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145章 先笑了再说

第145章 先笑了再说

  正所谓人要脸树要皮,为了面子,大家都讲究个一诺千金,更有甚者为了承诺不惜生命也要留个好名声。

  而林小哥儿倒是觉得这种想法太蠢太二,该一诺千金的时候确实不能爽约,但事事都一诺千金……

  你是不是有病?

  所以才说节操这东西,对林小哥儿而言就是负担,丢了就丢了,完全没压力。

  比起担心这个,林天赐更在意阮元武所谓的摆酒到底上什么好菜……

  ——果然还是吃重要。

  阮家姐妹当然是没心情去吃,吴大壮也不想再看到阮家人和刘安的嘴脸,好像打算赴宴的就林小哥儿一人。

  其他人也都劝他不要去,防止阮元武使坏,林小哥儿则毫不在意。

  使坏?怎么使?下毒吗?

  一般的毒素对修士无用,就算是凡人喝了见血封喉的剧毒,直接当饮料灌都没事,喝多了顶多上厕所撒泡尿。

  毕竟修士是一帮拿砒霜当饭吃都没事的狠人。

  而如果是对修士有用的毒素,那就要看什么等级了。

  无色无味让中毒者毫不自知的那种,怎么想都非常高级,阮家的本事根本拿不到,就算从刘安那边得到,他们敢用吗?

  神符门绝对不是逆来顺受的软弱门派,真敢对林小哥儿下毒,张百熙绝对会亲自带队过来踏平他阮家,说不定连造化仙人都会杀上多宝宗,闹大了,直接把多宝宗浮在天上的仙山揍下来都有可能。

  没错,神符门就是这么护短。

  阮元武也不傻,当然想得通这里面的弯弯道道,估计还会看着防止刘安擅自动手脚。

  预测这种有些聪明的人,比预测单纯的,只靠感情用事之人的思维更容易,不外乎权衡利弊便是。

  所以林小哥儿根本不在乎饭菜里会做什么手脚,等下人通传让林小哥儿赴宴的时候,他就真的一点防备都没有直接去了。

  宴会的地点在后厅,属于招待重要客人或家人聚餐的地方,林天赐一进门,便看到阮元武坐在主位上,正在与边上的刘安聊天安抚,他儿子阮琛朋则在一边搭腔。

  说聊天算是给阮元武留了面子,基本上就是拍马屁。

  要不怎么说修士的身体素质给力呢,刚才差点被林小哥儿拍成猪头的刘安,现在已经看不出什么伤,只是额头还有些红。

  桌上已经摆着干果冷盘,只是在等林天赐所以大家都没有开席。

  眼见林小哥儿进门,阮元武赶紧站起来道:

  “林贤侄快请坐。”

  说着又往后面看了看:

  “吴贤侄没一起来吗?”

  “我师弟不喜欢跟别人一起吃,所以他没来。”

  总不能说吴大壮表示一看这帮人假惺惺的姿态就恶心吧。

  林天赐临来之前,还把自己的真传弟子令牌借给了阮家姐妹,主要是防止被调虎离山。万一趁林小哥儿不在,刘安在过去找事儿就会比较麻烦,怎么说刘安也是筑基后的修士,吴大壮和阮家姐妹都没有筑基,真闹起来会吃亏。

  能吹哨子叫人就简单多了,刘安要是敢不老实,神符山上那些暴躁的师兄师姐会拎着他去多宝宗要个说法。

  不过既然刘安在宴席上,说明林小哥儿算是白做了准备,其实他倒是愿意后者去闹,那样就省事了。

  “既然吴贤侄不喜欢,那叫下人给他送些饭食。”

  阮元武正安排着,刘安霍的一声站起身,大步流星的朝林小哥儿走来。

  “今天的事没完!等我回禀师门……”

  话没说完,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坐太久了导致腿麻,走到一半就双腿一软扑腾一声跪在地上。

  地板被擦的锃光瓦亮,加上这货走的时候用力过猛,简直就是一路跪着滑到林小哥儿面前。

  林天赐很是惊讶:

  “刘道友这是作甚?为何行此大礼?”

  刘安刚要开口大骂,林天赐先一步用手拍了拍刘安红亮的脑门:

  “还想挨打?”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试了两次膝盖就是用不上力气,再加上被顶着额头,这要是能站起来就有扯淡了。

  林小哥儿终于占了一次有文化的便宜。

  不过林天赐确实不知道为何刘安双膝一软直接给跪了。但他不知道,在刘安身后的阮元武则看得清清楚楚,有两道几乎微不可查的暗劲打在刘安膝窝内,又准又狠。

  神符门的弟子果然不能小觑,这等神通简直来无影去无踪。

  想到这儿,阮元武看向林小哥儿的眼神多了那么点惊惧,而林天赐则十分疑惑,为啥阮元武这么看自己。

  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反而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

  ——管他什么理由,先笑了再说。

  –‐‐——–‐‐——

  宴席还没开始,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刘安当然不可能还有脸同桌进餐。

  他好不容易爬起来,似乎是想动手,但考虑到之前自己被拍的跟孙子一样,刘安只留下怒气冲冲的一声哼,就逃似的离开了后厅。

  阮琛朋赶紧追了过去,所以实际上吃饭的就阮元武跟林天赐。

  说的再明白点,就是林天赐自己。

  阮元武长袖善舞,交际方面确实有一套,马屁拍的不着痕迹,让人感觉舒坦又不俗套。

  有这本事,放在地球上肯定是相当牛逼的业务员,在哪都混得开。

  只是修士的世界还是要看拳头,人情关系固然重要,但阮元武这款……

  反正林小哥儿并不喜欢。

  比起拍马屁的阮元武,阮家的饭菜倒是不错。

  怎么说也是附近的大户人家,厨子的手艺值得一夸,窖藏的美酒也很不错,林天赐吃的很开心。

  吃过午饭,阮元武让林小哥儿回去休息休息,等待会儿比试的内容准备好以后会派人通知。

  于是林天赐就回去找阮家姐妹和吴大壮他们,正巧下人送来饭菜,于是……

  他就又跟着吃了一顿。

  有修士的身体素质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不用担心吃坏肚子,也不用担心吃胖,真好。

  顺便他还问了问刘安有没有来找事,结果刘安还真没来,多少有些浪费感情。

  搞定这些杂事,林小哥儿在阮家姐妹和吴大壮的看守中盘腿坐下,打算调整一下应对所谓的比试。

  表面上林小哥儿不把刘安放在眼里,但也不能真的完全大意。

  修士中确实是拳头大的说话算,但光有拳头就是耍流氓了,所以要考虑的东西还是比较多的,尤其是关乎阮家姐妹的名誉。

  如果是林小哥儿自己的事,他肯定耍赖,就像对付自己姥爷给安排的那个相亲对象一样,不见、不聊、不谈,今天有事明日闭关,反正我就是不从,你能奈我何?

  但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样没脸没皮,所以这件事儿最好能让阮家出面撕毁婚约解决,免得阮家姐妹两人的名誉受损,耍赖之说只能是下下策。

  话说回来,自从进了阮家的门,玲珑就始终没开过口。林小哥儿晃了晃玉坠,后者闪了一下表示不想搭理。

  估计这姑娘又在吃醋了。

  不知道阮元武所谓的比试到底要比什么,一直准备到申时三刻才派人通知。

  地点在阮家背后的一块空地上,脚下是坚硬的青石板,两侧摆着武器架,应该是阮家的演武场。

  两拨人泾渭分明的站在演武场两侧,阮元武则在中央道:

  “比试分三场,三局两胜,二位贤侄切记点到为止,不可伤了和气。”

  场面话而已,刘安跟林天赐之间哪还有什么和气可言。

  “敢问伯父第一场比什么?”

  “两位贤侄皆是修士,且都来自大派,自然要比一比法宝。正所谓剑乃百兵之王,是故还请二位拿出各自拿出一把仙剑。”

  真让阮温玉和阮温竹猜到了,阮元武果然还是向着刘安。

  毕竟多宝宗就是以法宝多闻名,仙剑也是法宝之一,整个修真界除了先天灵宝外,几乎七成以上的仙剑都来自多宝宗。

  “阮元武!你还要不要脸!”

  阮温玉那暴脾气,当场就直接说破。

  不过林小哥儿倒是不怕什么,抬手示意让阮温玉安心。

  “我没有异议,至于评判如何测定?”

  因为阮温玉毫不留情面,阮元武的脸色不好看,但现在不是骂女儿的时候,只能忍下怒气继续道:

  “自然是品级更高者胜,若是品级相当,则需要一点测试。”

  他拍拍手,很快就有下人费力的搬来用于试剑的东西。

  一大块圆木,一方巨石,以及一块实心金属制成的方锭。

  “若是品级相同,就以仙剑的锋利与否决定胜负,以此三样试剑,切口平整光滑者胜,若是两位师侄的好宝贝都锐利无比难分高下,那么此局算作平。”

  不管是规则还是方式都对刘安开闸放水了,肯定是他们商量过的结果,毕竟神符门最擅长的是符箓,而不是法宝,看似公平却处处针对。

  “我没有意见。”

  刘安当然没意见,虽然是多宝宗附属门派的弟子,眼力也有一些,他看得出林天赐腰上那把剑不过是个凡铁,是故才提出这种比试。

  即使规则不利,林小哥儿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同样表示没问题。

  “那就由刘道友出招吧,让我看看你一个多宝宗附属门派的弟子有啥本事。”

  故意在附属上加了重音,刘安哼了一声没跟林小哥儿计较,他走到场地中央,伸手取下腰间的配件拔出。

  剑光射人,寒气凛然,闪烁的灵光吞吐不定,仿佛有刺痛之感,一看就知道是一把好剑。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389364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