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98章 清水寨

第98章 清水寨

  林小哥儿来的刚刚好,稍迟一步那猎户就被老虎按在地上了。

  “孽畜!休要伤人性命!”

  整个人化作一团白影,快速落在老虎与猎户之间。从林天赐脸上的表情来看,他想说这句台词已经很久了。

  此时老虎已经跃至半空,即使林小哥儿拦在两者之间,区别也只是扑向猎户变成扑向林天赐。

  以他的体格,被一只成年老虎扑一下绝对不好受,毕竟骨骼轻奇,硬打硬抗的方法他玩不转。

  好在林天赐的方寸掌练的不错,加之随风劲的运用让他对柔劲相当有造诣。

  跨步前移不退反进,林天赐一个侧身便让过老虎的扑击,同时右手快若闪电捏住老虎的一条前爪,一拖一带,便将其扑击的路线带偏。

  左手又按在老虎柔软的腹部毛发之上,掌劲一喷,三米长的大老虎愣是被吹的横滚出去,空中转体三周半,轻飘飘的安然落地。

  猎户这才如梦初醒,带着一头吓出来的冷汗摘下背上的短弓:

  “少侠当心!”

  那猎户正要搭弓,林小哥儿则在背后轻轻摆手,示意他稍等。

  老虎被林天赐推飞,但也没有在发动攻击,反而表现出一副俯首臣服的姿态,下巴直接趴在地上。

  林天赐的背囊里曾经住过飞熊,飞熊的残余毛发还卡在缝隙间,单凭强大灵兽的毛发就足以吓退普通野兽,这一路上连蚊虫都不曾袭扰。

  何况凡人看不到的地方,玲珑在大老虎面前张牙舞爪摆出一副‘超凶’的表情。

  野兽很敏锐,也很怕鬼,这只大老虎自然不敢在动。

  不过按理说当林天赐出现后,它应该调头就跑才对,现在它不仅没跑,林天赐竟然还在老虎眼里看到了祈求的神色。

  略一思考,林天赐对身后的猎户说:

  “这位大哥,你做了什么招致老虎追赶?”

  “这……”

  猎户有些犹豫,林天赐继续道:

  “若是不解决,它绝不会罢休。”

  “唉……是我坏了规矩。”

  猎户说着将背上那个灰色的背囊解下,里面露出一只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小老虎。

  偷了人家的孩子,难怪紧追不舍。

  这个世界别看生产力低下,实际上却有环保意识。

  猎人打猎也有规矩,怀孕母兽不猎,幼兽不猎等等。猎户说他坏了规矩,说的就是这个。

  那小老虎好像还有气,不过在不透气的背囊里呆了许久气息较为微弱,林天赐渡了一些法力,这才让小老虎恢复生机。

  他双手举着幼虎,毫不害怕的走到大老虎边上。

  后者轻轻咬住幼虎的皮毛,像是感谢一样对林天赐俯下身子。

  “去吧去吧,不要到人多的地方来了,回深山去吧。”

  等老虎走远,林天赐突然意识到……

  自己这算不算放虎归山?万一它们再伤了人咋办?

  仔细想想,那大老虎颇有灵智,与寻常野兽并不相同,应该不会在往有人类出没的地方跑了。

  “多谢少侠出手相助,若无少侠帮忙,小的这命算是交代了”

  那猎户二十出头,生的浓眉大眼,长得倒不像是坏人,可他坏了猎人之间的规矩。

  “大哥,你为何要去偷猎幼虎?还独自出来打猎?”

  那里猎户愧道:

  “家里老娘患有风湿骨病,我听说虎骨有用,只是城里药铺卖的太贵,大老虎我又打不过,只好把主意打到幼虎身上。”

  正说着,不远处传来叫嚷:

  “狗哥!狗哥!”

  林天赐转头一看,便看到三四个同样猎户打扮的人从林子那头儿疾行而来,年龄又长有幼,小的十几岁与林天赐相仿,年长的大约五十多岁,应该是是同行的猎人。

  他们一靠近,其中最年长的就直接给了偷猎幼虎的猎人一巴掌:

  “好你个狗子,居然敢背着我们偷猎幼兽,你要是被老虎吃了,我怎么跟你娘交代!”

  穷人家起贱名好养活,这狗子可不是幸运E那个……

  “黄老爹,我…….”

  “回头再收拾你!”

  瞪了狗子一眼,黄老爹看向林天赐,又是一通感谢,并邀请林天赐跟他们一起回去,打算好好招待一下。

  “对了,诸位是否知道这附近有个清水寨?”

  林小哥儿倒是没忘了正事。

  黄老爹回道:

  “少侠找我们山寨?”

  这几个猎户居然还是清水寨里的人,话说土匪也养着猎户吗?

  “可我观来,你们不像是杀人越货的土匪”

  林天赐的相人术学的不精,但也能看得出这几个猎人并无人命在手。

  杀人的话,用非常仙侠的画风来说就是有业力缠身,虽然并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就像网络游戏中PK红名一样,一眼就能看出来。

  至于为什么只有杀人才有业力,杀野兽没有……

  早说了,人是主角,野兽不服也只能憋着。

  “哈哈,什么土匪,少侠肯定不是本地人,不知道内情。”

  黄老爹笑了声解释道:

  “这都是被官府逼的,大约十来年前我们还是住在村里的村民。后来税越收越高,从一开始的十税三,到后来十税五、十税七,乡亲们累死累活干了一整年,居然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后来我们干脆放火烧了村子,在其他地方建立了山寨,对外看上去是落草的土匪,这样官府的税吏就不敢来了。”

  “可是这里东南方的那座废村?”

  “正是,原来我们村叫清水村,现在就叫清水寨,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名字,明明我们村连条河都没有。”

  看来还真被玲珑给说中了。

  像清水村这种烧了村子跑到其他地方居住的例子似乎还不少,听黄老爹的口气这似乎是普遍现象。

  不过这也是有很大风险的。

  听上去不错,即不用交税也不用受官府欺压,自己找个地方过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可毕竟是从良民变成了草寇,将来官府腾出手来,派大军围剿的话,这些表面山寨都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这也是无奈之举,主要还是官府把老百姓逼的太狠了。

  越光国的问题似乎很严重啊……

  老百姓是一国根基,动了根基,这国还能坚持多久?

  不过越光国怎样倒是跟属于修士的林天赐没啥关系,他不想也不能搀和到凡人的帝王争霸之中。

  猎人有猎人的规矩,修士自然也有修士的规矩,搀和到里面,就跟狗子偷猎幼虎是一个性质。

  众人边走边聊,狗子在后面绘声绘色的说着林天赐怎么对付那老虎,听的林天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如果不是亲自做过,林天赐还以为他描述的是什么惊天大战。

  ——所以说谣言就是这么来的。

  清水寨倒是不远,众人走了半个多时辰,便来到山寨。

  从外面看,这玩意儿却是很像是土匪的山寨,以圆木磊墙堵住一处山坳,偌大的寨门上还有人持长枪放哨。

  但一进入寨内,却又是另一番景象,怎么看都是个普通的小山村。

  林天赐跟着回来,倒不是稀罕他们的招待,只是想证实一下清水寨到底是不是土匪窝。

  人心隔肚皮,表面说的再好听,林天赐还是要小心一些。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小庙里糊里糊涂挂掉的书生肯定不是清水寨所为,这帮人就是一群被逼的活不下去了的村民而已。

  进了寨门,卸下身上的猎物,黄老爹热情道:

  “请跟我来,我这儿有窖藏了五年的好酒,一会儿可要好好谢谢少侠。”

  “不用麻烦,刚才狗哥说他娘亲有严重的风湿骨病,不瞒老丈,在下对医术也有所研究,如果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试试。”

  黄老爹见狗子还在发愣,一巴掌呼他后脑勺上:

  “还不赶紧谢谢少侠,傻愣着什么。”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黄老爹见多识广,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林天赐的不凡。

  废话,一个十多岁的年轻后生竟然能不费吹灰之力击退老虎,肯定不是寻常人。

  再加上林天赐修行神符决带来的气质,黄老爹怕是看穿了他的修士身份,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没有明说而已。

  “噢,少侠跟我来,我家就在前面不远。”

  狗子有些发愣主要还是后怕,刚才跟别人描述林天赐出手多快的时候那股子兴奋劲没有散去,现在进了家门,安全了,自然有些反映迟钝。

  用比较科学的解释是危机降临是肾上腺素分泌增加,现在危机退去,肾上腺素的功能消退,自然会有些迟钝。

  狗子的家确实不远,进了寨门走不到一百米就到。

  不过林天赐看到他家左边有一条小路通向更高一些的山坡,在山坡上有个十分破旧的小屋。

  会注意到这个,主要还是小屋前种着两排茂盛的梅树。

  “那间房子为何如此破旧?”

  狗子看了一眼说:

  “那是杨秀才家,他们早就不在这儿住了。”

  林天赐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在破庙里的那个倒霉鬼也是书生打扮。

  见林天赐有些兴趣,狗子倒也没有多想,解释道:

  “都快十年了,杨秀才他娘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夫,我们能搬到这里也是多亏了她娘选址。不过等搬来没两年,杨秀才他娘就带着他一起去了城里,听说杨秀才给有钱人家当了上门女婿。”

  “既然他们早就搬走了,你怎么知道他现在是秀才?”

  “不久前杨秀才回来了一趟,说是回来收拾家里的东西。好家伙,如果不是他认出我,我根本就认不出他来,长得那个俊。我还听说他考上了秀才,说不定已经当上大官了。”

  虽然很想吐槽秀才当官,不过听描述倒是跟破庙里那个糊涂书生差不多。

  巧合?

  如果是巧合的话,也太巧了……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440615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