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96章 嘤嘤嘤

第96章 嘤嘤嘤

  林天赐出生在通州城外的鱼龙镇,而通州城本就是天下枢纽,什么都不干都会极为富庶。加之通州政局稳定,百姓安居乐业,身为鱼龙镇首富之子的林天赐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身处的时代有多少骇人听闻的事实。

  此后十年又在神符门度过,相见的修士即使是门外求符的仙商也都以礼待人,他见过关系最差的也就铁宁和孟文彦。

  至于上辈子,那就更不用看了。21世纪的天朝别说占山为王的土匪,就是青皮混混都被警察叔叔带走拉去当扫黑指标。

  然而实际上,现实比想象中更加残酷。

  雷州不比富庶的通州,面积虽有通州四五倍大,却自然环境恶劣少有耕地,再加上邦国林立几乎无力去管那些强盗。

  一旦碰到灾年,那就是饿殍遍地九死一生。易子相食绝不是只停留在字面上的描述,为了活下去什么都要做。

  毕竟,这个世界比林天赐想象中要残酷的多。

  望着周围的残垣断壁青黑焦痕,他小声感慨: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躲在玉坠中的玲珑奇怪道:

  “虽然不知道天赐你为何作此感慨,但这座村庄八成是村民自己烧毁的。”

  她继续道:

  “应该先是找到了其他更隐蔽的安居点,随后村民便点燃了自己的村落伪装成受到强盗袭击的假象,以此躲避高压税吏的剥削。”

  “……”

  还有这种操作?

  “你看看周围,即没有鬼气,也没有尸骸,如果遭到山匪袭击绝对不会这么干净”

  运气于眼,林天赐再度打量了一下周围。

  确实如玲珑所述,没有尸骸还能用被野兽叼走解释,但没有鬼气就不正常了。

  枉死者必留有大执念,执念会很快被扭曲成怨恨,这股怨恨让他们无法从冥冥中得到指引前往地府投胎,只能在凡间被害处徘徊,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怨灵。

  当然,玲珑说的只是可能性之一。

  没有尸骸和鬼气说不定是在林天赐之前就有修士经过,收殓了村民驱散了恶鬼。

  只是比起这种残酷的猜测,林天赐更希望玲珑说的才是事实。

  此时一声炸雷打断林天赐的走神儿,下一刻清风挥洒而下,一扫之前喘不上气来的闷热气氛。

  常言道,听风就是雨。

  既然起风了,大雨随后肯定就到。

  说了半天林小哥还没有找到个能避雨的地方,周围的残垣断壁别说让他避雨了,就是躲只狗都难。

  “左边,有条通到山坡上的路,说不定上面有庙。”

  林天赐循着玲珑所指的方向看去,在影影重重的树林缝隙间,似乎确实有个红色的围墙若隐若现。

  像这种村镇一般都有供奉的庙宇,规模不大,主要以祭祀土地或先人而用。这算是标配,鱼龙镇在化龙山上就有个供奉了大鲤鱼的小庙。

  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要么淋雨,要么就去看看。

  运气随风劲,林天赐化作一道白影快速朝山上飘去。

  但人力再快也不如天威。

  他刚走到半路,之间黄豆大的雨点撒了下来,犹如天上开了个巨大无比的莲蓬头,前一秒视物还不成问题,下一秒就被厚重的雨帘遮盖,即使是以林天赐的视力也难看清十多米外的景象。

  好在修士的六识异常敏锐,即使闭着眼睛他也不至于滑倒。

  数秒后,一座隐藏在林中的小庙出现在眼前。

  它半靠着山壁建立,以红墙包围,只是年久失修,围墙的一处都已经坍塌了,小庙瓦片上面都长满了厚厚的杂草。

  条件虽然不好,但怎么说也是个能避雨的地方。

  咔嚓一声雷鸣骤起,像是催促旅人赶紧进去,闪烁的雷光一瞬间照亮了古旧的庙门,折射出参差不齐的阴影。

  林天赐没有走门,干脆翻身越过矮墙,快步走进庙中。

  他用袖子擦了擦脸,刚刚这么一会儿功夫便把他淋透了。

  风呼啸着从小庙的破洞出穿过,发出呜呜响声,腐朽的庙门嗑哒嗑哒的响着。

  林天赐回身去关上庙门,那玩意虽然破,连窗户纸都没了,好歹也能挡挡风雨,这才有空打量一下庙内的情况。

  这是个小庙,面积不大,原本供奉着神像和排位的地方只有剩一个底座,底座上有某种四足动物的泥塑脚尾,看来确实是供奉土地神的庙。

  “多有打扰,还请土地恕罪。”

  他对着神像的位置行了一礼,此时一道惊鸿电光闪过,似乎看到一缕白影从眼前溜走。

  林天赐抬头张望,此时滚滚雷声才接踵而至。

  ——哐啷!

  狂风骤起,让本就腐朽不堪的庙门有些难以承受。不,那似乎不是风的错,所有的庙门尽数打开,像是有人扶着门板摇晃不止。

  那呜呜风声也逐渐变得诡异,从能明确判断是风声变得犹如某种未知的呜呜哭声。

  林天赐心有所感,刚一回头,便见以披头散发身穿白衣的人影从供奉土地的神龛中飘出来,双手平伸,犹如索命僵尸!

  “呜喔喔喔…….喔!”

  “喔尼玛个喔!再喔一个我看看!”

  林小哥儿的伸手入怀,法宝见风就长,很快变成一块大小正合适的红砖,毫不犹豫的一砖将鬼怪拍到在地,还十分不解气的骑到那鬼身上,继续用板砖拍脸。

  “喔!喔!喔!”

  “还真敢喔?看砖!”

  “喔!呜呜呜呜呜……..”

  “呜也不行!”

  被林小哥儿拍倒的鬼,大概只有嘤嘤嘤一个选择了……

  –‐‐——–‐‐——

  一般的怨灵和玲珑那种鬼修不同,低级的怨灵基本没有神智,基本都是因枉死留有执念而停留在凡间的可怜人。

  不过这些可怜的灵魂会很快被这股执念所歪曲,变成危害凡人的恶鬼,哪怕帮他了结心愿,也无法顺利进入地府投胎去。

  这世上,不太平的地方还是比较多的,自然怨灵恶鬼也比较多。如果是那种道行不深的小鬼,凭凡人自己的方法便可祛除,用盐就行。

  而有点能耐的恶鬼就要靠正牌修士动手了。

  各门各派的修士在外游历,其主要业务就是帮凡人驱鬼,所以大家都会一些,就是擅长和不擅长的区别,例如阮家姐妹的本家,他们就是专门干驱鬼这活儿的。

  神符门的练心阁主要作用还是练心,不过因为练心阁本身就是虚实筑梦境的一个变种,它会自动生成你最害怕的东西让你适应,结果就是现在能吓唬住林小哥儿的东西几乎不存在。即使碰到千年老鬼,林小哥顶多也就是畏惧而不是单纯的恐惧。

  ——因为打不过。

  而刚刚被林小哥儿拍倒的鬼显然没有千年老鬼那么屌,目测也就是个最近才变成鬼的渣渣,不过倒是挺抗揍的,那块板砖怎么说也是法宝,挨了好几下居然没有被打散。

  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玲珑跳出来制止,不然那只鬼已经被林小哥贴上往生符滚去地府投胎了。

  玲珑说这只鬼并非恶鬼。

  她是鬼修,若论对鬼的熟悉,还是她最清楚。

  吓唬林天赐的鬼看上去是个比他大一两岁的男子,一副书生士子打扮。面若冠玉,生的十分俊俏,本来颜值在中上的林小哥儿跟他一比甚至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于是他又挨了一砖。

  以前曾经提到过,怨灵长得好看仅仅只是幻术,本体是那种惨不忍睹的造型,除非是像玲珑这种三魂七魄不灭的鬼修。

  但眼前这个男子的鬼并不是鬼修,形体却又是正常。

  这就有点古怪了。

  “你先别哭,我有事问你。”

  “呜呜呜呜……我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你们,你怎么还打人呢,呜呜呜……”

  哭的那叫一个狠,连玲珑都看不下去了。

  “你一个大男人居然哭的这么难看。”

  结果对方哭的更厉害了。

  林天赐疑惑道:

  “话说这副构图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

  玲珑:“……“

  劝说无果,因有对付大猴子举父的经历,林天赐干脆再举起板砖,啪啪啪又砸了三下,对方这才老实下来。

  恐怕是怕再挨揍。

  “别哭了,好好回答,你姓甚名谁?什么时候死的?”

  “呜呜呜……”

  刚要哭出声,林天赐一瞪眼,那鬼立刻打了个哆嗦。

  “在下不记得了。”

  “……”

  “是真的不记得了,少侠要相信我啊!”

  见林天赐又举起板砖,他赶紧分辨。

  “他三魂七魄虽然未丢失,但却好像少了一部分。”

  到底还是玲珑靠谱,仔细观察了一下判断道。

  三魂七魄执掌人的所有生理活动,是构成一个人的一切。

  人一旦死去三魂七魄便会脱离身体,惨死者固执的留在凡间会让三魂七魄丢失,变为厉鬼,而正常情况下,三魂七魄会一同遁入冥河,坐上摆渡船,前往黄泉路,经过奈何桥到达阎王殿,经十殿阎罗宣判,抹去三魂七魄的自主意识,最终将纯粹的精魂投入轮回。

  这是死人投胎的标准操作。

  而眼前这个不像恶鬼也不像鬼修的家伙很奇葩,他的三魂七魄俱在,但却就像被狗啃了一口似的,并不完整。

  这也是他为什么连自己叫什么都不清楚的原因,那部分记忆应该是在消失的那部分魂魄之中。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441333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