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绯色樱花忆(江漫) > chapter 155 落荒而逃

chapter 155 落荒而逃

  chapter  155  落荒而逃

  再见樱花,已时隔五年。

  这日,春雨绵绵,飘飘洒洒落在樱树上,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层轻轻的薄雾,格外空灵幽静。

  踏在樱花大道上,心境如同这绵雨中的樱花,出奇的宁静与平和。那些隐隐若若的记忆,就在这样的时刻,随着轻舞的条条雨丝,滑过樱花的边际,落在宫野洵的肩头,触动了人的心弦。

  宫野洵抬头,天空白蒙蒙的一片,衬得樱花的颜色更加艳美,在那粉白的天空中,隐隐浮现出了一张脸,少年在花丛中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笑得帅气迷人。

  清风拂过,樱花簌簌抖落,带着雨滴的花瓣飘在脸上,微凉。宫野洵缓缓回过神来,周围已满是游客。

  W市百万樱园今天才对外开放,这里种植了六千多棵樱花树,有十几个不同的品种,桃粉的,紫红的,莹白的……四月的樱花,有些正初开,粉粉润润,有些已转白,簇拥密集,娇艳欲滴。

  不少游客撑着伞漫步在樱花坡道上,与爱人的,与闺蜜的,牵着小孩的,纷纷停下来拍照,漫天的粉色花瓣使得最不懂浪漫的人也会驻足欣赏。

  宫野洵看着地图往里面的椭圆型建筑走去,推开门,室内有些暗,拍卖会现场已经坐满了人,她在倒数几排找了个空位坐下,刚落座许澄就匆匆赶来,在她隔壁坐下。

  古河远绫新设计的钻石项链“绯樱”的慈善拍卖与樱花花卉展同期举行,来参加的人比往常多了许多,更多的人是想亲眼一睹传闻中有着绝色容颜的神秘珠宝设计师古河远绫的芳容。不少商业界的出名人士都前来参加此次拍卖会。

  竞拍者持号牌陆续入座后,台上灯光亮起,舞台中央有个被红布盖住的玻璃展柜,里面装的便是那条全世界只生产了一条的独一无二的红钻石项链“绯樱”。

  拍卖主持人一段开场白说完,将红色的布帘一揭,众人的目光顿时都聚集到玻璃展柜内的项链上。

  一眼望去,便被那闪闪发光的红钻石摄住了眼球,那明明是红钻石,却红得发黑,黑得沉亮,像极了人的眼睛,清澈,深邃,高贵,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坚韧。

  盯着它看,仿佛能感受到一种纤尘不染的清澈眼神,看似柔弱,实则极富韧性,像在誓死捍卫五片花瓣,如爱人般。

  五边形的红钻石吊坠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夺目的彩色光芒,像花蕊,而它的周围是由密密集集的淡粉白色细钻镶嵌而成的五片花瓣,整体形状像极了一朵五瓣的立体樱花。明明是极其刚硬的钻石,却偏偏给人一种柔软飘逸的感觉,那花瓣仿佛在灯光下在流动,美得惊心动魄。

  这样奇特精湛的设计不禁令人折服,利用钻石的折射与色散,从不同角度看过去,红得妖艳,黑得沉湛,粉得柔软……

  主持人将这钻石项链的设计蕴意款款道来:“‘绯樱’象征着初恋,红钻石似火焰般热烈,换个角度看又漆黑得深沉,周围还有粉钻点缀的柔情与浪漫,是一款为爱人精心打造的钻石项链,想必其设计者定有一段深刻而难忘的初恋,在设计此项链之时,心中所想的是自己的爱人吧……”

  主持人说这番话之时,黑压压的席座下,有双漆黑沉湛的眼睛骤然一亮。

  竞拍开始,主持人报出拍卖起价七万后,相继有人举牌应价。

  “七万五!”

  “八万!”

  “十万!”

  拍卖现场紧张而激烈,竞买者的出价也愈来愈高。宫野洵默默地坐在后头,听着周围激昂叫价的鼎沸人声。

  “四十万!”

  “四十五万!”

  “七十万!”

  “七十万!78号先生出价七十万,还有更高的吗?”

  “一百万!”

  “一百万!29号女士出价一百万!”主持人的声音也激动高昂。

  “还有没有更高的?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

  眼见主持人就要击槌拍定,一个清冽的嗓音骤然响起:“两百万!”

  “哇噢!17号先生出价两百万!还有更高的吗?”

  “两百一十万!”29号女士再次叫价。

  “两百五十万!”78号先生也不甘示弱。

  “两百五十万一次,两百五十万两次,两百五十万三……”

  “四百万!”17号先生的声音再次传来,沉稳冷静,不紧不慢,却莫名带着一种迫人的威慑力。

  宫野洵微微一怔,这声音,很像……她探头朝前方声音的来源看去,然而,隔着排排人群,她只看到那人高举着牌子的手臂,黑色西装袖子随着他的动作往上滑,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隔得太远,人头又多又杂,她连那人的背影都看不见。

  宫野洵嘴角一扯,自嘲地笑了,这世上声音像的人多了去了……

  “四百五十万!”29号女士看来特别想得到这条项链。

  “五百万!”可17号先生不会让给她。

  “远绫,五百万了耶!从底价七万升到五百万,看来你的设计很受青睐啊!”许澄忍不住抓着宫野洵的手臂激动道。

  宫野洵轻轻一笑:“不见得。他们喜欢的,不过是夺得这条独一无二的项链的优越感,并非项链本身。”

  她忽然感到一丝惆怅与酸涩,她也希望,自己设计的珠宝能遇到一个真正懂它的涵蕴,会珍惜它的人。

  “五百二十万!”29号女士是跟17号先生杠上了。

  “六百万!”

  然而,在这里,永远是价高者得,钱多者胜。

  “六百万一次……六百万两次……六百万……”

  主持人再次想敲槌之时,一个清脆果断的女声响起:“七百万!”

  “远绫,你疯了!那是你自己的作品!”许澄难以置信地转头盯着宫野洵。

  “我忽然不想卖了。”宫野洵低下头,眸光温柔,她想,我还不如自己珍藏它。

  17号先生回头,看不到声音的来源者,可他依旧没有退让,嗓音低沉冷峻:“八百万!”

  宫野洵举起牌子还想喊,却猛地被许澄捂住了嘴,她的眼神充满警告:“不准你喊!你会后悔的!”

  “八百万一次……八百万两次……八百万三次!成交!”主持人一槌落定,拍卖结束。

  “恭喜17号先生夺得‘绯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感谢这位先生将八百万捐给福利院的孩子们!接下来请这位先生发表一下竞拍感言……”

  ……

  宫野洵提前从拍卖现场出来,雨已经停了,灰蒙蒙的天空被一洗而净,淡蓝的颜色仿佛能滴出水来。雨后的空气清新而冷冽,让人忍不住深吸几口,让肺里溢满甜美醉人的气息。

  因刚刚下的一场雨,彼时樱花道上的人寥寥无几,宫野洵放缓脚步,微闭双眼,听着耳边轻柔的鸟儿呢喃之语,享受这一刻的心旷神怡。

  渐渐地,道上的人越来越多,人们相继从拍卖会场涌出来,周围越来越嘈杂,越来越拥挤,繁乱的人群破坏了方才的宁静,宫野洵蹙眉,陡然加快了脚步。

  “远绫!”身后有人喊她,是许澄。

  宫野洵转头,透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她的视线很快落到正在朝她跑过来的许澄身上。然而下一秒,她却倏然睁大眼睛,整个人僵住了。

  许澄身后的那个人……即使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高挑的身影,他的头比旁边的人高出一截,在人群中格外醒目。她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脸,那张五年来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里,令她魂牵梦萦的脸……

  是他!真的是他!他就站在那里,在她的眼前。

  仿佛察觉到某人的灼灼目光,冷秀宇抬眸往前望,目光骤然被人群中一抹茶褐色的秀发吸引住,然后,他对上了她的视线,他看到了那张清秀淡漠的脸,那张他寻找了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的脸……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对接,隔着茫茫人海,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他们中间是无数个攒动的人头,然而在那一刻,周围流动的人群仿佛都定格在了原地,时间仿佛静止了,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空气变得滞重,呼吸似乎也停止了,两人隔空对望着,无声无息……震惊,欣喜,激动,困惑,兴奋,犹豫……说不出的复杂情绪交织在一块,在胸腔中不断涌动着,仿佛即将喷薄而出的火山……

  下一秒,她看到他剥开人群,神色焦急慌乱,仿佛害怕眼前的人会突然消失,他疾速朝她奔来。

  同时,宫野洵的身子被重重一撞,许澄已经到了她跟前,摇晃着她的手臂。

  宫野洵身子一颤,猛然惊醒过来,慌乱地转身,拉着许澄快速在人群在疯跑。

  那是那一秒,在大脑还未反应过来时,她的身体做出的本能反应。她不知道为什么,然而脚步完全停不下来。

  原来在那一刻,她潜意识里只想逃。

  她在逃避。

  可为什么要逃?她不知道。

  或许,她害怕面对。害怕面对他的责怪,害怕面对外公的遗愿,害怕面对自己的内疚,害怕……那个见到他会难以自控的自己。

  可其实,她最害怕的,不是面对他的责备埋怨斥骂愤怒,她最害怕的,是面对那个对她不怨不怪,不嗔不怒,依旧一往情深等待她归来的他,不是吗?

  她还没有勇气站在他面前,所以只能落荒而逃。

  冷秀宇穿过人群,却发现她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他慌乱地转身,一周又一周,四处搜寻她的身影。

  然而,没有。哪里都没有。她从他的视野里逃离得无影无踪。

  他清晰地听到自己局促而空洞的呼吸声,心脏仿佛在一点一点地下坠,无助与恐惧瞬间席卷了全身……

  他再一次,让她从自己眼前逃走了……(https://www.xshengyan.com/book/1452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