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世界其乐无穷(听日) > 第795章 任索的死局

第795章 任索的死局


  讲道理,如果说任索心里没有幻想过某种无限愉悦,你爽我爽大家一起爽的荒诞之事,那肯定是假的。

  或者说任索幻想的次数还是挺多的,像一边跟温柔的东承灵共同进步,一边跟娇狂的乔木依天翻地覆,一边让古板的古月言露出欲拒还迎的羞涩,一边与熟悉的妹妹进一步加深了解,以及跟露娜好好探究繁衍的真谛,这种荒诞又令人血脉喷张的好事,任索当然是一次都没想过。

  他这么纯良,顶多就幻想一下大家可以和谐相处,生活得有滋有味其乐融融。

  毕竟乔木依有权,东承灵有实力,任星美有钱,古月言有人脉,露娜有王牌分身,任索有她们。

  要是大家可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足以形成一个实力雄厚势力庞大,能在莲江横行霸道的大家庭了!

  到时候像于匡图、赵火之流,焉敢在他面前聒噪?

  大家一起吃于匡图的烧烤,看赵火的修罗场,岂不美哉?

  不过,这只是任索的努力方向,他现在只希望能维持之前的良好关系。

  至于加深感情之类的情感互动,就私底下偷偷摸摸地进行,任索不介意的。

  但无论是任索认为可能性最大的私下互动,还是幻想中的大家一起其乐融融……

  都绝对不是现在这种情况吧!?

  现在,任索正坐在沙发上,颤抖的双手搂住乔木依的纤腰。

  乔木依整个人像美女蛇一样缠在他身上,几乎是脸贴着脸。

  除此以外她倒也没做什么,只是拿着手机在玩,偶尔看到什么好笑的就分享给任索看,偶尔兴致来了亲一下任索的脸庞,伸出舌头舔舔任索的嘴角,简直当任索是大型糖果玩具。

  不过,这样听起来好像很不错吧?任索还要什么自行车?除了要费点力气,讲讲风度压压枪以外,任索应该都很爽才对吧?

  但问题是——

  任索和乔木依,正在东承灵家的沙发上。

  另一边的桌子,坐着脸色平静的东承灵,抿紧双唇眼盈泪光的古月言,别过头咬着唇一边打游戏一边偷看他们的任星美,还有一个抱着黑猫,坐在角落小凳子努力隐藏存在感但明显在看戏的林羡鱼,以及在卧室里伸出小脑袋偷窥的小玖。

  三双锋锐的视线简直如同利刃,刺得任索头皮发麻。

  乔木依现在这个亲密姿势,明显引起她们极大的不满。

  并且乔木依仿佛是在故意挑逗她们,让自己和任索面朝她们那边,让她们将自己与任索的亲密接触尽收眼底。

  以修士的眼力和听力,起居室这点距离,足以让她们认出乔木依的唇膏色号。

  乔木依每亲密一点,任索就感觉到身上那股庞大的压力就多一点。

  乔木依身体每动一下,任索就听到数以千计的负面情绪流入口袋。

  而且这还是双倍的快乐,因为任索和乔木依是共犯,收获的负面情绪互相共享,而乔木依现在没什么机会用负面情绪强化技能,那任索这边的额度自然就大很多。

  【理性任索】在《真理之门》里挥霍的负面情绪,几乎在这短短半小时里就弥补回来了。再这样下去,任索这辈子都不缺负面情绪,堪称瞬间暴富。

  但代价是在作死的边缘不停试探。

  这难道就是她们对我的试炼!?

  但我要怎么办才是正确的通关方法啊!?试炼失败是不是要被分而食之啊!?

  “对了。”乔木依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奶糖,问道:“小索要吃吗?”

  “要。”虽然心里感觉很害怕,但任索依然不会拒绝乔木依的邀请。

  她们究竟打算做什么,他也不知道,他也不敢问,所以任索只能以不动应万变——爽就完事了。

  乔木依轻轻一揉,奶糖的包装纸就被揉开了。

  “小索,张嘴。”

  任索刚启嘴唇,乔木依却先一步吃了奶糖,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了上来。

  “呜…呜呜……”

  口腔里满是融化的甜美奶糖味,然而身上却尽是混乱的空间杀机,任索感觉自己身体仿佛随时都会裂开!

  满是光怪陆离的光辉从眼角挤进来,月光仿佛扭曲成不停飞舞的刀片,轻柔地抚摸他的眼球,刺激任索肾上腺素都要迸发了!

  身体仿佛装上了变速齿轮,时间忽然减慢忽然恢复,诡异的时间感让任索心惊胆战——万一出现问题,任索的身体就会因为时间不协调而永久分离!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奶糖彻底融化,乔木依才结束这次甜美的亲密接触。

  乔木依舔了舔嘴角,问道:“甜吗?”

  “甜。”

  “好吃吗?”

  “好吃。”

  “那就再来一颗……”

  “等等!”任索几乎是在哀求了:“不,不用经常来这种情侣间的亲密互动吧?可能会腻的哦!”

  任索哪里敢和乔木依再来一次!

  如果是两人独处就算了,现在旁边有三个人在盯着呢,外加一猫一狐一咸鱼在看着呢!

  刚才任索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被时间撕裂,被空间撕裂,被月光撕裂,足足有三种死法让任索挑,真的是不死都对不起观众。

  但任索也不敢推开乔木依,除了因为情意,更大原因自然是奶糖又甜又好吃。

  好甜美!

  好刺激!

  好害怕!

  会死的!

  “不会腻的哦,就算会腻,那也是以后的事,为什么不趁腻之前好好享受呢?”乔木依用手指压着任索的嘴唇,目光流转间满是媚意,温柔笑道:“难道不好吗?”

  任索苦着脸:“好是好,但是……”

  “没有但是哦。”乔木依双手捧着任索的脸,笑道:“情情爱爱哪有什么不好?从牵手接吻开始,步步都是疼爱你的意思。一下一下只重不轻,我的恣肆放浪全交给你。”

  面对乔木依的索取,任索除了积极回应外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任索现在就像是被蜘蛛网缠住的虫子,逃也逃不掉,抵抗又没能力,只能无可奈何地享受命运的审判——

  “时间到!”

  “小乔。”

  “结束了!”

  那边忽然同时响起三个声音,乔木依侧过头看了一眼她们,啊啊两声:“这么快11点了。”

  “小乔,现在不是你的回合了。”东承灵淡淡说道。

  “快点从索先生身上下来!”古月言看起来都快要哭了。

  “时间到了,乔姐你每待一秒都是侵犯我们的共同财产!”妹妹怒气冲冲地说道。

  绝了!

  你们究竟把我当成什么?!

  共同财产还是决斗棋盘?!

  乔木依下一句话瞬间让任索明白他的地位:“可以加时吗?”

  “小乔你是希望我现在就送你回家?”东承灵做出一个要打响指的姿势。

  “好吧好吧。”乔木依低头亲了一下任索的脸颊,然后干脆利落地站起来,摊手说道:“那我的回合就正式结束了,明天就轮到你们了哦,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可不许偷跑。”

  看着东承灵明明满腹怨气却强行冷静的脸庞,古月言不加掩饰的愤懑,任星美又生气又跃跃欲试的表情,乔木依就知道自己今晚大获成功。

  没错,她们是约定了,约会的时候一人限时独占,其他人全程围观,谁先忍不住,谁的妒火将爱意和理智率先燃烧殆尽就退出。

  今晚是乔木依的回合,明天自然就有她们三个的回合,看起来貌似很公平。

  但问题是——她们脸皮没乔木依厚,胆子也没乔木依大,性格也没乔木依的肆意!

  东承灵不必说,性格太恬静平淡,如果任索不主动,她怕不是想和任索一起修炼就当成谈恋爱了。

  东承灵的恋爱威胁度:无。

  古月言脸皮太薄,顶多跟任索牵牵手,亲吻都得看情况,被那么多人围观她肯定会害羞拒绝。

  古月言的恋爱威胁度:幼稚园。

  任星美固然是比较大胆,但她……实力弱啊!区区二转修士,乔木依到时候只需要放出一点点魔王气息,足以让她瞻前顾后不敢深入,如同被班主任监视的初中情侣般偷偷摸摸浅尝即止。

  任星美的恋爱威胁度:初中。

  就这三个弱女子,怎么跟大魔王乔木依斗?

  乔木依看她们跟任索谈恋爱,根本毫无心理压力!

  但反过来,乔木依却可以深挖任索的下限,不停尝试大胆的亲密接触,晒得她们只能咬着小手绢偷偷哭,晒得她们怒火妒火淹没理智!

  而且她们还只能眼睁睁看着恋人被自己吞噬殆尽!

  每每想到这里,乔木依就感觉越加愉悦,心里刹那间又想出无数疼爱任索的点子。

  这个「限时独占群体围观」的企划,本来就是乔木依提出来的。粗粗一看好像还算合理,但实际上乔木依的优势简直大得令人发指!

  乔木依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输!

  小索,你等着吧。我是无所谓,我能忍得了,我不介意跟她们一起分享,但她们很快就会因为忍不了而离开你,这可不能怪我哦?

  但无论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只有我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和你长相厮守,海枯石烂,永不分离……

  “承灵,送我回去吧。”乔木依爽完了,自然要回去解决一些小问题。因为这个亲密其实是有下限的,毕竟有其他人看着,哪怕是乔木依,也不可能跟任索交织出终极的欢愉……

  “别忙着走。”东承灵平静说道:“还有下半场呢。”

  “下半场?”乔木依一愣:“不是说好每人一回合的吗?现在都11点了啊。”

  “说是这么说,但有一位挑战者每天的在线时间只有半小时,所以只能委屈她一点,每天只用半小时参与这场游戏。”任星美冷笑着解释道。

  古月言最直接,转过头对林羡鱼说道:“羡鱼,放猫!露娜,今晚你随意,保留底线即可,不用客气!”

  “喵?”黑猫歪了歪脑袋。

  乔木依故意恶心她们,东承灵、古月言、任星美三人哪会看不出来?

  但正如乔木依所预料,她们的确没有抗衡乔木依的办法,毕竟乔木依的各项恋爱属性就是那么高,打不过是真的打不过,不要脸是真的没她不要脸。

  所以她们也有她们的王牌!

  露娜!

  反正都是要被晒恩爱,乔木依,你也滚过来跟我们一起被晒!

  乔木依心中一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

  冷静,木公子,你不要中了别人的圈套。

  区区一只猫,再怎么通人性,聪明伶俐也有极限,她顶多也就让小索摸摸头,依然在我的承受范围内!

  我的优势依然很大,只要按部就班攻略,必然能成为最大赢家——

  “露娜你衣服呢!”

  在露娜变身的刹那,乔木依的冷静就被打破了。

  “冷静!”

  “别急!”

  东承灵和古月言一左一右拉着乔木依坐下来,东承灵淡淡说道:“小乔你看仔细点,露娜有穿衣服啊,你看不是还有一条蕾丝内裤吗?”

  乔木依嘴角抽动:“但,但……”

  任星美说道:“放心啦,我们已经好好教过露娜,在有别人看着的时候,她不会脱衣服的!”

  乔木依呜呜一声:“可,可是小索好像要被闷死了……”

  古月言紧紧抱住乔木依的手:“你放心,以我的经验,这样是不会闷死的。”

  过了几分钟,乔木依身上爆发出一阵席卷全场的恶风,吹得外面的风铃铃铃作响,但她左有空间修士东承灵,右有月夜女皇古月言,依然是被轻松镇压了。

  “你们看你们看,小索都喘不过气了,我们是不是该停下来——”

  “四转修士哪会喘不过气?你刚才跟他吃糖吃了那么久也没事啊。基本操作,坐下。”

  又过了几分钟,乔木依双眼几乎都化为赤目,背后似乎有若隐若现的魔王虚影。她直勾勾地看着起居室那边,问道:“还没到时间吗?”

  任星美:“还有20分钟。“

  “怎么才过了10分钟?时间哪有这么慢?她是不是变身时间延长了?”

  古月言:“刚才我们也觉得时间过得很慢,那乔姐你是不是偷偷调慢了世界时间?”

  又过了十分钟,现在不仅仅是乔木依,就连东承灵,古月言,任星美也神色各异地注视着沙发那边。

  怨气在沸腾,空间在破碎,时间在变幻,月光在扭曲。

  露娜似乎注意到什么,抱着任索大声说道:“现在是露娜的时间,你们不许抢!”

  “对,不许抢。”东承灵重重吐出一口气。

  任星美揉了揉眼睛:“还有9分钟。”

  古月言握紧拳头:“要忍住。”

  “我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乔木依的声音仿佛是从灵魂深处的皱褶里挤压出来的深渊回响。

  狂暴的灵气在起居室里回荡,附近已经入睡的修士几乎都被惊醒了,远处学生宿舍里修为稍弱的学生今晚基本都做了噩梦。

  不知过了多久。

  当任索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外面灰暗的夜空。

  是自己家。

  只有他一个人。

  任索眨了眨眼睛,去卧室拿衣服,去沐浴间脱衣服,打开花洒,洗澡。

  花洒的密集水柱冲击到脸上的刺激,终于让任索彻底清醒过来!

  啊。

  我还活着。

  空间没有撕碎我,月光没有扭曲我,时间没有抛弃我,怨念没有碾碎我。

  我,任索,真的从必死之局里活下来了!

  可恶,我该高兴啊,为什么我的眼角湿润了?

  一滴眼泪,不争气地从任索眼角流了出来。

  任索扶着沐浴间的墙壁,任由水柱打落他的身体,仿佛在清洗身体的罪恶。

  这样的事还会发生吗?

  这样的生活还会持续吗?

  我这样的人,还会有明天吗?

  当任索洗完澡出来,拿起手机,才发现乔木依给他发了个图片。

  那是一张时间表。

  任索看了一眼,瞬间看破红尘。

  她们不仅不打算放弃迫害他,甚至还要……加·大·力·度!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0943/4794200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