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58章 第一场战斗(下)

第58章 第一场战斗(下)

  俗话说的好,英雄不问出处,甭管什么歪招损招,能揍人就是好招。历史是胜利者写成的书……

  好吧,我忽悠不下去了。无论怎么说也不能掩盖这招颇为下流。

  你见过哪位大侠对战时打人屁股的?

  林天赐还是太善良,在加上来不及,不然这张爆破符贴的位置就不是屁股,而是……

  爆破符是林天赐唯一的攻击符箓,攻击力相当凑合,只比方寸掌强些有限,但爆破符产生的爆炸推力不错,一发直接让马修平这个怎么啃都啃不动的乌龟坐了次土飞机。

  而且别忘了,林天赐的速度快!

  不等马修平落地,林天赐再次催动随风劲,犹如一缕清风突入马修平身下,右手按在其腹部,左掌饱含真气用力打击颈间。

  马修平就跟跷跷板似的,一头砸进青石板路中,砸的土石飞溅,看着都疼。

  即便如此,林小哥儿也没放过他,等马修平落地之后仗着速度快,趁其还没爬起来的时候照头玩儿命的踹,那画面简直如同小混混欺负良民似的。

  招法?套路?

  拉倒吧,自由踢就是解气!

  林天赐也不贪功,趁着对方没转过圈来猛踹几脚泄愤,随后赶紧退开,免得被他抓到。

  听起来马修平挺惨的,不仅坐了土飞机还被人照脸踹,但其实他根本没受伤!

  爆破符的起爆位置有点尴尬,可马修平感觉就好像屁股上挨了一板子,有点麻,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

  被人照脸踹的那几脚也没有造成什么伤,只有其中一脚踹中鼻子让他流了点鼻血,仅此而已。

  ——心理上的伤就没法算了。

  “光明符!”

  以前他只觉得这玩意儿只能在没有火把的情况下充当临时照明,现在心思活络,马上意识到光明符的新用法。

  糊人一脸!

  刚刚爬起来的马修平迎面飞来一个光芒四射的光球,吧唧一声跟一块稀泥似的糊在他脸上。

  “……”

  名门正派的弟子打架都这么没品?

  马修平很是怀疑,如果名门正派都这个德行,那算哪门子的名门正派?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话倒是不假。马修平也不是气量狭小之人,可气量大不代表允许别人蹬鼻子上脸啊!

  尤其自从踏上修行之路,随着境界修为的提升,马修平越发膨胀,岂能容下一个还没筑基的小小修士如此放肆!

  我特么弄死你!

  如果说之前他还抱着废掉林天赐的战斗力,不愿得罪神符门太深的打算,如今算是真正起了杀心。

  修士的六识相较于常人非常敏锐,林天赐第一时间察觉到对方的杀意,赶紧后退两步凝神戒备。

  抹掉脸上的光球,马修平拿出拘魂灯,一缕残魂飞出,引得他体内的魂兽蠢蠢欲动。

  “魂兽出征!”

  正等着着一声令下,魂兽飞快的爬出马修平的身体,一口吃下精魄,随即将目光放在林小哥儿身上。

  ——修士的魂魄可比普通人的好吃多了。

  这是一个足有功面包车长的超大号蜈蚣,通体漆黑,双眼血红。两只巨大的螯似乎是它的口器,乌黑甲壳之下的百足节肢时不时抖动一下,看的林天赐头皮发麻。

  更恶心的是,这么大一条蜈蚣居然是从人的胸口爬出来的!

  一想到自己体内住着这么个东西,林天赐浑身的鸡皮疙瘩就跟秋天的麦浪般层出不穷。

  诚然,马修平不懂对敌之法,也没什么仙家招数可用,但魂兽百录中至少有怎么使役魂兽的法门。

  这家伙可比马修平本人厉害多了,更是魂兽百录的成名手笔。

  看见这东西跑出来,林天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差不多可以喊救命了吧?

  打?开什么国际玩笑,没见那蜈蚣的爪子比老子腿还粗吗!

  “飞熊救命!”

  林天赐从来都不是自尊心强烈的人,该喊救命的时候绝不含糊。

  ——结果飞熊完全没搭理他……

  卧槽,坑老子啊!

  “哼,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此时的马修平全身青筋血管暴突,乍一看好似黄泉恶鬼,根本不像个人。

  虽然有点疑惑林天赐口中飞熊何人,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超大号的蜈蚣发出令人牙碜的走路声,卡啦卡啦的声音让林天赐全身绷紧。

  这东西体型巨大,看似迟钝缓慢,其实速度超快。

  飞熊不动手,林天赐也不能坐以待毙不是?他赶紧运气随风劲躲避大蜈蚣的口器。

  然而对方的速度,尤其是攻击速度快若雷霆,以林天赐的速度仍然猝不及防。

  危急关头还是方寸掌立了功,手腕一转一带,大蜈蚣的口器贴着他左侧飞过去。便听刺啦一声,林天赐左臂的袖子被大蜈蚣叼在嘴里。

  随后那节袖子跟融化了似的变成一团墨绿色散发着臭味的凝胶。

  卧了个大槽!

  这种毒素简直闻所未闻,林天赐可不像试试被啃上一口会多有爽。

  但有时候真不是他不想,就可以的。

  大蜈蚣转向速度极快,身体长而宽,如蛟龙回转,凶恶的口器带着剧毒再次瞄准林天赐,这一回它瞄准的是腰间,若是命中我们的林小哥儿非要被腰斩不可。

  正在这关键时刻,一道白影突然横在林天赐与大蜈蚣之间。

  喔呜喔——!

  雄鸡打鸣,百虫皆退。

  那道白影自然就是先前被林天赐忽悠下山的白羽公鸡。

  只是它现在的状态有点问题,好像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大蜈蚣像是碰到了天敌,硬生生止住势头,头也不回的往马修平身上扎过去,企图躲回紫府丹田,暂避风头。

  可白羽鸡岂能如此简单的放过它?

  喔呜喔——!

  雄鸡再鸣,百虫死!

  跑路中的大蜈蚣如遭雷击,原本坚不可摧的甲壳转瞬失去神采,整个虫子蜷缩着落在地上,很快便化成一团黑烟消失无踪。

  “诶?我在这干嘛?”

  这时白羽鸡总算回过味儿来了,它明明记得自己刚才正在屋里啄米吃,怎么突然跑到屋外来了?

  它正蒙圈,林天赐更蒙圈。

  难怪飞熊让我去找它……

  话说这跟西游记的某一难好像如出一辙?

  相比于蒙圈的一人一妖,马修平此时的心情只能用心态爆炸来形容了。

  那条大蜈蚣是他的修为根基所在,一身实力有大半都来自魂兽,如今魂兽已死片甲不留,马修平本人更是遭受重创,先前林天赐带给他的伤全加起来都没有这回疼。

  此地不宜久留,速退!

  魂兽已死,一身修为去了大半,再加上对方还有个鸡妖相助,马修平顿时萌生退意。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打不过就跑并不丢人,打不过还傻了吧唧的硬冲才叫白痴。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后修为精进再来报仇!

  想到这儿,马修平以残余法力施展逃遁法术,这是魂兽百录残卷中唯一算得上仙法的东西,能够让使用者融入暗影之中。

  不好!他要跑!

  打蛇不死必留后患的道理林天赐还是懂的,自己在神符门修行,量他也不敢跑到神符门捣乱,可自己这一大家子人都在凡间,留下这等后患岂不是寝食难安?

  情急之下林天赐想起昨夜刚刚收获的法宝……

  ——这货还是战斗经验太差,连法宝都忘了用。

  “玄冰网!”

  法宝脱手便迅速变大,犹如一张巨大的嘴,一口将遁入阴影的马修平咬住。

  玄冰网自有神效,拥有追踪变位的能力,同时玄冰网的材料乃是冰蚕丝,轻如鸿毛坚韧无比,一旦被其困住,就如同被渔网捞起来的鱼,再想挣脱可就难了。

  以七品法宝的品级来说,玄冰网非常不错。但法宝这东西就跟法术招数一样,效果有多好全看使用之人有多屌。

  仓促之间出手,再加上林天赐本人的修为不高,玄冰网虽然结结实实的困住的马修平,可人家真气一震,顿时松脱开,玄冰网只起到了个拖延时间外加让马修平显形的作用。

  这也够了!

  这点时间林天赐又掏出一物,这东西是凌云子所赠,同样也是一件法宝,但…..

  如非必要林小哥儿真不想用。

  只见那东西有麻将牌大小,脱手之后迎风便涨,宛若流星赶月,不偏不倚一下砸在马修平脑门上。

  若是全盛时期,这一下根本不会受伤,然而如今马修平魂兽已死,一身修为去了大半。这一下砸的他头晕眼花,再也跑不动。

  那法宝完成使命,重新飞回林天赐掌中。只见他方方正正,通体红彤彤,大小正好可以被一掌持握……

  ——就是一块鲜红的板砖!

  当初林天赐跟凌云子说要番天印,神符门当然没有同名的东西,凌云子在宝库找来找去,找到这么个东西,功能和番天印差不多,都是瞄准人的脑壳揍,但卖相…..

  这尼玛没法比了!

  此物乃八品法宝,比起玄冰网有些不足,但攻击力似乎还可以。

  “看砖!”

  一发建功林天赐仍然不依不饶,啪啪啪连续丢了好几次,直到砸的马修平满头紫包,昏迷过去才停手。

  “差不多行了,啧啧,真惨啊。”

  飞熊迈着猫步走来,口中啧啧有声。

  其实林天赐也觉得差不多了,因为体内真气已经被消耗一空,再让他扔法宝也扔不出去。

  他现在非常想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但碍于一见战斗结束,一大家子人冲出来围观,此时若是坐在地上岂不是一点高手风度都没了?

  ——虽然用板砖的高手不多见……

  “这家伙怎么办?捆了带回神符门?”

  到底是筑基修士,让林天赐砸了那么多下,仍然没有性命之忧。

  “援军很快就到,交给他们吧。”

  说起援军,林天赐就不禁埋怨。

  神符门的办事效率也太差了吧,这都一天一夜了,千里路有这么难走吗?

  正想着这些,只见夜空中亮起一道剑光,很快剑光便来到林家大院头顶。

  林天赐抬头一看,自家大师兄卢谦正站在剑上。

  “大师兄,你来的太晚了啊。”

  “抱歉抱歉。”

  卢谦降低飞剑高度,落到林天赐面前,抱拳道:

  “挑人多花了一点时间”

  “挑人?”

  挑谁?这不是只有大师兄一人吗?

  飞熊在旁解释道:

  “这种邪修肯定不止一个,他的那些残党余孽,老家洞府都要一锅端。”

  听了解释,林天赐才恍然,怪不得来的这么慢,原来大部队是去掏人家老家去了。

  转头看了一眼模样颇为凄惨的马修平,卢谦讶道:

  “师弟你居然能打得赢筑基修士?”

  “侥幸侥幸。”

  可不是侥幸嘛,若没有白羽鸡妖出来干掉大蜈蚣,林天赐就只能靠飞熊救命了。

  伸手摸出一条绳索,卢谦默念法咒,很快就将马修平捆成个粽子。

  “师弟这次立了大功,师傅那边定有奖励。”

  “最好能折现给我。”

  “……”

  林天赐还惦记着仙商出售的那件法宝。

  林家和石家人见一人御剑而来,在听两人的对话,就知道他是林天赐的师兄,正要上去攀谈一下也好结个善缘,谁知一人先一步充到林天赐和卢谦面前,噗通一声跪下。

  “仙长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卧槽?

  跪下的那人正是石知县的儿子,说起来他叫啥林天赐都不知道。

  卢谦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了,每次他出门游历,顺手帮人解决事端时,总有凡人跪下请他收徒的。

  “师弟你看着办吧,师兄先走一步。”

  “啊?喂!我了个去!”

  卢谦果然很有经验,撒丫子跑路。直接驾起飞剑,带上马修平嗖的一下消失在视野尽头,把这个烫手的事扔给林天赐,作为师兄,这事儿办的真心不地道……

  “弟子愿做牛做马,还请仙长收我为徒。”

  走了一个,不是还有林天赐嘛,石家小哥儿仍然没有放弃。

  说的简单,收徒。

  若是散修,想收就收无所谓。但林天赐可是门派中人,且不说他现在有没有资格收徒,就算有,也必须先禀告掌门,经过掌门许可才能传功。

  况且石家小哥儿已经过了修真的最佳年龄,现在的他根骨已成,可塑性不高,即使勉强修仙,未来成就也非常有限,通常这种人是没有门派收的,毕竟发展空间不大,人家干嘛收你?

  反过来说,直接撅了人家的面子好像也不好,怎么说也算亲戚。

  这种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受到威胁的是自己家人,若不是林天赐出手,石知县一家定然凶多吉少。

  可理解归理解,如何委婉的拒绝又不伤人,这是个问题。

  林天赐想想,当场就吟了一首……

  算了,还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吧,吟诗容易出事儿。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464981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