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名师(相思洗红豆) > 第195章 妙笔生花再现,第二幅名画诞生!

第195章 妙笔生花再现,第二幅名画诞生!


  “老爷……”

  侍女本想说笔墨纸砚已经备好,结果郑清方一眼就瞪了过来,吓得她赶紧闭嘴,呼吸都放缓了。

  郑清方心痒难耐,但是又不敢催促孙默,只能耐着性子等待着。

  孙默站在书案前,拿了一支狼毫,悬笔提墨后,便开始在宣纸上作画。

  酝酿情绪?在脑海中构图?统统不存在的。

  孙默这个时候,就想着把鹿芷若画的准确、清晰、让人一眼看见,便影响深刻,再无法忘怀。

  “我的木瓜娘,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呀!”

  孙默心急如焚,下笔也快了很多。

  一点一撇,一撩一探,随着孙默灵动的笔触,一副少女春雨图,也渐渐的跃然纸上。

  早春时节,杏花雨纷纷。

  一个少女穿着轻薄的春衫,双手抓着一片大大的芭蕉叶,顶在头上,然后蹲在小镇外的小溪边,看微雨打湿的蚂蚁搬家!

  呱!

  一只青蛙跃起,跳上了芭蕉叶,木瓜娘漂亮的大眼睛往上一番,便要探手去捉。

  随着执笔勾勒,孙默的心中,越来越担心,鹿芷若那么单纯善良,凭什么要遭受这份磨难?

  有什么不满和仇恨,朝着我来呀!

  木瓜娘呆萌,就像一张白纸,对这个世界的恶,根本一无所知,要是这一次,她……

  孙默不敢想下去了。

  因为对鹿芷若的内疚和担心,孙默又特别想把她画的清晰明了,于是全身心的投入后,心境被引发了。

  轰!轰!轰!

  书房内,灵气涌动,汇聚过了过来,沾染在笔端。

  随着孙默的作画,涂抹在宣纸上,为她染上了绚丽的色彩。

  嫩绿的芭蕉,晶莹的雨水,漆黑的蚂蚁,全都栩栩如生,还有被打湿的泥土,似乎都散发着一股土腥气,让人隔着画卷也能嗅到。

  “这是……”

  侍女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下意识的便要叫出来。

  啪!

  管家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侍女的嘴巴,这要是让她喊出来,惊扰了孙默作画,打扰了一幅名画的诞生,就算被老爷乱棍打死都无法谢罪的。

  侍女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吓的浑身酸软,毫无力气,不得不靠在了管家的身上。

  虽然自己没有见过,但是画卷着色,神奇瑰丽,这……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妙笔生花’之境了。

  一旦出现在这种意境,就意味着一幅名画即将诞生,要是自己刚才惊扰了孙默,导致作画失败……

  侍女不敢想下去了,以老爷爱画如命的性格,自己怕是想要一个痛快的死亡都得不到。

  好在管家捂住了自己的嘴。

  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在侍女的胸膛中滋生,因为骤然的紧张过后,又蓦然放下心来,这种大起大落,让她失禁了,双腿之间热热的。

  “嗯?”

  管家皱眉,感觉到了一股湿意,不过他也没去想原因,因为孙默的这幅少女春雨图,实在画的太棒了。

  那个女孩呆萌,可爱、天真的气息,扑面而来,不过这个胸是不是画的太大了点?

  没记错的话,那个女孩才十三岁吧?

  等等,上一次见那个女孩的时候,貌似还真是这么大,就像两个大木瓜。

  漂亮!

  漂亮!

  漂亮!

  郑清方不敢说话,担心打扰到孙默,但是心头已经忍不住咆哮了起来,竟然又是妙笔生花?竟然又是一幅名画?

  我郑清方居然在三个月之内,接连见到两幅名画的诞生,上天待我真是不薄呀!

  不,应该感谢孙默!

  郑清方看向了孙默,目光中满是欣赏,可以认识他,真是致仕这几年中,最大的快乐了。

  旋即,郑清方又把目光放在了这幅名画上,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抚摸一下,可是又赶紧收手。

  没办法,这个女孩,实在太纯真了,任何触摸,对她都是一种亵渎,她就是属于大自然的精灵,没有一丝世俗的烟火气。

  叮!

  来自郑清方的好感度+100,友善(440/1000)。

  侍女尿了裙子,尴尬的要死,深怕被人发现,正想着找个借口溜走,去换一件襦裙,可是当视线落在宣纸上时,就无法移开了。

  这个女孩,真的是灵动秀气,让人一见便喜,想去了解她的事情。

  这个女孩为什么不打油纸伞,而是顶着一个芭蕉叶?她为什么要在春雨霏霏中跑来镇子外?

  是等人而归吗?那么等的又是谁?

  一瞬间,侍女便脑补的很多东西。

  这就是名画,将国画那种留白意境,展现到了极致,虽然只是一幅单纯的画作,但其实已经蕴含了一个故事!

  叮!

  来自侍女的好感度+100,友善(100/1000)。

  书房中,由于灵气太过浓郁,竟然闪烁起了光斑,宛若萤火虫似的,飘来荡去,有一些落在了宣纸上,让着色更加艳丽,越来越生动了。

  一刻钟后,孙默收笔,低头一看,顿时不满意了。

  我这画的是什么狗屁呀,不是要画找人用的肖像图吗?我画个芭蕉叶子出来干什么?

  还有个‘呱’,难道是想给木瓜娘***?

  满脸嫌弃的孙默,伸手就要抓了宣纸,重新画一张。

  “你干什么?”

  郑清方就像看到疼爱的孙女正要被坏人蹂躏了似的,大吼着,一下子扑了过来,抓住了孙默的手腕。

  “这个画的不好!”

  孙默皱眉。

  “画得不好?”

  管家懵逼了,本能的望向了宣纸。

  妙笔生花是名画师才能掌握的一种境界,同时也是一种奇景。

  产生了妙笔生花之境的名画,因为灵气的附着,不仅栩栩如生,还因为灵气的附着,不再是黑白的墨色与纸色,而是变得色彩斑斓了起来,宛若将现实印刻在宣纸之上。

  观画者看之,心神都会为之摇曳与陶醉,产生一种极度愉悦的情绪,甚至情不自禁的驻足停留,三月而不知肉味。

  这可是名画呀,而不是市面上那些被炒作起来的妖艳贱货,至少也能卖个上百万两,而且注定可以流传下去,成为当代的瑰宝,被后世人瞻仰。

  可孙默怎么说的?画的不好?你这是打算羞辱那些连一幅名画都画不出来的画师们吗?

  要是这都不算好,管家也找不出更好的了。

  叮!

  来自管家的好感度+100,友善(220/1000)。

  “是有些不太好,你的人物画的是极好的,但是风景差了一些。”

  郑清方有些遗憾。

  能不差吗?

  孙默从系统那里学来的是大师级的国画绘画术人物画分支,山水和花鸟鱼虫根本不会,不过靠着妙笔生花之境,也达到了普通水准,至少不丢人。

  “郑叔!”

  孙默苦笑,我是来求你办事的呀,你和我谈画是几个意思?

  “对不起,是我错了!”

  郑清方一脸歉然,看着人物画,一咬牙,也顾不上装裱了,递给管家:“去,找我那几个老朋友,让他们动用所有的能量,务必在一天之内找到这个女孩,事后我郑清方必有重谢。”

  “遵命,老爷!”

  管家双手郑重的接过这幅《少女春雨图》,立刻离开了。

  “诶,千万保护好,不要污损了。”

  郑清方还是没忍住,提醒了一句,然后又自嘲一笑,拿着名画去找人,孙默,你这真是奢侈的可怕呀!

  要是让那几个老家伙知道了,肯定骂我暴殄天物。

  不过人命关天,不舍得也要舍得,更何况名画师就在身边,想要名画,让他再画不就是了?

  郑清方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不过心真的好痛。

  “多谢郑叔了。”

  孙默是真的感激,像郑清方动用这种人脉,付出的都是人情,再多的金钱已经不够看了。

  “你说这话,就是见外了,我可是把你当至交朋友看待的。”

  郑清方语气不爽。

  听到这话,侍女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满眼震撼的看着孙默,这个年轻人是谁呀?居然让老爷如此看重和厚爱?

  要知道,就算是老爷最疼爱的一个外甥来求官,他都没管,可现在为了这个年轻人,居然二话不说,就开始求人了。

  老爷那些老朋友,可是跺一跺脚,都能让金陵抖三抖的大人物。

  “再者说了,我帮你一个忙,最后还能得一幅名画,怎么看都是赚的呀!”

  郑清方自黑,想缓解一下孙默的焦急情绪,可是没用。

  “那就有劳郑叔了,我现在回学校,看看芷若回去没?”

  孙默告辞。

  “路上小心!”

  郑清方想要把孙默送到大门口的,这差点没把侍女吓死,直接跪在了地上,你是病人你知道吗?

  孙默当然不会让郑清方送他,一路狂奔离开。

  郑清方坐在书房中,看着孙默用过的笔墨纸砚,露出了羡慕的神色,这就是所谓的天才吗?

  他酷爱书画,在书法上,算是有所成就,但是画技上,就不行了,毕竟这种东西,是要天赋的。

  郑清方看得出来,孙默根本没把画画当一回事,而且不出意外,这应该是他距离上次在阅来轩书店画过《三藏西行图》后,第二次执笔,没想到却又是一幅名画诞生。

  “可惜了呀!”

  郑清方感慨,孙默立志要做名师,就不会再画师一道上用心,所以这世间,注定要少了一位画圣了。

  遗憾!

  遗憾呐!

  孙默用最快的时间返回学校,便跑向了女生宿舍,李子柒担心孙默也出了事,也知道孙默肯定会来看鹿芷若在不在,所以在这里等他。

  “还没回来?”

  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可亲耳听到,孙默还是一阵头晕眼黑,真是最坏的情况呀!

  “不行,要赶紧想办法,我可是大师姐,要保护师妹的。”

  李子柒绞尽脑汁思考。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4260/4565730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