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152章 化郁闷为食欲

第152章 化郁闷为食欲

  凌云子修为高深,又有神通秘法傍身。抛开劫仙那帮论外不说,这世上真正让凌云子害怕的只有白虹仙子一人。

  据说是因为刚刚拜入造化仙人门下的时候凌云子还太小,暂时不能修行,所以看孩子的任务就落在了白虹仙子身上。

  可那时候白虹仙子也还是个小姑娘,哪有什么耐心看孩子,加上凌云子从小就调皮捣蛋,白虹仙子不堪其扰。

  于是她选择了最为简单粗暴的看管方式。

  揍一顿!

  或许是从那时候落下的毛病,只要白虹仙子一瞪眼,凌云子就肝颤……

  不过话又说回来,凌云子确实该尽一尽师傅的责任了,这么多年以来教导林天赐的基本都是张百熙跟二师伯灵虚,哪怕白虹仙子只要有空也知道讲解一些难点,凌云子这个正经的师傅反而整天划水。

  算来算去,凌云子就传了一套他的独门绝技随风劲,除此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教。

  ——这绝对是个假师傅。

  这一写,就整整写了大半夜,赶在阮家姐妹和吴大壮醒来之前,凌云子和白虹仙子二人就离开了。他们会继续暗中盯梢,直到三人平安返回神符门。

  当然,关于阮氏父子的事情他们也跟林小哥儿大致说了一遍。

  这让林小哥儿的三观受到严重冲击,顿时有种世间险恶的感觉。

  将自己的亲生骨肉当做方便操控的棋子,这些事情他一直以为只存在于电视剧中。

  然而有句话说的好,现实往往比剧集更加离奇,比阮氏父子更加恶心的修士也有不少。

  这修真界确实风平浪静,但风平浪静不代表就全都是好人,也不代表没有尔虞我诈阴谋算计。

  不过这件事的真相并没有告知两姐妹,这是白虹仙子特意叮嘱过的,至少在筑基之前不适合让她们知道真相,万一因为这件事儿而影响了心境导致筑基失败,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林天赐表示理解,但还是有种想把阮氏父子拎出来暴揍一顿的想法。

  虽然凌云子告诉他,那两父子已经被揍过了,而且绝对揍的永生难忘……

  第二天一早,天才蒙蒙亮众人便已经决定告辞,随便找个家丁打了声招呼便驾着马车朝金城而去。

  两姐妹和吴大壮并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林小哥儿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防止被看出破绽。

  就像之前说的,金城距离阮家宅院并不算远,等到天色大亮,众人便已经来到金城。

  林小哥儿还要继续游历盛会,其他人则需要返回神符门,又到了分别的时候。

  一直将送他们到金城外的十里亭,小伙伴们纷纷告别。

  吴大壮趁两姐妹还没下车的时候,悄声对林小哥儿说:

  “我决定再勉力一试,若筑基失败,就再也不强求。”

  老实说,以吴大壮的资质就算筑基,将来的成就也非常有限,估计都不见得能突破人阶5品。

  但也并非没有希望,修行本就是逆天改命,天资不足后天补救反而成为大佬的修士也有不少,如果真的放弃努力,那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林天赐拍拍吴大壮的肩膀,哥们儿之间不用说那些虚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说完吴大壮回到马车上,他们还要继续赶路。

  阮家两姐妹也走过来与林小哥儿告别,阮温竹轻轻招了招手:

  “天赐哥哥,你低下来一点。”

  “啊?”

  刚一矮身,阮温竹在林小哥儿的脸上亲了一下。

  “这次谢谢你了,天赐哥哥。”

  然后带着银铃般的声音跑回马车上。

  林天赐则哭笑不得的对阮温玉道:

  “这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而似的,你可得多说说她。”

  阮温玉则没有回答,轻轻抱住林小哥儿。

  沉默了几秒才从怀里抬起头道:

  “果然还是没感觉。”

  阮温玉有点疑惑道:

  “因为太熟了吗?哪怕贴的再近,还是没有所谓脸红心跳的感觉,你的心音一点都没有杂乱。”

  林小哥儿无语吐槽:

  “你不也是么……”

  阮温玉能听到林小哥儿的心跳声毫无异常,而林天赐可是正牌修士,六识比未筑基前敏锐的多,同样听得到阮温玉的心音无异。

  这感觉,更像是家人之间临别前互相拥抱一下而已。

  “其实我们姐妹曾经考虑过一起嫁给你,不仅能躲开婚约的纠缠,再说天赐你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呃……”

  “看你手足无措的样儿,我说了是曾经。”

  这么一说,林小哥儿反而摆了个造型道:

  “我这么英俊真是惹人怜爱啊。”

  阮温玉被逗乐了,轻笑了声道:

  “比起当夫妇,现在这样反而更加自然。”

  轻轻放开林小哥儿,后者调笑着说:

  “不抱了吗?”

  “再不放手,你玉坠里的鬼修就该咬我了,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醋味儿。”

  “你发现了?”

  玲珑躲进玉坠当中的时候,除非是特别强的大佬,一般的人阶修士都无法单凭肉眼观看发现她的存在。

  阮温玉晃了晃手腕上的那串金铃:

  “你忘了吗?我有这个。”

  看到这串金铃,林小哥儿又想起阮氏父子的那些阴谋。

  “怎么了?”

  哪怕林小哥儿掩饰的很好,毕竟是共同生活了十年的小伙伴,阮温玉一眼就看出林天赐有心事。

  “没事,只是想到分别多少有些感慨。”

  重新打起精神,林小哥儿还是决定隐瞒。

  林天赐不是个有城府的家伙,他也不喜欢将事情瞒在心里憋着不说,尤其是对小伙伴们的时候。

  打着对别人好的旗号,擅自决定对方的事情,这是何等的自大?

  林天赐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毕竟他上辈子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没有真正体会过有人全心全意对你好的感觉。

  现在他多少有些明白了,为了让两姐妹的筑基顺利,阮氏父子的事情还是先继续瞒着吧。

  两姐妹和吴大壮乘车返回神符门,一路上有白虹仙子和凌云子暗中护送定然无忧,而林小哥儿在纠结了一阵之后,选择把这件事放进心底不去想它。

  回到金城一通大吃大喝,在化郁闷为食欲这点林小哥儿可是非常有自信的。

  –‐‐——–‐‐——

  时间匆匆而过,都说修行无日月,其实旅行也是一样。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多月。

  林小哥儿早就离开了金城,乘船沿着在雷州叫冉江,在烟州叫烟江的水路一路朝东南方前进。

  一路上过的倒是逍遥,碰到好吃好喝总要下船进城探访。游历盛会被他玩成了吃喝盛会倒也真的可以。

  不过也不全是吃喝。

  烟州虽然是东神州的富庶之地,但可供修行的仙山甚少,加上人口密集,这里的门派基本上全都是比阮家好不到哪里去的小门小户,多半都以武馆之类的名头在当地混。

  其中一些门派掌门的修为恐怕也就只有人阶5品的程度,可以说整个烟州除了多宝宗这尊大神外,全都是一帮小鱼小虾,门人算上掌门也才不到10个。

  其中个别矮子里挑高个儿挑出来的,拥有参加游历盛会资格的门派,他们所准备的试炼也基本上都以简单的切磋为主,顶多加上点额外的规则。

  难度可以说是非常的低了。

  加上林小哥儿坐惯了船,懒得再用两条腿赶路,他所挑战的门派都是烟江沿线上的,一共就去了三家。

  难度低,门派小,给的彩头自然也不咋样。

  一瓶还灵丹,一枚固本培元丹,以及一张乾罡剑符。

  还灵丹的效果类似于游戏中的蓝瓶,一粒吃下去能大幅提升回气速度,属于修士中非常常用的丹药之一。

  不仅在与人争斗时有用,在平时修行时也能提供一定的帮助,而且这瓶丹的品质还不错。

  固本培元丹就更加容易理解了,是帮助修士稳定境界的,这玩意儿林小哥儿自己用不上,玲珑的鬼修之身跟修士不同,同样不需要。不过可以用来跟其他修士交换别的,倒也不算没用。

  至于乾罡剑符?

  这个可以说是最有用的,论价值不如前两者高,但剑符一旦激活,就能射出一道相当于人阶6品剑修全力一击的剑光,现阶段作为底牌来用还是不错。

  唯一让林小哥儿不爽的是,乾罡剑符是神符门出产,而且还是他大师兄卢谦的手笔……

  这感觉就像是出国旅游买纪念品,结果买到made  in  china的产品一样。

  对比之前土行宗与栖霞谷的彩头,小门小户给的东西真的是符合自己的钱包,实在是太寒酸了。

  想要不寒酸的也好办,直接去多宝宗就行,他们的法宝多的没地方丢,随便挑两个品相不错的当彩头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

  至于去不去……

  当然是不去啊!

  就算没有刘安那档子事儿,多宝宗也完全不在林小哥儿的清单当中,甚至可以说整个十大都不在他的备选范围,虽然彩头更好,但试炼的难度也非常高,林小哥儿并不打算去。

  ——废话,多累啊。

  说起来林小哥儿记得净悟和尚打算去神符门,算算日子应该早就已经到了,不知他会被虚实筑梦境折磨成什么样,那可不是当年的入门测试级别,难度相当卧槽。

  脑子里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客船沿着江水一路朝东南走,林小哥儿站在船头看着远处的大城渐渐靠近,若是仔细分辨,甚至能闻到些许海风的气息。

  他现在已经来到了东神州的东南侧边缘,再往前就是无垠的大海了,而靠海的这座城,也叫做海城。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384282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