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名师(相思洗红豆) > 第24章 君子报仇,从早到晚

第24章 君子报仇,从早到晚


        “你们聊吧,我还要去卤猪脚。”

        一口喝掉水杯中的茶水,鲁迪舔着嘴唇,回味了一下,便端着拔光毛的猪脚出门。

        茶不错,但鲁迪是要脸面的人,没有再要一杯。

        “以后等我成了名师,也买得起这种茶叶,当漱口水用!”

        鲁迪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

        “喝呀!”

        孙默亲自倒了一杯。

        李工苦笑,喝掉了杯子里的茶水,无所谓,反正是自己吐出来的。

        “都喝完,这一壶。”

        孙默可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君子报仇,从早到晚,让自己喝浓痰水?没尿你一脸就不错了。

        “孙老师!”

        李工哀求。

        “呸!”

        孙默往杯子里吐了一口口水,递到李工面前。

        “孙默,实习老师也是老师,你不要这么羞辱我了好吗?”

        李工服软。

        孙默厌烦了劝说,左手一伸,直接抓住了李工的头发,往下一扯,跟着右手的水杯就杵在了李工的嘴巴上,给他硬灌了进去。

        “咳咳,咳咳!”

        李工咳嗽,挣扎。

        “你往里边吐痰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是老师,不应该被侮辱?”

        孙默反问。

        李工原本要用蛮力推开孙默,听到这话,身体一僵,冷汗瞬间就挂满了脑门,他是怎么知道的?蒙的?对,一定是蒙的!

        “哼!”

        孙默抬手,便把水杯拍在了李工的脸上。

        砰!

        水杯碎了,李工的鼻子也破了,两道鲜血立刻喷泉似的滋滋的往外冒。

        “啊!”

        李工惨叫,抱着脸倒在了地上。

        孙默拎起水壶,灌在了李工的脑袋上。

        哗啦!

        水花四溅,把李工浇了一个落汤鸡。

        “啊,好烫!”

        李工的衣服湿透了,被烫的滚来滚去,皮肤都有些发红了。

        嘎吱!

        宿舍门响了,鲁迪一脸懵逼的站在门口,他丢了东西,回来拿,没想到却看到了如此残暴的一幕。

        “对不起,我走错门了!”

        砰!

        鲁迪关上门,一溜小跑冲下了楼梯,因为太紧张,抱着的盆子里的猪脚都颠簸的掉出来几只。

        有小道消息说孙默被人整,在后勤部过的凄惨,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干,都快待不下去了……

        这根本就是瞎扯好么,那个人似乎就是负责带孙默的后勤工,一把来说,应该是孙默买酒买菜,好好的供着人家,结果被当孙子一样打,还不敢吱声。

        “难道有一个当校长的未婚妻,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吗?”

        鲁迪羡慕的一匹:“孙默这软饭吃的,真香!”

        “杨……杨才部长今天找我了,让我赶紧找你麻烦。”

        李工疼的呲牙,不由得威胁孙默。

        “你是想和我讨价还价?”

        孙默冷笑。

        “不,没有,我不敢。”李工解释:“我觉得你应该先帮我治好瘸腿,然后咱们再一起对付他。”

        砰!

        不等李工说完,孙默抡起地上的水壶,朝着李工的脑袋就是一个大扣篮。

        咚!

        李工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

        孙默蹲在了李工旁边,戳了戳他的胸口:“你没得选,杨才的最终目的,不外乎借着我打击安心慧,顺便再把我赶走,告诉你,这份工作,我不在乎的。”

        李工看着孙默,以他多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混出的老狗式的眼光,他看得出来,这个青年没开玩笑。

        之前那位本尊,就是担心犯错被开除,才处处忍让受气,可是孙默不会,别看这是一份二百多人都在竞争的好工作,即便他最后正式入职,干的不爽了,他也会主动辞职,毫不留恋。

        李工颓然,像一条被刚刚被抢走了地盘的老狗,低下了头,自己的牙,咬不动孙默呀!

        孙默单手,抓在了李工的腿上,揉捏了几下,大师级的‘锻肌术’,让他对李工的伤情了解的更加清楚。

        先是酸麻,跟着便是刺疼,再接着一股热流蓦然诞生,让早就失去知觉的瘸腿舒服的要死。

        “动了?我的腿竟然动了?”

        李工狂喜。

        “别再挑战我的耐心,想要治好腿,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孙默起身,拍了拍李工的肩膀:“另外,你瘸腿上的肌肉常年不动,萎缩的厉害,再拖下去,想治都治不好了。”

        随着孙默的手拿开,李工的瘸腿又恢复到冰冷的状态,那感觉就像一个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旅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块西瓜,结果刚咬了一口,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人一巴掌呼在了脸上,又吐了出来,连个西瓜籽都没剩下。

        “你是魔鬼吗?”

        李工哭诉。

        “不,我是孙默。”

        孙默露出了一个极具魅力的笑容,八颗白牙亮的让人心悸:“比魔鬼还要恐怖的孙默!”

        孙默当了六年班主任,教导出十二位清华、北大生,靠的可不只是循循善诱,他如果严厉起来,能把斯巴达勇士都吓哭。

        “对了,我今天顿悟了一道名师光环,你要不要尝个鲜?”

        孙默调侃。

        “是什么?”

        李工撇嘴,心中是不信的,名师光环是那么容易就顿悟的?

        “不学无术!”

        孙默说完,打了一个响指。

        啪!

        金色的光斑闪烁,就像打火石碰撞后迸发的火星,这些光斑没有消失,而是凝结成了一支金色的利箭,射向了李工。

        “啊?”

        原本淡定的李工看到光斑乍现,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可金箭的速度太快,眨眼间便扎在了他的脑门上。

        金箭的力量,让李工的脑袋猛的往后一仰,等到再度摆正,他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焦距,黯淡目光,双目无神,看上去就和痴呆一样。

        呵!

        李工的喉咙里散发着无意识的声音,嘴巴长着,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李工,听得见吗?”

        孙默加大了声音。

        李工扭过了头,但是一脸呆滞,茫然无措。

        “厉害了呀,我的名师光环!”

        孙默惊诧,这完全就是把一个人暂时变成了白痴,他走李工面前,通过询问一些简单的问题,对他进行测试。

        李工没有任何反应。

        “真的假的?”

        孙默是一个谨慎的人,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尽可能的收集情报,以备不时之需,所以他抬手抽在了李工的脸上。

        啪!

        耳光清脆。

        “呵呵!”

        李工傻笑,嘴角的口水流的更多了。

        啪!啪!啪!

        孙默的力量越来越大,可是李工傻笑着,依旧毫无反应。

        “确认过眼神,是一个真正的白痴了。”

        孙默心惊。

        之前的金玉良言光环,是加强老师所说的话的效果,孙默并没有直观感受,但是现在,他切实的体会到了名师光环的强大,然后他就开心了,这以后要是有哪个不听话的学生在自己的课堂上捣乱,直接一道‘不学无术’光环丢过去,对方立刻就变成白痴老实了。

        孙默开始研究大乾坤无相神功,大概半个小时后,李工的意识才开始恢复。

        “我是谁?我在哪?我做了什么?”

        李工眼中的呆滞,慢慢散去了,等发现自己还在孙默的宿舍中,可之前的记忆还停留在被一道‘金箭’射中,期间经历了什么,完全想不起来。

        噗通!

        李工跪了下来。

        叮!

        来自李工的好感度+20。

        与李工的声望关系,中立(26/100)。

        “孙老师,我错了!”

        李工哭了,是真的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后勤部长找孙默的麻烦呀,原本以为孙默只是抱上了安心慧大腿、才有资格来中州学府做实习老师的庸才,没多少能力,可现在看来,人家强的可怕好么。

        “以后谁再说孙默是吃软饭的,我非吐他一脸浓痰不可。”

        李工前几天可是在仓库见过孙默施展金玉良言光环的,现在又顿悟了一道,这速度怕是和顾秀珣一个级别了。

        自己只是一个后勤工,虽然后面站着后勤部长杨才,可自己凭什么和孙默斗?要知道自己这种人对杨才来说就是夜壶,用到了,就喊过来,不用了,会一脚踢开。

        等自己出了事,绝对不要奢望杨才能够拉自己一把。

        “孙老师,你说东,我绝对不往西跑。”

        作为一个在社会中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老人,李工凭借着他老狗一般审时度势的目光,决定倒戈。

        叮!

        来自李工的好感度+30.

        与李工的声望关系,中立(36/100)。

        连续两条提示声,让孙默打量着李工,有些意外。

        “这是李工因为对你的敬畏,产生的好感度,这就是名师的力量!”

        系统解释。

        “很好,你这几天,先收集那个杨才的黑材料。”

        孙默并没有着急收拾那个后勤部长,并不是有什么顾虑,而是一旦出手,就要一击致命,让他再无翻身之日。

        为了让李工干劲十足,孙默又给他小捏了几下瘸腿,让他舒服的恨不得给孙默做牛做马。

        第二天清晨,孙默被细雨打芭蕉的啪啪声惊醒了。

        “下雨了?”

        打开窗,一股轻风便带着雨水的潮气吹了进来,让孙默情不自禁的伸了一个懒腰。

        吃过早饭,雨依旧没停。

        孙默找出了油纸伞,拿起借阅的《炼丹学概要》,《草药学纲目》,去图书馆还书。

        孙默这副身体,因为修炼的缘故,很健康,不过他在大概熟悉了这个世界的常识后,还是首选研究炼丹和草药学,他想通过这些,更加详细地了自己的身体。

        因为下雨,校园中的学生,少了很多,孙默走了一段,突然拐上了去莫悲湖的小径。

        风雨生愁思,让孙默有些想家了。

        湖畔,小亭,荷叶田田!

        正在赏景的金木洁,美眸一瞥,落在了孙默的身上。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4260/349938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