他自己大儿子充满信心。

  然而林天赐自己却没什么信心。

  家人的安全不用怀疑有飞熊在。可问题是飞熊打算让林小哥儿练练手,完全没经历过实战的林天赐很是紧张,坐在太师椅上一口接一口的冒着烟。

  正所谓修行再高也怕菜刀,武功再好一砖撂倒。

  平时练功练的再好,实战不行依旧没什么卵用。飞熊的想法没有错,林天赐也表示理解和感激,可……

  还是特么的紧张啊!

  心中一动,林天赐通过安宅符得知有人闯入。

  转头看向飞熊,后者不耐烦的挥挥爪子,仿佛在说‘麻溜的去吧,别废话’。

  “父亲、伯父,你们在此安心等候,我去会会他。”

  “万事小心。”

  林员外嘱咐了一句。

  林天赐点头应是,大步迈出前厅。

  战斗来临前紧张不已,等真正需要动手的时候,林天赐反而感觉不那么紧张了。

  走出前厅便是林员外精心妆点的花园。

  林员外好附庸风雅,他觉得读书人的东西很有逼格,所以这庭院也是怎么清新淡雅怎么来,完全没有土豪暴发户的那种粗犷。

  竹林假山,亭台水榭,还专门搞了一个小池塘。

  放在平时,这等园林风光相当的养眼,可现在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可以藏人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林天赐实力不济,即使通过安宅符的帮助察觉到有人进来,但也只能大致感觉到对方进来的方向,具体什么位置……

  ——不要对没有筑基的修士要求太高。

  “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迎着夜色,林天赐朗声道。

  当然,没人会傻到因为这样一句话而跑出来,那已经不是傻,而是智障。

  这相当于一句场面话,林天赐也没期待对方会乖乖跑出来。

  双眼打量着周围,左手摸向腰间匣子。

  神符门弟子都有这个匣子,只要把实现做好的符箓叠整齐装进去,用时匣子会自动弹出主人所需,非常方便。

  这东西严格来说不算法宝,根本不入品,也正因如此神符门才能大量配备。

  左手一晃,一张符箓弹出,正好落在手心。

  “光明符!”

  光明符没有任何杀伤力,纯粹用于照明的符箓,毕竟林小哥儿现在还做不出太强的符箓。而且就算别人做好给他用,他也用不了。因为符箓尽管不消耗法力真气,但也会消耗精气神,现在的林天赐还是太弱了些。

  篮球打的光团升上半空,将林家前院照的纤毫毕现。

  察觉到隐藏自己的影子正快速消失,与其等自己暴露,不如先下手为强!

  马修平一不做二不休,顺势发起抢攻。

  便见一道如漆如墨的黑影朝林天赐直扑过去,而我们的林小哥儿还在瞪大了眼睛到处找人,等他发现有人偷袭,对方已经接近到自己身前两米以内了……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46614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