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漫仙路奇葩多(半伤不破) > 第155章 新娘没了

第155章 新娘没了

  赤螭派和金环派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具体是什么原因外人并不知情,不过大致猜测起来也就是门内斗争的结果,导致原本的一派分为金环和赤螭两派。

  双方虽然都在海城,但关系可是差的很,隔三差五就来械斗一次聊表敬意,有时打红了眼,还需要请十大派人来做公证。

  这可不是神符门与灵符宗那种友好的竞争关系,就算谈不上不共戴天,两派之间的仇怨也不小。

  见林小哥儿满脸疑惑,其他三人反而一愣,宋玉书道:

  “林道友难道不知?”

  这话说的,难道我该知道吗?

  敖三解释道:

  “林道友怕是最近才刚到海城,不清楚个中缘由,其实金环派的少主娶亲,娶的正是赤螭派掌门的千金。”

  卧槽?这是什么操作?修真限定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转念一想,这个比喻不吉利,罗密欧与朱丽叶可是悲剧来着……

  “打打杀杀了几百年,两派难分高下,不仅如此还导致派中日渐衰落。所以两派掌门打算通过联姻共同商量重新并派的事情.”

  这还真是分久必合,两派分开了几百年,也打了几百年,现在发现自己在修真界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两边就琢磨着并派合力的事。

  毕竟他们原本就是一派,并派倒也顺理成章。

  话说这次成亲好像还带着政治联姻的成分,不知道两位新人是怎么想的。

  林天赐脑子里还是自由恋爱那一套,但在当下的社会背景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正统,即使是开放的修士中也有很多不能免俗的。

  不过听说金环派的少主很喜欢金环派的千金,而妹子那边多多少少也有点意思,虽然谈不上相爱,却也是你情我愿,并没有什么强扭的瓜不甜。

  四人喝着茶水吃干果扯淡,作为聊天的对象倒还是不错。

  话又说回来,林天赐还真没见过娶亲什么样。

  尤其是东神州的婚嫁模式,显然跟他上辈子参加过的婚礼有很大的不同,不仅如此,东神州各地的风俗也不太一样。

  聊到这儿,敖三说:

  “新郎已经出发迎亲去了,大家都在等他带着新娘子回来。”

  “想必也快了吧。”

  宋玉书指了指在宾客之间穿梭忙活的李梦修道:

  “老丈人都进来招待客人了,应该是收到迎亲队伍快到家的消息。”

  小五又一次把宋玉书的钱袋丢桌上,磕着瓜子儿道:

  “不知道新娘子长啥样,要不是三公子拉我先来,我非要偷偷潜入花轿看看。”

  “你呀你,还是老实点吧。”

  这家伙就跟有多动症似的,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敖三和宋玉书的钱袋被他摸走好几次了,即使有防备都没辙。

  几人正说着,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锣鼓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近,估计是迎亲的队伍回来了。

  也就代表,距离开饭的时间不远了。

  ——毕竟林小哥儿进来就是为了吃点儿好的。

  可没多久,明明锣鼓的声音已经到了门口,却突然安静下来。

  这让桌上的四人多多少少有点不妙的预感。

  随后,便见到一名金环派的弟子带着一脸的怒气冲进来,低声在李梦修耳边说了几句,并将一个信封交给他。

  李梦修打开信封看了看,原本堆满笑容的脸瞬间凝固,那简直就跟三伏天的雷雨一样变化不定,脸色阴沉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在前厅的客人们也都看到了,正纳闷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李梦修抱拳一圈儿对周围的人道:

  “诸位抱歉,本来想请大家喝杯喜酒,但现在喜酒喝不成了。派中临时有要事,请诸位先回去,日后老夫必登门谢罪。”

  众人不明所以,李梦修可是个十分好面子的人,哪有请来的客人还赶回去的道理?

  不过也正因如此,李梦修赶走客人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说不定还是跟娶亲有关的。

  客人们也都很有眼力见,没有在此事上多有为难,纷纷行了个礼表示告辞。大不了回头好好打听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边缘角落林天赐他们这桌也发现了情况不对,原本喜气洋洋的气氛突然凝重了许多。

  宋玉书放下茶杯,非常干脆的抱拳道:

  “看来喜酒喝不成了,在下告辞。”

  说完就跟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一点留恋都没有。

  原本办喜事突生变故,一看就是出了什么很麻烦的事情,宋玉书懒得搀和,自然要跑。

  他走的快,再一看,原本在座位上磕瓜子的小五也不见了,走的更快。

  桌上就剩下敖三和林天赐两人。

  林小哥儿当然也不喜欢麻烦事,既然喜酒喝不成,那就赶紧混在宾客中闪人吧。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

  李梦修跟客人告了声罪,就直奔林小哥儿他们这桌来了,还没等他跑路,便已经站在面前道:

  “林少侠情留步。”

  被人抓了个正着,跑路肯定不行了,林天赐也就顺势问道:

  “李掌门,这是发生了什么……?”

  一问起,李梦修脸上浮现出难以遏制的怒气:

  “赤螭派欺人太甚!我儿带着上百号人,八抬大轿,礼品都堆了一条街。给足他赤螭派面子去迎亲,结果到家门口才发现新娘子不见了!”

  “啊?”

  成亲成到新娘子飞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敖三听闻赶紧站起来道:

  “难道被人掳走了?何人如此大胆?”

  “哪里有什么掳走,分明是跟他人私奔!”

  李梦修越说越气,瞪着眼睛额头上的血管都凸了出来。

  “李掌门,事情还没查清楚,还请不要妄下定论。”

  “没有查清楚?刚刚弟子回报,赤螭派来送亲的大弟子薛邵元也不见了踪影,并且还在花轿里留亲笔书信一封,还想要什么证据!”

  虽然李梦修言辞激烈毫不客气,敖三也没有生气,而是说道:

  “书信何在?可否借我一观。”

  李梦修从怀里取出信纸塞给敖三:

  “我金环派与赤螭派并派一事多谢三公子奔走牵线,老夫言语之中有些不妥还请见谅,但赤螭派明显拿我金环派不当一回事,这等奇耻大辱我怎能咽得下!”

  看来两派之间并派的事还是敖三在从中牵线搭桥,充当缓和剂的作用。

  这么一说林天赐倒是对敖三的身份更加好奇了,毕竟以前十大来人调解都没用,这敖三说话却能让两派放下成见好好谈谈。

  李梦修把信件塞给敖三后对林天赐道:

  “林少侠,此事想请你做个见证,是那赤螭派欺人太甚,不是我金环派不给面子。”

  以前说过,十大的地位有点类似于武林盟主或者说常任理事国,修真界的大小纷争都倾向于找十大的人做见证。

  可以说林小哥儿晚走了一步正好被抓了个正着。

  没喝成喜酒,结果还惹上跟自己完全没关系的事儿,林小哥儿觉得自己确实该找点柚子叶泡澡驱驱霉运。

  不过眼前的事还是要解决的,于是他说:

  “若是李掌门不介意我修为低微,做见证倒无妨。”

  怎么说也要给神符门留点脸,林天赐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希望不会太麻烦。

  其实的确不麻烦,只要整件事的处理过程中有见证人在场就行,此事将来会放入十大共同管理的档案之中,留个档备案而已。

  此时敖三已经读过了信件,那脸色也不好看:

  “李掌门,这件事我一定会查到底,谁有错绝对逃不走甩不掉。但无论如何都尽量不要大动干戈,若是闹大,相信不管是赤螭派还是金环派脸上都不好看。”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宾客请了,喜事也办了,结果新娘子跟别人私奔,这对于男方来说当然是莫大的耻辱。

  李梦修现在还能用相对正常的语气说话已经是相当克制,闻言哼了一声:

  “若不是看在三公子的面子,老夫定要点起人马直接杀将过去问个明白。”

  其实何止是李梦修气的不轻,金环派上下全都脸上无光,摆这么大的乌龙,换了谁肯定都不高兴。

  敖三也是气的够呛,不愿意结亲就直说啊,本来结亲就只是并派的一个选项而已,又不是必须的选项,不愿意就算了,可以再想别的办法。

  更要命的是,私奔的对象居然还是赤螭派的大弟子薛邵元,这下可好,金环派上下恨不得把赤螭派剥皮拆骨,还谈个屁的并派。

  “不可鲁莽,先派弟子看守海城进出关口,等查点清楚在下必然让赤螭派给李掌门一个交代。”

  敖三说的对,不论如何先抓到人在说问罪的事情。

  李梦修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沉默了许久才重重的叹了口气。

  “唉……请二位移步正厅商量怎么处理吧。”

  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就算抓到人,又怎么处理?难道继续当无事发生拜堂成亲吗?

  他们两个发愁,林天赐则根本不琢磨这事儿,所谓见证人其实就是个看戏的,他只要安心看戏即可。

  三人刚走到前厅的门口,便见一人影拎着刚刚逃走的探五走了进来,一下把他丢在地上,像是摔的不轻。

  “哎呦!我说铁哥,你轻点儿啊!”

  林天赐抬眼一看,正是铁剑门的铁宁。

  这家伙怎么在这里?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7671/4382913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