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115章 有宝贝?

第115章 有宝贝?

  河鱼鲜美,却土腥气较重,令人不满。

  不管何种做法,都是将土腥味祛除,只留鲜美。

  在这一点上,红汤鱼配合当地的‘冰酒’那是相得益彰,吃的林小哥儿大汗淋漓。

  吃饱喝足,他叫来店小二帮他装满一水囊的冰酒,之前在越光城打的那点甜米酒早就喝光了。

  安慰了五脏庙,又开了个房间,林天赐打算在客栈里美美的睡上一觉,明天再赶路。反正距离栖霞谷已经不远了,全力奔走的话用不了几天就能到,好好休息才是正理。

  不过玲珑似乎对红汤鲈鱼的辣度表示不满,这姑娘吃不惯这么辣的,附在林小哥儿身上吃了第一口就辣的满客栈乱窜,也多亏凡人看不见她,不然看到一没有脚的女鬼绕着房梁飘,肯定会吓尿一堆人。

  说起来林小哥儿也觉得辣意有点太猛,随后叫来店小二要了一铜壶的水和一个大海碗,用傲雪掌的寒气之法抱着大铜壶一晃,很快里面的水就冻成了坚硬的冰块。

  玲珑再以暗香拳的渗透劲之法,没多久那坚硬的冰疙瘩就变成了规则均匀的冰屑,被林天赐倒在大海碗里。

  最后他翻开自己的木制背囊取出野蜂蜜倒在冰屑上,一碗蜂蜜刨冰就这么搞出来了。

  蜂蜜自然是从蜜蜂那里抢来的,野山蜂都在悬崖峭壁之上,想要采蜜千难万难,一不留神摔下来连抢救一下的机会都没有,故而对当地人来说蜂蜜是非常珍贵的。

  不过林天赐是修士,不就是悬崖峭壁嘛,他蹦跶几下就上去了,一个火灵咒驱赶走了蜜蜂,新鲜的蜂蜜就落到他手里。

  这几天在野外吃烧烤打牙祭的时候也没少用蜂蜜做调味料,饭后甜点自然就是这蜂蜜刨冰,而且似乎很得玲珑的喜欢。

  ——这俩人怕是早就把秘籍上‘用之慎而又慎’这句话给忘的一干二净……

  吃过刨冰,林小哥儿便盘腿开始每日的例行修行,只是哪怕出门都快小半年了,这人阶8品还是没有达标。

  神符决实在是太平和了,虽然一步一个脚印,境界那叫一个稳,可锐意进取不足,提升的自然很慢。

  林天赐的大师姐卓临仙当年外出游历也面对同样的问题,不过她运气好,经常能拿到增长修为的天材地宝,配合神符决进行炼化,修为增长速度甚是吓人。

  而林小哥儿就没那么好的运气,至今为止唯一能帮助他修行提速的就只有玲珑,但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显示出效果来的。

  俗话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林小哥儿现在就很需要‘横财和夜草’,不过这就要看缘分了。

  –‐‐——–‐‐——

  一夜过去,林小哥儿精神抖擞的背起行囊。

  昨天例行练功之后他还顺便跟玲珑一起看了次好石村外那条河的激流奇景,白天清澈见底的小溪一样的河流到了晚上简直就跟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样,甚至壮观。

  随后在波涛声中沉沉入睡,一觉醒来感觉疲劳全空,准备继续前往栖霞谷。

  下了楼退掉房间,林天赐朝村口走去。

  但此时他看到村口似乎传来阵阵喧哗,不少人都围在那边不知作何。

  有点好奇,也正好顺路,林小哥儿慢慢靠近,除了喧哗之外,他还听到了些许哭声。

  等离近了,挤入人群之中,林小哥儿才看到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个背着竹篮的男子躺在地上,浑身上下大小淤青遍布,腿部还有一条非常刺目的伤口。

  那伤口像是被巨力硬生生撕裂的,而非利器切割,看起来触目惊心,虽然被简单的包扎止血过,可鲜血仍然不停的渗出。

  旁边有几个同样打扮的男子垂头不已,似乎在安慰受伤男子的家人,只是效果并不怎么好就是了。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让让,诸位请让让!”

  看热闹的众人赶紧让开条路,让背着药箱的大夫通过,后者一见男子的伤势,以金针止血,随后叫人将伤者抬到医馆去。

  林天赐觉得这人的伤口实在是古怪,瘀伤加严重的撕裂伤,这怎么看都不像是野兽造成的。

  “真惨啊,这是这个月第几个了?”

  “第四个了,上一个是王家的小儿子,连个全尸都没救出来。”

  旁边两个富商正聊着,林天赐凑过去抱拳道:

  “在下云游书生林天赐,请问二位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都说礼多人不怪,这倒是真的,两个富商见林天赐谈吐得体,对于他贸然插嘴询问也没有什么恶感。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好石村这条河的上游发源地有个巨大的石窟,传说里面有一条矿带,淘石出来的美玉都是从那条矿带上冲下来的边角,是故很多人都跑去石窟里寻宝。”

  另一名富商摇头道:

  “什么矿带,不知道是谁编出来的谣言而已,能带出上好石料的又有几个?那里面危险着呢。”

  “危险?”

  “我们也是听说,那洞窟里有叫做山魈的怪物,力大无穷,不过它像是守护在那里,只要不进洞就相安无事,但只要进洞,就会被他盯上。”

  山魈可不是一种长得像猴子的狒狒,而是一种灵兽。

  它体格巨大,人面黑毛,只有一只脚,而且脚是向后反长。这种灵兽力大无穷,喜欢在夜里出没。

  不过也正因为它是灵兽,晓人言,通常也不会袭击人,最多只是恶作剧而已。

  但从伤口上来看,确实有可能是山魈所为,但因为妖灵保护协会的规定,以及山魈本身的性格来说,它不太会对人下死手的样子。

  因为行动速度快,长相丑陋形似恶鬼,这种灵兽经常会扮作鬼吓唬人,危害也就仅此而已了。

  那富商见林天赐若有所思,嘱托道:

  “小兄弟万万不可心生好奇,那怪物不是我等凡人可以抵抗的,此事听听就好,勿要求证。”

  “在下晓得,多谢指点。”

  凡人不能对抗,不代表修士也不行。

  山魈属于灵兽中比较低级的一种,跟飞熊更是没得比,大致也就比神符山上那只被驯服了狗腿子举父厉害点有限。

  因为山魈极少伤人,同时传说那山魈还在洞里守着什么东西,林天赐对此多少有些好奇。

  别忘了他坚韧的经脉是怎么来的。

  当初神符山上那条守着极地冰芝的七环蛇便是如此,一般而言会有灵兽守护的都是宝贝。

  当然,也有以讹传讹的可能性,毕竟凡人很难分清灵兽与妖怪的区别,更不用说灵兽之间的种类了。

  至于伤人的到底是什么,这就要进去看看才知道。

  –‐‐——–‐‐——

  好石村建在河边浅谈上,顺着河逆流往上,林天赐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看到附上所说的洞窟。

  那似乎是水流冲出来的天然溶洞,洞窟极大,想要看到顶就必须躺下那么高,倒挂的钟乳石遍布,远远看去那洞口就像一个史前巨兽的血盆大口,多少有些骇人。

  林天赐从水流边上走进去,一进洞,便感觉寒气铺面。

  这种环境下的温度比外界要低很多,这也在意料之中。

  修士的身体素质比凡人强大太多了,这点寒意还远远影响不到林天赐,更大的问题则是视野。

  洞口处还好,光线虽然昏暗,视物却没什么问题。

  但只要再往里面走不到十几米,就只剩下一片黑暗,即使是修士也难以看清前路。

  林天赐将光明符贴在随手捡来的一根木棍上充当火把,举着它继续往前走。

  脚下少有土地,几乎全是被水清打磨的石头,层次不齐的排列着,湿滑的路多少有些难走,若是没习惯这种路的普通人,八成早就掉水里了。

  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深入洞窟近两百米,这个洞窟空间庞大,路线倒是相对笔直的一条直线,估计是连年夜晚突增的水量冲刷导致的。

  林天赐举起光明符,查看周围,除了能看到还在滴水的钟乳石之外,最显眼的莫过于未干的‘水线’。

  水线的位置远高于林天赐的头顶,几乎贴着洞顶,可见每晚水量突增时这洞窟里的水位如何。

  林天赐昨晚也见过暴涨的水有多急,不光以凡人的手段过河艰难,就是修士都有可能被大水冲走,如此凶猛的水,早就应该将洞里的东西都冲出来了。

  山魈又不是什么特别屌的灵兽,它躲在洞里,一定有什么避水的法子。

  “天赐,这里面的灵气浓度似乎变高了。”

  玲珑看上去好像比林天赐还紧张,她想往常一样跟背后灵似的抱着林天赐的脖子,但双手明显比平时更加用力。

  “灵气变浓应该算好事吧,说明里面真的有宝贝。”

  “不一定,没准是水脉与灵脉交汇导致水流中带有大量的灵气。”

  灵脉和水脉都在地下,因为地质运动而交汇并不稀奇,若无什么特殊环境,灵气会很快与水分离,故而这条河也算不上什么灵泉。

  “天、天赐,你突然蹲下干嘛?吓我一跳!”

  林天赐反而有点莫名其妙:

  “我只是看看地上的血迹。”

  那血迹就在林天赐身前不远,一块圆润石头的侧面,刚刚被光明符照出来。

  看痕迹还很新,应该是不久前留下的,代表之前在好石村看到的伤者就是在这儿遇袭。

  不过林天赐在附近仔细找了找,没有发现代表是山魈的痕迹,比如毛发等证据,反倒是让他发现了一些奇怪的脚印……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422914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